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曾經一同聯合起來進入幽落山。

也就是那一天,幽落山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無比的人影,一揮手,將所有人都給吞噬了。

連化神級別的強者都沒能逃出來,被一招秒掉。

從此之後,幽落山成為了一個絕對的禁地,沒有人再敢進去半步。

被列為這個世界唯一的一個禁地。

當然,也會有一些頻臨老死的強者會冒險進入,但最後皆是沒有任何例外,出不來了。

現在星雲仙子聽到自己的師傅進去了幽落山,自然是會心驚膽戰了。

幽落山,這是一個公認的死神之山啊!

哪怕是她的師傅,那個天下最強的武修,幽龍道人,一道進入幽落山,恐怕也很難活下來。

馬天雲跟歐陽羽相視對望一眼,臉上都出現了幾分得意的笑意。

什麼幽落山,什麼亂七八糟的,這都是他們瞎掰的,為的,只是拖延時間而已。

現在……也差不多是時候了。

「我知道了,這件事我會查清楚的,如果你們兩個敢騙我的話,哼!」

星雲仙子慢慢的站了起來,看了一眼馬天雲跟歐陽羽。

「芊芊姐,我們走吧!」隨後,她朝著慕芊芊喊了一句。

「呵呵,星雲仙子難得來此,何必這麼著急著要走呢?」

就在這時,馬天雲怪笑一聲。

周圍的氣氛,也瞬間開始變得緊張了起來。

歐陽羽此時也跟著說道:「就是嘛,咱們再聊一聊吧!」

紀羽意念之力一掃,馬上就感覺到周圍已經升起了一個類似於結界的東西。

不過這結界的力量很小,估計自己一隻手就能打破了。

星雲仙子眉頭微皺,冷冷的看了歐陽羽他們一眼:「你們找死嗎!」

「找死?嘿嘿,星雲仙子,你以為現在的你還是以前的那個你么?」

歐陽羽聞言,嗤笑一聲。

「什麼意思!」

「哼!你師父失蹤了,現在想要對付你的人可不少,沒有你師父的庇佑……你一個人,會是我們的對手嗎?」

歐陽羽笑著說道。

星雲仙子臉色一冷,死死的盯著歐陽羽,半響之後,才開口說道:「哼!原來你們是打這個主意!」

她臉色陰沉的看著這些人,然後對慕芊芊她們說道:「芊芊姐,躲在我的身後。」

「躲?嘿嘿,今個兒你們一個都別想逃出去!」歐陽羽冷笑一聲。

馬天雲此時也不陰不陽的說:「星雲仙子絕美無雙,我可是早就已經有想要一親芳澤的願望了啊,沒想到現在竟然還多了三個跟星雲仙子一樣的美人,哈哈哈哈!看來我們的運氣還真的是不錯啊!」

曹菲菲有些緊張的躲到紀羽的身後,而此時,慕芊芊跟司婉兒的臉上都有幾分冷意。

「哼!運氣不錯也要看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

星雲仙子怒了,身上的氣息一下子就提升了上來,冷冷的盯著歐陽羽跟馬天雲。

兩個修為跟她差不多的武修,如果真的打起來的話,她的勝算並不大,除非用師傅留給她的底牌……

「師弟,你先去將那個男的殺了,那三個女的先弄暈,然後我們再聯手解決星雲仙子,然後今晚……嘿嘿嘿嘿!」

馬天雲開始安排了,他臉上充滿了浪蕩的笑容,彷彿已經看到了今晚的幸福生活。

「嘿嘿,好!」歐陽羽冷笑一聲,然後要朝著紀羽的方向走去。

「休想!」星雲仙子見狀,身形極快的移動,一下子就來到歐陽羽的面前。

匕首散發出光華,直朝著歐陽羽的脖子上割去。

這時,馬天雲也動手了,直接朝著星雲仙子攻去。

三人,直接戰成了一團。

幾股力量不斷的散發出來,將所有的傢具都打爛了。

此時,慕芊芊他們來到了紀羽的身邊。

「獃子,不出手嗎?」

「呵呵,急什麼,先讓他們興奮興奮唄,那個幽落山,我也挺感興趣的。」

紀羽喃喃說道。

幽落山……創世之初就有了?

「婉兒,你知道幽落山嗎?」他又看向司婉兒,問道。

當年父親創造這個世界的時候,司婉兒應該也在,多少都會有一些了解的。

司婉兒搖了搖頭:「沒聽說過,當初紀大人創造這個世界的時候,一切都是混沌的存在。後來我再來的時候,就成這樣的世界了。」

清穿之福晉躺贏了 紀羽沉默,聽了司婉兒的話,他就更加奇怪了……

難不成那個什麼幽落山還是後來形成的么?

看來有時間要去那裡看一看了。

腹黑紈少請接招 「噗!」

「星雲仙子,你一個人終究是敵不過我們兩個人的,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此時,那邊的戰局似乎也越來越明顯了。

星雲仙子一個人根本就不是歐陽羽跟馬天雲的對手,被兩人合力壓制了下去。

此時,她更是受了一些傷,看上去小臉蒼白無比!

「嘿嘿,星雲仙子,還不放棄?」歐陽羽嘿嘿直笑,臉上充滿了貪慾。

「放棄?休想!」

星雲仙子狠狠的看了一眼他們,隨身摸出了一個小珠子。

直接就砸在地上。

瞬間,冒出濃煙陣陣!

「快走!」

星雲仙子一把拉住慕芊芊她們,就朝著大門之外衝去。

紀羽見狀,嘆了口氣,也跟了上去。

但剛衝出去,馬上就出現了無數的刀劍將她攔了下來、

星雲仙子連續後退了好幾步,才勉強擋下了攻擊。

「刀陣!該死……他們都已經算計好了!」 隱婚總裁 星雲仙子冷哼一聲。

此時身後的追兵也到了。

「嘿嘿,星雲仙子,知道為什麼我要跟你說這麼久么?就是為了準備這刀陣,今天,你是說什麼都得留下來的了!」

馬天雲笑眯眯的走上前來,看向星雲仙子。

「休想!」

星雲仙子臉色一冷,直接朝著刀陣衝去。

她身上散發出無數光,匕首幻化出了好幾把,最後,憑空一扔。

「虛空風暴!」此時,紀羽見狀,臉色不禁微微一變。

這一招……怎麼跟他之前用的虛空風暴這麼像?

的確,越看越像!

匕首在空中攪動著,隨後慢慢的升起了一道道的風暴。

但是這風暴的力量顯然就比他用的時候要弱上許多。

面對刀陣,這弱化版的虛空風暴顯然是一點用處都沒有的。

沒多久,虛空風暴的力量就被磨滅了、

「別白費功夫了……嘿嘿!」

「師弟,不用啰嗦了,今天難得有這麼多的美人,你先將那男的殺了,剩下的美人咱們平分!」

馬天雲朝著星雲仙子衝去。

而此時,歐陽羽則是一臉冷笑的看向紀羽。

「哼,算你不走運,如果你不跟著來,說不定就沒事了。只可惜……你來了!」

他一步步的朝著紀羽走去,看向紀羽的眼神,就像是看著一個死人那樣。

這也的確,一個普通人罷了……

而此時的紀羽,也開始動了。

秦吏 「死吧!」歐陽羽來到紀羽的面前,一拳朝著紀羽的腦袋砸去。

他很自信,這一群,足以打爆紀羽的腦袋!

但就在此時,就在他內心殺意膨脹到極點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拳頭動不了了。

「什麼!」

他猛地回過神來,卻看到自己的拳頭正被眼前這少年死死的抓著。

「你是誰!你不是普通人!」他大吼一聲。

「呵呵,遊戲結束了。」

(未完待續。)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氣氛一下子就開始轉變了。

紀羽眼中帶著幾分冷漠的微笑,看向歐陽羽。

而馬天雲跟星雲仙子顯然也發現了這個異樣,紛紛停止了交手,轉而看向紀羽的方向。

「怎麼回事……」

歐陽羽臉上出現了一抹慌亂,看著紀羽的時候,他內心深處竟然開始升起了一絲恐懼。

「你、你到底是誰!」

歐陽羽朝著紀羽大吼一聲,想要將拳頭收回去,但此時卻發現已經收不回去了。

他雙眼大睜的看向紀羽,瞳孔微縮,想要收手。

此時,紀羽嗤笑一聲,慢慢的將手放開了。

「芊芊姐?」星雲仙子此時也有些不確定的看著慕芊芊。

剛剛這一幕讓她有種古怪的感覺,這個她不大看得上眼的少年,怎麼好像有些特別啊!

「放心吧,沒事。」

慕芊芊笑著朝她點了點頭。

星雲仙子一頭霧水,似乎……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啊。

馬天雲來到歐陽羽身邊,一臉凝重的盯著紀羽。

問道:「你是什麼人!」

「呵呵,我只是路人而已,剛好你們把我帶到這裡來,剛好……你們又想對我下手,我都不清楚我招誰惹誰了我。」

紀羽聳了聳肩,說道。

然而,歐陽羽跟馬天龍卻不能向紀羽這麼輕鬆了。

尤其是歐陽羽,剛剛才跟紀羽交手一次。

準確的說,這根本就不能被稱作為交手,只是他單方面的偷襲。

而這個偷襲,還非常簡單的就被化解了。

剛剛他的拳頭被紀羽握住的時候,他無意間掃了一眼紀羽的眼神。

一剎那,他就有種陷入地獄的絕望感,直到現在再看紀羽的眼睛,他都會不自覺的顫抖一下。

氣氛不由開始變得緊張了起來。

「你是誰?」星雲仙子走到紀羽的身邊,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