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打四的戰局,再加上帝宙碑的鎮壓,在楚帝出手的一瞬,白衣老者四人就已經落入下風。

隨時都有可能形神俱滅。

貪婪是原罪。

白衣老者看着疾衝上前的楚帝,突然有些後悔,心下更是惱羞不已,這一次竟被神閣當槍使了。

這也不能怪神閣,要是他們不貪婪帝宙碑,也不會落得如此下場。

就在這時。

白衣老者反而平靜下來,回首向背後三人看去,四人好像達成了某種共識,接着,同時疾沖向前,朝着楚帝轟擊過去。

見狀。

楚帝察覺到一絲危險的氣息,將驚夜槍和帝宙碑同時拋了出去,「退,他們要自爆。」

「快退!」

隨着聲音傳開,楚帝五人身影向後倒飛出去,就在這一刻,轟天巨響傳開,滔天的能量衝擊波擴散開來。

開天裂地,毀滅蒼穹。

楚帝五人身影徹底湮滅在氣浪之下。

一時間。

虛空變為一片混沌。

五人生死未卜。 巨蛇頭顱還未到牢籠前,血盆大口就已經張開,在它的眼裏彷彿油條已經是它嘴中的肥肉了,巨蛇口中涎水直流,它彷彿已經感受到油條那身血肉的香甜氣味了。

突然,一個紫色的小點出現在了它的視野里。巨蛇沒有在意,本來它的視力就不是太好,再加上那個小點的體積實在是太小了,它就下意識地把它忽略了。

可是巨蛇卻不知道,被它忽略的正是目前最能對它造成威脅的。

紫色小點變得越來越大,它化作一道流光,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射進了巨蛇的嘴裏。

「紫獅·八極!!」

原來是羅空!他從高空墜下,以下墜的速度加上強橫的肉體力量直接擊打在巨蛇喉嚨處的軟骨上,軟骨直接被打的向巨蛇的咽壁飛去,插在了咽壁上。

巨蛇的喉嚨傳來一陣劇痛,它猝不及防,只得深吸一口氣來緩解疼痛。

羅空正在奮力擊打着巨蛇的咽壁,一陣強風突然從外界颳起,羅空直接被捲入了咽喉里。

緊接着,巨蛇一陣咳嗽,羅空原本那下墜的身體便被硬生生止住了,他竟然倒飛而出,直接被咳了出來。

那巨蛇正好看見被咳出來的羅空,它只是掃了一眼,便又把心思放在油條身上了,在它看來,之所以會有那麼多情況,就是因為有油條的存在,所有的生靈都對這稀有而高貴的血脈抱有憧憬之心,都想趁機會品嘗一下這甘甜的美味……

若是羅空和油條能知道這條巨蛇的心中想法,一定會誇它有想法,可惜他們並沒有聽到。

羅空甩掉身上的粘液,他看着一路向上的巨蛇,一股無力感從心頭湧起。

羅空甩了甩腦袋,腳踩空氣,向巨蛇爆射而去。

龍化后的羅空的身體素質不是龍化前的羅空可以比較的,他的身體素質幾乎是十幾倍的增長。

現在羅空的力量,恐怕已經遠遠超越萬斤了。

更加強悍的腿部力量和平衡力則是讓他無需使用精神力也能在天空中自由行走,視地心引力為無物。

羅空在天空中幾個跳躍,來到了巨蛇的背上,他弓起身子,像是一頭即將開始狩獵的獅子,他的身上浮現了一層紫色的光芒,無窮的力量從他的胸中湧起。

他化拳成爪,狠狠地扣在巨蛇的背部。

火星四濺,羅空的巨龍之爪和巨蛇的岩石皮膚又再一次僵持在一起。

不過,這一次,結果卻和上次不盡相同。只見羅空的巨龍之爪幾乎是毫無阻滯地抓破了蟒蛇地身體,無數的鱗片崩濺四散,鮮血順着羅空的雙手汩汩而流。

羅空感受了一下蛇血的溫度說道:「果然冷血。」。

那條巨蛇感受到背部的痛苦,它強忍着劇痛扭過頭來,發現讓它遭受如此痛苦的竟然是剛才那險些被它吃掉的螻蟻一般的生靈。

它氣憤至極,無數鱗片化作尖刺飛射而出,密集地如同雨幕。

羅空並不打算硬抗,他的身體在半空中連踩幾腳,直接躲過了巨蛇的攻擊。

油條看着羅空在下面的狼狽樣子,心裏雖然着急,但是也只能慢慢來,不敢有任何錯誤的行動。

只見油條眼眸中有金色的華光流轉,無盡的金色文字在羅空的身邊翻騰著,這些金色的文字看起來更加複雜,但是此時卻如同累贅,起不到絲毫作用。

「可惡!」

油條看着下方的羅空,忍不住加快了速度,他看了一下進度,最多一分鐘,就可以將這座金色牢籠破譯完全,再也不受這牢籠的鳥氣了。

但是羅空現在的情況卻不容樂觀,無盡的岩石巨刺從四面八方向他飛射而去,羅空在半空中連連躲閃,卻還是被這些巨刺中的幾根划傷了。

羅空心裏默默地估算著時間,他知道,只要再撐一小會兒就好了,這不難,難的是如何在撐過這一分鐘之後安然離去,召喚地冷卻時間至少還有四五分鐘,想要憑藉召喚脫身是不可能了,羅空眉頭緊皺,卻又突然舒緩開來。

他找到辦法了。

巨蛇等不及了,一種強烈的預感從它的心底湧起,再不吃掉天上那塊肥肉,恐怕煮熟的鴨子也能飛走了。

巨蛇一分為二,一部分化作泥濘之牆阻攔羅空的去路,另一部分則是飛速向天空中飛去,想要先把油條吃掉。

油條在腦海中仔細地搜索者這些金色文字所代表的法陣,他眼中的金色光華在這一瞬間上升到極點,無盡的金色光華轟然閃耀,所有的銘文鎖鏈轟然碎裂開來。

天空一下被金色佔據,強烈的金光讓巨蛇睜不開眼睛。

空氣一下安靜了,只剩下了那些銘文鎖鏈破碎的感覺。

巨蛇口中猛地吐出一大口血,它的氣息頓時萎靡了幾分。

油條在天空中冷哼道:「雖然不知道這些是哪裏來的,但是我龍族的東西不是你這等下賤血統所能擁有,今日我在這裏就將你的神通收掉,日後要是再行惡端,我一定會取你的性命。

巨蛇聽到油條所說,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它看着天空中的油條,心裏滿是恐懼。

但是,它也有自己的判斷力,那傢伙受了那麼重的傷,縱使它的血統再高貴,也應該失去了戰鬥力。

羅空到油條破開了文字鎖鏈,他欣喜若狂,一時間竟然也不知道該幹什麼了,直到油條通過契約之橋聯繫了他。

「阿空,準備好跑,萬一這傢伙沒有被我唬住,咱們就只能想辦法分頭跑了。」。

羅空的心又一下提了起來。

那巨蛇看着油條,還是決定不冒這個險了,它緩緩低下頭顱,想要退去。

羅空看到這一幕,頓時鬆了一口氣。他踩着空氣,在天空中拾級而上,最後來到了油條的身邊。

突然,那巨蛇扭轉過頭來,以閃電般的速度向油條和羅空衝來。

羅空從空間戒指里掏出了一枚玉簡,他一手扶住油條,另一隻手捏碎了這枚玉簡。

嗖的一下,一人一龍便消失在了原地。

(本章完)

。 「希雅,那你說,狐葉為啥能獨自破階,晉陞七階?」莫情問道。

「五階之上的意境感悟對環境沒什麼要求,有更好的環境自然更好,沒有的話也是無所畏。」

「五階之上需要感悟的是什麼?」莫情迫切的詢問道。

「意志!」

「嗯?啥意思?」莫情一時間沒有理解希雅的話。

「這個不是你個人的意志,而是力量的意志!」希雅強調道。

「力量的意志…」

「是的,力量的意志!比如:雷之意志,火之意志,風之意志,水之意志,大地意志…」

「還有很多的兵器類意志,劍之意志,刀之意志,槍之意志…」

「還有很多特殊的意志,比如殺之意志,戰之意志,生之意志,音之意志,力之意志…」

「這麼多…」莫情感覺有些頭大。

「天地萬物皆可為意志!而且各種意志體系之下還有各種分支,比如雷之意志,可以是毀滅可以是麻痹,可以是極速。」

「火之意志可以是燃燒,可以是毀滅,可以是生生不息。」

「好複雜啊…」莫情皺眉道。

「這種東西還是看你的個人理解與應用,每個人對力量的理解和應用都是不一樣的,只能靠悟性。」

「意志力量的感悟與修為境界的提升也是息息相關,只能以意境感悟來帶動修為境界。」

「每種意志力量九重,第一重對應五階,圓滿可生六階,第二重對應六階,圓滿可升七階,第三重對應七階,圓滿可升八階。」

「第四重對應的是八階初級,第五重對應的是八階中級,第六重對應的八階高級,第七重對應的是九階初級,第八重對應的是九階中級,第九重對應的是九階高級。」

「五、六、七階對應的是每一重意志,八、九階對應的則是三重意志…是不是八階之後每一段的實力差距也就愈發龐大…」莫情試探性的問道。

「是的!意志每提升一重,那意志所蘊含的性能也是愈發強大,想要在五階之上越階挑戰的難度比之四階挑戰五階還要困難!」

「那五階以上如何越階挑戰!」莫情的雙眼中透著野望。

「很簡單在意境感悟上超過他,你便有了挑戰他們的資格,若是輔以強大的功法武技,高超的術法應用等,也不是不可以越階挑戰。」

「最主要的還是意境感悟,不然別的都是白扯,對吧?」莫情應聲道。

「是的,不過極少能出現五階之上能越階挑戰的人,意境圓滿步入一重之後便會直接升階,沒人願意為了一個越階挑戰的噱頭去刻意壓制修為吧?」

「凡事都有例外,修行者的軀體承載着修行者的力量的同時也會被自身的力量所壓迫,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去適應這個狀態,這就是所謂的穩固根基。」

「這也就會促使某些悟性奇佳的天才所感悟的意境,遠遠超過了自身修為所對應的階段,這樣才會有越階挑戰的現象。」

「那同修多種意志會如何?」莫情想到了一個十分關鍵的問題。

「若是同修多種意志力量,並可以應用得當的話,自然會比專精一門的要強的多。」

「貪多嚼不爛,也有可能會發生另外一種情況,樣樣通樣樣松,啥啥我都會,啥啥都不精,不但境界提升不上去,實力也會難有寸進。」

「那修行者們的主流選擇是什麼?」莫情追問道。

「主流自然是主修一種意志力量,並在一定程度上輔修於主修相輔相成的力量,或是只修單一的意志力量。」

「那我該怎麼選擇?」

「這都是要看莫情自己怎麼選擇的呢,隨心而為,人家的任務只是幫你指路,並為你提出意見。」希雅表示自己不會去干擾莫情的選擇。

「那好吧…」莫情皺眉道。

希雅也沒有繼續搭話。

莫情開始在心裏思考自己的道路。

真龍霸氣訣所涉獵是王者意志及霸之意志,喻義王者無匹、霸氣無雙。

風行步所涉獵的是風之意志,喻義隨風而動,踏風而行。

強體功所涉獵的是力之意志,喻義力大無窮,可搬山填海。

三崩拳所涉獵的是毀滅意志,喻義毀滅一切,天地萬物皆可一拳滅之。

自己的劍術自然是劍之意志,喻義劍術超絕,一劍祭出,一往無前!

念力契約和念力支配所涉獵的是馭之意志,喻義可馭萬物生靈。

以上是莫情對自己可能涉獵的意志力量的理解。

王者意志:需要身為一國之君,一族之長這等尊貴的身份才能有所成就,暫且排除。

霸之意志:需要修行者的氣質與言行與之相仿才能有所成就,暫且排除。

風之意志:提升速度的效果非常顯著,可修。

力之意志:提升力量的效果非常顯著,可修。

毀滅意志:可融於任何意志力量之中,被應用廣泛,可修。

劍之意志:劍術莫情深以為賴的攻擊手段,可修。

馭之意志:可增強契約類術法的約束力,並在一定程度上加持所控之物,可修,但不急。

總結了自身的可修的意志力量以後,便開始總結雷極可修行的意志力量。

天雷寂世典和雷霆法旨皆是涉獵雷之意志,可修。

……

風之意志,可修。

力之意志,可修。

毀滅意志,可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