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被他的體態深深的吸引了,一切修為與內心都會顯示在體態之上。什麼樣品質的人就會豢養什麼樣的靈獸,看這隻黃鶴,已然覺察到她的不同,似乎有神鳥之風,這也讓鳳凰深深的敬服和嚮往,什麼時候自己的內心也能如此瀟洒,如此超脫呢。

「昔人已乘黃鶴去,白雲千載總悠悠……」落月笑著看他離去的背影,徐徐念到。

「穿過綠野仙蹤,再往前就是靈域,我們現在的力量,中途稍作休息,應該可以去往靈域,不會半路上掉下來,燃燒殆盡。」紫年笑著看著那個更高層次的方向。

誰也不知道靈域都有些什麼,是什麼樣的景象,在這裡也什麼都看不到,只有一片白茫茫的沉沉的霧靄。

心中已經醞釀無數可能。

「這一次,靈域不是我們的目標,我們的目標是綠野仙蹤,下一次,我們要去的地方便是靈域了。」落月內心對靈域也湧起頗多的波瀾。

「啊……」黃金冥爵忽然喊了一聲。

他剛才往前前進了幾步,卻被一股封印的強大力量擋住了,反彈了好幾米遠,這才發出一聲雌性的喊聲。

「是封印。在這裡已經不能接近它了。」冥爵回過神來說道。

紫年也微微試探了一下,封印的反彈力量十分強大。

「怪不得黃鶴仙人是從旁邊繞過去的……」紫年回想起來剛才一幕。

「是解開封印的時候了。」落月拿出混合好的藥水,站在距離綠野仙蹤最近的位置,將藥水均勻的灑在對面……

。 第1513章只會是敢死隊

又過了一會兒,胡半仙提醒霍彥霆有衛星電話進來。

接起,霍彥霆冷冷出聲:「是我,霍彥霆。」

電話那頭的霍之睿依舊板著一張千年不變的撲克臉:「怎麼回事?不是去剿滅異能人嗎?怎麼又出現讓蘇蔓卧底任務?」

這也正是霍彥霆生氣且維護之處,昨天的碰頭會中並未提到要蘇蔓參與卧底任務,他權當與其他星球一樣配合、協助殲滅那些暗黑組織,可是要讓蘇蔓一人孤身冒險,他卻依舊不願輕易妥協放手。

「說是剛剛得到的消息,有個卧底在前線探路會更好,但是卻用一份模凌兩可的同意書讓蘇蔓去賣命。」霍彥霆冷聲說道。

霍之睿聽著眸色一沉:「我知道了,我會與燁仁星球以及其他參與行動的星球聯繫,我們瀚宸星球可以配合殲滅暗黑組織行動,但不允許讓蘇蔓隻身一人冒險。」

「好。」霍彥霆沒有廢話,便與霍之睿斷了通話。

王展銳一瞬不瞬盯著霍彥霆,見霍彥霆的臉色從未有過改變,心中揚起一抹不可言說的惴惴不安。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王展銳接了電話,電話里燁仁星球的最高指揮官要求王展銳改變行動方案,重新安排人員部署。

按理說,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但此刻最高指揮官的這記命令無疑狠狠摑了王展銳一巴掌,令不明真相的人直接質疑起他命令的可行性和權威性。

可王展銳只能把苦默默往下咽!

最終,王展銳重新部署,所有參與行動的星際戰隊分為九個方陣,其中雷霆特戰隊獨立為一個方陣,還被任命為前驅方陣,也就是刺探第一手情報,率先打開局面的重任都是他們的。

蘇蔓等人出了指揮室,她拉了拉霍彥霆衣角說道:「隊長,你因為我把我們整支隊伍推向了……」

話還未說完,老黑便出聲說道:「老大的任何決定都是正確的。」

「對,與其讓你一人孤身犯險,還不如我們一起同舟共濟。」大鳥也出聲安慰道。

火柴和鍋灰更是把頭點得如小雞啄米!

霍彥霆順了順蘇蔓額前的碎發,沉聲說道:「不管你參不參加卧底,我們這組只會是敢死隊。」

「王展銳跟隊長你有仇?還是跟我蘇蔓有仇?」蘇蔓忍不住咬牙斥道。

「他有沒有對我心存別的心思我不知道,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燁仁星球看我們星球不爽,以至於看我們所有人不爽。」霍彥霆冷聲說道。

「看所有人不爽?」蘇蔓一臉茫然,「我們星球一沒侵佔他們星球,二還願意來援助參與行動,怎麼就看我不爽了?」

霍彥霆薄唇微抿,提示道:「還記得你回艾克斯皇家學院后參與的那次醫術交流嗎?」

蘇蔓點了點頭:「可是,我們那次是幫燁仁星球剷除了敗類。」

霍彥霆搖了搖頭:「表面上是這樣的,但在政治上卻不能這麼來衡量。」

經霍彥霆這麼一解釋,蘇蔓恍然大悟!

(本章完) 灑完藥水之後,三人靜待綠野仙蹤發生變化。

一盞茶的時間過去了,它沒有絲毫變化,當人往前進一步接近的時候同樣被封印之力給擋回來了,免不了幾個大趔趄。

「難道是我們的配方不對?」紫年一邊思考一邊念到著。

近在眼前,卻又進不去,沒有比這更讓人著急的事情了。

落月也在反思自己的配方過程,每一個步驟她都在回想,然而確認無誤,就在這時,紫年突然說話了:「快看,它在溶解!」

落月倉惶的抬頭一看,果然,藥水灑著的部分有一個人那麼大,它在向內凹陷,隨後出現一道入口似的東西,而裡面看過去,黑乎乎的,什麼也看不到……

這是入口么,跟想象的不太一樣,然而也只有這一個地方可以進去了,紫年手當其沖,第一個以身試口,果然進去了,隨後,整個人都看不到了,消失在黑暗之中。

落月和黃金冥爵緊隨其後,也進入到黑乎乎的洞口裡面去了。

「希望這一次我們三人不要再走失了……」落月想起來在熔岩之海的事,心裡頗有些擔心。

「恐怕不會了,我能聽到你說話。」紫年回答,他就在前邊幾步遠的距離,黃金冥爵在最後,三人彼此呼應。

走了一陣子,穿梭在黑暗之中,伸手不見五指,只能聽到彼此的話音還有迴音。

忽然一陣明亮刺的人睜不開眼睛。

等閉上眼睛緩緩睜開的時候,眼前已經截然不同了。

黑暗全都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翠綠,就像在遠處看到的那樣,如此翠綠,如此活潑,如此清脆,如此盎然,如此動人。

春天的腳步永遠駐足在此間。

春山,便是如此了。

「我們已經來到了綠野仙蹤,真正的綠野仙蹤。」落月說著,回頭一看,那黑暗已經遠去,入口也已經封閉了,身後是青山一片,眼前是草地一片,旁邊有山石,有樹木,有溪流,有小徑……

三個人走在其中,一種祥和的氣息氤氳繚繞,查不到到絲毫的危險,彷彿那是和這裡毫不相干的東西。

紫年是第一個進來的,然後是落月,最後是黃金冥爵。

「咯咯,這個少年,他要有一個孩子了,我要和他有個孩子……」這時候一個人隱藏在草木之中,自言自語的輕笑著,在落月他們聽來,這就是風吹樹葉沙沙作響的聲音罷了,根本沒有察覺到還有一個人。

這人便是綠野仙女,它是草木的化身,隨時可以化成草木,也隨時化為人形,且是世間極美的那種臉頰和體態,讓見過的人為之傾倒……

綠野仙女望著紫年笑著,越看越喜歡。

塵封多年,第一個來到這裡的人就是有這種福氣。

對於綠野仙女的打算,紫年,落月和冥爵三人當然毫不知情,甚至都毫無察覺還有另一個人的存在……

輕踏腳下的微風中搖擺的草,它們軟軟的,綿綿的,都讓人捨不得踩下去了,而腳下猶如清風襲來,是那麼的舒適……

整個身體在這個空間里都變得異常舒適,心情也豁然開朗起來了……

「這地方真好……為什麼會被塵封起來,實在是太可惜了……」紫年嘆道。

。 那沈暮沉此時所說,正是為了羞臊那八足神駿。她看著那八足神駿,說道:「還要比試嗎?」

「那是自然!」但見八足神駿口中說道。此時兩人之間的戰鬥,說不上是誰佔據上風,只是算是各自佔據了勝場罷了。那八足神駿說完,便將手中的大刀一揚,又問道:「剛剛那小姑娘是你的徒弟,我看可是不像!」

承然,小庄是沈暮沉的土地,在寧港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可是在剛剛的戰鬥之中,沈暮沉卻沒有使出一分一毫的峨嵋派功夫。即便是剛剛那招縱身跳躍的法門,也是魔武大陸的法術。她見八足神駿如此說,突然淡淡的一笑,說道:「原來閣下是要見識一笑我的本事!」說完之後,沈暮沉又將那長劍一場,吐了一個勢頭,緩緩的拉開了架勢。

此時的沈暮沉,氣息內斂,根本就看不出是一個法師。她體內的內力絲毫不外露,全部在經脈之中遊走,而整個人的身軀就好似是一張緊繃的弓弦一般。

這個時候,沈暮沉身上沒有感覺不到一絲的法力,卻沒有給旁人軟弱的感覺。任何人都不敢小覷此時的沈暮沉,因為沈暮沉很有可能會在一瞬間暴起,然後擊殺敵人。

「嗯,這才有幾分樣子!」那八足神駿見到沈暮沉此時的樣子,緩緩的說道。沈暮沉此時的樣子與那小庄已然相同,正是正宗的峨嵋心法。

「那我可就要開始了!」沈暮沉看了一眼敵人,口中說道。說完之後,便見沈暮沉腳下一動,身形飄忽,宛若是分花拂柳的雨燕一般。她手中的長劍舞動,雖然招招都是殺招,可看起來卻好似是舞劍一般。

沈暮沉此時使用的正是峨嵋劍法,峨嵋派上多是女子,所用的劍法也是綿密異常。與別派相比較,或許峨嵋劍法的殺意不足,但若是說起來劍招的姿勢和防禦力,卻是武林第一。

只見沈暮沉一招使完,接著又是一招。一招招的劍法施展開來,宛若是閑庭信步一般。她手中的長劍霍霍,劍身上灌注著強勁的內力,雖然劍身看似輕飄飄的,卻是厲害非常。

「沈小姐這是什麼法術?」那沈暮沉衣袂飄飄,在陣前宛若是仙子一般,火傲天不由的輕輕的問道。沈暮沉雖然是在與敵人戰鬥,可一招一式之中似乎都有極大的意味,令人回味無窮。場上的人數何止萬餘,他們不懂得沈暮沉的招式,可看起來也是意猶未盡。

「我也不知道!或許,是沉沉有什麼奇遇吧!」沈逸秋口中喃喃的說道。他雖然見過沈暮沉舞劍,可從來沒有見到過如此厲害的劍法。

縱然是一旁的小庄,看著面前與八足神駿戰鬥的沈暮沉,也是滿臉的詫異。不得不說,那沈暮沉手中的長劍好似是活了一般,根本難以捉摸。在與沈暮沉的學習之中,小庄已然學的了一些劍法,此時她看到沈暮沉的長劍霍霍,雖然看的不是特別懂,但與自己所學的相互印證,居然受益匪淺。

喜歡魔武女帝傳請大家收藏:()魔武女帝傳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這是一個能讓人忘記很多憂愁的地方……」落月笑了笑,三個人繼續往前走。

每個人都被這裡深深的震撼,內心也誕生深深的歡喜,這些都是綠野仙蹤帶來的……

落月現在想尋找的是母親當年浣紗的那條小溪……

她依稀感覺到,這裡還是當年的這裡,母親離開后,一點也沒有變,繼承神力,母親帶來的一些記憶片段也還在。

落月撫摸著身邊一塊半人高的時候,然後彎下身子,靠在上面,因為剛才,她的記憶中晃過一個影像,那就是母親之初當年也靠著這塊石頭……

而這個時候,在裂帛之城的之初,忽然打了一個機靈,神力和靈力在體內澎湃涌動了一下,她不知道這是什麼造成的,嘴邊又不知不覺的哼起了那首兒時的歌謠……

心情突然飄來一種莫名其妙的愉快……

也不去想那些關在崖壁之內的七個護衛了,這幾日到聽不到他們的吵鬧聲了,反正也餓不死,之初決定好好懲治他們一下。

這時候,伽藍走過來。

「這首歌謠很好聽,你好幾天沒唱了。」伽藍坐在之初旁邊,一如既往的陪伴她,並且願意把自己放在最卑微的塵埃里。

「伽藍,你沒有必要這樣,你可以選擇你該選擇的,仙界才是你的地方。」之初扭頭對他一笑,一如從前。

「不,你才是我最不想錯過的,最想選擇的,因為我們已經深深的錯過一次了,那麼多年那麼多年,都是我內心深處最深最遠的遺恨,我卻始終惦記,今日,有機會重來,我怎麼也不會再做錯誤的選擇。」伽藍說道。

他願意以最卑微的心,哪怕在遠處,默默的守候一生……

這樣對他來說也是一種圓滿,是他最想要的成全。

之初又望著伽藍笑了笑,沒有人知道之初的人到底想什麼,就連伽藍也捉摸不透,這也是之初最為神秘的地方之一。

「之初,不管多少年,你信不信,始終會有人在你身邊。」伽藍說。

「我一直都知道的,即便是隕落的那一刻,也知道的。」之初笑著。

她彷彿看透了千年萬世,從一開始就什麼都知道,又彷彿從一開始就一無所知。伽藍是捉摸不透了。

能在裂帛之城這樣的地方過靜靜的日子,哪怕只是暫時的,這對之初來說,對伽藍來說都是美好的,伽藍把它當成暴雨風之前平靜的相守。

……

綠野仙蹤。

「這裡真是美的讓人陶醉,讓人窒息。是我此生去過的最美的地方,若是有緣在這過了一生,那可真是修來的福氣。」黃金冥爵對這個地方大加讚賞,也透露出深深的喜愛。

「真不明白,靈域的人為什麼不來這裡。這是多好的去處啊。」冥爵又說。

「也許靈域有比這裡更吸引靈域仙人的地方,也許這裡藏著某種不為人知的危險,也許解不開這裡的封印……」紫年把能想到的原因都說了出來。

身在此處,落月已經無暇去想其它了,只想靜靜的借著母親的記憶回味一下這裡。

總有一些片段,不斷的飄過……

。 第1514章你說這話良心不會痛嗎

敢情燁仁星球自己丟的民心,卻想在他們雷霆特戰隊上做些泄憤文章!

想到這,蘇蔓深深吐了口粗氣。

從前的她想問題雖然還算全面,但不會到達這番高度。

而今天霍彥霆不蒸饅頭爭口氣的硬氣舉動無疑是想告訴燁仁星球,別想對雷霆、對瀚宸星球動歪心思。

「隊長,今後我考慮問題不光會考慮廣度,還會考慮高度。」蘇蔓誠懇說道。

霍彥霆唇角微微揚起,然後一把將蘇蔓攬在身側:「看見沒,這就是蘇蔓。如此有覺悟,果然是雷霆隊長的不二人選。」

「隊長!」蘇蔓微微嗔怒地杵了下霍彥霆腋下,「這裡又沒外人,你怎麼還拿這事取笑。」

「我沒有取笑。」霍彥霆一本正經地說道,「培養你成為我的接班人是我當初把你帶進雷霆的真實願景。」

「真的?」

這聲真的,總共有六道聲音。

大鳥目色不明地挑了挑霍彥霆兩眼:「老大,你說這話良心不會痛嗎?」

「就是!你當初把蘇蔓帶進雷霆,明明是為了給我們找嫂子的誠摯期盼。」火柴笑侃道。

老黑也意味深長地點著頭:「的確,越想越覺得動機不良。」

「這輩子要數一本正經養成一名優秀星際戰士的同時還養成一媳婦,我鍋灰只服老大一人。」

「附議……」核心組幾人哈哈大笑。

蘇蔓小臉微紅地瞪了霍彥霆一眼,而霍彥霆眸色只有掩蓋不去的寵溺,一點都沒有想要反駁的跡象。

這一幕在身後指揮室門口的王展銳等人眼裡是那麼刺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