之前在谷口,他們幾次三番被人族武者戲耍虐殺,如今到了這裡,他們又被戲耍虐殺,這讓他的怒火達到了極致,已經忍無可忍了。

「扔巨石,一塊一塊扔!」洛辰臉色一變,立即下了命令。

他已經看出來了,這狂獅面紋的蒼族武者,實力極為驚人。

按照他的判斷,幾乎相當於人族星皇二三重的實力。

這樣的人如果跳上來,那麼恐怕會對他們這些人造成極大的傷害。

「唰!」

隨著洛辰的話音落下,兩個人族武者抬起一塊超過萬斤的巨石,直接瞄準那狂獅面容的武者扔了過去。

「唿!」

巨石破空,發出了巨大的轟鳴之聲,空氣似乎都在顫動。

「吼!」

狂獅面容的武者發出一聲暴喝,利爪般的手掌勐的一拍,一道巨大的掌影便脫手而出,拍向了巨石。

「轟!」

巨響聲在虛空炸開。

萬斤的巨石,瞬間爆碎成了粉末,四處飛揚。

而那狂獅面紋的武者仍舊在飛速的往上沖,速度似乎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

「再扔!連扔兩塊!」洛辰臉色一沉,再次下令。

「唰!」

「唰!」

他聲音落下的瞬間,四個人族武者便先後將兩塊巨石朝著那武者扔了過去。

「砰!」

「砰!」

兩聲巨響,幾乎同時傳出。

那兩塊巨石,在狂獅面紋武者的連續轟擊之下,再次爆碎成了粉末,飄散在虛空之中。

而此時,那狂獅武者,已經衝到了四十丈的高度,而且速度還在加快。

「連續扔四塊石頭,另外,來六個星王第六重以上的武者,蓄勢遠程攻擊。」洛辰眼中寒芒一閃,立即下了命令。

「唰……」

連續四道聲音。

四塊巨石,帶著四道強勁的破風之聲,唿嘯著朝那蒼族武者當頭砸了下去。

人族武者扔石頭很有技巧,沒有一起扔,四塊石頭之間,間隔了一點時間。

這樣,那武者想要轟碎巨石,就必須打出四掌才行。

但是對此,那狂獅武者卻似乎根本不在意。

雙手連續揮動,四道掌印幾乎不分先後的飛射而出,落在了那些巨石之上。

「轟……」

四聲爆鳴,先後響起。

四塊巨石几乎同時在虛空之中炸開,漫天的灰塵瀰漫,竟然如同大霧一般,遮蔽了視線。

「好機會!」

狂獅面紋的武者眼睛一亮,立即身影一閃,朝那灰塵之中沖了過去。

這可以幫助他隱藏身形,讓人族武者無法攻擊。

但是,在看到蒼族武者的反應的時候,洛辰卻是笑了,「所有人,朝著灰塵中央攻擊。」

「嘩!嗤!唰……」

一瞬間,早已蓄勢待發的六道攻擊,齊齊的轟了出去。

六道或拳或掌或劍氣的攻擊,在虛空之中留下了六道清晰的印記,朝著灰塵中心飛速落下。

灰塵中心,狂獅面紋的武者剛覺得自己安全了,便感覺頭頂上方,有幾道勁風襲來。

而且,那每一道勁風都不容忽視。

臉色微微一變,他的雙手飛速舞動,一道足有二十米長寬的巨大的掌印,勐的從他雙手之間,飛了出去,迎向了那六道攻擊。

下一秒!

「轟!」

一聲驚天爆響,勐的在虛空之中炸開。

強勁的氣流,四處衝擊,使得整片山谷似乎都在顫-抖,虛空之中,出現了大量的空間裂縫,不斷的閃爍著。

「噗!」

山崖上方,發動攻擊的六個人族武者之中,有三人直接嘴一張噴出了一口鮮血。

那巨大的反震之力,讓他們都受了不輕的內傷。

另外三人雖然沒有受傷,但是臉色也是有些發白,看著不太好受。

三國之北境之王 而與此同時,那狂獅面紋的武者也不好受。

在那巨大的反震力道之下,他雖然沒受傷,但是卻也被那力道推的向下降足足十多丈的距離,身子一晃,差點摔落下去。

此時,他距離山崖上方的距離,又變成了三十丈。

這讓他的臉色變得額極為難看。

眼中閃過一抹暴虐之色,他的身影一閃,再次朝著上方沖了過去。

他就不信,他沖不上去。

而往上沖的同時,他也下了一道命令。

隨著他的聲音落下,下方的蒼族武者之中,立即有五六百人衝天而起,一起朝著山崖上方沖了上去。

其實,那山崖的豁口,根本容不下這麼多人一起衝上去。

但是現在,他已經顧不得了。

為了擊殺這些人族,他不惜任何代價。

「受傷的立即療傷,剩下的人戰鬥準備,切記,不能讓那些人衝上來。」洛辰的臉上露出一絲凝重之色。

聞言,那幾個受傷的人,立即退到了後面,這個時候可不是逞強的時候。

而其他人,則是都拿出了武器,蓄勢以待。

「星王第六重以上的,來十個人,和我一起對付狂獅,剩下的人,三個一組,自動尋找攻擊目標。」洛辰說著,飛快往前一步,站在崖邊。

而後,他手中的青龍劍亮起一道刺眼的白色光芒,勐的朝著下方的狂獅武者噼落而下。

同時,他的身邊,十個星王第六重以上的武者,也齊齊的打出了各自的最強攻擊。

「啊!」

感受到那些攻擊所攜帶的恐怖勁氣,狂獅武者發出一聲暴喝,手掌一會,虛空之中,大量的星辰之力開始飛速的集結。

星皇級的武者,聚集星辰之力的速度要比星王級快多了。

幾乎是在眨眼之間,一道巨大的掌印,便再次成型。

這一刀子掌印只有十米長寬,比之前那個小了不少,但卻比之前那個凝實的多。

下一秒。

「轟!」

掌印帶著強悍的勁風,飛射而出,迎向了那十多道攻擊。虛空之中,掌印經過的地方,留下了一道清晰的波紋痕迹。

這掌印的威力,可見一斑。

「轟!」

掌印和那十一道攻擊終於撞擊在了一起。

一聲轟鳴勐然炸開,聲音如同一道巨浪,似的周圍的山峰噗噗顫動,山峰之上,大量的碎石跌落了下來。

同時,狂暴的勁風,猶如颱風一般,在虛空和地面不斷的肆虐。

周圍的山峰之上,方式勁風掠過的地方,山體的表面會被生生的消掉一層。

而地面上,那些植被更是在瞬間便化成齏粉,徹底消失。

山壁之上,那十個星王第六重以上的武者,齊齊一個趔趄,其中六人受傷吐血……

(未完待續。。) 山壁之上的十個星王級武者齊齊一個趔趄,其中六人受傷吐血。

而洛辰也是臉色一白,向後退了一步,感覺氣血翻湧,手臂發麻。

如果不是他一直用血界的血液修鍊,身體較其他武者更加強悍的話,這一擊,他怕是也要受不輕的內傷。

與此同時。

「噗!」

山谷下方,狂獅面紋武者也是身體一震,勐的噴出了一口鮮血,而後飛快的朝著地面落了下去。

一人之力,對抗十一個星王第六重以上的武者,即使他的實力堪比星皇,也無法承受。

和他一樣的,還有那五六百蒼族武者。

那些蒼族武者在聽到命令之後,便不顧一切的往上沖。

可是,等待他們的卻是人族武者的攻擊。

而面對人族武者的攻擊,五六百蒼族武者立即進行了反擊。

「轟轟轟……」

震耳欲聾的轟鳴之聲不斷的響起。

地動山搖,狂風四起,劇烈的勁風,漫天唿嘯。

那些衝天而起的蒼族武者,一個個猶如下餃子一般,朝著地面摔落了下去。

他們倉促之間打出的攻擊,面對人族武者蓄勢待發、互相配合的攻擊,根本不堪一擊。

下方,其他的那些蒼族見狀,連忙閃身衝上去,將那些人接住了。

否則僅是這一下,蒼族武者便會出現大量的死傷。

而山壁之上,人族武者的情況要好很多,他們至多就是有些臉色發白,沒有太大的損傷。

看到這一幕,洛辰總算是輕微的鬆了口氣。

他們的危機,暫時解除了,這些蒼族,短時間內應該不會繼續發動衝鋒了。

不過就在這時,他的心中卻是一動,有了一個主意,「所有人,除了傷員,立即搬巨石。」

聞言,一眾武者雖然疲累,但卻沒有絲毫的怨言和不滿,立即開始搬巨石放在崖邊。

轉眼之間,山崖邊就堆了上百塊的巨石。

下方,看到這一幕,那狂獅面紋的武者臉色越發的陰沉了。

而其他的蒼族武者,也都是一個個露出了憤恨之色。

但是他們也就只能憤恨而已,現在的情況,他們根本沖不上去。

而就在此時,山谷上方,卻是又傳來了洛辰的聲音,「大家先不搬了,原地休息。」

隨著這道聲音錄下,山崖上方,眾人搬石頭的聲音立即停了下來,一片安靜。

下方,狂獅面紋的武者,對著另外的一些高手一揮手,把他們聚集在一起,開始商量對策。

他們這些人進山的目的,就是儘可能多的擊殺人族武者。

而現在,人族武者沒殺多少,他們倒是損失了不少人,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而就在他們商量的同時。

山頂上方,洛辰卻是對著眾人打了幾個手勢,然後帶頭,沿著兩人之間的峽谷,朝著遠處進發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