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花掌!

楚鳳歌早已經注意到冷嚴,他沒有想到負責這個方向的竟然是他,可謂冤家路窄,就在冷嚴揮手的瞬間,感受到那元氣波動,楚鳳歌就扇動火翼,從土丘鑽了出來,直接朝冷嚴攻擊過去。

這冷嚴一開始對他就打著注意,而他殺了冷嚴的孫子,冷平生,對這老傢伙也看不過眼,此時見到如同仇人,分外眼紅。

面對眼前的五花掌,冷嚴直接凝聚一個巨大手掌,朝那五花掌抓過去,兩者之間的元氣,瞬間產生波動,最後竟然直接將五花掌捏爆。() 「小畜生,老夫問你,是不是你殺了生兒?」

「生兒是什麼?你想做我孫子,還早著呢,而且你那麼老,誰想要?」

開玩笑,楚鳳歌打死也不會承認的,自己是跟亦云一起回去的,自己要承認殺了冷平生,這老傢伙回去必然對亦云出手,那麼自己先前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費力氣,所以他乾脆來一個扯皮。

對於冷嚴楚鳳歌知曉自己肯定無法勝,但想要逃還是沒有問題。

「小畜生,你瞞不過我!」

「哼,想要打,就打,少廢話,老子說過,不知道什麼生兒,老子也不想要你這樣的孫子!」

「找死!」

冷嚴一聲怒喝,翻手一掌,烏雲蓋天,而楚鳳歌卻是大笑起來:「哈哈,老傢伙,就讓老子來站你!都說先天武者無法與破元境武者抗衡,今天老子已經斬殺了三個,現在讓你知道你就算是破元境武者又奈我何?」

楚鳳歌胸中忽然油然而生一股豪氣,爽朗的聲音傳遞四周,那二里開外的六個人聽到這聲音之後,臉色一變,迅速朝楚鳳歌這方向而來。

火翼扇動,太極丹田快速旋轉,意識調動那火龍,還有那青龍,竟然單手結印,不過二個呼吸,楚鳳歌手裡出現一紅,一青巴掌大的流光。

「接招老傢伙!」

楚鳳歌一聲大喝,將那天火訣蓋了下去,冷嚴見狀,臉色露出無比的凝重神色:「好厲害的火焰,好強的元氣波動!」

冷嚴感受到楚鳳歌那手上的流光,感受四周溫度的提升,眼裡露出震驚之色,不過他也不慢,調動四周元氣,凝聚烏雲,可是楚鳳歌哪裡給他機會?

直接又丟出了手裡的木之氣,要知道木之氣既能催生,又能毀滅,這次木之氣是使用枯木功凝聚而成。

「什麼?」

冷嚴第一次心中大駭,他沒有想到自己身邊的元氣竟然在流逝,而那凝聚出一半的的烏雲竟然在消散。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這一刻冷嚴無法鎮定了,第一次有些失態,不過他並沒有慌,而是身體作出了逃跑的反應。

「轟隆!」

那流光蓋下去之後,強大的起浪衝擊四周,嫌棄層層黃沙,甚至四周的元氣都被瞬間抽空,有著一種說不出的死寂。

那冷嚴的身體在那起浪之下直接衝天而起,整個身體被沖得老高,最後摔在黃沙之中,大口的鮮血從他嘴裡吐了出來,四周黃沙瀰漫,根本看不清楚方向。

對於冷嚴來說,他無法接受這事實,自己竟然被一個先天八重境小子逼迫的如此狼狽:「小畜生,老夫不殺你誓不為人!」

那聲音在四周震動,而楚鳳歌此時也顯得有些狼狽,畢竟他是兩大武技同時通用,原本恢復過來的元氣,頓時被抽空,好在他有木之氣打底,不至於傷到根基,隨即吞下一顆元氣丹,那元氣瞬間恢復過來,但卻也因為這兩大招數,牽扯到他的內傷,一口鮮血從嘴裡吐了出來。

「媽的,不能再這樣拚命了,要不然小命就不保,該死的,這何時是個頭?」

楚鳳歌身體在荒漠之中穿梭,現在幾乎沒有了方向,四周全是一片黃沙。

「冷長老,你怎樣?」

那七個人聽到動靜之後趕了過來,不過並沒有靠近,那強大的攻擊讓他們看著都是心有餘悸。

「哼,死不了!」

「好強的功法。」

另外一個人說道,眼裡露出貪婪之色。

「就算沒有功法也要殺了這小畜生,他的天賦太可怕了,就算是妖靈宗那幾位,都沒有他可怕,簡直是妖孽,三個月提升三個小境界,他以為是這修鍊是什麼?這樣的人死了也就算了,到時候背後真有大勢力家族尋找麻煩,也只會是妖靈宗,不然要是讓他活著,我們三大門派必然會被他覆滅!」

這人說出之後,所有人的臉色都十分難看,楚鳳歌的表現他們都看在眼裡,這完全有些扭曲他們的觀念,先天境界竟然斬殺了破元境武者,一個算了,算是輕敵,第二個,第三個,再加上眼前冷嚴可是實打實的破元三重境,在他們這一行人之中算是最強的存在,都被打成重傷,想想那火焰,還有那龐大的木之氣,他們每個人都心有餘悸,后怕,但更多的卻是貪婪。

每個人都想著要是得到之後,自己擁有,修鍊之後將會有多強大?

這就是有些時候面對利益,人無法拒絕這貪婪。

「這些老狗,還緊咬不放!」

楚鳳歌大罵,這次他又一次加速,追風步踏上,遠處看去就如同流行一般。

「這小畜生,速度又快了,我看我們也別藏拙了,蓋祭出自己的底牌了,到時候真讓這小畜生跑了,我相信大家知道後果。」

冷嚴冷聲說道,隨後他的手突然出現一把斧頭,上面元力絲絲流轉,夾雜一絲藍色,豁然是一把黃品法器。

而其他人見到冷嚴祭出黃品法器之後,各自也祭出屬於自己的法器,竟然都是全一色的黃品。

有了黃品法器的加持,幾人的速度竟然很快拉上了楚鳳歌的距離,感受到這一幕,楚鳳歌沒差點氣的吐血,自己拚命的逃,他們竟然依靠一柄黃品法器,就能追上自己,這也讓楚鳳歌認識到黃品法器的強大,只不過他手裡那柄紫玉劍只是人品高階法器,相差甚遠。

「這小畜生的元氣,怎麼會如此渾厚?」

「他肯定是藉助外力,不過肯定都是需要消耗元氣,難道他的元氣還比我等強?」

「我不擔心這些,而是我們已經深入這荒漠將近萬里,差不多追了五個時辰,這樣不是辦法,這荒漠可是兇險之地,傳言當年妖靈宗那位開山老祖,進入了這荒漠之後,才身手重傷,然後不久之後便坐化妖靈宗。」

「這事我也聽說過,我們再追擊一會兒,然後就守在這附近,大家分開。」

「分開不行,要是遇到沙塵暴,我們都要完蛋,在一起還有個照應,再堅持一會,那小子的速度已經慢下來了。」

楚鳳歌一路狂奔,心中十分暢快,可是下一刻他感受到不遠處左方竟然有元氣波動,轟隆不絕,那片虛空都是在顫抖,看那動靜十分的強大。() 有史以來,歷時時間最長的戰爭是哪場?

歐洲三十年戰爭,從1618年到1648年,從最初的波西米亞蔓延到大半個歐洲,數以百萬計的軍人和平民在戰火和飢荒的雙重打擊下灰飛煙滅,德意志地區的民族統一進程由此整整拖延了兩百年。它在歐洲具有影響深遠的多重歷史意義,是歐洲近代資本主義崛起、國際地緣關係與科學大爆發的催化劑。不過,它不算是時間最長的戰爭。

然後人們會想到英法百年戰爭,從1337年到1453年,歷時116年。它不光是中世紀結束后的一場影響今後數百年歐洲地緣關係的戰爭,也是近代文明黎明前的最後一抹黑暗。騎士階層走向末路,在悲涼痛苦殘酷之中也充滿了最後的浪漫色彩。

法國先敗后勝,完成了民族統一,正式把自己的目光朝向了歐洲大陸制霸;英格蘭先勝后敗,喪失了幾乎所有在歐洲大陸上的領土,退居不列顛島,也促使了民族主義崛起,國家心態從歐洲大陸國家正式調整為島嶼海洋國家,從此走向了全球海洋,終成日不落的偉業。但是,僅僅從時間上看,它還不是歷時最長的戰爭。

17世紀中葉,英格蘭爆發了資產階級革命內戰,克倫威爾為代表的新興資產階級橫掃了陳舊的英格蘭保王黨,砍掉了查理一世的腦袋,英格蘭迎來了自伊麗莎白一世以來的第二次國家轉型,工業資本成為英格蘭的核心發展力量。

一小撮保王黨騎士退守錫利群島,這片總面積加起來才16平方公里的群島距離不列顛島西南的康沃爾半島才40多公里。保王黨利用這個南臨英吉利海峽,北接聖喬治海峽的天然戰略要地,開始頻繁攻擊附近的商船,其中尤以支持英格蘭國民議會的荷蘭的商船為主。

被噁心到不行的荷蘭商人們忍無可忍,1651年荷蘭海軍上將特龍普專門跑到錫利群島,在一番大發雷霆之後,向英格蘭保王黨割據的錫利群島發起了宣戰。這種外交宣戰是否合法先不談,很快荷蘭人的目光就被之後的其他歐洲重大事務所代替。英格蘭國民議會不久后收復了該群島,而荷蘭自始至終都沒有真正派出軍隊和固守錫利群島的英格蘭保王黨殘餘力量發生交火。

但「可怕」的是,荷蘭對錫利群島的宣戰狀態卻沒有任何外交上的終結,彷彿被人遺忘了一般。1985年,身為錫利群島議會議長的歷史學家鄧肯不知道從哪裡翻到了一份歷史文獻,嚇的屁滾尿流馬上寫信給荷蘭駐英大使館,講述了這段戰爭神話。

荷蘭方面在慎重確認了此事後,也當即派出外交官前往錫利群島,與該群島議會簽訂了停戰與和平條約。而此時,與最初的宣戰時間已經相差了335年。

蛋疼的「三百三十五年戰爭」就這樣一舉打敗了英法百年戰爭,讓錫利群島的民眾洋洋得意了很長段時間,雖然它一點狗屁意義都沒有……

……

1635年7月21日,周六。

黃昏前,一支龐大的艦隊出現在英格蘭西南的凱爾特海洋麵。這支艦隊包括4艘華美輕巡洋艦、9艘西班牙和4艘葡萄牙風帆戰艦,以及若干運輸船,是名副其實的聯合艦隊。它們的目標,是錫利群島里最大的聖瑪麗斯島。

此時的聖瑪麗斯島的天然港灣里只有一座不過兩百多號人的小鎮,小鎮的牧師同時也是聖瑪麗斯島的最高管理者。當看到飄揚著三國旗幟的艦隊滿滿當當地停靠在港灣的時候,年老的牧師嚇得連拉響教堂大鐘的想法都沒有了。

從華美一角鯨號運輸艦上放下的蒸汽艇,將兩個連的外籍軍團兵力送上了岸。這些荷槍實彈的外籍軍團官兵來自亞速爾群島美租界,是新組建的棕熊旅的第一批作戰連隊。在結束了近半年的野蠻操練后,今天是他們第一次投入實戰。

所有的英格蘭平民都被勒令呆在家裡不許外出,一隊隊頂盔持槍的華美大兵佔領了小鎮四周幾乎所有的制高點。然後就是成堆的物資開始在那座小得可憐的碼頭上卸貨,同時幾百名從亞速爾或拉科魯尼亞徵調而來的葡萄牙或西班牙民工開始了忙碌。

打造一座能夠在之後的戰爭中有效提供最前沿後勤與戰術支持的前哨基地,是華美海軍參戰後第一個考慮的問題。錫利群島就是他們千挑萬選后相中的最佳目標,否則艦隊的每一次補給都必須跨越比斯開灣返回拉科魯尼亞。

這裡距離英格蘭本土很近,但又幾乎沒有任何防備力量,從而迅速落入聯合艦隊的手掌心。華美海軍組建的歐洲遠征艦隊以這裡為前哨補給基地,幾乎可以將英吉利海峽和聖喬治海峽全部掌控起來。

才在不久前遭受了一次重大羞辱的西班牙王國自然也是全力支持華美海軍的行動,拼死拼活地又湊齊了小半支艦隊,連同葡萄牙人一起為華美海軍做起了幫手。按照聯合作戰的基本方案,西班牙和葡萄牙海軍將負責守衛這座對華美歐洲艦隊至關重要的前沿基地。

為了防務安全,華美陸軍司令部還友情幫扶了一把,派遣外籍軍團棕熊旅的兩個連負責島上防禦。多達9門90毫米或120毫米要塞炮被運上聖瑪麗斯島,即使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海上防禦被打破,那島上的炮火也足以將英格蘭人的反攻打成篩子。

各種語言喧囂在面積不足10平方公里的聖瑪麗斯島上回蕩,上島的三國陸海官兵和民間建築工都拿著工具大幹特干,擴建碼頭和建立後勤補給基地。在外圍負責警戒的聯合艦隊分成了兩撥,其中華美艦隊分出2艘輕巡洋艦開始朝東南的英吉利海峽前出偵查,西班牙和葡萄牙的風帆戰艦則掩護剩下的運輸船朝北方的愛爾蘭金塞爾港而去,繼續為聖克魯斯侯爵運去補給物資和兵員。

三天後,又是幾艘從亞速爾開來的華美商艦靠港,卸下了3000多噸的燃煤、彈藥、食品和藥物。

第七天,從拉科魯尼亞而來的西班牙船隊,則為島上運來了數千噸的燃煤、被服、船舶維修器材和食品罐頭,當然這些物資除了燃煤,大部分都是從亞速爾千里迢迢運來的,西班牙人只是承擔了中轉運輸任務。

一直到8月6日,聖瑪麗斯島的軍事佔領和基地建設才告一段落,上萬噸燃煤、彈藥、食品和藥物填滿了當地的軍事倉庫,包括兩支華美外籍軍團連隊在內的美西葡守軍也超過了500人,港口也擴建成能同時容納兩艘華美輕巡洋艦靠岸補給的規模。

在這期間,也有若干英格蘭海軍小型快船企圖靠近偵查,但都被狐假虎威的西班牙或葡萄牙海軍給驅逐了,甚至西班牙海軍還客串了一把海盜,分別捕獲了一艘路過的英格蘭和荷蘭商船,當場把一大堆從加勒比海和西非帶來的貨物攫為己有。

……

過去的大半個月里,負責為西班牙守軍提供海上炮火支援的3艘華美寶石級輕巡洋艦,給企圖恢復進攻的英格蘭地面部隊造成了極大的殺傷。

在城內聯絡組的電台配合下,每當英格蘭軍隊把自己的前沿進攻陣地部署好,就會遭到90毫米高爆炮彈的遠距離打擊。雖然炮彈密度不大,但任誰也受不了這種「盯著不放」的炮火。

緊接著,華美歐洲遠征艦隊的2艘共和級輕巡洋艦開始封鎖科克城外的利河出海口,甚至一度開進河灣,用120毫米艦炮轟擊科克城的外圍城壘。

自愛爾蘭叛亂爆發以來,科克城就算屢經威脅,但自始至終都沒有直接遭受過任何打擊,如今卻暴露在華美戰艦的遠程艦炮下。幾乎每一次的定點炮擊,都會轟爛部分堅固的城壘防禦。

更糟糕的是,華美艦隊的3艘公主級大型輕巡洋艦對聖喬治海峽的封鎖更加讓人驚恐。愛爾蘭第一大城都柏林已經連續半個月沒有看到一艘來自英格蘭本土的商船,橫在港外洋麵的三位慵懶的白色貴婦,帶著2艘共和級狗腿子,在都柏林的居民眼皮子底下攔截了每一艘路過的英格蘭商船。在關押收容船員后,又用無情的炮火將搜刮一空的英格蘭商船打成燃燒的木頭渣子。

出於政治考慮,不到萬不得已,華美海軍歐洲遠征艦隊暫時沒有封鎖英吉利海峽的打算。但僅僅是針對通行愛爾蘭島東海岸的聖喬治海峽,華美海軍完全就在玩一場蹲點刷怪的海上遊戲,負責補給的海軍運輸艦一時之間成為了戰利品和俘虜的收容船。

從前期的屢屢挨揍中緩過勁來的金塞爾港的西班牙陸軍,在得到了大量物資和兵員補充后,開始在大病痊癒的聖克魯斯侯爵阿爾貝的領導下,緊鑼密鼓地展開了進攻科克城的準備。現在在愛爾蘭的西班牙軍隊,兵力已經超過萬人,比科克城的英格蘭主力幾乎多出一倍。

萬般無奈之下,負責愛爾蘭戰事的克倫威爾開始專攻為守,他只能寄託於西班牙人沒有足夠的勇氣向愛爾蘭腹地推進。而華美國的海軍,再怎麼也不可能跑到陸地上來。

雖然愛爾蘭的戰事也未必需要依賴英格蘭本土的全部支持,但英格蘭國民議會卻陷入了一種尷尬的境地:克倫威爾的精銳主力失去了後援,都柏林等愛爾蘭沿海大城鎮成為了華美海軍予取予求的禁臠。唯一值得欣慰的是,目前還沒有一座英格蘭本土的沿海城鎮遭到過華美海軍的威脅,也許華美海軍正在傳達一種微妙的態度,就是這場戰爭最終還是需要雙方坐下來好好談談。

和蘇格蘭主教戰爭一邊倒的和談氣氛不同,對美西葡聯合海軍一個多月來轉敗為勝的高漲勢頭,主戰派希望從海上打破僵局的呼聲也越來越高。而接受法國王室斡旋的主和派則表示這場戰爭也不是不可以馬上結束——英格蘭這半年來的軍費開支已經超過了最初的預想,甚至比那個腦殘的查理一世獨裁時還要靡費甚多。

激烈的爭辯是需要時間去碰撞出最終答案,但軍事上的反擊準備卻沒有停止。很快,1635年8月9日,戰爭前期在英格蘭名聲大噪的海軍上將查德.迪恩就在倫敦再次做好了出擊準備,這次英格蘭海軍集合起了一支35艘大小戰船的艦隊,其中至少三分之二都是徵召而來的驍勇善戰的英格蘭海盜。

也在同一天,華美北洋船舶集團交付西班牙海軍的第一批2艘「伊比利亞2000型縱帆戰列艦」到達錫利群島的聖瑪麗斯港,單艘價值60多萬美元的進口戰艦已經成為了西班牙海軍復興的最大依靠。

從華美本土接受戰艦並完成海試的「聖瑪麗安娜」號和「聖地亞哥」號大型縱帆戰列艦的西班牙官兵們,耀武揚威地在本土艦隊老鄉的面前緩緩開過,打開炮門對著幾百碼外一座無人島礁來了一次華麗的蜂巢齊射。

新式的華美前膛炮球形開花彈的引信成功發火率達到了60%以上,在小島礁上拋起的爆炸煙塵的效果恍然間不比華美戰艦差多少,這讓觀摩了炮火演練的西班牙將領們大感興奮,恨不得馬上就開到倫敦泰晤士河去打上一輪。(~^~) 「我操,我以為老子會迷失在這片荒漠之中,沒有想到,這裡竟然還有其他人,而且戰鬥很激烈。」

楚鳳歌如此想著,但身體卻是立即改變方向,朝那戰鬥而去,也許自己能借這個機會溜走也未必不可。

很快,楚鳳歌看到前方几十個人影晃動,在最前方的是一個青年,楚鳳歌看到出最多比自己大二三歲,最重要的是這青年是一個胖子,那肥胖的身軀,在那戰鬥之中,活靈活現,根本看不出那一聲肥肉對他有多大的累贅。

這胖子修為也不弱,竟然達到破元一重境,似乎是剛提升不久,修為還沒有穩固起來,這讓楚鳳歌看著心中不由一震,這個年紀達到如此級別,足以說明這個胖子妖孽。

「媽的,沒有想到遇到一個胖子,每次遇到胖子都沒好事!」

楚鳳歌見到那胖子,心中嘀咕著,讓他驚訝的是,這十幾個人竟然都是在追殺這胖子,也不知道這胖子做了什麼天殺的事情,比自己還牛逼,不過慶幸的是這裡面最強的也就破元三重境,跟冷嚴一個級別。

「嘖,這死胖子比我還慘烈。」

胖子身上現在到處是傷,沒有一處是好的,不過似乎他的精力很旺盛越打越猛。

一個人朝胖子而來,他手裡原本是一把劍,忽然變換成一把巨大的銅鎚子,想也不想,那銅鎚子朝那人影咋了過去,發出一聲慘叫,隨後便變成了肉餅,無論是拿鎚子的速度,還是那胖子本身的速度,都快速無比。

楚鳳歌看後有些汗顏,自己如果不是依靠火翼,要是跟這胖子比速度絕對會輸,除非追風步能突破另一個境界,或許能扯平。

「猛人啊!厲害!」

楚鳳歌看到胖子的動作,沒有絲毫猶豫,連忙對著那胖子豎起大拇指。

讓楚鳳歌豎起大拇指,是這胖子出手的果斷,在這麼多人的追殺之中,竟然還敢出手,沉穩,沒有絲毫慌亂,真正讓楚鳳歌佩服的是,他的身手,那麼大一個鎚子,快的連自己都無法看清楚軌跡,能夠將速度發揮到如此地步,堪稱罕見。

楚鳳歌一邊看著胖子的出手,一邊注意身後的人,兩隊人馬完全是對沖,那胖子看到楚鳳歌出現,手裡的銅錘就想要掄起咋過來,嚇得楚鳳歌立馬揮手大漢:「死胖子,別介,我現在也被追殺,同時天涯淪落人。」

楚鳳歌說著這句話的時候,身體一偏,那胖子立即看到楚鳳歌身後那七個人影,那一臉的橫肉突然扯動了兩下:「娘的!你這天殺的怎麼也惹上這麼大麻煩?跟胖爺我有一比,哈哈!」

那胖子看到楚鳳歌身後的一群殺意凌厲的七個人,隨後手中的銅錘立馬換了右手,然後哈哈大笑:「兄弟,的確是天涯淪落人,同病相憐啊,不如一起逃吧。」

「哈哈,好,有此意,這一路追殺過來,一個鳥影子都沒有看見,難得遇到同道中人。」

楚鳳歌哈哈大小,兩人隨即調轉過來,一起朝另外一個方向逃去,那身後的七個人見到之後,其中一個人臉色大變:「莫非,是那小畜生的勢力?」

「兄弟,同道中人?莫非你也盜了某個宗門的墓穴?」

那胖子聽后眼睛一亮,不停的眨巴,看的楚鳳歌背後直冒涼氣,最重要的是他那說的花,盜了某個宗門的墓穴,他的意思就是他盜了某個宗門的墓穴,然後被追殺?

「我了個去的!」

楚鳳歌聽后直接汗顏,自己跟這死胖子比起來小巫見大巫:「死胖子……」

「胖爺有名字,蘇嘆!你挖了誰家的祖墳?」

「你呢?」

「胖爺去了妖靈宗,聽說他們老祖當年因為遇到滄浪之水,然後創立妖靈宗,胖爺就想見識下,結果不小心跑到那老不死的坐化之地,進入了他的墳墓,然後溜達了一圈,最後不小心被發現了。」

這蘇嘆說著似乎沒有什麼,很平常,可是楚鳳歌聽到之後,一雙眼睛瞪得老大,嘴巴能放下一顆雞蛋。

「他小白的!老子跟你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啊,你還能再風騷點?」

「哈哈,小事而已,你呢?挖了誰的祖墳?」

「沒有挖祖墳,只是殺了妖靈宗兩名使者,殺了一些門派之人,然後就被追殺了。」

那胖子聽后想笑,很鄙夷,可是接下來楚鳳歌卻是說道:「嗯,跟你比雖然差點,但殺了紫玉居二個長老,陀羅門一個長老,還有幾個核心弟子,也就這些吧。」

「什麼?」

蘇嘆聽后那身體沒差點直接跳起來,一蹦三尺高,他可是知道這幾個門派,是屬於妖靈宗的勢力,長老卻是擁有破元境修為,而楚鳳歌看上去只是先天八重境,要是說跟自己相當,他不會吃驚,重要的是比自己低幾個等級,幹了這麼一件事,那是比自己牛逼的不能再牛逼啊!

「你跑啊,跳個屁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