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也確實如此,因顧忌這些太神境強者的鎮壓,大的摩擦都會被自我控制,但小的摩擦卻是不斷。

「死胖子,讓開點。」五個人走到解流觴的面前,其中領頭的一個男子一把將他推開。

解流觴被一股強悍的神力推得一個踉蹌,他猛地抬頭,雙目通紅,兩隻手背在身後已是捏得白。

自從遭遇變故,與隊伍失散,他已經遭受了許多的屈辱,但他選擇了忍耐,為了生存,他也必須得忍耐。

但現在,他的忍耐已經到了臨近爆的點,他這一輩子受過的屈辱也沒在域外這些天受到的屈辱要多,似乎他遇到的玄。修個個比他強,每一個看到他都要過來踩上一腳,彷彿這幾十萬來域外清掃的玄。修中,就遇不到一個稍微友善一些的人。

「幹嘛?不服氣啊死胖子,哈哈哈,看他的樣子,他還想要干架。」這男子大笑道。

「要不把他剝光了,讓大家看看這頭白豬有多肥?」旁邊的男子一肚子的壞水。

「不要,你是想要噁心死我們這些女人嗎?」其中的女子捂嘴退了兩步,似乎想像那種畫面也覺得想要吐了。

解流觴呼吸急促起來,腦海里突然閃過了楚南的身影,猶記得他的睥睨天下的目光,他在絕境中也令人戰慄的兇狠。

胖子,你圓滑有餘,唯缺一股狠勁,八面玲瓏不是不好,但你是一個男人,人死卵朝天,就是****娘的,死也要拉兩個墊背。

這是楚南在一次交談中搭著他的肩說的話,此時此刻,這句話讓他全身血液都開始燃燒起來,他目光血紅,腦海里不停地回蕩著那幾個字:****。娘的。

「我干、你老母。」胖子厲吼一聲,如同一頭失去理智的凶獸,手中劍芒起,朝著最近的那個男子刺去。

那男子卻是沒有想到胖子會突然失去理智,在他眼裡,這胖子就是個慫蛋,根本不敢反抗。

一時間,他心中一寒,身形詭異般扭曲,閃過了胖子的這一擊。

但是,他的臉上卻被劍芒劃出了一道血痕。

而這時,這男子的其餘四名同伴立刻反應過來,對胖子進行圍攻。

「砰」

胖子胸口中了一記重拳,護體神力破碎,口噴鮮血重摔在地。

「留他性命,老子要慢慢玩死他。」那男子摸了摸臉上的血痕,厲聲道。

四人打沙包一樣,將胖子打向這邊,再打向那邊。

圍觀者甚眾,但卻都在看戲一樣,不時地出鬨笑聲。

胖子來中嶺聖地前,只是一個七層聖子,在聖地一年多的時間,已經具有了八層聖子的實力,但面對五個相當於九層聖子實力的隊伍,他根本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胖子全身神力被禁錮,就這麼被人欺辱著。

但是他卻一聲不吭,神魂海之中卻是聚集起了風暴,他在等待機會,一個拉墊背的機會。

楚南看到這邊聚集的人群和陣陣鬨笑聲,便神念一掃探了過來,這一探,頓時讓他睚眥欲裂,心中一股怒火直衝腦海。

「楚南,不要衝動,我看是有人想引蛇出洞。」小白的聲音在楚南腦海里響起。

「我知道,我更知道,我不出手,胖子必死無疑,他已存求死之心。」楚南深吸一口氣道,他身形一閃,憑空出現在飛起來的胖子身後,一手抓住他的肩,另一手一拳轟向了正想要一腳踹來的女子。

「轟」

拳風帶著陰寒刺骨的冰霜,規則之力涌動,就聽那女子的腳「咔嚓」一聲,她慘叫一聲倒飛,那陰寒之力凍住她的神力,她的血液,直接令得她渾身都覆蓋上了一層寒霜。

楚南拉著胖子一轉身,兩腿一個高抬踢腿,空中剎那間凝出一隻巨足,用力跺下,震退了圍上來的另外四人。

如此強悍的出手,令得所有人都一陣心悸。

好強!

胖子有些暈呼,剛剛在那一剎那,他還以為是楚南天神降臨了,但落地后才現不是楚南,是一個面色冰冷的刀疤大漢。

「多謝。」胖子扯了扯嘴角,道了一句謝,突然口中大口大口地吐著黑色的血塊。

楚南心一抽,心中殺意凜然,但表面卻是皺了皺眉,淡淡道:「不用謝我,我只是特別喜歡欺負喜歡欺負別人的人。」

話說得有些繞,但卻讓這五人小隊心中一寒。

「我也很喜歡玩沙包,記得我很小的時候,最喜歡將沙包打碎,看著沙粒飛濺,很有成就感,現在,我很喜歡將人轟碎,看著血肉紛飛,那快感就像在干一個絕世美人。」楚南很平靜的說道,但這平靜的表情配上那變態似的話語,卻讓聽者心裡都泛起了刺骨的寒意。

「我們認栽,兄台想怎麼樣?」領頭的男子心中一虛,開口認慫。

楚南卻是裂嘴,突然間手一吸,那腿骨碎了的女子就被他吸上了半空,然後他一拳轟出。

拳風之下,這女子的身子呈現詭異的扭曲,突然間如炮彈一般砸向了另外四人。

「桀桀……」楚南怪笑著,一步上前,身形驟然出現在十丈之外,雙手中陰寒的規則之力瀰漫,幻化出冰河雪山,一拳又一拳將五個人轟的飛了起來。

真是風水輪流轉,剛剛五人將胖子當成沙包打,現在被楚南當成了沙包。

就在這時,數十道身影****過來,其中竟然還有一個太神境強者。

那太神境強者凌空一抓,規則如同一把劍,瞬間將楚南幻化出來的冰河雪山轟得粉碎,餘威擊向了楚南的胸口。

幽香撲鼻,一縷香風飄過,抵擋住了那太神境的一擊。

甜妻還小,總裁需嬌寵 楚南微怔,就看見蘇雪芙出現,她蒙著面紗,但走出來時的氣場,卻令得那太神境強者臉色大變。

「我也挺喜歡欺負喜歡欺負別人的人。」蘇雪芙輕笑著,笑聲如清泉流水,在人的心中久久回蕩不散。

那太神境強者看了看楚南,又看了看蘇雪芙,低聲道:「走。」

很快,就帶著一群人灰溜溜地走了。

胖子也愣了一下,挺著身子向蘇雪芙道謝。

「我很欣賞楚南,你是他的隊友,所以我幫你,這個人情就讓他來還吧。」蘇雪芙說道,沒有看向楚南一眼,閃身消失。

楚南也隨即轉身離開,就在剛才,他身上有數道恐怖的神念掃過,他敢確定,胖子就是個餌,用來釣他出來的。

他知道,他出手相助勢必會引來懷疑,但他並不後悔,他不能眼睜睜看著胖子死去,這是他為人的底線所在。

一間臨時洞府里,柳虛看著晶幕上的影像,皺著眉頭沉默不語。

「大哥,打聽到了,這個傢伙是一個叫劍山宗的弟子,我經過多番查探,能確定與他在一起的那個叫凌雨菲的女子的身份,她是劍山宗宗主之女,叫這個男人為林師兄。」柳潯閃身進來,對柳虛道。

劍山宗,這種小宗派柳虛自然沒有聽過,不過能打聽出來,身份應該不假。

「大哥,你覺得這個姓林的會是楚南嗎?」柳潯問。

「還不好說,不過我估計可能不是,他的陰寒規則之力自成系統,已經摸到了規則真意的門檻,不像是楚南。」柳虛道。

「難道那小子真的不在這裡?」柳潯有些不甘地道。

「不要急,會找到他的,現在我倒是對那個拍賣者比較感興趣。」柳虛道。

「大哥,你為什麼不競拍呢?一顆融神境的規則獸晶,對於我們還是有很大好處的。」柳潯問,這個問題他早就想問了。

「因為,我在上面感覺到了危險。」柳虛道。

柳潯點頭,他相信大哥那如同鬼神般的直覺,他說有危險,那麼就一定有危險。

「現在我們怎麼辦?」柳潯問。

「繼續盯著那胖子,再讓人盯著這個姓林的。」柳虛道。

「是,大哥。」柳潯領命走了出去。

柳虛卻繼續盯著那晶幕,上面正回放著蘇雪芙替楚南擋下那太神境強者一擊時的情景。

他看了一遍又一遍,那雙極其漂亮的眼睛閃爍著詭異的幽芒,似乎能洞穿一切。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秦峰那窩囊廢都沒能領悟的極道真意,竟然被他的末婚妻領悟了,這秦宗主到底打什麼主意。」柳虛笑著自言自語。

惡魔總裁:借腹生子 「而且,蘇雪芙為什麼會出手?」柳虛心中道,神念一動,晶幕上的畫面定格,上面是蘇雪芙在出現時的畫面,她眼角的餘光瞥向了那刀疤男。

柳虛盯著這畫面良久,奇怪道:「這目光中蘊含著意思倒是令人玩味,似失望,似自嘲又帶著回憶。」

……

楚南目光陰沉,到底是誰在幕後操控這一切?

他很想與胖子相認,問一問到底出了什麼事,玉芙蓉他們又到哪去了。

還有蘇雪芙,她為什麼會出手?

小白從六面乾坤盒中出現,她看著楚南的臉色,並沒有去打擾他,而是默默地站在一邊。

「小青呢?」楚南突然問。

「它去盯著之前的那太神境強者去了。」小白道。

楚南來回踱著步,突然停了下來,道:「我感覺有些不對,不能再等到這裡的封禁解開那一天了,待得那些競拍到了太源獸晶的強者吸收了規則血晶,我們就動手,讓這灘渾水更渾。」

假的太源獸晶之所以騙到了所有人,就是因為它假的夠真,就算真的汲取,那虛假的力量也一時半會兒能迷惑住他們,但凡事都有例外,楚南不敢小看這些在整個天靈星界聲名大震的太神境大能,萬一在封禁時間內被戳穿,那他的處境就危險了,畢竟,劍山宗弟子的身份偽裝的並不是很到位,真要深究很容易露出破綻。

……

蘇雪芙回到臨時洞府,秦峰已經去研究競拍到的融神境太源獸晶和那規則血晶去了,難得沒有來纏她。

蘇雪芙摘下面紗,坐在鏡子前。

鏡中,是一張能魅惑蒼生的絕世容顏,她戴上面紗,就為了封住這種媚意。

蘇雪芙輕輕撫了撫自己的臉,那鏡中的自己旁邊,陡然出現了一張與之相似,但看起來卻清純得如同天山白雪的女子。

「天狐九變,我已達到了第八變,我不再是天香,因為變的不僅僅是我的面容氣息,還有我的心。」蘇雪芙伸出一抹,鏡中的天香消散。

天狐九竅,每開一竅,性格心智都會大變,她從媚藏內骨,到現在的天媚散於外,從單純的毫無心機到現在心機深重,從守著一個男人就滿足的心愿到現在的野心勃勃,她早已不是當初的天香了,而變成了如今的蘇雪芙。

蘇雪芙蒙上了面紗,封起了那能令蒼生都神魂顛倒的媚意。

「楚南,楚南,楚南……」蘇雪芙在心裡默默念著這個名字,每念一次,腦海里那個身影便淡上一分,直到她在念起這個名字時完全不再心緒波動。

「那個男人倒是挺像他的,所以才有了出手的衝動,楚南啊楚南,我要怎樣才能真正將你抹去呢?是不是只有殺了你!」蘇雪芙自言道。

「是的,我得親手殺了你,在這之前,任何人都不能動你。」蘇雪芙低聲道,想起了秦峰派魔靈殿殺手一事,她的目中殺意驟起。

……

東部聚集地表面風平浪靜,所有精英都按耐著性子等待著。

而此時,有不少競拍到太源獸晶的強者都在洞府中研究太源神晶和那規則血晶,其中就有啟元宗的屠雄,天鳳帝國的風飄萍,極道宗秦峰,聖地肖陌還有妙玄聖尊。

一般而言,對於太源獸晶,沒有人會直接就去汲取其中的力量,因為這是暴殄天物,先是要感悟其核心規則之力才對。

此時,秦峰已經放下了融神境的太源獸晶,他有點亢奮,心道:「不愧是融神境的太源獸晶,我感覺我對規則的領悟精進了一大截,實力起碼提升了一個小層次,若是待我完全將你領悟再吸收,別說突破到太神境四層,就算是五層六層都有可能。」

興奮了好一會兒,秦峰拿起了那腦袋般大小的規則血晶。 ? 警察的世界 血晶剔透,能倒映出秦峰那因興奮而顯得有些扭曲的臉龐。天籟.⒉

如果說太源獸晶是領悟規則意境,那麼規則血晶就是實打實的規則力量了。

一個是對規則力量運用的能力,一個是規則力量,兩者簡直是相輔相成。

「***一個,這樣的東西有多少也不拿出來賣啊。」秦峰心中暗自嘲笑,玄。修無止境,再多的資源也經不住漫漫修行路的消耗。

這時,秦峰穩住心神,神力運轉,開始吸收。

瞬間,規則血晶的力量便直接融入到己身的神力之中,迅散向四肢百骸,無數根血線出現,滲透到各個角落。

秦峰吃了一驚,但很快現,這些血線化成了規則力量,完全融合。

原來是這樣,這裡面的規則之力竟然可以如此快地被吸收,簡直世所罕見。

秦峰再度興奮起來,心裡竟然還湧起了這錢花得值的念頭,這種寶貝,想買也買不到啊。

於是,他繼續開始汲取其中的規則之力。

感覺到規則之力在體內堆積,這種感覺就如同飄在雲端,根本停不下來。

到了太神境后,已經極少會有這種明顯感覺到力量在短時間內的增加,特別是規則之力。

不僅僅是秦峰,還有屠雄,風飄萍,肖陌等都在拚命汲取規則血晶中的力量,這種力量對於修士的誘惑是大於一切的。

此時此刻,除了有一些因為要領悟特別的秘術而暫時將規則血晶放在一邊的,有**十名太神境強者都在汲取規則血晶,其中包括妙玄聖尊。

妙玄聖尊盤腿坐著,濃郁的血氣被吸入體內。

突然間,妙玄聖尊體內有什麼東西閃爍了一下,那光芒隨即越來越黯淡。

妙玄聖尊心尖劇跳,她猛然睜開眼,將已經縮小了三分之一的規則血晶扔開。

「該死。」妙玄聖尊臉色一白,拿出一個玉瓶,一打開瓶蓋,瓶中一道道白光沒入她的體內,要去凈化那吸入體內的血晶力量。

但是,那血晶的規則之力已經與她融合,想要凈化,談何容易。

「給我封!」妙玄聖尊身上冒出一陣刺目的銀芒。

「終日打雁,卻被雁啄瞎了眼睛。」妙玄聖尊赫然起身,心中恨極。

就在這時,她突然想到有一百多位太神境強者競拍到了太源獸晶,那豈不是有一百多人著了道?

這讓妙玄聖尊心驚肉跳,很快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規則血晶的力量十分詭異,似乎是控制系的,她汲取的少,暫時封印住了,但實力同樣因為封印降低了不少。

之前她是太神境七層,達到了融神境,但現在她的實力怕只有太神境六層的樣子。

楚南在臨時洞府中,目光沉靜。

「主人,已經有九十一名太神境強者汲取了血晶之力,只是,那妙玄聖尊汲取得不多,而且用了一種古怪的方法將汲入體內的力量封印了。」龍血蟲報告道。

楚南並沒有太多的意外,妙玄是融神境強者,她能察覺不對也在意料之中,但她畢竟是汲取了一部份,封印勢必造成了她實力的減損。

楚南站了起來,嘴角翹起,那麼,現在就讓這場大戲拉開帷幕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