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來,現在喪魂閣的三人靈魂受到灼傷,短時間內肯定會疼痛難忍,趁著現在,這些靈階法術取得的效果,都極為的不錯。

三來,皇階法術,在內陸上都屬於比較珍貴的法術,不到萬不得已之時,朱帥也不想將自己的全部實力,都被人看清。

正如朱帥所料,喪魂閣的那三人,現在正在飽受靈魂燒傷之痛,面對朱帥密集的法術攻擊,只能抵擋,絲毫沒有還手之力。

一不做二不休,朱帥乾脆將自己湮滅之塵以及幻泉之水的特效也全部施展了出去,這下,喪魂閣的那三人,更是毫無還手之力!

看著朱帥以一敵三,竟然還如此的輕鬆,靜兒的眼中,滿是崇拜。

這就是之前和自己關係十分密切的人么?他的實力,貌似相當的不錯啊!

朱帥現在哪裡知道靜兒的想法,只是想用盡一切辦法,快速的將喪魂閣的這三人,全部擊殺。

幽冥鬼火、幻泉之水、湮滅之塵!

碧波之牢、爆炎舞、金錐箭、龍嘯九天!

幾乎是朱帥能夠用上的東西,朱帥現在全部使用了出來,而這樣的亂打亂撞之下,效果竟然十分的明顯。

喪魂閣足足三名八段法皇,依舊是被朱帥打的抱頭鼠竄!

時間差不多了啊!

看著三人的樣子,朱帥心中暗道。 朱帥現在的實力,令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到了法皇這個級別,每相差一段,實力都是天囊之別。

換做別的五段法皇,別說是七八段的法皇,就算是六段級別的法皇,都不一定能夠輕鬆的取勝。

若是五段陰陽法皇,因為體內擁有五種元素之力,元素之力的存儲量,是那些單系法皇的五倍,在考慮上五行相剋的因素,可以越級挑戰七八段的法皇。

可到了朱帥這裡,居然可以將三名七八段的法皇,打的抱頭鼠竄!

朱帥身上的底牌,實在是太多了!

首先是靈魂,朱帥的龍吟五行魂,可是號稱大陸之上,最強大的靈魂,放眼整個光明大陸,擁有龍吟五行魂的,也只有朱帥一人。

而那些十分珍貴,許多法術耗其一生,都無法擁有一種的元素之靈,朱帥在短短的幾年時間內,就全部集齊。

特別是湮滅之塵、幻泉之水、不死靈木這幾種元素之靈,所擁有的特效,十分的重要,在對戰之時,直接提升了不止一層的戰鬥力。

除此之外,朱帥所修習的法術,也要高人一等。

在老師的幫助之下,朱帥起步修習的,就是靈階級別的法術,這樣的法術,放在內陸上,也全部都是主流,絲毫不拖朱帥的後腿,而那幾種皇階級別的法術,更是讓朱帥的戰鬥力飆升。

內陸中的修鍊者,雖然也可以接觸到一些皇階級別的法術,但是試問,誰的皇階法術,會像朱帥這麼多,這麼全面呢?

所以,別看朱帥現在的等級,只在五段法皇的級別,但若是真的戰鬥起來,就算是一些一二段的法宗強者,都未必是自己的對手!

看著喪魂閣的三名青年才俊,在自己的攻擊之下,毫無還手之力,朱帥這才緩緩的一笑,手掌開始變幻了起來。

早在之前,朱帥就已經決定,若是讓自己在這赤妖峽谷之中,遇到喪魂閣的人,自己一定不會手下留情,親手將他們斬殺!

現在,到了履行自己諾言的時候了!

手掌微揮,周圍的元素之力,便開始快速的凝聚了起來,很快,在朱帥的身前,便凝聚出了一座高大的火系巨神!

火神之怒!火系皇階中級法術!煉至大成,可以毀天滅地!

朱帥修習這火神之怒,雖然說距離達成,還十分的遙遠,但是對付這幾名七八段的法皇,已經綽綽有餘!

足有十幾丈高的火系之神,肅然出現在了朱帥的身前,渾身冒著熊熊的烈火,一雙火眸,直視著下方的三人。

隨著火神的出現,周圍的氣溫,都開始急劇的升高,兩側山脈上的密林草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的枯萎著,甚至有種將要燃燒的跡象!

邪王心尖寵:金牌醫妃no.1 火神之怒,威力無可匹敵!

在朱帥的控制之下,那一尊火神,緩緩的舉起了它的手掌,輕輕一揮,數道火系利箭,便從他的掌心之中出現,朝著三人,快速的掠去。

喪魂閣的那三人,本來看到朱帥是一名受傷的五段法皇,而靜兒是一名三段法皇,這兩人,他們擊殺起來,將會十分的輕鬆。

可誰知,朱帥的實力,竟然如此的強悍。

看著眼中那巨大的火神,三人只感覺,自己的身體,都不由自主的開始顫抖了起來,眼神之中,都是深深的後悔!

只可惜,這個時候,後悔根本沒有任何的用處!

那火系利箭,劃破長空,幾乎是瞬間,就掠至了三人的身前,三人甚至連防禦的動作都沒有做出來,就瞬間被那火系利箭洞穿身體!

乾淨利落,毫不拖泥帶水!

那火神只是伸了伸手掌,喪魂閣的三人,就瞬間斃命!

皇階級別的法術,威力令人感到驚駭!

一股肉被燒焦的腥臭味,很快在赤妖峽谷的小道之中瀰漫,靜兒都被朱帥的一擊,嚇得有些失神,捂著自己的鼻子,稍稍的後退了幾步。

朱帥將火神收回,來到喪魂閣三人的身邊,確定他們沒有使用金蟬脫殼符等符咒逃遁之後,這才從三人燒焦的手指上,將他們的納戒拔了下來。

將上面的靈魂印記輕鬆的抹除,朱帥的神識潛入其中,果然,三人的納戒之中,都有一顆用來存儲靈丹的水晶球。

將這水晶球取出,朱帥輕鬆的將之徹底的毀壞。

做完這一切之後,朱帥這才轉身,來到了靜兒的身邊,招呼一聲之後,朝著後方那空間門走了過去。

靜兒有些心悸的看了朱帥一眼,但還是緊緊的跟了上來。

喪魂閣的三人,已經被自己擊殺,接下來,認真的對待這次的佛光普照吧!

與靜兒一前一後進入空間門,朱帥只感覺自己眼前的畫面,再度一閃。

等周圍畫面凝實之後,朱帥發現,現在兩人,已經來到了峽谷的深處。

周圍的天色,已經逐漸的明亮起來,明顯留給眾人的時間,已經不多了,那七彩霞光,也就在不遠處,只需十幾分鐘的時間,便可以到達。

由於凝夢以及水雲閣的古雲等人,現在已經不知去向,所以朱帥便與靜兒結伴,朝著峽谷的深處,繼續走去。

這裡,已經沒有了任何魔獸的嘶鳴聲,似乎是那七彩霞光,讓附近的魔獸,紛紛逃遁了一般。

兩人前進的十分的順利,一路上幾乎沒有遇到什麼危險。

路上,朱帥認真的和靜兒講著兩人之前幸福的時光,可惜這些事情,靜兒已經全部忘記,任憑朱帥怎麼努力,都沒有讓她想起來。

不過,朱帥明白,讓靜兒恢復記憶,並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所以,朱帥也並不著急,只要靜兒安全,就比什麼都重要。

隨著兩人的不斷前進,周圍的天色,越來越亮,而那七彩光芒,也越來越近,終於,在兩人的視線之中,出現了一群人影。

凝夢、古雲等人,悉數在列!

這裡,就是佛光普照最後的一項考核項目了么?可是為什麼那些率先到達此處的人,一直呆在這裡不動呢?

朱帥滿心疑惑的走上前去。

見朱帥走來,凝夢的臉上,瞬間出現了一絲的欣喜,急忙朝著朱帥走來,可是等她看到朱帥身邊的靜兒時,臉上不由的閃過了一絲的失落。

以朱帥的實力,通過第四項考核,應該十分的容易,他現在才過來,只是為了等待這位靜兒么?

凝夢的心中,不知是什麼滋味,倒是一旁的古雲,見到靜兒之後,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驚愕,隨後一把將靜兒拉到了自己的背後。

「凝夢,你已經過來了啊,落雨落央他們呢?」

與凝夢站在一起,朱帥低聲的問道。

這裡已經是這次考核的最後一項了,名額只有十人,但是這裡足足有著三十幾人,所以,該小心的,還是需要小心一點。

「落於因為之前的傷勢,在第四項的幻境之中,傷勢又加重了,落央為了他的安全,先帶著他離開這裡了!」

凝夢在朱帥的耳邊快速的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不過,他們二人的選擇,十分的正確,修鍊,可以慢慢的進行,錯過這次的佛光普照,只不過是速度慢了一些而已。

但是命若是丟了,那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能走到這裡的,大多都是各個勢力中天賦不錯的人,這個道理,他們自然也十分的明白,所以這裡的三十多人,並沒有互相出手攻擊。

「這裡是什麼情況?」

朱帥又指了指前方不遠處人群聚集之地。

這裡已經無限的接近那七彩霞光了,只要通過這最後一關,就可以接受佛光普照,可是大家為什麼都停留在這裡。

「不知道,前面是一片深淵,聽他們說,現在最後的考核還沒有開始,所以大家也都沒有行動!」

凝夢朝著前方看了一眼,有些心悸的說道。

考驗還沒有開始?那豈不是說,前面幾關節省下來的時間,都沒有用?

朱帥有些懊惱的朝前走了幾步,果然,前面的道路,突然被掐斷,之前泥濘的小路,在這裡失去了蹤跡,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深不見底的深淵。

這深淵的寬度,並不是特別的寬,應該只有一里左右,給任何一名法皇強者,這點距離,都可以輕鬆的通過。

但這裡作為這次佛光普照最後的一項考核,一定沒有那麼的簡單。

現在,在深淵的兩側,各有一道透明的壁障,將深淵阻隔了起來,看來,這第五項的考核,確實沒有開始。

借著這點時間,朱帥一邊恢復著自己體內消耗的元素之力,一邊朝著四周看去。

走到這裡的,大多都是各個勢力的頭號種子選手,作為家族重點培養對象,能走到這裡,也不覺得驚奇。

可是,朱帥卻發現,現在在場的人,等級都不是特別的高,大部分都在五段法皇級別左右。

之前在前面幾關,經常遇到的八段九段法皇,在這裡寥寥無幾,古雲八段法皇的實力,放在這裡,已經算是最強的了。

而且,大家的年齡,也都十分的年輕,基本都在二十多歲,連一個三十歲以上的人都沒有。

看來,每個家族,都對年輕的佼佼者,十分的重視啊! 大陸上任何一個家族,想要長久的發展下去,必須重視年輕人的培養。

就算你的家族,現在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存在,但倘若你家族中出現了一名不世的天才,那麼這個家族,短短的幾年內,就會快速的發展起來。

德克帝國時的朱家就是最好的一個例子,朱家原本只是昊陽城中的一個卑微勢力,平時飽受韓家的欺辱,正是因為朱帥的出現,短短几年的時間,朱家一下子就成為了德克帝國三大家族之一。

所以,各個勢力,對家族中那些天賦非凡的後輩,極其的重視。

現在,進入佛光普照第五輪的這些人,無疑不是年齡尚小,天賦出眾之人,用不了多久,這些人就會在內陸中嶄露頭角。

以這些人的年齡與實力,能夠在十幾萬人之中脫穎而出,到達這裡,離不開各自家族中其他法皇的鼎力相助。

「凝夢,這些人,你認識么?」

朱帥指了指不遠處各自為營的一群人開口說道。

這些人所在的家族,實力不定不會太弱,了解一下這些家族的後輩實力,也可以大致的判斷出這些家族的實力。

「這些人么?認識幾個!」

凝夢順著朱帥的手指,看著那幾個人,開始低聲的介紹了起來。

「之前,我跟著父親參加過內陸上的一個活動,那個時候,其他家族的後起之秀,大部分也都參加了!」

「那邊那個青衣男子,是軒轅府的少府主軒弘,天賦也十分的不錯,年齡應該與我一樣,不過他的實力卻要比我強,應該已經達到了六段法皇的級別。」

「那個紅衣女孩,是聖火府府主之女,也是一名符咒師,我記得之前她的實力沒有達到法皇級別,還是一名四星符咒師,看來這幾年她的進步極快。」

「那個紫衣男子,則是陰陽府的人,他的父親,好像是陰陽府的一名護法,他修習的法術,十分的詭異,實力也達到了四段法皇的級別。」

「古雲你認識了吧,水雲閣的,八段法皇,是這些人之中,實力最強的。」

「其他的人,我就不認識了,不過喪魂閣的那些人,怎麼到現在還沒有過來,按理來說,前面的那些考驗,應該不會難倒他們的!」

凝夢皺著眉頭說道。

果然,能夠走到這裡的,都是一些大家族的人,剛剛凝夢簡單的介紹了幾人,但是也已經囊括了朱帥所知道的內陸大部分排名靠前的勢力。

至於喪魂閣的那些人,永遠都不會出現在這裡了。

「內陸上排名靠前的,不是還有太虛殿、暗黑門以及青龍族銀鳳族這些家族么?為什麼這裡沒有這些家族的人呢?」

朱帥疑惑的問道。

「太虛殿與其他的勢力不同,像我們這樣的勢力,基本是培養自己家族中的人,不過太虛殿直接是從其他的勢力之中挑選那些天賦出眾的人直接加入,他們的勢力之中,法皇估計都沒有多少,也不會來參加這種活動。」

「至於暗黑門,十分的神秘,很少看到他們的人在內陸上活動,就算是出來,一般也辨認不出來,說不定他們的人,就在這裡,只是咱們不知道罷了。」

「青龍族和銀鳳族,平時也很少出現,況且,這兩個家族,是上古魔獸家族,沒有接受佛光普照的資格!」

凝夢很快說道。

聽了凝夢的話,朱帥很快便反應了過來,魔獸家族,參加這樣的活動,就算取得最後的資格,也不會有太大的效果。

這就和娜美沒有跟自己一起來,而是留在四聖府的道理一樣。

暗黑門不用說了,早在南大陸圍剿暗影宗的時候,朱帥就已經知道,暗黑門是黑暗大陸在光明大陸上的總舵,行事神秘,倒也正常。

不過這個太虛殿又是怎麼回事,他們行事,為何也這般的不同尋常?

轟隆!

就在朱帥心中不停思索的時候,前方的深淵之中,突然傳出了一陣巨大的聲響,緊接著,朱帥只感覺自己腳下的山脈,都猛烈的震動起來。

什麼情況?

朱帥一把拉住凝夢,身體稍微的退後幾步,同時有些擔心的朝著靜兒看去,卻發現古雲也將靜兒保護在了身後。

朱帥並不傻,雖然只是相遇了幾次,但是朱帥已經意識到,古雲對靜兒,肯定有著那方面的意思。

就是不知道,兩人現在,進展到哪一步了!

附近的所有人,隨著這一聲巨大的聲響,齊齊的變了臉色,不過,前方的深淵,在發出一聲巨響之後,很快又歸於了平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