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代表的乃是青霄國,不能任由三大商團肆意妄為,資金上雖然依靠他們,可保衛雲中城的安危乃是重中之重。

現場一片安靜,沒人再說話,雙方鬧到這個程度已經沒有任何和解轉圜的餘地,交代什麼?只能用刀子解決!

若非錢世勛坐鎮,這些人早就動手,打的你死我活!以後雲中城三大商團相互制衡的局面也將徹底改變,絕不會再回到從前。

「既然沒有話說那就我來說。」錢世勛環視各方,驀然站起身看著眾人道:「以後,我不允許再有人在雲中城內惹是生非,否則便是與我為敵!雲中城雖是郡城,卻是交通樞紐,想必你們也不想讓我將事情的原委告知欒安城的皇族吧……」

這話出口,確實引起震動。

城防軍的財務之所以可以由三大商團支持乃是青霄國出於對三大商團的信任,片面認可了他們於此地土皇帝般的地位,同事也可以拉攏和節省資源,用於將全部精力放在邊境防禦。 若這個資格取消,將對三家打擊甚大,沒人肯輕易放棄。

說完,錢世勛環視各方,繼續嗡聲道:「以後,錦醫堂將同樣獲得城防軍軍費支持份額。當然!你們若是覺得矛盾沒法調和,以後非要打,可以去城外約戰!死多少人,老子不管!可若還在城內惹事,我絕不會輕饒!」

他的修為雖然同樣是第七層洗髓熔煉境,和王家、趙家以及廖家家主一樣。但軍旅出身,殺氣更足。

在這裡,霸氣衝天,震懾力強大。

聲音嗡嗡傳遞,屋頂塵土跟著抖落。

「什麼——?」王博傲與趙天麟雙眉倒立!拳頭緊握,讓錦醫堂支持城防軍,等於變相承認了其地位,這場戰鬥反而成全了敵人。

這,是他們無論如何無法忍受的。

「嗯?」錢世勛看向二人,森然道:「你們對我的決定有什麼意見——?」

他如果只問有什麼意見則還好說,可偏偏加上了「我的決定」四個字,意思已經明顯,一旦反對,便如同反對錢世勛。

王博傲與趙天麟臉頰抽搐,二人並不傻。很明顯,這錢世勛是在搞平衡。

作為城內守軍的統領,當然看的出許昊與廖家聯合起來實力剛好可以對抗王家與趙家,如果想要維持雲中城內的和平,只有採用這種辦法!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錢世勛並不想得罪王家與趙家。可惜,如今只能這麼做。

權謀的最高境界便是如何達到平衡!

「既然沒有話說,此事就這麼定了!」錢世勛揮手,事情沒有商量的餘地,只有快到斬亂麻才能防患於未然。

「哼!」王博傲與趙天麟怒極,這時候還有什麼話說?乾脆拂袖而去!

許昊看了看廖子杉,二人相視一笑,同時起身與錢世勛告辭離去。

雲中城,經此一役,驟然巨變!

錦醫堂一躍成為第四商團!雖然經濟實力暫時無法與其他三家相比,但卻控制著雲中城的地下力量,實力地位倏然飆升。

城西府邸,三進套院,許昊等人住在此地,錦醫堂早已今非昔比。

甚至連同城中蛇鼠也連帶獲得好處,成為侍衛,除了例銀外,表現好甚至還有獲得習武的機會。

對於好鬥的他們來說,這簡直是天大的好處!

「鄭樊,劉勝。」許昊坐在正廳內,許誠、鄭樊、劉勝、曾柔還有瘦狼、大腳以及馬濤七人分列兩側端坐,他們是商行的核心,也算是五毒的核心,此刻正神色嚴肅的聽著許昊發話。

「你們好好計劃一下,城西月亮山的礦權一定要拿下來!僅憑藥行、車行還有地下賭場雖然賺錢,卻無法與其他三大商團相比,我們要贏得商道的勝利,只有進入各個賺錢的行業,同時向四周其他城池擴展才行。當然,你們要小心!盡量易容出城,防止王家與趙家下絆。」

「是!」劉勝點頭,蹙眉沉聲道:「礦業乃是王家與趙家志在必得的,那城西月亮山有著銀礦脈,產量據說不會少。他們正想盡辦法收拾我們,絕不會讓我們輕易得到。」

所有人盡皆明白這個道理,此事若想辦成絕不容易。

「呵呵。」許昊笑了,眼眸中精光一閃,看著幾人道:「若是簡單隨便找個蛇鼠去辦即可,還用你們去計劃?有挑戰意味著利益更大。」

「老大。」鄭樊點頭,自始至終都神色冷靜,此時驟然豪聲道:「放心,我一定能將月亮山的礦拿下來!城防軍的礦產拍賣會即將開始,我們首先要把資格攬下,這樣才能名正言順。」

「這件事必須好好安排。」劉勝點頭,深以為意,無論如何這條礦脈也要拍賣下來。至於後面如何保護,可以慢慢算計。

「呵呵……」許昊笑了,這些人成長了很多,到了今天已經再也不是實家村的小混混。

「還有,我們的生意不能僅僅停留在這裡。馬濤,車行的生意相對好辦些,要首先向四周的城市擴張,包括附近的卞安城、靨城、水泉城等等。」

聽見說到自己,馬濤倏然鄭重起來,昂然點頭道:「放心,我已經在布置了!像雲中城一樣的城市不少,雖然都有一定的車行卻很少有像我們這樣成規模且針對貧民村鎮的。」

「嗯。」許昊滿意點頭,這小子頭腦好使,而且有著一個小幫派且正嘗著甜頭的蛇鼠們支持,業務拓展極快。

當初收下這傢伙,確實是個正確的選擇。

馬樊更是春風得意,如今甚至將煙壇小街的藥鋪入股給了許昊的錦醫堂,而後直接在家頤養天年,雖然占股很少,但靠著這個收入,可比單純收租金高了許多。

「但是記住,武學修為才是核心!你們現在都已經達到練肉境,修鍊速度遠超我的想象,我們每日都能食用五色雞來提高血氣,這不夠!我已經吩咐了,從今天起,五毒的核心成員飲食全部改為葯豬!五十枚金豆子一頭,我們消耗的起!實力才是王道!但記住!千萬要珍惜,絕不能懈怠,掉以輕心,修鍊必須要堅持。」

「是!」所有人皆嚴肅應聲,能夠擁有修鍊的資格,他們比任何人都要珍惜。

而能夠使用那麼昂貴的葯豬作為食物,用於血氣補充,簡直是千萬人羨慕的對象。

很快,外面便有侍女端著大盤子走進來,上面蒸著兩頭小乳豬。

葯豬,並非大肥豬,而是滿身精肉的小豬,三四個人吃,最多只夠一頓而已。如此消耗,絕對不是普通人,或是普通商戶能夠承受的起!

所有人皆是眼光一亮!大家起身,正事忙完,便是餐飲的時間,皆邁步圍坐在桌前坐好,大口品嘗起來。

鮮嫩的豬肉入口,沒有任何油膩,反而帶著陣陣葯香,猶如清新的冰糕,肥肉入口即化,瘦肉彈動嫩滑。

如同陣陣清泉,進入腹中,不但解飽而且帶著龐大的血氣進入身體之中,如同洪流沖刷著乾涸的內腹、骨骼、肌肉。 沒人說話,皆閉目在感受著葯豬帶來的強悍血氣!

每個人都猶如久旱逢甘霖般,即便五色雞也沒有如此效果,所謂一分價錢一分貨確是如此。

「呼呼……」大家沒有任何矜持,大口吃肉,生怕吃的少了,不足以補充體內氣血。

許昊很滿意,什麼他娘的有身份的體面人要講究吃飯禮儀?

他本就是個邪派的粗人!最瞧不起的就是那些臭規矩!有東西就要爭,有困難就要上,有敵人就要殺!

這點小事都做不到,別跟著自己丟人現眼!

眾人吃的汗水淋漓,血肉骨骼跟著得到補充,以後在如此強大資源的供應下再不努力,那就不用活了。

「對了,哥。」驀然間,曾柔終於開口發話,她聲音輕柔,如雨後春風,沁人心肺。

「許伯伯來信了,說村裡的藥鋪,解毒藥緊缺,讓我們多送一些……」

「哦?看來爹那裡經營的不錯,這次派人多送些葯。」許昊微笑點頭,又塞了一口肉,只要爹能夠好好經營村裡的藥鋪,信心便可以慢慢找回。

「對了,曾柔。」他凝視小丫頭曾柔,輕聲道:「這次你和許誠乾脆回趟實家村,那裡的房子應該已經翻修完了,這麼長時間該回去看看。」

除了鄭樊他娘需要人照料外,其他人並未將家人接到城裡。

在實家村,對手通常不會想去針對家人,因為這是相對的,王家和趙家的家眷可是更多。

但是許昊需要人手,尤其是信的過的能人!

「不知道爹他願意出山么……」許誠停下筷子訥訥自語,雖然未明說,可許昊讓他回去的任務當然再清楚不過,只是許誠心裡始終沒底。

如今商隊需要擴展船運行業,待掌握運輸的途徑后,回春商行與永盛商行便徹底控制在己方手中,即便沒有獻魂符,兩家都再無法跳出手心。

當然,擴展船運必須有足夠人手。

「希望爹能夠轉變心意。」許誠眸中光芒一閃!這次,自己無論如何也要做到!哥哥交給自己的任務絕不能失敗。

許昊坐在椅子上,臉上露出淡淡笑容,他相信許誠的能力。

這小傢伙如今已經經過了不少的歷練,見過生死與大場面,站在這裡氣質早已不同,爹當初肯接受村內的錦醫堂小藥鋪,就說明他的內心已經鬆動。

如今,自己兩個兒子做到如此地步,已經沒有任何退路,他必然會出山!

「還有瘦狼、大腳!你們要利用蛇鼠的力量,時刻緊盯王家與趙家的動向,一旦有異動,定要提前預警。」許昊轉過頭看向二人,兩個傢伙剛正吃的歡,聽到老大發話,立即放下筷子昂然坐直。

這件事雖然說出來,但想來不用提醒,他們也已經安排。

王、趙兩家猶如兩隻凶虎,時刻懸在頭頂,雙方雖然暫時偃旗息鼓,可背地裡卻暗潮洶湧。除了生意上的競爭外,皆在悄悄盤算著如何拔掉對方這巨大威脅!

瘦狼點頭,用袖子擦了擦嘴,粗豪的應聲道:「師公,您放心!這個我們已經想到了,那兩個商團是我們目前的主要敵人,蛇鼠們時刻緊盯著他們,只要有所異動,必然會及時傳報。」

「嗯。」許昊點頭,王家與趙家絕不會善罷甘休,自己一旦自己出城,他們絕對會展開絞殺。

當然,自己也不會給對方任何機會。

「可惜……再過幾天就是尚元節……我們無法一起過了。」許昊沉聲應道,這卻是遺憾,每年的尚元節都是相當隆重。

整個郡城都會張燈結綵,商旅四處販賣,歌舞昇平,比敬神節還要熱鬧。

尤其是陀洛江與雲厝江及黃沙河的三河交匯處,由於積沙構築了河中心的眉心島異常熱鬧。

每到尚元節便會匯聚大量的遊船畫舫,無數文人墨客在這裡點燈作詩,聽曲賞月。

錯過這等盛會,確實非常遺憾!

「大哥,沒關係,正事要緊。」許誠、鄭樊等人都無所謂,他們已經不是孩子,當然知道輕重,己方現在正是發展壯大之際,生意最重要。

雲中城需要許昊來坐鎮,同時保持靈敏的耳目其他人也才會安全。

兩日後,雲中城內張燈結綵,鞭炮不斷,街上的人皆穿著新衣,女人結伴挑選水粉,孩童則手握泥人四處奔跑。

就連苦哈哈的挑夫也暫時放下了手裡的活計,難得的空閑下來,小心翼翼的穿行的人流中,享受享受美妙時光。

熱鬧繁華無法反映郡城的狀況,這幾乎是場狂歡!無論大人老人女人亦或是孩子,由於時節,下午申時天便黑了下去,人們盡皆提著各色燈籠。

雲中城五顏六色,炫麗美妙,猶如人間仙境。

府邸內,許昊盤膝坐在自己練功房的大缸內,浸泡百毒瓊漿,他沒工夫享受,一早便閉關打坐,自己突破在即,一旦達到練骨境,全身主要部位便能強橫無比。

陣陣光芒自其胸口閃爍,彷彿星辰,佛光閃耀於周身,可怕的毒液順著四肢百骸沁入體內。

五毒心法乃是毒派絕頂功法,煉化天下萬毒,化為能源為己用。採用的便是至陽則陰,至陰則陽的理念。

隨著佛光的綻放,封閉的屋內也綻放勁風,引得髮絲飛舞,毒漿蕩漾,若非是練功房,恐怕書捲紙張會四散而飛!

毒氣的累積,逐漸顯現。

許昊的額頭緩緩凝聚出一枚菱形黑斑,越加明顯甚至凸起。最後,道道絲線又自黑斑向四周擴散而開,居然產生出不同色彩!

每道色彩猶如一道道法光輝,沁入身體各個部位,強化著許昊的四肢百骸。

「咔咔咔——」

漸漸的,他的身軀逐漸出現爆響,彷彿骨節化為爆竹。

許昊眉頭緊蹙,源氣順著四肢百骸運行,猶如保鏢,護衛著百毒瓊漿以自己的意念路線運行,逐漸煉化並自體內匯聚。

血管化為墨綠色,根根鼓起,若非經脈纖細、緊繃,毒液在經脈內運轉的速度將會加快數成,過於洶湧,能否順遂煉化絕對會成問題! 「啪!」驀然間,許昊的左腳猛的出現一道脆響,疼痛瞬間傳遞!

「嘶……」

他輕輕吸氣,整個人的氣質迥然發生變化!自內而外,透出雄渾之氣,煉骨境的突破共分八處,雙腳、雙腿、骨盆、脊椎以及雙臂。

成功突破一骨,便算晉入練骨境。對於許昊來說,憑藉絕頂毒功達到這一境界並不困難,真正困難的是,可以最終擁有何種成就!因為每多突破一處,便可以樹立更加堅實的根基。

最終可以突破多少,取決於修鍊者建立的根基是否雄厚,功法是否優異。而剩下的便完全依靠意志力,但最多再強突一骨而已。

因為勉強多突破,那將是異常痛苦的過程!可以說簡直非人,難有人可以承受!

「呼……」許昊眉頭緊蹙,第一處骨骼的突破,雖然略痛卻能忍受。這和自己修鍊構築的紮實根基有關,若功法不夠好,源氣根本無法沁入骨骼。

「痛楚比曾經略輕,這裡的源氣想來更加優質精純,自己當年一共打通了六處骨骼,便能夠稱霸天下。這次,看看能不能有所提高……」他心中暗忖,已然做好準備。

兩世為人,自己的意志力已經遠超曾經年輕時。這次,無論如何也得拼上一把!

事實上,練皮與煉肉都是武道打基礎的過程,只有能量入骨,才能真正構築人體的無上根基。

許昊手指掐動,法決變化,通過手指姿勢改變,引導體內源氣按照自己希望的速度與軌道運行……

「啪!」

片刻,許昊右腳再次爆發脆響。同樣的,他只是眉頭蹙起,坐在毒液之中看起來毫無影響。

額頭的菱形毒斑繼續擴散,朝著四周逸散,順經脈繼續向下,直至雙腿。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第三道響聲始終沒有出現。可許昊並未著急,而是靜靜盤坐,整個人平和中透著強烈的自信!

自然祥和,似石雕一樣。

「嘭!」

驀然間,左腿終於迎來了爆響!聲音較之剛剛大了不少,周身氣流越加澎湃!

猶如江河洶湧,澎湃不息,強大的力量充斥體內。

然而這還不算完,額頭的菱形斑塊繼續釋放出一道紅色絲線,凝聚在右腿之上。

同樣的時間,許昊眉頭倏然一緊!訇然鳴響出現,他的雙眸爆射出炯炯光芒,雙腿盤坐卻憑空騰起!

儘管是瞬間之事,可依舊讓其精氣神發生改變,仙氣飄渺,身體從裡到外看起來越加通透……

四道爆響,代表打通了四處骨骼,若是讓外界知曉必然會產生震動!

普通功法最多只能打通一兩處骨骼,而傳說中的皇家功法,想來最多也只能打通三四處骨骼。

如今許昊這麼一個普通的貧民子弟,居然如此順遂的打通了整整四處骨骼!若是傳出去,必定會震動八方!

可惜,這還不是盡頭……

許昊依舊平靜打坐,氣息柔和,整個人猶如雕像般靜靜而坐。

剛剛的光芒霧氣盡皆消散,只剩下額頭的菱形黑斑在釋放著力量,室內安靜無聲。

任憑外界熱鬧非凡,他卻毫不在意,時刻承受著強烈的挑戰,每突破一處骨骼都困難重重。

而隨著這個過程,情況再次改變!許昊的頭頂逐漸匯聚起陣陣黑色的霧氣,直至充滿整個屋子,他的頭頂氣流時而翻湧,似有活物在其中騰挪。

「嗯?」許昊蹙眉,這種現象當年可從未出現過!這讓他立即謹慎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