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幾個聯手,威力那是大大的增強了。

沒有多長時間,那消瘦的男子渾身都是傷口了,鮮血也是不斷的流出。

「就這點本事還想和我們作對,簡直是好笑啊。」三剛冷笑著說道。

「哼,該死的是你們。看來,是我要真正出手的時候了。」那消瘦的男子厲聲的回應道,這個時候,他依然是非常的自信。

「哼,簡直是好笑。自己明明死了,還說什麼胡話。」大剛怒聲的說道。話是這樣說,但是他卻是暗中讓幾個兄弟做好準備。這個人敢這樣說,肯定手裡面是有什麼寶貝的。他們如果不小心的話,那真的會有可能付出很大的代價的。

「轟。」猛然間,一道驚天的光芒射出,剛才大剛四個站立的地方完全的被毀滅了,但是,他們在那一瞬間躲開了,他們就防備著這一招呢。同時,他們幾個臉上全都是汗水。幸好剛才的時候他們躲避了,不然的話,他們就真的完了。

來自於杜克家族的人果然不一樣,竟然有這樣的手段。

「竟然躲過去了?」看到這樣的情形,消瘦的男子臉色難看了,這蘊含了自己家主人的一招,滅了這幾個傢伙是沒有任何的問題的。這是自己家主人讓自己在危險的時候用的,就是擔心出現這樣意外的情況,結果,自己用了之後卻是一點用處都沒有,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完了,徹底的完了,這一招都沒有用。

「你還有什麼招數嗎?」大剛冷笑道,這個時候,他的心情非常的不錯,看這消瘦男子的模樣他基本上就確定對方是沒有辦法了,正是因為如此,他的心情很是不錯。

「當然有。」那消瘦的男子冷聲的回應道。

多大點事兒 這個時候,必須得這樣的回答。

「都給我去死把。」那消瘦的男子猛然間的朝著大剛死人飛了過去,眼神當中帶著毅然決然。這時候,他下定了決心,就算是死,也一定要將這些人給拉下馬,這樣的話,自己的主人還能夠有時間找其他人來解救小姐,雖然說這次責任認真說起來他是儘力了,但是,他卻並沒有真正的起到作用,最終失敗,他如果要是說一點責任都沒有的話,那也是絕對不可能的。如果他早點把人直接給抓走的’話,那不就沒有事了嗎?他的心裡這個時候就是有這樣的念頭。

「瘋了。」大剛這個時候知道這消瘦的男子要做什麼了,也是直接的嚇壞了。天哪,這傢伙真的是不想活了嗎?竟然如此,而且,還追著他不放。這是要和他同歸於盡的節奏啊。他上去拼肯定是不行的,那是找死,跑?那也不行,對方速度一下子飆升了。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

「混蛋。」大剛也是憤怒了,這傢伙偏偏追他是怎麼回事呢。可以追其他人啊。

「四弟,你的防禦最強,你來抵擋。」大剛對著四剛開口道。

四剛的神情這個時候也是不由的發生了變化,自己大哥這句話說的,老大的防禦比起自己來那絕對是只強不弱的,自己的防禦強,那完全是自己比二剛和三剛的防禦能力強罷了。自己大哥這個時候為了抵擋住那消瘦男子拚死的一招,也是竟然想出這樣的理由,這讓他感覺很無語。他自然不會去傻兒吧唧的去阻擋的,老大有寶物,可以勉強的擋一下的,自己呢,自己的寶物可是難以抵擋的,到時候絕對要玩完。因此,大剛這樣的喊,他的臉色自然是非常的陰沉,但是卻沒有行動,也沒有說幫忙,也沒有說不幫忙,不過心裏面對自己的大哥那是非常的有意見的,這是欺負人啊。

「剛才不是很囂張嗎?」消瘦的男人對著大剛說道:「現在怎麼跑了,你的出息呢?」

「傻子,你想死難道我和你一塊死嗎?我可告訴你,我家老四的防禦可是非常的強大的,你就是自爆也是無法破除他的防禦,到時候,你死也是白死,說實話,這麼拚命幹嘛呢。」大剛淡淡的說道,看起來說的非常的隨意,實際上,他都緊張的壞了。他是有寶物可以阻攔一下這個傢伙,但是,也就是阻攔一下罷了,誰知道結果如何呢,或許,沒有多大的用處,自己死了呢,這樣的死了,那就太虧了。如果老四能夠替自己阻擋一下的話,那自己肯定沒事的,只是,老四人也不傻,所以有這樣的結果也是情理之中。

「大哥,你說錯了吧,我的防禦和大哥您相比,簡直是相差太遠了,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的。」這個時候,四剛也是立刻的開口,自己這個大哥怎麼總是坑自己啊,真是的,這還是自己最敬仰的大哥嗎?說實話,現在他真的是徹底的無語了。

「哈哈,你們都逃不了,我死,我也不可能只拉一個墊背的,你們都過來吧。」消瘦的男人冷聲的說道。他這個時候速度具有全方位的優勢,而且,他還有招數沒有用呢,他的手一伸,一個巨大的手掌出現,直接的出現在了四剛的頭頂,然後將四剛給抓住了,四剛想要掙脫開來,但是,卻沒有掙脫開來。

「混蛋。」四剛怒聲的喊道。俗話說的好,軟的怕硬的,硬的怕橫的,橫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現在的消瘦的男子就是完全不要命了,除非這幾個人也不要命,不然的話,還真的是沒有辦法,這個時候,大剛四個其實也是有些後悔的,剛才的時候,如果他們要是答應的話,不就沒有這些事情了嗎?果然是應了那麼一句話,不給別人一條活路,這就是不給自己一條活路。就像四剛,他現在都後悔的要死了。同時,消瘦的男人自然也是不會放了大剛,大剛距離他很近,他直接的就自爆了。

「兩位小姐,我能做的就只有這些了。希望你們好運,希望你們沒事啊。」最後的時候,消瘦的男子心中如此的想,最起碼他做到了他能做的一切,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兩位小姐沒有死,至於接下來會遇到什麼樣的情況,那就不是他能夠決定的了。因為他已經死了,死了之後會發生什麼,沒有人知道。

「大哥,四弟。」二剛三剛距離比較遠,受了點波及,也受了傷,不過對於他們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他們擔心的是他們的老大和他們的老四。他們真不知道老大和老四到底可能面臨的命運。誰能想到,他們會遇到這樣的挫折。剛來啊,都要損失了。他們四大金剛一直都是一體的,這次來到這個世界,完全就應該是橫掃的。他們是俾倪天下的,結果,他們想到這裡,他們自己都想笑。他們太自傲了,他們自己給自己挖了很大的坑,所以最後才會遇到這樣的情況。如果答應那個男人,對於他們來說,也沒有什麼損失,還能得到一些寶物,結果呢。他們兩個感覺到很難受。

「四弟死了嗎?」這個時候,大剛的聲音響了起來。他現在受傷很嚴重,但是,卻依然活了下來。他可是最後的時候動用了防禦性的寶物,不然的話,能不能活下來都很難說呢。這個時候,他自然是想起了四剛。

「四弟死了,徹底的成了碎片了。」二剛看著大剛的眼神也是有些惱火的,大剛自己是能擋住的,偏偏連累四剛,最後還假惺惺的問,看到這裡,他心裏面說是沒有一點火氣那是絕對不可能的。決定是老大做的,最後也是老大連累人的。這讓他心裏面很是不爽,上次的時候,連累的是四剛,下次估計要拉他做墊背吧。

「都是那個傢伙,實在是可惡,自己都該死了,竟然還要拉上四弟。還好他也死了,這也算是給四弟報仇了。」大剛如此的說道。

二剛和三剛都是很無語,自己大哥怎麼總是將責任推給死人啊,你都沒有哪怕一點責任嗎?要知道,如果要是認真說起來的話,你的責任應該是最大的好不好。不過這句話他們都沒有說,現在說這樣的話能有什麼用,只能是讓雙方的裂痕更深罷了,他們以後的時候肯定會防著自己家的老大,不然的話,什麼時候被賣了都很難知道。

「大哥,不對啊。」這個時候,二剛猛然間的說道。

「哪裡不對了?」大剛一愣。人都死了,這有什麼不正常的,那個傢伙和四剛都是死的很正常。自爆嘛,不死人才是正常的,至於自己,付出的代價也是相當的大,損失了寶貝,而且,還成這個樣子了,受到了重創。

「你看,咱們這邊都被炸了,上百里的範圍內都是成為了廢墟,地面下沉了數十里,但是,那邊卻是一點事情都沒有,如果說這裡面沒有問題的話,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二剛觀察了一下四周,不由的說道。

這個時候,大剛和三剛也是看向了四周,這一看,果然是如此,這樣的話,拿絕對是非同尋常,不一般的,這一邊到底是發生了什麼狀況,一點事情都沒有。

「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沒有多久,大剛的臉上就出現了興奮的表情。

「怎麼回事?」三剛立刻的問道,他還沒有看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看到那寶塔了嗎?是寶塔阻止了我們的攻擊,真是沒有想到啊,這個世界竟然有這樣的寶塔,這樣的話,我們的收穫就很大了。」大剛心情不錯,剛才是損失了寶貝,但是,自己損失的寶貝,和這寶塔比起來的話,就根本什麼也不算了,簡直是相差十萬八千里不止。這神塔竟然護住了如此大範圍內一點事情都沒有,可以想象防禦力是多麼的強悍。

「大哥,如果我要是得到了這神塔的話,那我實力將會增長很多,到時候如果再遇到這樣的攻擊,我就能替大剛擋住死亡攻擊了。大哥也不用受傷了。」二剛連忙的說道:「大哥也知道我喜歡寶貝,這就屬於我的了吧。」

大剛的臉色不由得一變,自己的二弟現在還真的能說,如果要是有這神塔的話,那自己到時候還用其他人來擋住嗎?讓給你那用我自己拿著好嗎?不過二剛先提出來了,而且,自己現在的狀態也不是很好,如果要是直接拒絕的話,結果很難說啊,他已經感覺出來了,自己的二弟三弟對自己是有些不滿了,因為剛才的表現。

「二弟,這神塔絕對不一般,估計會自己選主人,到時候就不跟你的話,也沒有辦法啊。」大剛連忙的說道。

「大哥,沒有關係,我先嘗試,如果不成功的話,那就三弟嘗試,真不行,不是還有大哥嗎?」二剛淡笑道,也把三剛給拉了上來。

大剛的臉色這個時候也是輕輕的一沉,這樣的話,那就很難辦了啊。如果這樣,那很有可能這神塔就不屬於他的了,而且,他還不能拒絕,這個時候,他是非常的不開心的。

「二弟,三弟,這個神塔估計有什麼危險,大哥怎麼可能讓你們先嘗試呢,你們想想,如果你們遭遇了危險,大哥怎麼對的起咱們死去的四弟,這樣的危險,我來吧,我不怕危險。作為大哥,那就必須得有面對危險的覺悟。」隨即,大剛義正言辭的說道。

這讓二剛和三剛也是不由的樂了,自己的老大,還真是敢說啊。危險,遇到真正的危險你早拉我們當墊背了吧,現在遇到好處了,你才會這樣說吧,簡直是好笑,真的覺得我們的智商為負嗎?

「大哥,這是什麼話?小弟豈能貪生怕死?剛才的時候,四弟擋在了大哥面前,為我們做出了榜樣,現在,該輪到我們了,大哥,千萬不能和兄弟客氣,我們可是兄弟啊。大哥,你這樣說,那就是沒有將我們當兄弟啊。」二剛冷笑著說道。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

「對對,大哥,讓我們先來,如果有好處的話,讓給大哥也就算了。但是,這危險嘛,就有我們先來吧。」三剛也是緊跟著附和道。

大剛這個時候臉色自然是不好看,他覺得這真的是自己給自己埋的坑啊。自己剛才這樣說了,卻是被說回來了。自己現在也是不知道該怎麼反對了。

「大哥,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二剛笑著說道。

大剛臉色深沉,如果要是沒有受到重創的話,那他絕對會立刻的反對,你不同意,用拳頭和我搶,不然的話,就給我閉嘴。

「大哥,兄弟們冒險你不開心也對。我們知道這肯定是你擔心我們會遇到危險。不過,我們完全是給大哥您探路。大哥只要以後記住兄弟們對你的好那就行了。兄弟們也願意為老大你冒這個險。」這個時候,看到自己大哥吃癟的樣子,二剛的心情真的是不錯。

大剛臉色陰沉,以前的時候怎麼沒有發現自己的二弟竟然這麼能說,還真得重新認識這個傢伙,他卻不知道,實際上這一起的都是他刺激的。

剛才大剛對待四剛的行為他也是記憶的非常的清晰,心裏面那是非常的惱火,一些平時不會說的話現在都會說了,一些平時想不到的話現在基本上都能想到了。

說著,二剛就朝著四方神塔快速的飛了過去,三剛也是快速的跟了上去,大剛考慮了一番同樣也是跟了上去。雖然說,他可能機會最小,但是,他真的不願意放棄這樣的機會。

「砰。」的一聲,二剛直接的被撞了回來,三剛也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同樣也被撞了回來。

「二弟,三弟,怎麼了?」大剛距離比較遠,所以沒有撞了上去,看到這樣的情形,他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所以才會開口問。這兩個傢伙剛才的時候跑的那麼快,現在卻是倒飛了回來,這裡面肯定是出了狀況的,這就只有二剛,三剛才知道。

「真是見鬼了。前面好像是難以見到的牆一樣,直接讓我們反彈了回來。」二剛開口道,他感覺很是奇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自己是去尋寶的,結果呢,自己根本就摸不到那寶貝,這還怎麼尋寶呢?

「怎麼可能?估計是你們實力太弱被阻擋了吧。看我的。」大剛冷笑了起來,剛才的時候,這個傢伙不是跑的很快嘛,結果呢,卻根本都沒有接近寶塔的能力,這才是真正的笑話。沒有實力,跑的越快,就會越顯得無能,他這種大高手,在這樣情況下,那才能進去,看到時候自己這兩個弟弟是什麼表情,一想到這裡,他就覺得真是讓他興奮啊,有句話說的真好,報應總會來的,就像現在,報應就來了。自己這兩個弟弟還想和自己爭,結果呢,這就是沒有本事的下場。當他興高采烈的想要穿過去的時候,感覺到自己快速的撞到了一個物體,自己也是倒飛了出去。

二剛和三剛看到這樣的情形,臉上也是出現了微笑,要知道,剛才的時候他們大剛還用嘲諷的表情看他們呢,好像在說他們不行,他們差的很遠一樣,現在呢,他不是也不行嘛,剛才還有臉嘲笑他們,大家都是半斤八兩。

「大哥,雜回事啊?」二哥也是用大剛剛才的語氣問道。

大剛的臉色那是非常的不好看,真的沒有想到啊。自己的話這麼快的就被自己給應驗了。自己這個時候當然是沒有什麼好說的了。不過這心情也是相當的不爽。

「大哥估計覺得自己進去不好意思,所以也學我們的樣子先退回來了。」三剛開口。

「什麼啊。大哥肯定是覺得裡面沒有啥危險,覺得自己進去了是和我們搶寶貝,所以大哥就退回來了。大哥不愧是大哥,別的不說,就說這風度就是我們所根本就沒有辦法比擬的。」二剛緊接著說道。

這讓大剛的臉色鐵青,這話明面上好像真的是恭維他,但是,他明顯的聽出來,這完全是挖苦他。真是沒有想到自己這個弟弟挖苦人的水平達到了這樣一個地步,挖苦人完全都不帶一個髒字了。聽起來好像還是讚賞他,但是卻讓他的心裏面是非常的不舒服。看來,自己一直都小看了自己這個二弟。

「哼。」大剛冷哼了一聲,這個時候如果不是身體受傷很重,他早就對二剛出手了,讓自己這個二弟知道,什麼是老大的尊嚴還有自己到底是多麼厲害。

「大哥,您不是說進去小菜一碟嗎?怎麼現在是怎麼一回事呢?」三剛問道。

「明知故問。」大剛沒好氣的回答道。這還用問嗎?很明顯的,他也一樣,進不去嘛,這兩個傢伙還真是的,有完沒完啊。

「大哥,或許剛才沒準備好,現在準備好了,再嘗試一次啊。咱們兄弟就等著你大展雄風呢。靠大哥你撐面子啊。」二剛冷笑道。越說他的心裏面越舒服,因此,他也是忍不住的要說。

「二弟,既然你這麼積極,應該先嘗試才對。這樣的機會應該二弟先試,大哥怎麼好搶了你的風頭呢。你說是不是呢。」大剛立刻的說,自己這個二弟厲害了啊,竟然想把他當做槍使,也不想想自己是他能使喚動的嗎?簡直就是笑話至極。

「大哥,我不介意。」二剛立刻的回復道。他想看大剛多碰幾次的南牆,讓自己大哥知道沒有他這幾個兄弟,他也沒有那麼厲害。有危險了讓兄弟上,有好處了自己拿,作為大哥那不應該這樣的。

「二弟,現在咱們兩個這樣吵下去也是沒有任何的意義。」大剛沉聲的說道。這樣下去,誰也得不到寶物,而且他們的任務也完成不了了。

「大哥也知道沒有意義嗎?那大哥覺得四弟死的有意義嗎?」二剛冷聲的問道。正是四剛的死,讓他對大剛那是相當的不滿意。做大哥有這樣做的嗎?做大哥就是這樣的對待自己兄弟的嗎?簡直是可惡至極啊。現在竟然還有臉這樣說,實在是好笑至極。

「四弟的死那也不是我想看到的。你以為我想嗎?那只是意外。如果我當時有能力的話,我肯定會出手救四弟的。我當時距離四弟最近,因此,我還受了傷呢。我不像你們,躲的遠遠的,現在還有臉說我呢。」大剛立刻的回應道。無論怎麼說,有些事情他是絕對不會承認的,那完全就是對自己的污衊。畢竟,如果承認了,回到神界之後,他的形象就完全的沒有了。

「大哥不愧是大哥,值得我學習的地方可真是很多。」二剛總異常冰冷的聲音開口道。尤其是這睜著眼睛說假話的本事,自己做過的,他們都看到的,現在竟然不承認,而且還說的是如此的道貌岸然,這真的不是一般人才能做到的,這得多麼的無恥才能做到這一點啊,讓他都是佩服至極。

「那自然是。」大剛淡笑道。他知道二剛說的是反話,不過對於他來說,這無所謂了,只要聽起來是好話就行了。

二剛為什麼會說這樣的話,那就是說他沒有任何的辦法了。只能說這樣暗諷的話罷了,這其實就是一種非常無能的表現,欣然接受那就好了,如果和他計較的話那才是正中下懷。

「哼。」二剛冷哼了一聲,這讓他對大剛的無恥更加深切的了解了,簡直比他想的還要無恥的多。自己諷刺他竟然還以為真是誇他呢。

「我們現在必須得團結起來,有句話說的好,兄弟齊心,其利斷金。如果我們一塊行動,這防禦攔不住我們。要記住我們還有任務呢,還有宮主大人交代的讓我們尋找天地熔爐。」大剛再次的開口,他估計了一下剛才的時候自己所承受的反彈力,自己一個人應該還不行,如果加上二剛和三剛的話,那估計應該就差不多了。

「你們走吧。不行的。不要浪費時間了。」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深沉響亮的聲音在他們的耳畔響起。

「呵呵,你這樣說,是不是你怕了?如果沒有猜錯的話,你就是那神塔吧。其實,你應該感覺榮幸我們能成為你的主人,因為我們是強大的神靈,跟著我們的話,也才能發揮你的威力,讓你也能在神界揚名。」大剛一愣,隨即笑道,在他看來,對方這就是怕了,這是要求饒呢,只不過這樣的伎倆能夠騙的過他嗎?簡直是好笑。

「就你們,你們自己覺得你們配嗎?實力沒有多少,卻這麼的自大。在我眼裡,你們就和狗屎差不多。」那道深沉的聲音再次的響了起來,聲音當中也是充滿了不屑。

「什麼?」無論是大剛還是二剛,三剛臉色都是很不好看,對方竟然說他們是狗屎,這話實在是太傷他們了。

「這樣說你們還別不服,你們在我面前狗屎都不如。我的名字你們肯定聽過。四方神塔鎮四方。我是有主人的,一根手指頭將你們滅一百次。你們真的覺得要打我的主意嗎?那就試試吧。到時候我主人肯定會心生感應的。看看你們到底什麼下場。」那深沉的聲音淡淡的說道。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

「四方老祖。」大剛幾個都是震動了,神界那些大名鼎鼎的神界大鱷他們都是知道的,一個個都是名傳天下的,這其中就有四方老祖,那絕對是一根指頭可以把他們給滅無數次。

四方老祖的寶物他們還真的不敢打主意,關鍵是這神塔真的是四方老祖的嗎?如果要是欺騙他們的呢?那豈不是一句花就把他們給嚇住了?他們豈不是將成為真正的笑話了嗎?因此,他們確實被鎮住了,但是卻並沒有直接的放棄。

如果真是四方老祖的,他們真不敢動手,但是,如果僅僅是打著四方老祖的幌子呢。這不是沒有可能,這是非常的有可能。

「二弟,三弟,你們說怎麼辦呢?」大剛和二剛,三剛進行神識傳音。現在問題的關鍵是他們真的不敢冒這個險啊。他們一旦出手,徹底得罪四方老祖,他們估計就傻眼了。自然而然,他們的結局也是註定了。他想得到寶貝,但是,他更不想死。正是因為如此,現在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還能怎麼辦。放棄吧。別多想了。」二剛如此的回應道。大剛現在的心思他是知道的,想要不敢動手,想放棄,又捨不得。所以,面對兩難的局面,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就這樣放棄了。我們就是恥辱。」大剛聽了二剛的話,臉色一陰,隨即問道。

「呵呵。」二剛笑道:「既然如此的話,你可以嘗試一下,反正我是不會和你一起行動的。」

「三弟,你應該會和大哥我站在一起吧。咱們兄弟幾個,那本來就應該同患難,共富貴。這個時候,絕對不能相互拆台啊,這樣只能讓人笑話。」大剛是看出來了,二剛那是鐵了心的不會和他一起行動了,因此,無論怎麼說也是沒有用的,因此,他將目光對準了三剛。

「大哥,我也覺得我們沒有必要招惹四方老祖啊。」三剛也是開口。四方老祖是什麼人物?那可是神界巨鄂,這樣的神界巨鄂打個噴嚏就能把他們給吹死。

「三弟,你想想,如果真是四方老祖的話,這傢伙得多厲害啊。用的著給我們說四方老祖的名聲嗎?早就出手將我們給滅了。他這樣說,就說明他怕我們了,所以打出四方老祖的名頭,讓我們知難而退,實際上那絕對是嚇唬我們的。」大剛對著三剛神識傳音交流道。

「還真是這麼回事。」三剛這個時候也是不由很是認真的點頭。認真分析起來的話,這樣更能解釋清楚,不然的話,這神塔還用報名號嗎?這裡面沒有問題才奇怪呢。他們怕也是怕的萬一。

「所以,我們不用怕的,完全是可以嘗試一番的。」大剛趁熱打鐵。

「可是。萬一呢?」三剛開口,現在沒有絕對的證據證明這神塔不是四方老祖的啊。也有可能是的。沒有絕對的保證就發動攻擊的話,很有可能就完了。這樣的風險他真的不願意冒。

「三弟,越想我們就越沒有機會了。所以不要想那麼多。然後直接行動。」大剛立刻的說道。

「說的好像也有道理。」三剛仔細進行分析,好像有這樣的道理。

「三弟,你先試下的,肯定沒有問題的。」大剛對著三剛進行建議。他說了這麼久,實際上,這才是他的目的。

「大哥,為什麼不是你先嘗試一下。」他一直都是有防備的,怕的就是被當成槍使,現在看來,真有這樣的可能性。現在,那不就被當做槍使了嗎?讓他先嘗試一下。出問題的話,那都是自己的,一想到這裡,三剛臉色就很難看,真的把自己當成傻子了嗎?竟然這樣的進行欺騙,簡直是可惡至極啊。

「要不,咱倆一塊攻擊?大哥真的不是不願意攻擊。現在大哥的傷勢實在是太重。攻擊就是給人家撓痒痒啊。所以,剛才才那樣說的。三弟,你對大哥的印象太壞了。所以才會這樣的想。你覺得大哥是那樣的人嗎?」大剛很是委屈的說道。

「你不就是這樣的人嗎?」三剛心裏面如此的想到,這句話差點就脫口而出了。四剛的事情也是讓他對大剛有了更充分的認識,在危險的時候,自己這個大哥會將他們給直接的賣了的。

「一塊攻擊?」三剛回復道。一塊攻擊,那還可以接受。

「對,我數到三,咱們一塊攻擊。沒有什麼可怕的。我們四大天王可不是膽小鬼的。」大剛對三剛神識傳音。

「行。」三剛點頭。

「一。」

「二。」

「三。」

「轟。」的一聲,三剛對著四方神塔的方向發動了攻擊。那個地方也是發出了劇烈的晃動,很明顯,三剛的攻擊還是起到了一定作用的。

三剛直接的呆住了。只有他的攻擊,沒有大剛的攻擊。自己肯定被耍了。這讓他很生氣。說好的一塊攻擊,說好的有危險一塊抗呢?全都是假話,全都是忽悠他的假話,自己竟然就相信了,自己也真的是夠傻了,不然的話,怎麼會相信呢。自己應該想到這一點的,自己卻沒有想到。自己是好色,但是自己卻不傻,認真的一分析,什麼都分析出來了。

不過現在攻擊都攻擊了,再後悔已經沒有用處了。

「三弟,我不是給你說了嗎?我們一塊攻擊,你怎麼先攻擊了呢?」大剛對著三剛說道。聲音當中也是帶著責備。

「大哥,你說數到三。」三剛怒氣沖沖的說道。他還沒有責備呢。對方倒是開口責備了。豈有此理啊。

「三弟啊,你這可真是冤枉我了啊。我的意思你理解錯了。哎。」大剛跺了跺腳,很是遺憾的回答。

「那你什麼意思?」三剛沉聲的問道。自己理解錯了?那怎麼可能。自己的智商難道這個都能理解錯了嗎?他倒要看看,這次自己大哥到底如何給他解釋。

「我的意思是數到三,我們開始準備攻擊。」大剛如此的道,同時他也在觀察著,攻擊也攻擊了。

「你。」三剛笑了,但是更加的怒了。

「不過也沒事,沒看對方一點反應都沒有。」大剛隨即說道:「算了,這次我就原諒你了。」

大剛這麼的來了一句。三剛對自己這個大哥那是徹底的無語了。他還真的是什麼話都說啊。他原諒了自己?開什麼玩笑啊。

「哼。」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異常冰冷的聲音響了來。當聽到這道聲音的時候,大剛三人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徹底的冰冷了。

「這。」他們三人都是感覺到心裏面不由的一涼。剛剛還說沒事呢,現在卻是出問題了。

「你們幾個不知道死活嗎?」那道冰冷的聲音再次的響了起來。一股無敵的氣勢壓在了他們的身上,讓他們一動都不能動,這個時候他們才感覺到了自己到底事多麼的渺小。

「啪。」

「啪。」

「啪。」隨著這樣聲音的響起,他們三個都直接的被抽飛了。一個個趴在了地上,驚恐不已。

「老祖。剛才冒犯老祖的人不是我啊。是他們兩個,剛才的時候,我們已經阻止他們了,他們都不聽。這和我沒有哪怕一點的關係啊。」大剛這個時候也是連忙的喊道。他知道,他們真的是冒犯了四方老祖。這是要倒大霉了啊。對方只要想滅他們,只要一個念頭就行。差距太大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