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正因為如此,他們連殺幾頭妖獸,都沒能得到妖核,只能收取妖獸身上一些有用的東西,價值都不算太大。

吼,猛然間,一聲可怕的虎嘯震動山林。

「小心一點!」

步塵的臉色頓時變了變。

毫無疑問,又有妖獸出現了,而且明顯比他們先前遇到的要強得多。

「不對,是有兩頭妖獸在廝殺,我們先隱藏起來。」步塵開口,發現了一些情況。

當即,四人隱藏了起來,盡皆收斂氣息,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轟,巨大的樹木倒下了,被可怕的力量生生給撞倒。

兩頭體形巨大的猛虎出現,正在激烈的廝殺著。

它們的利爪都很可怕,碰到什麼,什麼就會變得粉碎,樹木、岩石均不例外。 「都是兩階巔峰的實力,不是我們對付得了的。」步塵暗自慶幸,慶幸自己三人及時隱藏起來了。

別說兩頭兩階巔峰的妖獸,就算是一頭,他們都不是對手,能不能逃得掉都是個問題。

在這種情況下,四人更加不敢冒頭了,只想著兩頭妖獸能夠快些離開,然後他們才能夠有機會脫身。

至於坐收漁翁之利這種事情,還是不要妄想了。

步塵上次能夠撿便宜,那完全是運氣好,可好運氣不是隨時都有的,還是不要總存什麼僥倖心理為好。

可讓他們感到鬱悶的是,兩頭妖獸一路廝殺至此,竟是不走了,就在這裡進行瘋狂的對決。

呲,很是倒霉的,步塵遭遇了無妄之災,一道劍氣劃過他的手臂,留下了一道頗深的傷口。

兩頭妖獸越靠越近,他們藏身的地方都已經變得不保險了,隨時都有可能暴露,四人已經是隨時做好了開溜的準備。

砰,兩頭妖獸來了個大碰撞,可怕的衝擊力,掀飛了周圍許多破碎的岩石、樹枝。

兩者同時倒飛而出,雙雙倒地不起。

「我去,運氣不是這麼好吧,居然又來這樣的!」步塵露出古怪之色。

自己的運氣未免太好了一些,這一次又能夠像上次那般撿便宜了么?

「嗯?有人!」

就在他準備有所行動的時候,突然心生警覺。

不由得,他讓波月兒三人繼續隱藏,不要輕舉妄動。

「哈哈哈,我們一路跟下來,果然是正確的選擇,這兩頭妖獸都是有著妖核的,兩顆二階巔峰的妖核,加在一起,最起碼也能夠賣到三萬個金幣,大收穫啊!」一道大笑聲響起,顯得興奮無比。

先前兩頭妖獸過來的方向,幾道身影快速閃現,向著倒地不起的兩頭妖獸靠近著。

「這次我們的收穫極大,加上這兩顆妖核,我們此行就得到十二顆妖核了,正好一人分三顆,那顆意外收穫的五階妖核可以貢獻給宗門,相信一定可以得到極大的獎賞的。」四人中唯一的女子興奮道。

「先取了這兩顆妖核再說。」其中兩名男子分別走向了一頭妖獸。

吼,就在他們準備動手的時候,倒地的妖獸竟然猛然間翻身站了起來,凶戾無比的撲殺而出。

「該死!」

那二人均是臉色劇變,連出手抵擋。

好在他們都不是弱者,反應也極快,所以並未吃什麼大虧。

可是面對妖獸的瘋狂攻擊,他們明顯有些吃不消,這種兩階巔峰的妖獸最是不好對付,尤其是這種身受重傷,想要做垂死掙扎的。

短時間內,二人均是受了不輕的傷勢,身上被虎爪抓住道道血痕,看上去血肉模糊。

「快出手。」那名女子經過短暫的發獃后,快速的反應了過來。

其毫不猶豫的出手了,去幫助其中一人。

然則另一人則是快速退後,根本就沒有出手的意思。

「周宏,快些出手啊,羅林已經不行了。」女子焦急的催促道。

「我為什麼要出手?你們死了不是正好嗎?所有的東西都是我的,這兩頭妖獸也支撐不了多久了,等你們將它們給耗死,它們的妖核同樣歸我,嘿嘿嘿!」周宏嘿嘿冷笑著,眼中閃動著陰毒之色。

「周宏,我們可是同伴,說好一同出來獵殺妖獸,同甘共苦,你怎麼可以這樣?」女子聲嘶力竭的質問道。

「江鈴,不用說了,他是為了那顆五階妖核,他想將其獨吞;算我朱陽瞎了眼,竟然會和這種小人結伴。」另一名男子憤恨道。

「不錯,我就是為了那顆五階妖核,那可是五階妖核啊,是相當於真意境的妖獸留下的,你們知道它的價值有多大嗎?在我們千林劍宗,也僅有宗主達到了那一境界,我如果將之獻給宗門,那會得到多麼巨大的賞賜?我甚至於可以直接拜宗主為師;這是改變命運的東西,我為什麼要和你們分享。」周宏狀如瘋狂,心中已經只有那顆五階妖核了。

「為了一顆五階妖核,你竟然能夠自私到如此地步,既然你想讓我們死,那你也別想好過。」孤身迎戰妖獸的羅林發狠,不顧一切的向著周宏所在的位置撲了過去。

而且他的這一舉動,也成功的讓妖獸注意到了周宏。

砰,羅林的后心結結實實的承受了妖獸的一爪,被打飛了出去,口中狂噴鮮血,遭受了重創。

妖獸並未繼續對他發動攻擊,而是轉而撲向了周宏。

「不好!」周宏的臉色瞬間變了。

他的計劃落空了,本想讓羅林三人去耗死妖獸,然後他來坐收漁翁之利,沒想到他現在也被妖獸盯上了。

羅林站起身來,伸手摸去嘴角的鮮血,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不顧自己已經重傷,撲向了另一邊,想要去幫江鈴和朱陽的忙。

三人聯手,情況無疑是得到了扭轉。

妖獸雖強,但畢竟已經受了重傷,明顯吃撐不了多久了。

他們三個都是顯形後期的修為,配合默契,聯手之下,並未落於下風。

另一邊,周宏獨戰一頭妖獸,竟然也沒有落多少下風,感覺能夠支撐下去。

原因就在於其修為最高,在不久之前突破到了顯形巔峰,乃是他們這支小隊的主力。

終於,在江鈴三人的聯手圍攻之下,原本就已經重傷的妖獸倒下了。

「你們還愣著做什麼?快些過來幫忙!」就在這時候,周宏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們為什麼要幫你?」羅林冷冷的質問道。

「我們四人可是夥伴,多次結伴出來獵殺妖獸,這份情誼你們不會都忘了吧?」周宏有些焦急的說道。

沒辦法,他現在已經是落入了下風,情況岌岌可危。

他所對上的這頭妖獸明顯要更強一些,且久久都沒有力竭的跡象,這樣下去,恐怕他會比妖獸先倒下。

「對啊,我們是夥伴,好幾次出生入死,我們應該幫他的。」江鈴有些心軟了。

「你忘記他剛才怎麼對我們的了嗎?而且說起出生入死,你們仔細想想,有哪一次我們面臨危險,他是沖在最前面的?他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小人,一次次的利用著我們。」朱陽眼中浮現出厭惡之色。

「可我們畢竟是同門啊!」江鈴仍舊是有些不忍心。

「他有念過同門之情嗎?江鈴,你就是太過善良了,對待這種人,絕對不能夠心慈手軟,就算我們這次救了他,他也是絕對不會感激我們的,說不得今後還會繼續害我們。」朱陽認真的說道。

聞言,江鈴不禁嘆了一口氣,不再說什麼,她其實也已經對周宏失望了。

「不過我們現在的確是有必要出手,要不然等周宏死了,那頭妖獸絕對會轉過頭來對付我們,我們都已經身受重傷,逃不了的;不為周宏,我們也必須為自己考慮。」羅林冷靜了下來,分析著現實的情況。

聽到這話,朱陽頓時皺起了眉頭。

他是真的不想救周宏,但事實卻正如羅林所說的,他們是不得不出手。

「周宏,我們可以幫你,但你必須保證事後將五階妖核交給我們。」出手之前,朱陽大聲對叫苦不迭的周宏說道。

「好,給你們,我保證都給你們。」周宏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

直到這個時候,朱陽三人才終於是出手了,因為他們都看出周宏快不行了。

有著三人的加入,任憑那頭妖獸再怎麼厲害,可還是不甘的倒下了。

相應的,四人也都力竭了,盡皆癱倒在地,一動都不想動了。

可就在這時,周宏卻突然站起身來,哈哈大笑道:「你們三個可真是蠢啊,都沒看出我故意有所保留嗎?竟敢威脅我,想要五階妖核?你們認為可能嗎?」

「周宏,你這個卑鄙小人,竟然言而無信。」羅林露出了憤怒之色。

「是啊,我言而無信,你能把我怎麼樣?我現在可以輕易的將你們斬殺,並且不會有任何人知道,宗派也無法追查到我的頭上。」周宏放肆的大笑著。

「居然被人無視了,不好意思啊,你們的事情,我們恰好知道了。」就在這時候,步塵突然從岩石縫隙中鑽了出來。

「你是誰?為什麼出現在這裡?」周宏露出驚色。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本來是不想出來的,但遇上你這種卑劣的傢伙,心情著實有些不爽,過來,受死!」說到最後,步塵的語氣突然變得凌厲起來。

「一個雜役也敢如此的放肆,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嗎?」周宏色厲內荏,眼中殺機涌動。

「我確實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要不然你現在就給我寫一個?」步塵淡淡的說道。

「那你就去死吧!」周宏眼中殺機迸發,直接撲殺了過來。

即便他已經是身受重傷,可要對付一個凝形境的雜役,他還是很有自信的。

可他明顯小覷了步塵這個小小的雜役,步塵的實力完全超乎了他的預料。

「流刃若火!」

步塵眼神冷冽,劍元力卻是炙熱無比。

很幸運的,他施展出了曾經的一個絕招,只是因為劍元力太過弱小,所以施展出來的威力很有限,也沒弄出太大的動靜來。

但用來對付重傷的周宏,卻已經是足夠了。

周宏眼中有著驚駭之色,全力抵擋,卻根本抵擋不住。

其整個人倒飛而出,撞在了一顆大樹之上,嘴裡不斷的吐著血,傷勢已經是更加嚴重了。

並且其這次是真正的動彈不得了,全身大半的經脈都受到了創傷,劍元力無法運轉。

「你別過來,不要過來。」看到步塵提著劍一步步靠近,周宏完全恐懼了。

「你這樣的人,根本就不配做一個人,更不配活著,下地獄去吧!」步塵語氣冰冷,沒有半點感情。

噗,他的劍穿透了周宏的身體,果斷的收割了其性命。

並且其所有的精血都順著長劍進入了他的體內,融入了劍魄之中。 「真沒意思,有趣的事情都讓你一個人做了。」這個時候,波月兒走了出來,嘟著嘴巴,有些不滿。

「這種垃圾根本就不需要你出手,也免得髒了你的手,天色漸漸暗下來了,大牛去升火,今晚的晚餐就是這兩頭妖獸了。」步塵收回長劍,笑著對鐵牛說道。

「好咧,二階巔峰的妖獸,味道肯定不錯,今晚有口福了。」鐵牛嘿嘿笑著,眼中滿是期待之色。

「蓮衣,跟我過去給他們包紮一下。」步塵轉而對蓮衣說道。

「那我呢?」波月兒有些茫然。

「你要是不怕血腥的話,也可以過來幫忙。」步塵轉頭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