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證明,現實這個東西,天生就是用來打臉的。

用盡各種已知的檢測辦法,都無法感應到經脈的存在,更何況是內勁。

要是在之前,科學家們大可以說,無法被證明的東西,就是不存在的。

然而,現在,內勁和經脈,已經是確信無疑存在著的了,這些科學家中,也不乏有地級高手的存在,這句話,他們是萬萬說不出口的。

最起碼的節操,他們還是要的。

因此,最後那些科學家們,只能無奈的說道,內勁和經脈,是以現代的科學技術無法探測的存在。

換句話說,不是科學家們不努力,是科學水平不夠發達。

這樣的知識,蘇嵐在小學三年級的第一堂體育課上,就已經學過了。所以這時候聽到自家老媽的話,才會有些不理解。

「如果你說的是那種科學的檢測報告的話,那誰也做不出來。但是,我們知道一個地方,那裡可以使用一些其他的辦法,來檢測出你體內的內勁,到底是什麼性質。」宋珍對蘇嵐解釋了幾句。

「那這個能夠做檢測的地方在哪?」蘇嵐迫不及待的問道。

「天京城。」宋珍微笑的回答道。

蘇嵐恍然,確實,如果有地方能夠做這樣檢測的話,那也就只有隋國的首都,那個彙集了無數精英的城市了。 「好,就這麼決定了,明天我和你爸跟你一起去天京市。」宋珍拍了拍手,做了最後的決定。

「媽,你們明天不是還要去上班么?」蘇嵐對宋珍說道。

剛剛請了一個長假回來,蘇嵐害怕再請長假的話,會讓自己父母為難。

「沒事,我兒子看病重要。」宋珍拍了拍手,然後便起身到了陽台,看樣子是給自己領導打電話請假去了。

與此同時,蘇中和也站起身來,掏出了自己的手機,開始和自己領導請假。

蘇嵐在一旁,看著自己正在忙碌的父母,心中有些莫明的感動。

一會兒之後,兩個人已經打完電話回來了,宋珍對蘇嵐笑著說道:「好了,事情已經搞定了,我和天京那邊也已經聯繫好了,明天的時候,他們會做好準備的。」

「嗯。」蘇嵐點了點頭,然後好奇的問道:「媽,你是怎麼認識這個研究院的,這樣的地方,應該級別很高吧。」

「那裡我是之前工作的時候認識的,後來就接觸的少了,不過那裡現在的頭兒和我很熟,一個電話,他就答應要幫忙了。」宋珍對蘇嵐解釋道。

蘇嵐點了點頭,宋珍是護士長,之前因為工作的關係,也曾經出去進修過幾次,現在看來,應該是那個時候認識的。

不過,蘇嵐只是在心中給了自己一個解釋,而他也沒有注意到,在宋珍的口中,並沒有用研究院的說法,而是用那裡指代。

確定了明天要去天京市,蘇嵐又用手機,在網上訂好了明天早上的火車票,關於天京的行程,這才真正的確立下來。

而這時候,宋珍才好像剛剛想起來一般,看著蘇中和:「對了,我聽兒子說,剛剛你想對茶几做什麼?」

「呵,呵呵。」蘇中和乾笑兩聲:「我就是和兒子吹吹牛,沒打算做什麼。」

「是嗎?」宋珍只是一個反問,然後再也沒說話,只是笑著,看著自己的丈夫。

「老婆,我錯了。」僅僅幾秒鐘的對視之後,蘇中和很乾脆的低下了頭,一臉誠懇的承認著錯誤。

「嗯,這才對嘛。」宋珍滿意的點了點頭:「那麼,錯了就要接受懲罰,你說,要怎麼辦?」

「怎麼都行。」蘇中和低著頭,認錯的態度,十分的誠懇。

而在一旁,蘇嵐樂呵呵的看著眼前熟悉的一幕,這已經是蘇家的日常了。

只是,低頭認錯的人,並不都是蘇中和,有時候是自己,有時候是自己和老爸一起。

不管怎麼說,能夠站在一個旁觀者的角度看自己老媽發威,還是十分爽快了。

「今天的晚飯,你包了。」宋珍拍了拍手,站起身來:「明天還要去天京,就今天晚上這一頓就行了。」

說完,宋珍看著蘇嵐:「乖兒子,說吧,晚餐要吃什麼?」

「拉麵,牛肉拉麵。」蘇嵐將手舉得高高的,一臉的興奮。

這就是蘇家的規矩,誰要犯了錯,就要受到懲罰,而懲罰的內容,一般就是做家務。

蘇家做飯最好吃的,並不是宋珍,而是看起來十指不沾陽春水,像是不知道廚房門朝哪開的蘇中和。

因為經常被懲罰做家務的緣故,蘇中和的廚藝,這幾年來,是越發的出色,做出來的飯菜色香味俱全,讓人垂涎。

嗯,順便再說一句,蘇家做菜第二好吃的,是蘇嵐。

而宋珍,從小到大,蘇嵐見到自己媽媽進廚房的次數有限。

每次一個人的家務懲罰期要到了的時候,總會有人繼續頂上這個角色。

蘇嵐到現在也不明白,每次自家老媽定下的時間,都像是提前算好了一樣。

而說起蘇中和製作的牛肉拉麵,蘇嵐便忍不住的要流下口水。

是一清、二白、三綠、四紅、五黃。這些正宗牛肉拉麵所具有的特徵,蘇中和全都發揮的淋漓盡致,而更加重要的,蘇中和製作的牛肉拉麵,有著其他的牛肉拉麵店鋪所無法比擬的優勢。

細。

一樣的麵糰,拉的次數越多,麵條的根數也就越多,而最後的成品,也就會越細。

麵條並不是越細越好,因為太細的麵條,下鍋之後,便會失了勁道,因此除了專門練習,為了打破紀錄的人,很少有人會在拉麵拉折的次數上下苦功夫。

拉麵,終究是拿來吃的,如果為了一味的細,而失去了拉麵的本質的話,最終下出來的麵條,是不會有人喜歡的。

但是蘇中和卻有著這樣的手藝,拉出來的麵條,最終的成品細如牛毛,下到鍋里之後卻是不斷不散,看起來像是飄浮在肉湯中一樣。

而下箸之後,夾出來的麵條攏在一起,卻仍舊保持著勁道,入口爽滑,細細的麵條中間又充滿湯汁,那湯與面的完美結合,讓蘇嵐每一次吃都讚不絕口。

因此,在宋珍問自己的時候,蘇嵐迫不及待的喊出了牛肉拉麵這幾個字。

「聽到啦嗎,兒子想吃你做的面呢。」

「嗯,我去買材料。」蘇中和點了點頭,起身換下拖鞋,便準備出門去了。

蘇中和製作的牛肉拉麵,牛肉,就是在熟食店買的鹵牛肉,而湯,則更加的簡單,就是將買來的鹵牛肉二次下鍋,所煮出來的。

不過,蘇中和每次買牛肉,都只認一家:老牛家熟食店。

這是在蘇嵐這個北方小鎮上已經經營了幾代人的一家老店,店裡手藝輩輩相傳,更重要的是,他家有一鍋從祖輩傳下來的老湯。

每次滷肉,都只用那一鍋老湯,不停的加水加料,這麼多年下來,已經真的做到了,每次煮肉的時候,香飄十里。

晚上,蘇嵐總算是吃到了自己夢寐以求的拉麵。

當然在看完老爸那神乎其技的拉麵手藝之後,雖然蘇嵐已經看過無數次,但是每一次,都被老爸的廚藝所震撼,不用太多的花樣技巧,簡單的一提,一拉,一抖,麵糰便自然的伸展開來,最後變成一條銀練。

當天晚上,蘇家人,很早就就寢了,明天一早,就要趕赴天京城,在那裡,已經有人做好了準備,迎接蘇嵐的到來。 第二天一大早,蘇家人又順著回家時候的道路,趕到了市裡的火車站,在車站外大喇叭播放的熟悉的叫賣聲中,踏上了前往天京市的動車。

一個半小時之後,天京新站,這座為了解決城市中日益龐大的人流量而新開設沒有兩年的車站,出現了蘇家人的身影。

蘇中和一馬當先,身後是宋珍,再往後是提著簡單行禮的蘇嵐。

這一次,估計來到天京市之後要待兩天,因此蘇家人都帶了一些換洗衣服。幸虧現在的時間是夏天,只用一個小行李箱就可以全部裝下。

走出天京市,蘇中和一馬當先,沒有絲毫猶豫的向外走去,而宋珍,也跟在蘇中和的身後,一起向前走著。

蘇嵐懵懂的跟在自己父母身後向前走,天京市,蘇嵐還是第一次來,不過看自己父母的樣子,好像對這裡十分的熟悉?

下一秒,蘇嵐就釋然了,只見蘇中和走出車站之後,直接對著車站外,一排等待拉活的計程車走去。

看來,老爸老媽對於天京市,也並不熟悉,這時候,打的確實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於是,蘇嵐向前兩步,搶先走到最前面的一輛計程車前,就等著父母上車之後,將自己手中的行李放進計程車的後備箱中了。

然後,蘇嵐就帶著期盼的眼神,看著自己的父母,徑自從這輛計程車走過,一直沿著長長的計程車龍向外走去。

蘇嵐提起手中的行李箱,疑惑的跟在父母身後,和他們一起向前走著。

很快,蘇嵐就見到了蘇中和的目標。

在長長的計程車龍後面,一個摩托三輪靜靜的等在那裡。

綠色帆布打造的車廂,可以充足的遮擋風雨,後部開門的設計,可以讓你對於自己曾經走過的路一覽無餘,而裡面那沿著車廂兩邊設置的長條板凳,可以最大限度的擴展乘員數量,車廂中部的空間,又可以滿足貨物的運載需求。

沒錯,蘇中和走向的,就是早應該禁止進入天京市區的摩托三輪,俗稱三蹦子。

蘇嵐看著三蹦子車廂前面開著的那個用塑料布替代玻璃的透明窗戶,驚訝的發現這個三蹦子還是個高配版。

三蹦子上,一個年輕人正百無聊賴的坐在駕駛員的位置,穿著拖鞋的腳踩在前面的保險杠上,不停的抖動著,腿上的腿毛伴隨著節奏一陣陣蕩漾。

這個駕駛者三蹦子來拉活的年輕人,上身一個紅色的跨欄背心,下身一條馬褲,嘴裡叼著一根正在燃燒著的香煙,伴隨著煙霧是不是眨著的眼睛中,透露出不羈的眼神。手中,正在專心致志的看著手機。

「來,上車。」蘇中和站到三輪車前,轉過身來,示意蘇嵐將自己手中的行李箱放到三蹦子上。

「喂喂,你們問價了嗎就上車啊。」蘇嵐還沒有說什麼,三蹦子駕駛員先不滿的喊了起來:「你們可別圖便宜啊,我告訴你,我這和計程車可是一個價。」

「你這也太黑了吧,和計程車一個價你能拉著人?」蘇嵐看著面前這個流里流氣的年輕人,不滿的說道。

和計程車一個價格的話,那還真不如去坐計程車了,而且,就這三蹦子,距離天京市中心最近的地方,估計也就是這個火車站了。

「少廢話,愛做不做。」說完這句話,年輕人又將自己的視線放到了自己的手機上:「你管我掙錢不掙錢,我樂意不行啊。」

「小夥子,我還真就非做你的車不可,我們要去的地方,其他車到不了。」蘇中和笑了笑,語氣平淡的說道,顯然,這個年輕人的態度,並沒有引起他的不滿。

聽到蘇中和的話,這個年輕人這才將抬起頭來,第一次認認真真的看了一下面前的這三個人。

一對明顯是夫妻的中年人,還有一個站在這對夫妻身後的年輕人,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利用暑假帶著孩子來天京旅遊普通家庭。

「你們可想好了,我這個車可不便宜。」年輕人看著面前的這一家三口,再次問道。

「你怎麼這麼多廢話,我實話告訴你,我坐你的車就沒打算給錢。」說話的時候,蘇中和已經從蘇嵐手中將行李箱接了過來,然後啪的一下放進了車廂之中,此時臉上已經帶上了幾分不滿。

蘇中和這是被這個年輕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問題搞的有些失去耐心了。

蘇嵐心中一緊,老爸這麼說,這不是擺明了要搞事情嗎?

誰知,接下來讓蘇嵐跌破眼鏡的事情出現了,年輕人聽到蘇中和這麼說,反而高興的應了一聲:「哎,你早這麼說不就完了,稍微一等,我保存一下進度啊。」

蘇中和也是一臉不以為意的樣子,湊過去看了眼年輕人的手機:「嗯,俄羅斯方塊啊。」

「好不容易到了十萬分了,這先保存下,待會接著來。」年輕人麻利的將自己的手機收好,然後抬起頭來:「咱這就走。」

「嗯。」蘇中和點點頭,然後雙手背在背後,擺著架勢。從容不迫的,一步邁進了三蹦子的車廂,穩穩的坐到了板凳上。

這,有病吧?蘇嵐無語的看著老爸和年輕人的互動,不知道說什麼是好了。

好像,不管是什麼事情,只要到了自己老爸的手中,就不可抑制的走向無厘頭風格。

「小嵐,還不上來?」這時候,宋珍也已經跟在蘇中和的身後,坐到了車廂內的板凳上,見到蘇嵐還站在車外,便喊了他一聲。

「好吧。」蘇嵐無奈的聳聳肩,如果不是自己父母,就這個車子,蘇嵐還真的不敢坐上去,免得下一秒,自己就被賣到了山溝中。

在年輕人賣力的踩踏之下,三蹦子爆發出了憤怒的吼聲,隨著陣陣升起的濃煙,幾下哆嗦之後,這個記載著歷史與工業發展的老爺車,以一個十分蒸汽朋克范兒的起步,開始了自己的征程。

顧太太天天想離婚 很快,三蹦子就已經出了火車站,坐在車廂內的蘇嵐向後看去,只見一陣黑煙滾滾,過去的道路,都已經被掩埋在了黑煙之中,看不清一點方向。 一個排氣管子冒著黑煙,發動機還在不停的咳嗽的三蹦子,在隋國的首都天京市究竟能夠開到哪裡,這蘇嵐無從想象。

但是,肯定不會是市區。

這一點,蘇嵐是可以肯定的。

就這樣,蘇嵐眼看著這輛三蹦子,以四十碼的極限速度,載著自己飛奔著,遠離了天京市的方向。

而這時候,蘇嵐開始對自己老媽口中的研究中心,有些疑惑起來。

都已經坐上了這樣的一輛車子了,自己還能夠見到想象中的,位於城市中心位置的那個研究中心的大樓嗎?

突突突突,伴隨著發動機的震顫,蘇嵐的身體也跟著一顫一顫的,三蹦子走過的路,道路等級越來越低,柏油路面越來越窄。

到了最後,當三蹦子轉到一條僅能允許一輛車通過的狹窄公路上的時候,熟悉的磚瓦房和水泥路,也再次出現在了蘇嵐的眼中。

這時候,蘇嵐已經絕望了。

這樣的場景,在自己的家鄉隨處可見,而當自己再次見到這熟悉的場景時,只能說明一件事情。

現在的自己,已經到達農村了。

天京市的農村,這已經不僅僅是用郊區可以形容的地方了。

當三蹦子義無反顧的,將這個村莊再次拋在腦後不久,三蹦子開進了一個同樣的,位於天京市郊的小鎮上。

順著小鎮僅有的一條公路開下去,在即將走出小鎮的時候,一個有著寬闊場地的大院,出現在了蘇嵐的面前。

伴隨著一陣猛烈的震顫,三蹦子的發動機發出最後一聲怒吼,在一陣排氣聲之後,終於停止了運轉。

「下來吧,我們到地方了。」三蹦子的駕駛員跳下車,站在車后等著。

這時候,趁著蘇中和下車的功夫,蘇嵐拿出了手機,準備看一下自己所在的位置。

但是,很奇怪的,自己的手機這時候已經沒有了信號,連打電話都辦不到了,更何況是查看地圖了。

在隋國的首都,居然也有移動信號覆蓋不到的地方,蘇嵐這是真的服了,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才能想到在這樣一個地方開設研究院?

更讓蘇嵐嘆為觀止的是,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才能找得到這樣的一個地方?

蘇嵐下車之後,提起自己手中的行李箱,然後那位年輕人便再一次賣力的踹著自己的座駕,然後在突突突突的聲音中遠去了。

果真沒收一分錢。

「請問,是蘇中和蘇先生嗎?」一個輕柔的女聲響起,蘇嵐轉過身去,頓時一愣。

剛剛被咆哮著離去的三蹦子吸引了注意力,在蘇嵐沒有注意到的時候,一位美女已經站在了他們面前。

這是一位真正的美女,大大的眼睛帶著笑意,頭髮整整齊齊的扎在腦後,正一臉微笑的看著自己。

說實話,這一路走來,蘇嵐已經對這個所謂的研究中心徹底的絕望了,然而,沒想到,在這時候,居然能夠在這樣一個偏僻的小鎮上見到一位像是剛剛從二次元走出來的女生。

這一刻,蘇嵐對於研究中心的期待值,悄悄的又上調了3個百分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