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屋檐得低頭(4)之

樹無皮必死無疑

墨凌風聞言並沒有往日的嚴肅神情,反而臉色一松、腳底抹油般的躥上了練武台!頗有些慶幸的望了眼還在墨凌雲惹禍旋渦中的墨四、和那個此時因為墨凌雲隨時可能讓人落入家族刑法旋渦的人群。。

墨家阿三的招法路數過於剛猛,在遇到招法同樣勇猛或實力不錯的人容易收不住手、這些年跟他切磋的人只要實力不高於他的,往往不經意間對手都得披紅挂彩一番。

在墨凌風上台的時候,阿三偷懶了。沒錯,故意偷懶!在墨凌風身上阿二還看不到這個極為出色的墨家小輩有什麼能讓阿三犯難的。阿二就是這樣認為的。

不待廢話,阿三便向身旁的老二使了個眼色,便老神在在的退了下去。看著肩寬膀圓的阿三束手而待、吹著口哨一副與己無關的豪邁樣子,瘦小陰曆的阿二覺得其頗為欠揍!

不就是昨日里在天香樓多坑了他老三的幾瓶桂花露的酒錢么!小氣!聳了聳肩、頗為無奈的踱步而行緩緩上前,向墨凌風這個西南墨家年輕一輩中的苗子露出了一嘴深口白牙~、努力的「和藹」一笑。盡量不使自己往日里積攢的惡名過於嚇壞這個內心不夠堅定的小輩。

即便如此,墨凌風還是覺得後背冒出了一絲絲涼意。他寧願與三先生拳對拳、掌對掌痛痛快快的打一場然後輸掉。也不願意這個跟前瘦小老者比試,那種一直如鯁在喉、難於施力的感覺會讓老者所有的對手感到難受。

那種出手時自帶附加的狠歷招數,那種深深的莫名的陰曆氣息,那種……好吧,出色的年輕弟子墨凌風承認、心念道:媽媽呀,我也有點怕~~

場下年輕小輩歡呼著,在為墨凌風能引來二先生來考教投以羨慕的目光,還以為是墨凌風實力不錯才有的待遇。因為大家都知道二先生加入墨家之後只寥寥幾次考教過後輩,而那幾個後輩、現在無一不成了墨家極為出色之人。如劉一刀!

而墨凌風望了望兩個老頭間對望時互相的不屑神色后,這時哪不明白這是兩老頭偷懶互相踢皮球的緣故!心中不禁暗氣、又想自己反正不管哪個先生打到最後都是干不過的。暗罵一聲!便沖向前去!

手是兩扇門,全憑腿打人。譚腿四隻手,鬼見都發愁!

譚腿之風格,動作精悍,配合協調;招數多變,攻防迅疾;節奏鮮明,爆發力強。譚腿之技擊,多上下盤同步出擊之術,可令對手防不勝防。下盤發招講究腿三寸不過膝,招式小速度快,攻時無被克之虞。上盤進擊以劈砸招術最多,力度大,拳勢猛。如此上下配合、合以攻之,端的是凌厲兇猛、令對手難以招架!

墨凌風此時將苦練了半年的墨家技藝之一的十二路潭腿虎虎生風的施展開來。與二先生對招間攻之有據,墨凌風一喝使出第二路中十字腿法的收右拳沖左拳,踢中腿向二先生攻去時。

只見阿二陰笑一聲,雙臂屈膝護在身在的招法一變!步法遊行、妙步恆生的躲開了墨凌風的招式。阿二身法隨走隨變、形若游龍,凡游身所到之方位隱隱對應八卦。

墨凌風一擊不中、對場上變化應對不及,暗嘆自己已是瞎貓之狀!只好大喝一聲,並左步東馬式,左變拳腰出立沖,右拳不動。強行向二先生所在方位使出一記沖拳!阿二見勢掌隨身變,迴轉若猴,與之堪堪對了一掌后,去勢不減掌若連環!

緊接著八卦連環掌便一記記的招呼在這個功夫尚淺、譚腿還不算精盡的毛頭小子身上。

陡然間:阿二不知想到昨夜的什麼好事似乎打的有點忘情~!穿掌、劈掌、撩掌、挑掌、塌掌、撞掌、掖掌、仰掌、俯掌、豎掌、抱掌……

台下觀眾目瞪口呆,望著被招呼的死去活來的墨凌風、無不後背生寒!

觀台上墨天也喃喃道:「二先生為打磨我墨家小輩果然是盡心儘力!嘔心瀝血!凌風實力出眾、近來在小輩中甚是傲慢,確實要好好敲打一番!……呃……是不是過了點?我靠、這記塌掌我也未必接得住!我去~,居然還撞掌、掖掌、仰掌、俯掌……」墨天和阿大先生看的冷汗淋漓。

這時觀台上貴客們皆嘆、原來墨家對年輕輩如此之嚴厲考核,西南墨家不怪能稱雄於西南城!貴客們皆在心中下定決心,嗯、回去家中也要好好這樣磨礪後輩!我等當命後輩學此等家風作為楷模!!

墨家季度考核只設三試,三等丙試,二等乙試,一等甲試!其中結果又分上中下三階。

見墨青這個監考官早已在自己的一試和二試連續打了丙上和乙上兩個結果后。墨凌風早已出聲認輸退場,極想快點結束這場開始變得慘烈的考核。

見已喊了兩聲「我認輸」,二先生的攻擊並沒停下后,隨即一陣巨大的恐懼感襲上心頭!隨之是墨凌風發出一聲聲的慘叫求援。「啊,學生認輸!學生已儘力!饒命啊、二先生!」

直到耳里傳來墨凌風這個墨家「極出色」弟子的慘叫聲,阿二的心神才從昨夜雲雨樓鴇母李大媽那烈焰紅唇的幻想中迴轉了過來。把一記用了已超三成功力的劈掌硬生生從半空中收了回來。(驚得一向自傲的墨凌風都是滿面冷汗淋漓。。)

隨即停手,看看面前這個灰頭土臉的小子,又看看台下目瞪口呆的小輩。發現連剛才原來都為墨凌風喝彩痴心的少女們都是一副死了親丈夫般的慘然樣子。又望到觀台上一大片驚愕的表情,阿二有點心虛越發尷尬、單薄瘦小的身影此時自己都覺得有些猥瑣!

所謂物極必反,眾人只見二先生胸膛一挺、一股一派宗師的氣場突地油然而發!

只見其溫和的臉上面露微笑,如一個諄諄教導學生的儒師~。直看的墨凌風心裡發毛、膝蓋發酸。隨即在眾人的眼中輕拍拍了墨凌風的肩膀,留下了一句:「嗯,好孩子,離甲等還差點!往後需好好努力。方不負我的教導。」隨後又沖墨青淡然道:「那個墨青小子,給他個甲下~以資鼓勵!」便如一派宗師般一副意味深長的樣子飄然退去。

只留下手忙腳亂的墨青提筆寫著一等甲下,和氣場凌亂一地的墨凌風。。

場里先是一陣靜默,隨之響起一陣勝似一陣的鼓舞聲!無人不為二先生默默奉獻、諄諄教導的苦心感動!其中喝彩者有之,歡呼者有之,感激涕零者有之,更有甚者大喊二先生我愛你!。。

只見阿二瘦小背影的臉龐上聞言抖了一下,便強裝鎮定的走了下去。

眾人見二先生如此高深莫測歡呼更甚!

場中有少女言:「啊~好有深度的背影啊!」

從此阿二便學會了一個道理:樹無皮必死無疑,人至賤必則無敵。

(未完待續!)(註:戰破乾坤記待會即將更新增加了序章和前文,以便更好的為後文鋪路。關注此書和看此書的書友們可以去看看!謝謝大家、)

(感言:新書上傳,求加入書架收藏,覺得書不錯的投下推薦票或朋友間互相推薦下。薛四在此先謝謝各位書友了!) 「….咳咳….我草他.媽.的!…腦袋好疼!….不知道誰偷襲老子!…」

在幾個手電筒的照亮下,馬六的那張小馬臉上全是啤酒液體,不過他也醒了過來,一醒來就張口開始罵人,他又不傻,還不知道有人在洞裡面把他打暈了嗎?

「啊?…」「……」

這下所有的小夥子可都懵了,腦子根本沒反應過來,不過像他們那個年月對什麼「敵特」「特務」啥的,都是很感興趣,也就是警惕性要比現在的人高甚多。

「啊?不會是…TW特務要反攻大陸吧?…」

那個胖一點的青年,馬上一臉驚愕的看著,用手抹著臉上啤酒水漬的馬六,帶著小興奮說。

「我說你小子,是不是敵特電影看多了吧啊?…還TW特務?我看是蘇修那邊的派來的吧?….」

好嘛!幼陀也開始在哪開起了玩笑,其它幾個人全都笑了起來,鄭曉君也沒那麼害怕了,也覺得好笑,小手捂著小嘴嗤嗤的小聲笑了起來。

「你…你們…我跟你們說真的!就是剛才…我被一個黑影偷襲了!…你們還笑?現在這個防空洞可不只有我們幾個!…」

馬六那帶著憤怒被冤枉的凄厲般的叫喊聲,瞬間就把剛才還在歡笑的幾個人全都給嚇到了,頓時,漆黑幽深的防空洞內,全是馬六那尖銳的吼叫回聲,顯得極其的恐怖和怪異,這下安靜了!

「…我們去找武力,馬麗麗啊!….要是真有壞人!那麼他們可就….危險了!」

這時,又是鄭曉君說話了,她真的不想在這個地方呆上半分鐘了,她一緊張就想要拉尿了,而且這裡全是男的,你說她又膽小,現在又要拉尿了,真是…欲哭無淚啊!她心裡這一刻恨死馬麗麗了,要不是她她才不會來這個嚇死人的地方,現在她又要出醜了!怎麼辦?忍吧!哪能怎麼辦?

「對! 傾城妖姬戀上我 …我們趕緊往回走!…你們還記得路吧?…..」

「我擦!不是吧?…這裡有三條岔道!到底是哪一條啊?…」

好傢夥!這下幾個人才想起這個防空洞內可大了,可不是只有一條路啊!手電筒內的電池一旦用完,大家又迷路了的話……有些事情就是這樣的,一旦人陷入慌亂中,那麼情緒就會失去控制,各種負面的暴躁情緒就開始發芽了。

「嗚嗚嗚….哧…..媽媽…..」

鄭曉君再也忍不住了就要噴涌而出的尿意了,她現在是靠著牆,瞬間就蹲,小手把裙子內的小褲褲一拉,反正都是黑漆漆的,誰也沒注意她,洶湧的尿液,瞬間就噴涌而出,而她也羞憤的哭了出來,不過這時,那幾個男夥伴,倒是沒有誰去注意她了,現在大家的心思全在找路上頭,那還會注意這些啊?

「好了!…大家別慌!…看吧曉君妹子,嚇成這樣!…我們這樣!這裡真好三條岔路!我們向我們離開剛才我們喝酒的地方並不遠…所以誰先找到的話,就大聲喊叫!….」

裡面最不慌亂的竟然是馬六,馬六這一說話,大家的慌亂情緒得到了安撫,焦急出去的心情也為之平穩了起來,要知道人對黑暗本能的就有一種畏懼,因為沒有安全感,所以才會畏懼和害怕,這很正常。

很快,六個人,五男一女,就開始分頭找路了,鄭曉君自然跟馬六一組!幾個人分成了3組,正好是每組兩個人,不得不說鄭曉君和馬六的運氣很不錯,他們很順利的找到了剛才他們喝酒的那間房。

但是,當他們找到時,還沒發出歡欣的呼聲,就發現房間內,只有馬麗麗一個人,而且裙子不整,頭髮散亂,一臉粉紅,雙眼緊閉的躺在石凳子上,而她從裙子底下,露出的那一雙雪白的修長纖細美腿,也讓用手電筒光照著的馬六,暗吞了一口口水,而鄭曉君這時卻很冷靜,趕緊上去就把馬麗麗的裙子,給拉好了,把那些耀眼的春光給遮住了,她可不想讓馬六看了女孩子的一些隱秘部位。

「…咳咳…呼…..武力呢?….」

經過了鄭曉君的啤酒淋浴,馬麗麗也從昏迷中清醒了過來,睜開眼的第一句話,就問武力,所以,張愛玲的一句話說得好啊!通往女人心靈最近的通道,那就是yin道了!真是經典啊!

馬麗麗完全不知道跟她剛才翻雲覆雨的根本不是武力,而是另有其人,這一下的發問,讓馬六和鄭曉君也面面相覷,他們怎麼知道武力去哪裡了?剛才不是你跟武力在一塊嗎?怎麼現在到問起我們來了?

接著,馬六又出去漆黑的通道內在哪鬼哭狼嚎般的叫了起來,不大一會,幼陀,軍盛等幾個人,全都回來了,這些人當中,除了他們的「老大」武力外,誰都沒落下。

「….怎麼辦?…武哥不見了?…」

「武哥說不定回去了呢?…」

「不可能吧?…五個怎麼會不說一聲就走了呢?不像他的為人啊?」

「就是啊!…你看…這裡還有不少啤酒沒喝完!…馬麗麗!你們剛才在做什麼?….」

好傢夥!這一下這些人,開始七嘴八舌的開始議論起來,你一句來我一句的,只有馬麗麗心裡有鬼,她再怎麼「風騷」,那也只是個小姑娘啊!她現在的腦子跟一團漿糊一樣,是的!明明跟她在哪啥,舒服的要死,接著突然自己好像暈了,舒服得暈了?怎麼想不起來了啊?

當然,她肯定不會說我們那啥了啊?接著我暈了,醒來就看到你們了吧?那還要臉啊?汗!打死都不會說的啊!

鄭曉君倒是沒再吱聲了,她現在只想馬上離開這個讓她恐怖丟臉的地方,剛才蹲在黑暗的牆角羞恥的拉尿,就已經讓她可以羞死過去了,難能還帶這受罪啊!管他武力去哪裡了,那也不關她的事了。

「我想!武力去哪裡了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的趕緊出去!萬一武力在外面等著我們呢?或者他出去買東西了呢?是不是馬麗麗?…」

這個時候,那就得有個合理的借口,事實上就是,武力不見了!大家是去黑漆漆的防空洞裡面去找他?

還是先出去呢?剛才的經歷讓這些人都不想再去那黑咕隆咚的洞里了,他們心裡也想出去,畢竟安全意思大家還是有的,只是,武力不見了怎麼辦呢?

不過,鄭曉君的提議解決了這個問題,馬麗麗因為心裡發虛,她又不能說實話,腦袋真是疼啊!怎麼辦?她也不知道武力到底去哪裡了?

當然,她也希望他去外面了,所以,她沒吱聲。這樣也就無形中默許了鄭曉君的提議,而這些武力的哥們,大家都不是傻子,剛才武力的那種所謂探險提議,而他自己偏偏卻和馬麗麗單獨呆在一起,那麼只要不傻的人後來都會反映過來,原來老大是想把他們都支開,自己好跟馬麗麗親熱,應該是這樣的,所以,這幾個小夥子互相對視一眼,沒吱聲,都點頭一致贊同了鄭曉君的提議,大家先出去。

他們卻不知道,在防空洞的深處某個地方,武力!他們的老大,正在受著無法想象的酷刑和折磨!發出的慘叫,令人膽寒!可惜他們這些夥伴們是不可能聽到的。

//////////////

馬麗麗,鄭曉君,馬六,幼陀等人,從原路返回出了防空洞口,呼!現在還是下午時分,可是給他們的感覺好像過了很久很久一般,這種感覺,是他們以前沒有感受過的,很奇怪,其實這就是受了驚嚇后,「劫後餘生」的感覺。

特別是鄭曉君,小臉上全是心有餘悸的驚恐,心說,再也不來這種可怕的地方了,隨便瞟了一眼,臉色有點異樣的馬麗麗,心裡暗想,哼!不要臉,你以為我不知道呀!你和那個武力兩人單獨在一起幹什麼壞事呢?

現在好了吧?男朋友不見了,馬麗麗肯定在撒謊,她怎麼可能不知道武力去哪裡了呢?

而且,最後跟武力在一起的人就是她,別看鄭曉君是個文靜,害羞的小姑娘,但是也有著女孩子特有的小狡猾,比如說,她明明知道馬麗麗在撒謊,卻不揭穿她,而那幾個男的都是些粗枝大葉的人,根本不回去懷疑馬麗麗的話,說不得她暈倒都是裝的,汗!女孩子的心思可真是不一般的複雜啊!

就這樣,馬六,幼陀等人,在大院內找了半天也沒找到他們的老大武力,這下,他們還是沒有想到武力會出什麼事,畢竟,他們年齡都不是很大,而且,他們都是跟武力一起混的,他們也自然知道武力家裡的權勢,所以,當天開始漸漸夕陽西下的時候,他們才有點慌了,而鄭曉君早就回家了,她可不願意跟馬麗麗這種女孩一起玩了,今天在防空洞內,她並沒把自己當朋友,而且還讓自己跟幾個男的一起走開,自己卻為了跟武力在一起那啥,別以為我不知道哼!

現在除了鄭曉君最輕鬆,其他人可全都開始出汗了,他們當然怕了,武力到現在還沒有出現,也就是說,從他們中午1點多鐘進入防空洞內至現在已經到了下班的時候了,這都幾個鐘頭了,武力的人確是人影皆無,還有個地方,那就是在防空洞內,特別是馬六,被人打暈了,那麼他就更加懷疑,是不是武力也跟他一樣的經歷呢?

要不是幼陀他們出來找他的話,估計他現在還躺在裡面,說不得真還有危險!

不過,他現在可不敢再說了,幾個人全都垂頭喪氣的坐在大院門口的花園石階上,看著餘暉下推著自行車,三三兩兩從機關大院出進的大人們,這下他們的心情,可更加害怕了……前段時間老是熬夜寫文、這兩天生病了。感冒發燒、去醫院檢查還淋巴結髮炎。

薛四要好好休息一兩天了

《戰破乾坤記》病假 要知道,武力,可是這個大院一把手的孩子,你們跟他一起玩,竟然玩到他,人都不見了?

馬麗麗剛才去武力家看了下,結果發現,武力根本沒回家,這下她也開始害怕起來,她不是怕別的,她是怕被人知道她跟武力之間的「那種」事情,要是給大院的人知道了,估計她的父母,會把她活活打死,特別是她媽媽,平時就是極其古板正經的一個女人,要知道她的女兒竟然才這麼大,就乾和男人干出這種事情?

那結果就不言而喻了,不死也得脫層皮,估計,自己絕對會被家裡人弄到鄉下去,那就慘了啊!

看來馬麗麗還是很聰明的嘛!她現在就緩緩的走在回家路上,腦子在哪瘋狂轉著,怎麼園這個謊,與此同時,那幾個武力的哥們,他們也在想著怎麼對父母撒謊,不撒謊不行啊!只要大人一問,你們幹嘛不去防空洞里找呢?害怕?

既然害怕,你們還要去哪裡做什麼?你們還敢偷喝酒?還帶著女孩啊?好傢夥!一旦問出了問題,那就會問出新的問題,越來越多的「壞事」,即將一件件的暴露出來,可以想象下,這下小子們的屁股將會受到什麼樣的折磨!

那個年代都是講究棍棒底下出孝子!很可怕!根本沒什麼人權一說,父親打兒子那就是天經地義的!你還敢反抗?你以為在國外啊?打了白打!

基於上面這些理由和借口,馬六,幼陀等人都選擇了不支聲,好像沒發生這件事情一樣,天快黑的時候,這幾個坐在大院門口目光茫然的小夥子這才,各自滿懷心事,表情不一的回家了。

夜幕,降臨了北河市的天空,各家各戶開始亮起了晚燈,廚房開始飄起了各種菜香…

駱林今天是忙了一天,這不,明天還開了第二次常委會,研究了下北河市關於招商引資,共同建設一個高度精神文明,經濟領先的先進市!好傢夥!這當官的,就是不怕你吹牛啊!只怕你不吹!這就口號喊上來了,這口號可是90年代才喊出來的,現在駱林可是把它直接就拿出來用了。

今晚上,他可是有生以來,第一次動筆寫經濟計劃,以前寫東西,都用電腦,那真用手寫啊?不過,像後世有了電腦後,大多數人,除了在校的學生外,基本上手寫字都廢掉了,全都是靠敲鍵盤,拼音,五筆啥的輸入法,那還會寫字啊?搞笑啊!

不過駱林的新找的秘書劉建國,倒是很忠於職守,一直都在駱林的一號樓書房內,跟駱林一起寫稿子,畢竟,寫稿子這種活本來就是秘書做的,而作為領導來說,只要改改就好了。

可惜,你要劉建國寫出什麼經濟改革來,那真是不太可能的,這運動才沒過多久,全國大部分地方嘴上說是搞了改革了,實際上80%的地方全都在哪吃大鍋飯,不吃不行啊!他們哪知道怎麼搞改革啊?

哦!你中央口一張,氣一噴,下面人全都給想得半死,而且還根本不知道怎麼做,問題是,萬一做錯了呢?造成了國家的經濟損失算誰的啊?所以說,下面這些人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不過話說回來,那時候的人,根本就沒從,厭惡資本主義的思想中,解放出來,你看啊,那時候的電影都是演的,資本家,地主啥的欺壓老百姓什麼的,那個惡啊!

那真不是一兩天,能說完滴!要放到後世,這些私營老闆全都要給打靶了!誰叫你們是萬惡的資本家來的!那就是人民的公敵!那還不死路一條啊?

所以,想要下面人明白經濟改革的重要性,那麼一個國家肯定要有試點的地方,比如說,沿海城市,好了這位內地的官員說了,你們沿海城市當然好了,你們不是靠近資本主義國家嗎?對不對!好搞得很!可我們呢?人家要走進來,怎麼走?還有人民群眾的思想觀念怎麼轉變啊?

哦!本來大家過得「好好的」,大鍋飯吃起!工作悠起!多麼自在舒爽啊!好傢夥!你這一下要搞個競爭機制,能者上,不行的下!這樣搞那麼註定就會有的人失業了!這可是跟窯洞那位的主導思想南轅北轍啊!

當然,有這樣想法的人占多數,畢竟,很多人都習慣了安逸的生活(其實就是餓不死),過的也不好,當然,那個年代沒什麼比較,大家都一樣,比的話,估計也就是比誰的老婆漂亮點,那個的老公工作單位好點而已,比錢那是沒有,誰有錢誰反動!你敢有錢啊?那你就是從運動中逃脫的渣滓!那些沒錢的就會代表全國人民鄙視你!看你受得了不!汗!

當駱林把要寫的東西啊,大概寫了下后,作為他的秘書劉建國,坐在書房內看起了駱林的稿子,再看看自己的,他感到了震驚和汗顏,那怪人家能當市長,我就只能當個秘書,看到沒,這就是差距啊!

這簡直是差太遠了,這位到底是從京城裡面來的啊!對上面的政策把握程度可以說絕對的正確,不然,他怎麼會把一些具體的東西寫得這麼清楚啊?

這樣的改革方案,北河市不富裕起來,那就真的奇了怪了,不過,劉建國感到很詫異,因為,駱林說的哪些項目啊,什麼基礎設施啥的,還有啥綠化帶?還花園城市?聽起來那就更天方夜譚一樣神奇啊!劉建國整個就被駱林的美好宏圖給感動了,震撼了!

「市長!這要是*作起來!可真能實現得多少年啊?….」

劉建國晚餐也在駱林這吃的,自然是梅姐做得飯菜,劉建國到是很拘束,駱林示意他隨意點,還跟他開開玩笑,駱林自己還喝了半瓶茅台,劉建國沒敢喝,他酒量一般,主要是第一次來領導家,就增飯吃,還喝酒的話,那就不太那啥了,主要是晚上還得寫稿子不是?

劉建國沒喝酒,飯只吃了一碗,不敢做出餓鬼投胎狀!其實梅姐做的菜相當的好吃,可以說,她不但懂得做香菜,粵菜,東北菜,也是啊!人家可是正宗的特級廚師來的,不然,辦公室李主任怎麼會讓梅姐來跟駱林做飯呢?別看以前梅姐市政府招待所沒啥名氣,現在可不一樣了,人家可是跟市長做飯的工作人員,好傢夥!你看看,連梅姐的老公都調進了市政府小車隊,當上了副隊長!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是某位領導,在拍新來市長的馬屁啊!

梅姐心裡自然也知道,他們家現在是麻雀變鳳凰了,發了!照現在流行的話來說!所以,她現在更是盡心儘力的,做好市長家裡的每一件事情,何況,這個市長人太好了,私底下還給她發「補助」,那個社會的人,也不會嫌錢多不是?起碼梅姐不會,她可有三個小孩子要養活,正需要錢呢?

當然,駱林也知道這個情況,所以才會私下給她發錢的,雖然駱林完全可以利用職權,給梅姐工資,不過那樣的話影響就不好了,何況,駱林也不差這點點小錢吧?還可以拉攏住人的人心不是,萬一哪天有個什麼事情,一些小人物那就是一張嘴的事情,往往能起到很關鍵的作用。

「…恩!…梅姐啊!你就早點回家吧!這裡沒什麼事了!…」

駱林接過梅姐泡好的香茗,呼了口氣。靠在書桌後面的藤椅上,看了眼,坐在藤沙發上認真再看稿子的劉建國,轉頭對站在桌前的梅姐笑著說。

「…哦!..那我就回家了!今晚上還得跟老三洗澡呢!….那我走了市長!…」

梅姐知道駱林是個說一不二的人,雖然接觸沒有多久,但是,梅姐可是個聰明的女人,加上以前一直在招待所工作,那啥樣的領導幹部沒見過啊?

當然,想駱林這種年輕成這樣的沒見過,不過,她總感覺駱林其實很成熟了,只是他長相顯得嫩而已。駱林笑著朝她點點頭,示意她可以走了,梅姐這才轉身出了書房,回家了。

這一晚上,駱林跟劉建國,在哪研究稿子的事情。

北河市武裝指揮部,大院內,也有一家人徹夜不眠,不用說,肯定是武家了。

「…我說老武啊!….別亂動!說正經的!我說你這人怎麼這麼沒心沒肺的啊?…兒子都一晚上沒回了?到底去哪了啊?….嗯嗯….別別….捏….恩…癢死了…壞蛋….恩哦!….輕點…..」

一身白胖的武部長此時,正躺在床上抱著穿著短袖汗衫的老婆胡秀花,一雙胖乎乎的大手在她身上的柔軟高聳處,輕柔慢捏的……

胡秀花,以前可是北河市文工團有名的舞蹈之花來的,以前還演過革命樣板戲紅色娘子軍的女主角來的,開玩笑啊!那也是當時轟動一時的「名女人」來的,那長相身材自然就不用說了,當然,自從被武部長追到手之後,生了小武,身材自然會稍微變點型(生小孩不變形的女同志很稀少)的說,但是,那也比一般婦女要漂亮許多,氣質也很好,家裡有這樣的老婆管著,基本上武部長也沒什麼機會出去打野食,問題是,每次胡秀花都把他榨得乾乾的,他還有啥想法啊?基本上,武部長出去后看到美女那隻能「聯想」下了。

「呼!….小武這臭小子!一天到晚不務正業!這以後怎麼了得啊?班也不去上班!你以為我不知道?他們單位的領導昨天還跟我一起吃飯!…哼!還故意說什麼小武在家學習吧?這不是放屁嗎?他要愛學習還能變成現在這樣?….秀花….你坐上來!…呼!….真緊啊啊!….舒服!….」

「…嗯嗯!….我怎麼就找了你這個流氓加壞蛋啊!….好漲!….好大啊!老武…嗯嗯…..你還被說,小武啊!我看很乖的!那個破單位有什麼好的!我看讓小武也進政府機關吧?…噢噢!….老武….扶著我的腰…哦哦….好癢好酸….嗯嗯….」

武部長跟老婆胡秀花的夫妻感情,還真不錯,兩夫妻今年也差不多四十多了,兩口子還都保養得不錯,雙發在那啥方面還配合相當不錯的,所以夫妻感情好啊! 第十四章

人在屋檐得低頭(5)之

人在屋檐得低頭

考核還在繼續著,又換回了猛貨阿三先生主考。只是觀眾們再沒有看到如剛才墨凌風考核時那般精彩、額、不!慘烈的場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