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個傳奇強者反應過來時,已經晚了,黑色的爆炸波直接將他們捲入進去,他們的半個身體被炸得血肉模糊,有四個傳奇強者當即倒地死亡,上半身都被炸沒了,剩餘的五個也好不到哪裡去,魔性的力量在他們體內肆意破壞!

就這麼一下,九個傳奇全廢了! 如此大的動靜,驚動了皇宮之中的人,一道影子紛閃而過,來到五個正在苦苦抵抗體內魔氣的傳奇強者身邊,伸手快如虛影,連接拍打,將他們身體之中的殘餘魔氣拍出,五個傳奇強者倒地,臉色慘白如金紙,身上血肉模糊,看上去情況糟糕透頂!

這魔性力量居然如此之大,少少的一點,便令得整整十個傳奇強者吃了大虧!

那影子停下,乃是一個看上去枯瘦如柴的老者,他兩個眼睛之中,好像沒有眼白,看上去很是可怕,可是他的實力卻是高得過分,五個傳奇身上的魔氣都被他拍出來了。

他平靜地觀看了四周,似乎對於魔氣出現並不驚訝,一雙眼睛直接看向了柳玉凰,帶著一股死寂的冷意。

柳玉凰抓住那死士的手緊了緊,這人被抓之後並半安分,多次試圖逃跑和自殺,都被她打斷,看她的眼神都充滿了怨毒。

「這東西你是從哪裡來的?」

柳玉凰問,死士咯咯啞笑幾聲,聲音像是卡在喉嚨之中,並不回答。就在這時,他抬眼往前一看,看到了什麼,臉色平靜下來,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

前方,四皇子大步走來,器宇軒昂,就算髮生了這等事情,他也是神色未變!

而他身後,則跟著神色緊張的辰妃,冷然淡漠的奉妃還有神色略帶慌張的舒妃和舒芳。

「殿下。」

那老者見到四皇子,低頭行禮。

四皇子掃視四周幾眼,看向柳玉凰,目光平靜之中,卻是威壓莫名。

似乎,是要柳玉凰給個解釋。

「嚇死寶寶了,寶寶正在殿中看書,忽然發生這種事情,寶寶心臟都快要嚇出來了。四皇子,你這宮殿裡面的防衛不行啊,可憐那十個守衛,死的死,傷的傷,寶寶表示很難過。」

柳玉凰唱作俱佳:「四皇子殿下,您可一定要為我做主啊,我這天女要是不明不白地死在你的宮殿之中,你罪過可就大了!」

四皇子的嘴角抽了抽,誰給她的臉!?

「你撒謊,你根本就不是什麼天女,而是魔女!皇宮之中從來沒有發生過這些事情,你剛剛來就發生了這種事!殿下,一定要嚴懲她!」

舒妃之妹舒芳厲聲說道,這舒芳,長得非常的嬌艷,臉上更是有股傲氣!

「這話說得,凡事都要講證據,你可有證據?」

舒芳大聲道:「還需要什麼證據,事實就是最好的證據!」

柳玉凰巴拉著下巴,說道:「你這話,說得有些道理,不過我可不敢贊成,怎麼不是那些心懷鬼胎之人容不下智慧與美貌並存的本寶寶,特意來害我的呢,寶寶表示好害怕!」

她將那死士一扯。

「這傢伙鬼鬼祟祟地出現在本寶寶的宮殿周圍,把那團莫名其妙的煙霧放出來,分明就是想要害死我嘛!」

舒芳聽了柳玉凰的話,渾身一抖,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她伸出手指:「誰知道那人是不是你的人!」

柳玉凰立刻接話:「絕對不是。」非常篤定。

「為什麼?」四皇子倒有些奇怪了。

「太丑,本寶寶貌美如花,乃是天之嬌女,天降之女,怎麼會和這麼丑的人同流合污,倒是有些人嫌疑很重啊。」

柳玉凰巧兮笑兮,別說有多麼的美麗動人,但是落在舒芳眼中,卻是非常刺眼!

這人也是臭美到一定程度了!

「那你認為,他是誰派來的?」

舒妃盯著柳玉凰,目光沉沉,她比自己的妹妹可要穩重多了。

柳玉凰看向她,微微一笑。

「當然是——你!」

舒妃也是反應敏捷,指指自己。

「我?你可要對自己說的話負責!」

說罷,眼中戾光一閃。最近她諸事不順,在大夏王朝,本來所有的事情都按照計劃之中進行,卻出了個許今朝處處和她為難,短短時間聚集了大量人才,對她的勢力處處打壓,后又出了個柳玉凰,把沐家連根拔除令她沒了爪牙。回到大離王朝,本想要完成多年來的夙願,卻丟了很大的臉,一些神殿之中的人看她的目光帶著下流,還沒緩過勁來,又碰到這什麼天女!

「我當然能為自己的話語負責,這傢伙可是親口說出,指使他的人就是舒妃你呢!」

柳玉凰笑著說道,這句話說出來,那死士瞪大了雙眸,似乎不敢相信她是怎麼猜到的!

而舒芳搶先一步:「你血口噴人!」

柳玉凰轉頭看向那死士。

「你說我說得對嗎?要刺殺我的人是舒妃吧,不過很可惜啊,本天女神靈護佑,半點損傷沒有,倒是犧牲了五個傳奇高手,殿下損失好大啊,一定要對幕後黑手嚴懲才行啊!」

那死士眼睛大大地睜著,血絲遍布眼球,既不敢說不是,更不敢說是,因為無論怎麼說,都似乎能夠中了柳玉凰的語言陷阱!

舒妃顯然也知道這點,她立即往四皇子面前一跪,如泣如訴,目光之中帶著淚花:「殿下,這人如此污衊於我,請你一定要為我做主啊!」

她的話音剛落,辰妃便開口了。

「殿下,此事蹊蹺。我相信天女的為人,她是神靈派遣下來幫助我大離國的,怎麼會接觸如此污穢邪惡之人,況且,此人是想要天女的性命,一定要嚴加查實才行!」

辰妃義正言辭,眼睛瞟著舒妃,說了一句誅心的話語。

「舒妃在大夏國當了十年王妃,心中有所變化也是非常有可能的。舒妃在大夏國權傾朝野呼風喚雨,想必不願意回到離國安安分分地當一個下人吧。」

這話一出,四皇子眸光微變,舒妃一下子呆了,不想平時大方得體的辰妃變得如此犀利,而旁邊的舒芳更是一下子噗咚跪倒在地!

「殿下,姐姐對殿下一片赤忱忠心,怎麼會有那樣的想法!辰妃,你說話可要注意啊!」

辰妃上前一步,一掌刮在舒芳的臉上,氣場全開:「我辰家對殿下之忠心如何,蒼天可鑒!我跟了殿下幾年,你又跟了殿下幾年,你敢質疑我?」

辰妃跪倒在地,臉色決絕:「殿下,今日若是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不起來!」 第1235章冷宮

現在,他們要趁著皇帝不能出面,皇後身邊也沒有可靠的人,要「逼宮」了。

許妙音無可奈何,抬頭看了她一眼。

沉默了一下,才說道:「來人,將貴妃——先暫時打入冷宮。」

「……」

「等皇上醒來之後,再行定奪。」

冉小玉一聽這話就急了,尤其看著吳菀他們幾個一臉得逞的樣子,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上前一步:「皇後娘娘,貴妃她還——」

南煙一伸手,攔住了她。

冉小玉皺著眉頭看向她,只見南煙對著她搖了搖頭。

冉小玉道:「娘娘!」

南煙深吸了一口氣,轉頭看向許妙音,沉沉的對著她俯首行了個禮:「妾,謹遵懿旨。」

她這樣一說,站在一邊的侍從才敢走過來。

畢竟,貴妃的身份,和她現在懷孕的情況,尋常的侍衛也不敢動她,如果她再一反抗,萬一出了什麼問題,誰都保不準皇帝醒來之後,會砍多少人的腦袋。

如果她答應了,他們才敢上前。

客氣的說道:「貴妃娘娘,請。」

南煙又回頭看了前方一眼,那幾扇屏風將寢宮的內室圍得嚴嚴實實,裡面到底什麼情況,她完全不知道,只能轉身,往外走去。

冉小玉急忙跟了上去。

而當她轉身離開的時候,跪在地上的馮千雁慢慢的抬起頭來,那雙原本柔媚的眼睛在這一刻,透出了一點陰冷的光,嘴角的那一點笑意,也透著說不出的猙獰之感。

緊接著,她轉過頭去,和吳菀他們對視了一眼。

吳菀抬起頭來,只見許妙音皺緊眉頭,面色沉重的看著南煙離去的背影,她站起身來,走到許妙音的身邊,輕聲說道:「皇後娘娘,妾還有一句話要說。」

許妙音轉頭看著她:「你要說什麼?」

|

南煙被人帶著,進入了冷宮。

雖然過去,她也進入過金陵皇宮的冷宮,看到過這裡面的樣子,但是現在,又完全的不同。

之前剛回到金陵皇宮的時候,她想要去冷宮,玉公公就跟她說過,這一次他們回來,田大人他們只讓人打掃了後宮的各個宮殿,自然不會讓人去打掃冷宮的。

加上,這裡已經閑置了許久,就更破舊不堪了。

此刻,南煙被領到了一個空蕩蕩的房間里,這裡面連一張椅子都沒有,只有一張破舊的床,四周掛滿了蜘蛛網,一地的灰土落葉,牆角甚至還有老鼠在跑。

冉小玉看著這個房間,咬牙切齒。

「他們怎麼能這麼對你,你——你還懷著身孕啊!」

南煙沒說話,只皺緊了眉頭。

而冉小玉看著她蒼白的面孔,急忙走過去,將那滿是塵土的床鋪清理了一下,扶著她坐下。

南煙靠坐在床頭,神情沉重不已。

「娘娘,」冉小玉咬著牙說道:「為什麼你要答應入冷宮。」

「……」

「如果你不答應,皇後娘娘也不會強迫你啊!」

南煙原本感覺頭痛欲裂,正用手撐著額頭,聽到她這樣問,也知道她一直壓著一口火氣,這個時候也只能抬起頭來,輕嘆了口氣,說道:「剛剛那個場景你也看到了,康妃,安嬪,還有——康嬪,他們是有備而來的。」

「……」

「眾怒難犯,皇后就算是六宮之主,也不能一意孤行。」

「……」

「況且,他們逼著她把我打入冷宮,這還是她能控制的局面,如果再僵持下去,就不知道局面會如何發展了。」

「為什麼?」

南煙抬眼看了她一眼,道:「現在,皇上的情況誰都不知道,而我們身在金陵,皇後身邊,一個人都沒有。」

「……」

聽到這句話,冉小玉驀地睜大了眼睛:「你是說——」

「康妃的父親,成國公,可是帶著人到的金陵。」

「……」

「現在,群臣當中,沒有品級比國公更高的,皇上一出事,國公就成了這裡最高的長官。」

「……」

「誰還能跟他們姓吳的對抗呢。」

冉小玉面色變得凝重了起來。

這個時候,她也感覺到了,這件事,不僅僅是後宮的一點硝煙。

剛剛在寢宮中的「逼宮」,還只是一點小小的前奏而已。

可是——

她想了想,又說道:「可是,就算把你逼入了冷宮,又如何呢?一旦皇上醒來,一切還是有轉圜的機會的!」

說到這裡,南煙的面色才凝重了下來。

她說道:「是啊,這,也是剛剛我阻止你的原因。」

「什麼?」

「我也想要知道,他們到底想要幹什麼。」

「……」

「只是把我打入冷宮,這肯定不是他們的目的,誰都知道,一旦皇上醒過來,是一定會把我接出去,到時候我要收拾他們,是輕而易舉的事。」

冉小玉立刻緊張了起來:「他們是不是想要趁著你在冷宮中,對你動手?」

說到這裡,她的拳頭不由自主的就握緊了。

「……」

南煙看了她一眼,沒說話。

這,當然也是她剛剛有所擔憂的。

可是,身邊有冉小玉,就相當於有了一隊人馬保護,在後宮中,還沒有多少人敢跟冉小玉動手的。

而且,還是退一萬步說,等到祝烽醒來,他們又有幾個人能活?

所以,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