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又哪裡知道,大軍只是掛在那裡,他真正的身份,是不能夠表現在字面上的。

小軍最後出場,那震驚,則更加的猛烈,黑省軍分區,在y戰爭的時候,可是出動了兩個主力軍,軍安局中,來自黑省的戰士,也佔了很大一個份額。「左昊軍,華夏軍安局少將局長!」

平淡的話語,冷靜的描述,在這一刻在這院中,造成的影響,遠遠超過剛剛出場的左愛國和左新軍。

「啪!」

當這證件亮出來之後,剛剛站在一旁,一臉涼水沖頭的周傑副所長,眼睛一亮,向前一步,站到人群的前面,上下看了小軍幾眼,又看了那本軍官證一眼,猛的一立正,對著小軍。標準的敬了一個滿臉帶著崇敬神色的軍禮。

「首長,前yn遠征軍前線指揮所w軍d師偵察營排長,向您致敬!」這個儀式,是所有參加了yn戰爭的將士們,發自內心的一種尊崇,

沒有獨立團,沒有左昊軍,yn戰爭,豈是局部以點蓋面的勝利,又有多少戰士。要將鮮血,灑在異國他鄉的土地上。

剩下地,無論是黃曉天、錢解放還是滕明。也都用尊敬的目光,標準的敬禮。向這真正的英雄,表達出自己的敬意。

「夠嗎?」左愛國大聲的喊道。

沒有人說話,沒有人表態,不是因為對這句話的不認可,是太認可了。包括那些圍觀的老百姓,yn戰爭。雖然沒有大面積的全面報導,可那隻言片語,卻從軍營中,傳達了出來。

一個傳奇般的獨立團,一個傳奇地團長,一個年輕的英雄,在遙遠的異國他鄉,為華夏,打出了威風,打出了氣勢。真真正正地為華夏兒女。樹立了一個榜樣。

對於傳奇的年輕團長,各種版本地描述。在民間,已經傳出了類似當年鍾馗捉鬼般的傳奇色彩。

有人說他身高九尺,面如黑鐵,戰爭狂人般的氣拔河山;也有人說他面如白玉,文文弱弱,文謀般的諸葛亮型的智才;還有人說他系天神下凡,來保佑華夏風調雨順。

今天,終於見到了真人,那形象,三者結合,讓這些鄰居地老人婦女們,對於這傳說,終於感覺到了真實。

「夠了!」沉寂了半天,黃曉天突然大聲的喊道。

緊接著,包括圍觀地群眾,也都開始了肯定的呼喊。

官員如黃曉天等人,在李家這兩個兄弟的眼中,天高皇帝遠,儘管懼怕,但不一定遵從。可這周圍的鄰居們,雖然平日里懼怕李家的威勢,可也是真正讓李家兄弟心中發寒的對象,葉開不給供貨,可以再找,可沒有了眼前這些鄉親們的渠道,把再多的供貨弄過來,又有什麼用。

沒想到,眼前這個差一點就成為自己外甥的男人,竟然是那個傳奇人物,這李雪一家,兩個將軍,一個高官,怪不得劉建華在這些人的面前,總是一副非常尊敬地模樣。

暗自懊悔已經沒有用,得罪就得罪了,看左愛國地話語,只要老太太好,他們,並不在意自己這些小人物所做的一切,以後再彌補吧。

兩兄弟互相望了一眼,眼中透出堅定,點了點頭。

這李家兩兄弟,在小鎮中,從於嬸被李紅菊和李雪兩人接走之後,可謂是真正地達到了狗都不理的地步,不要說葉開把供貨渠道給他停了來像劉建華表態,就是繼續給他供貨,這不孝子的名聲,傳遍了整個小鎮,哪裡還有人回到他的銷售站去購買種子化肥等農產品。

一行人,在左愛國一家亮出身份后,拒絕了鎮里想要招待的提議,迅速的離開小鎮,身邊,只跟著黃曉天和錢解放兩個劉建華的嫡系。

當天晚上,一行人就留在了哈市,讓接到通知的各級領導,在小鎮中撲了個空,找黃曉天兩人也沒有找到。

留在這裡,一是考慮於嬸的身體,連夜趕路,她可能受不了,二是給予劉建華在黑省留下的根苗一點火種,正好左愛國一家都在,當天晚上,被劉建華予以自己嫡系的一小撮人,聚集在了一處,吃了一頓飯,而左愛國和大軍小軍,在飯前,也露了一面。

提前登陸三百年 頓時,強心針一般的感覺,從所有人的心中湧起,劉廳有了這樣的背景靠山,還怕什麼,早早晚晚,他會回來,而且是遠超從前的身份地位。

沒有陪這些人吃飯,不是不重視,而是不能,誰是誰的,就要有了主次,左愛國三人如果留下,那麼,劉建華這個小體系的主和次,就要失衡,左愛國當然不會做這樣的事情,另外也是要陪於嬸吃碗飯。

這頓晚飯,於嬸吃了很多,甚至於,臉色都有些不自然了,沒有準備大魚大肉,就是害怕於嬸吃頂著。

只是簡單的清新爽口的炒菜,即便是這樣,於嬸已經很久沒有吃到了,吃完以後,****之中,於嬸,哭了三次,李雪和李紅菊這一對女兒,陪在老太太的身邊,一直勸慰著。

直到第二天正式啟程,沿途的風景和小軍等四個孩子承歡膝下的感覺,讓於嬸的心情,再漸漸的好了起來。

這次的邊陲小鎮之行,左一左二、兩個警衛,還有一個警衛班,都從另一面,認識了左家這三個男人的另一面。 下飛機的時候,周天浩很是感慨,趙長河支持了他,但還是有保留的,爭取支持的事情,依舊是山前鄉出面,縣裡不出面,縣直單位也不出面。周天浩清楚,能夠做到這一步,已經很不簡單了。

周天浩首先想到的,是宋功倫。在京城,他沒有其他的關係,只能是直接找宋功倫,而且趙長河的要求是很高的,必須要爭取到資金的支持,否則這個錄像帶,就不要公布出去。說到底,官場上的人,都是要考慮到帽子的。

宋功倫在家裡看了錄像帶,沉默了好久。

「天浩,這裡就是你工作的地方嗎?」

「是的,導師,我就在山前鄉擔任鄉黨委書記。」

「不簡單啊,在這樣的地方工作,你是我的學生,能夠到這樣艱苦的地方去工作,真的是不簡單啊,想不到基層的農民,生活還這樣苦啊,你到京城來,爭取支持,有具體的報告嗎,拿來我看看。」

周天浩很快從身上掏出來了報告,遞給了宋功倫。

宋功倫看得很快,邊看邊沉思,大約半個小時以後,宋功倫開口了。

「山前鄉的道路維修,確實需要上面的扶持,否則自身是無法解決的,特別是天鵝池村,不通公路,這件事情,我可以幫助你想辦法,和有關部門聯繫一下,但修橋的事情。你不能夠做多大的指望,你的目的要明確,究竟想著解決什麼事情,是修橋,還是修路,一次想著解決所有的事情,不是很現實,而且你開口太大了,1000萬元的資金。這不是你一個鄉黨委書記能夠提出來的,就是縣裡提出來,上面都要仔細考慮的。好在你帶來了錄像帶,這樣吧。有了錄像帶,你也不需要出面了,將報告稍微修改一下,沒有公章不要緊,以後來補辦,我建議你重點寫解決修路的事情,你不是說過,修橋的事情,市裡和縣裡都決定給錢了嗎。資金寫500萬元,這樣實際一些。」

「導師,謝謝您了。」

「天浩,不要說這些,看了錄像帶,我感覺到難受。你的膽子不輕啊,這次,我來想辦法,幫助你爭取到支持,不過。你要記住,一定要帶領山前鄉的農民脫貧致富,這才是你最為重要的任務。上面的扶持到位了,做不好工作,我是要批評你的。」

「導師,您放心,解決了交通問題,如果不能夠改變山前鄉的面貌,我就一直呆在那裡,什麼地方都不去。」

向紅麗也看了錄像帶,一直都沒有說話,周天浩說出來這句話的時候,向紅麗開口了。

「天浩,可不要瞎說,你一直都在山前鄉,家裡怎麼辦啊,農民脫貧致富是大事情,可也不是一年兩年就可以完全解決的啊,只要你打好了基礎,其他人做也是一樣啊,難道說農民不脫貧,你就不離開山前鄉啊,你是準備在那裡呆一輩子啊,老宋,你也是的,解放都這麼多年了,難道說所有農民都脫貧了嗎,這都幾十年過去的事情了,天浩有幾個幾十年啊。」

宋功倫也笑了。

「呵呵,說得對,說得對,天浩,是我的要求高了,其實你能夠改善山前鄉的交通狀況,就是做了大好事了,要求你帶領全鄉的農民脫貧致富,是我心急了,我主要是看了錄像帶,心裡不好受,這是我說錯了,經濟發展有自身的規律,不能夠一蹴而就,天星縣整體的條件都這麼困難,不能夠著急啊。」

宋功倫剛剛說完,向紅麗就詢問周天浩家庭的事情了。

「天浩,你和小琳已經拿了結婚證,準備什麼事情辦喜事啊,老是拖下去,也是不行的啊,小琳這孩子,懂事很多了,說你工作很忙,但你也要想到成家的事情啊。」

「師娘,我已經想過了,準備下半年辦喜事的,可能在元旦吧,那個時候輕鬆,鄉里的事情不多的。」

「嗯,可不能繼續拖下去了。」

接下來的兩天時間,周天浩一直都在宋功倫的家裡,焦急等候消息,錄像帶已經被宋功倫拿去了,他不知道宋功倫會去找誰,按說是可以直接找國家計委的,不過,這些事情,都需要宋功倫去運作,自己是沒有辦法的。

宋功倫的確是找到了計委的負責人,看了錄像帶之後,計委負責人的神色也很沉重,也想到了,周天浩在這樣的地方工作,確實是不簡單的,而且這種爭取項目和資金支持的辦法,也是比較新穎的,計委負責人當即就表態了,從預算外資金的渠道,給山前鄉解決500萬元的資金,走正式項目的渠道,肯定是來不及的。

周天浩得知了消息之後,異常的高興,500萬元的資金,不要說山前鄉,就是對天星縣來說,都是一筆不小的資金了,而且整個的過程,是這樣的順利。當然,周天浩也知道,這裡面,主要還是宋功倫想到的辦法。

周天浩第一時間給趙長河打電話,說爭取到了500萬元的資金,不過需要縣裡辦手續,國家計委以戴帽下達的方式,從預算外資金管理的渠道走,趙長河有些不敢相信,這麼快就爭取到了500萬元的資金,是不是太容易了。

兩天以後,縣長呂祥生親自帶著財政局的人,到了京城,去國家計委辦手續了,資金還是按照老渠道走,首先到省里,接著劃撥到春山市,最後到天星縣,至於到了天星縣,該怎麼辦,那是下一步的事情了。

呂祥生給趙長河打電話,說自己已經落實了,劃撥到省里了,自己已經拿到了文件,是戴帽下達的資金,趙長河這才相信。

周天浩知道,自己做出來的事情,有些驚世駭俗,必須要做出來必要的解釋,好在宋功倫想到了辦法,國家計委的相關人員見到呂祥生的時候,專門說到了錄像帶的問題,說是計委的領導,看了錄像帶之後,感覺到必須要伸出手,幫助一下的。無形之中,將功勞歸結於錄像帶上面了,呂祥生也是完全相信的,在計委領導面前,說縣裡一定會認真做好工作的。

回來的時候,呂祥生給周天浩放假,叫周天浩在春山市休息兩天,周天浩的女朋友在春山市,呂祥生是知道的,也知道周天浩很長時間沒有和女朋友見面了。

這一次,周天浩沒有錯過機會,摟著向琳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個晚上。

蔡裴琳打來電話的時候,周天浩有些發懵,他沒有想到,爭取到資金的事情,蔡裴琳也知道了。

「小周,你會想辦法啊,拿著錄像帶,直接到京城去了。」

「蔡書記,我這也是沒有辦法啊,山前鄉太窮了,得不到上面的支持,很多的事情,都是無法做的,縣裡也是很困難的,沒有更多的資金支持,我只能想到這樣的辦法了。」

「呵呵,你這個點子還是不錯的,爭取到了資金,結果還是不錯,不過,今後還是要注意,這樣的事情,要想著給市裡彙報一下,不然,上面問起來了,市委市政府會很被動的。」

周天浩的心縮了一下,看來事情沒有想的那樣美好。

「好了,趙長河和呂祥生都來給我彙報了,他們不好意思說,我來說,你爭取到了500萬元的資金,可這些資金,完全用到山前鄉,也是不大可能的,縣裡需要統籌考慮,縣裡已經給你解決了100萬元的修橋的資金,我說到的100萬元,不會少你的,你直接到計委去辦理手續,這500萬元的資金,縣裡計劃給你150萬元,主要用於天鵝池村的公路,你要理解,不要有什麼怨言。」

周天浩不知道是什麼滋味,辛辛苦苦想辦法,爭取到了500萬元的資金,本來是想著,修橋可以不集資了,到頭來還是不行,官大一級壓死人,縣裡要用這筆錢,自己也沒有辦法的,總不能和縣裡對著干,再說了,蔡裴琳也同意了。

「蔡書記,我不會有意見的,服從您的決定。」

「好了,不要有什麼怨氣了,今後,你走到更高的領導崗位了,就會明白的。」

掛了電話,向琳發現周天浩的臉色不是很好,連忙問周天浩是什麼事情,周天浩一氣之下,說出來了事情,向琳很是不服氣,說要給姨娘和叔叔打電話,這個時候,周天浩才反應過來,連忙給向琳解釋,千萬不能夠打電話,這是春山市市委和天星縣縣委的決定,自己必須要服從,如果打電話告狀了,就有大麻煩了。

向琳很快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笑著說不會打電話的,老公的事情是最為重要的,看著身邊嬌笑的向琳,周天浩忍不住抱著向琳,一陣的猛啃。。。

回到天星縣的時候,周天浩非常的低調,爭取到500萬元資金的事情,縣委縣政府沒有宣傳,畢竟這不是什麼好事情,哭窮爭取來的資金,在有些領導看起來,還是掉價的,所以,周天浩還是老老實實的到縣委辦公室,請求派車,送自己到山前鄉去。

蔡曉明的態度倒是發生了很大的改變,說叫周天浩好好準備一下,趙長河書記準備到山前鄉去看一看,特別是要到天鵝池村去看看的。 回到天京,到了左家,於嬸才算是真正見識到了李雪這個當年的養女,現今的生活,有多麼的好。

曉雨和張彤,帶著玉兒,到外面,為老太太購置在天京所需的一切,新的被褥,新的衣服,新的一切。

而接下來的日子,李紅菊一家三口,由於於嬸的緣故,算得上徹底的融入了左家,老太太也從最初有些不好意思到李雪家,有些抗拒,到生活了一段時間以後,感受到了左愛國,大軍小軍的熱情和親密之後,也樂得生活在左家。

玉兒則像是長在了左家一樣,幾乎天天都住在這裡,左愛國和大軍忙碌的工作一開始,整日里都不在家,小軍時不時的就跑到昊雨去工作,設計新款服飾,聆聽電話那頭,煙兒傳遞迴來的一些信息,然後進行分析,最重要的,小軍已經開始有條不紊的在開始穩定和開拓自己在天京這個地方的小團體。

曉雨也把自己的工作,變得規範化,每天下班以後,早早的回到家中,與張彤、玉兒一起,陪伴在老太太的身邊,一家其樂融融。

於嬸在來到天京半個月以後,整個人都發生了極大的變化,不僅看上去年輕了許多,就連那臉色,都紅潤了許多,每天有三個女孩和兩個女兒的陪伴,那女婿、外孫,無論每天在外面工作得有多麼的累,回到家中,只要自己沒有睡覺,都會與自己閑聊一會,噓寒問暖。

吃喝更不用說,每天的飯菜,都是經過李雪的精心調配,雞鴨魚肉與蔬菜補品的搭配,讓於嬸每一天,都能吃到不一樣的食物,總是有些新鮮的感覺。

八達嶺、故宮、十三陵、圓明園遺址見證。這兩家人,在閑暇之時,領著於嬸,逛了個遍。

劉建華,頻頻出入軍區大院,與左家有著親屬關係的消息。在天京,傳的飛快,本來都覺得這新來的副局長沒有任何背景地傳言,也不攻自破,提攜,從那天進入左家之後,就已經有人動了起來。

在操作了半個月之後,可以說是專門為劉建華準備的一場雪恥之行,讓很多人看到。這個傢伙,是有著背景的,在這樣一個大的派系中。還是有人要特殊照顧他的。

華夏公安部,組織了一場拿黑省當試點的試驗新地審訊方案,新的偵破方式,新的審訊儀器等等一系列名頭的審查小組,劉建華,就是這個小組的副組長,組長是由部裡面的一個即將退休的副部長掛職,其實只是把這個小組的規格提高,真正的操作者。就是這個在黑省被人排擠出來地劉建華。

這一場秀。不是為了懲戒什麼。也不是劉建華回來找誰地麻煩。只是再向這個地方。表達一個信息。一個令他們異常緊張地信息。劉建華。已經不是原本那個無根地飄零。現在。不僅僅根有了。還是一個非常牢固地根。

有人歡喜有人愁。劉建華地歸來。讓很多曾經排擠過。甚至參與到直接操作地人們。感覺到了緊張。這種天子使臣。即便級別低一點點。可還是比原本高劉建華一頭地那些人們要高上很多。

而歡喜之人。都是曾經跟在劉建華身邊地嫡系。或是曾經與其關係不錯。甚至可以說是幫助過劉建華地人們。他們。都感覺到了一種幸運。一種沒有得罪這個男人地幸運。

黃曉天和錢解放這些上次見到過劉建華地眾人。都感覺到了一種可能要倍受重視地感覺。這種感覺。從劉廳帶過來地一份資料。一份還沒有公開地資料。黃曉天和錢解放兩個人。感覺到了自己地機會來了。

關於新地審訊方式器材和相關條令地修改。都需要成立一個臨時小組。這個小組地成員。要包括專業素質極強地刑警、經驗豐富地地方幹警、檢察院地相關條令地修改者和一些身體素質極強地年輕刑警。

這裡面。黃曉天和錢解放。都感覺到了自己有可能被選進。

果不其然,他們兩個人都被選了進去,可令他們感覺到奇怪的是,另外一些人中,竟然有曾經劉建華對立面一方的人員,而且,這些人,並不是人家硬塞進來的,是劉建華主動提出來的。

等到找到機會詢問此事時,劉建華只是帶著一抹意外深長的微笑,說了一句讓兩人沒有聽懂的話語:「人,站在台階上,與站在樓上,望到地情形是不一樣地,同理如我,這裡,已經不是我想要得到的那片井底之天了,看得高看得遠,才能做得寬!」

剛開始,兩人還有些不懂,可過了幾天,他們有些懂了,那些往昔里,與劉建華整日里針鋒相對地敵人,現如今,不是獻媚,不是妥協,只是兩方,看上去變得很友好了,談笑風生,好似多年的好友一般,對於過往之事,竟然沒有一個人提前。

而相對的,黃曉天和錢解放剛剛進入這個試點小組,關於他們兩個人級別提升的命令,就傳了下來。

黃曉天從副處變成了正處,錢解放從正科變成了副處。

回報,在短短的時間內,就已經得到了實現。

劉建華這個小組,在黑省待了半個月,那曾經他的傷心地,變成了他一展拳腳的土地,沒有人,再認為,這個男人,是被排擠走的了,回歸之快,堪稱前無古人了。

而遠在邊陲小鎮的李大憨李二憨兩家,儘管不關心時事,可那鋪天蓋地的廣播信息,如潮水一般,在黑省產生了連鎖的反應,最直接的就是半個月期間,打架鬥毆,刑事犯罪的事件,少了很多,新的方式出台。讓很多曾經負隅頑抗的一些死不開口之罪犯,在這種新的審訊方式面前,無從遁形,承認自己的犯罪事實。

兩兄弟在各自婆娘地哭鬧之下,帶著家中的兩隻老母雞,來到了哈市。試圖找到這個妹夫,來緩和一下那已經變得僵硬的關係。

另外,母親的離去,也讓李家成了眾矢之的,沒有人再與李家發生任何的交集,兩個院落,放佛成了這小鎮中地另類,每每到大街上,一些人的指指點點。也讓平日里在鎮中趾高氣昂的李家人,感覺到了一種輕視,讓早就習慣了眾星捧月的李家人。實在受不了,這才有了李大憨和李二憨前往哈市的行徑。

劉建華只是見了兩個人一面,沒有什麼多餘的言語,只是簡單的說了一句:「有時間,有心,去看看老太太,我們,不需要你們惦記!」

這邊劉建華風光無限,那遠在天京的時局。則傳來一則好消息,可伴隨著這好消息的傳來,也帶來了一則非常不穩定地消息。由於小軍的天大功勞,神跡巡展結束后,全y對於左昊軍這個名字,都感覺到了一絲絲的信任,不因為地域,不因為國籍,不因為膚色。只是因為,左昊軍把那些試圖垂涎神跡地人,全部頂了回去,讓神跡,安全的回到y國。

索菲亞公主回到y國以後,對於合作的回報,付出了極大的努力,那位女王陛下和那鐵娘子,也在xg的問題上。慎重的考慮了再三。也覺得,xg的未來。勢必是要回歸到華夏的懷抱,早早晚晚的問題,只不過是談判桌上地條件,要怎麼去談而已。

出使華夏,鐵娘子與d,進行了歷史性的會面,與小軍熟知的歷史發生了一些改變,不僅是在時間上,在過程中,也發生了變化,甚至於結果,都發生了與歷史完全不相同的結果。

沒有變化的,只是那位世紀老人的態度,沒有經過前期的準備,而有一點點的改變,依舊那瘦小的身體,爆發出了,讓世界震驚地言語,而那驚世一摔,卻因為早就把前期問題處理了差不多的情況下,小軍和索菲亞共同努力的結果,使得那一摔,被避免了,在那個神聖之地,談論的後期,幾乎都已經窺到了那實質性接觸的門檻,在門的邊緣,徘徊了好久,談了好久,雙方的試探也都已經結束了。談論的主題,也從是否變成了如何,這一消息的傳出,全世界震驚了,y國為什麼要把這統治了許久地殖民地,如此輕鬆地就要送還給華夏?

華夏又做了什麼,才讓y國的態度,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xg,如發生了地震一般,在這個沒有證實地消息在小道上傳得沸沸揚揚之後,一些政要和商甲,都頻頻發出一些不和諧的聲音,鼓吹什麼xg將要如何如之何,以後的政策會怎麼怎麼樣,一時之間,整個xg,陷入了一種沉默的慌亂之中,很多人,都已經開始了要移民的計劃,更多的人,都把自己在各種財產,進行調配,換成美元,換成黃金,各種投資,無論大小,都開始回籠。

整個xg,陷入了一種另類的萎靡,市場,也變得不振,新出台的各種刺激消費的政策,都沒有任何的效果,民眾,跟風般的開始恐慌。

種種跡象,讓很多人,自認為的看到了未來,看到了破滅,各種各樣的專家,開始了各種推測,什麼xg勢必要進入經濟低谷,又怎麼要從原本的安定平穩,變得社會動亂等等的言辭,層出不窮,幾乎填滿了xg的大街小巷,更成為了民眾們茶餘飯後的主要議題。

薛雨煙本想要回天京的行程,也被迫停止,小軍在天京,算是臨危受命,前往xg,索菲亞也是,從y國出發,雙方,負責讓xg的社會安定,經濟穩定下來。

一張張的文件,落在了天京首長們的辦公桌上,一份份的資料,把整個情況述說清楚,於是乎,全部所有人,都覺得,此舉,是不是對的?

幾天來,d的辦公室。晝夜通明,每天進出辦公室的人員,如流水一般,在辦公室緊緊出出。

一些言語,已經開始在四處流傳,關於此舉行徑的對與錯。是與非,得失之間,早就不是剛剛神跡結束的時候了,那個時候,一片讚揚聲,現在,那些沒有得到實惠,沒有得到利益的人群,終於得到了反擊地機會。質疑的聲音,頻繁出現。

小軍,也終於如普通攀升者一般。受到了該有的攻擊,原本的道路,小軍用金光閃閃,把道路上的一切陰暗,照的無處遁形。而現如今,這本是一片祥雲地神跡事件,突然變成了一片烏雲,那種感覺,讓體系之中。都出現了一點點的質疑聲音。

左家,左愛國、周為民、張天養,大軍小軍,這最親密的一個小團體,圍坐在沙發之上,抽著煙,煙霧瀰漫在一樓,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一點點的愁容。只有小軍一人,臉上帶著點點的笑容,心中暗自盤算,這是不是一個機會呢?一個掃清內部那些兩面倒聲音的機會呢?一個可以讓自己家人再進一步的機會呢?

於嬸今天感覺到了家中緊張的氣氛,在李雪地攙扶下,早早的就回到自己的房間,包括曉雨在內地幾個女孩子,也都沒有了往日的歡快,靜靜的坐在一旁。低低的談亂著什麼。

「小雪。出什麼事情了嗎?他們怎麼的家人,可算得上是一百二十個滿意。對待自己,無論是女婿左愛國,還是外孫子外孫媳婦,都如同對待自己的親娘一般,照顧得無微不至,宛如家中的老祖宗一般。

此時,看到家中的氣氛有些不對味,老太太也發出關注地言語。

「嬸娘,沒事,男人的事情,我們女人還是不要管了,這麼多年,風風雨雨,什麼沒有遇到過,他們,沒事的,何況,兩個孩子,現今也有了自己的地位,也能發言了,沒事的,嬸娘,你睡吧!」李雪不關注,不代表不懂,家中的事情,她不參與,是不想讓男人們被女人的另一種聲音所影響。

「姥姥,您就放心吧,這件事情,並不是什麼大事,只不過男人的思想,總是想讓一種事情,解決完之後,帶給自己最大的利益。」曉雨地話很實惠,也很有效,雖然於嬸聽得懵懵懂懂,可她感覺到了家中這種氣氛,一種任他狂風暴雨,我自巍然不動的感覺。

樓下,左愛國幾人進行著激烈的討論,都是關於小軍這次去xg的事情,為他出一些主意,一些有建設性的建議。

「老弟,不行這次咱就退一退吧?每次都賺到,早就成了眾矢之的,那麼多人等著看你的笑話。」大軍有些擔憂的提議道。

左愛國嘆了口氣,對著兒子說道:「馬上,你小子就要成為與你老爹一樣的級別了,這貪天之功,沒有人敢據為己有,該屬於誰地,肯定跑不了,可現在,好事變成了壞事,如果那邊實在扛不住,妥協,不失為最好地辦法,那邊緩一緩,這邊退一退,回歸,既然已經提到了談判桌上,早早晚晚都可以進行,等穩定了一切,再動也不遲啊,這邊,實在不行,軍安局一個副局長的位置,夠他們閉嘴了。」

周為民搖了搖頭,介面說道:「這件事情,我們還是等著首長地意見吧,再說了,你們沒有感覺到,我們的左大局長,從開始到現在,一直都沒有一點點的緊張嗎?好像這次事件的中心,根本沒有他的存在一樣,我們在這邊急的滿頭是汗,看看人家,穩坐釣魚台,我們還是聽聽小軍自己的想法吧?」

張天養也點了點頭,這裡面,現在最急的就當屬他了,最近關於他的位置要動一動的運作,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誰知道出了現在這樣的事情,連帶影響,也足夠讓對手,把自己做上正職的希望,徹底給擊滅。

現在這個局面,讓張天養有些急切,如果能夠很好的回擊方法,那自然是完美,如果沒有,那麼最有可能拋出的條件。就是自己,軍安局是什麼,別看老左說是說,可這些人,都沒有拍板的權力,上面是肯定不會讓軍安局。被對方插進手腳的,那麼那個位置,就勢必成為妥協的籌碼。

不是埋怨,只是焦急,對於張天養來說,只要這個團體不滅,自己的道路,遠遠不止那個正職,未來的路。還要相互攙扶著前進,一時地得失,當然不會讓張天養患得患失。更何況,這次的一切,也都是小軍這個孩子爭取來的,即使沒了,也無所謂了。不過如果有辦法解決,那當然是最好不過了。

「這件事情,我在今天下午,已經與d爺爺做了詳細的書面報告,一些想法。也都與他交流了一下,原則上,他支持我的想法,也對於我提出的方案贊同,剩下地操作,就要看我到x以後的行動了,本來晚上就想告訴你們,可是畢竟人總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能夠想出超出想象的辦法。看到現在這樣,你們是真沒有什麼建設性的提議了。」小軍胸有成竹的把自己早就預備好的一切,在下午的時候,送到d爺爺那裡,時間雖然早了十幾年,可有對方支持和物對方支持的情況下收回xg,那是截然不同地,再加上自己在xg經營的一切,相信。操作起來困難。但效果,應該還是能夠不錯的。再說了,現在只是大門外徘徊地接觸時段,真正意義上的談判還沒有開始,自己要穩定的,也只是經濟而已,經濟穩住了,民眾,也就穩住了,一切,就沒有問題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