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可不是璟王,擔不住那些人的怨恨。

錢玉春額上冒出些冷汗來,想起全部糧食放出去的後果,連忙抹了一把冷汗說道:「多謝王爺提醒,本官記著了,定不會弄出亂子來。」

他頓了頓說道:「那這賬冊,你是帶回去交給王爺嗎?」

葉三搖搖頭:「不用了,放在明面上的能是什麼真東西,錢大人帶回去吧,我們拿著也沒什麼用。」

葉三將賬冊送還給了錢玉春,畢竟這麼多糧食,就算要上報朝廷也需要些證據才是,他說道:

「剛才那兩個人,還請錢大人費心一些,讓下面的人小心看管,沒有王爺的話,別讓人隨意探視,也別讓他們出了什麼問題。」

「等過幾日,錢大人便尋個由頭,將他們放出來,到時候自然有人會去接應。」

錢玉春點點頭,隱約猜到那兩個人恐怕和朝中的皇權爭鬥有關,他連忙說道:「你讓王爺放心,本官知道該怎麼做。」

錢玉春說完之後,想起剛才趕過來的李清澤,遲疑了片刻之後終究還是沒忍住,壓低了聲音問道:「那個,本官能不能多問一句,剛才七皇子過來的時候瞧著面色不大好,這糧倉是不是跟七皇子有關?」

「他向來都跟三皇子走的近,難不成是他和三殿下一起囤的糧?」

(本章完) 一行人乘坐傳送陣,在中途的某個城,碰到了約見的千姬,千姬也帶著不少千家高手,趕來會面。休整了一番之後,一行人再次出發,往目的地趕去。

神道秘境,開啟秘境,得機緣,誰能夠抵抗得了這樣的誘惑呢?

一行人沒有耽擱一點,路上遇到的眾多修士門派也都沒有故意找麻煩,每一個人的腦子只有神道秘境,除此之外,什麼都看不到了。

雖然還有一年,但是眾人依舊掩藏不住眼中的激動。

經過十來天的趕路,他們終於到了目的地。

神道山,神道山下有一個神道城。

城下已經住滿了人,在神道山的周圍還有各大門派搭建起來的房屋,但凡是仙界的修士,沒有人不想到這個地方來看看。

木冰雲此刻站在神道城中的客棧的樓閣上,目光遠眺,遠遠地看去就是神道山,一望望不到頂端,左右也看不到山到底有多大。

山中腰已經是迷霧漫漫,根本就看不到神道山的全貌。她沒有見到過神道秘境開啟后這座山是什麼樣子,但是聽過無數的傳說。

據說神道山在秘境開啟之前,任何人都無法走進去,就算是走進去了,多半也走不出來。

偌大的山,裡面其實並沒有任何人居住。至於妖獸,也沒有人知道有沒有。一眼望去的只有蔥蔥鬱郁的樹木,除此之外就是雲霧。

「郁,你說成神的機緣到底是什麼?」

她如今是仙尊六階,而他已經是仙尊九階,並且他達到九階已經許多年了,卻已經摸不到成神的邊緣。所以她才會疑惑,到底是什麼機緣能夠讓人成神,而若是沒有得到機緣,能夠成神的時機又是什麼?

「去了就知道,冰兒怎麼問這個問題?」

「你也突破到仙尊九階這麼多年,卻依舊摸不到成神的邊緣,我是在想,如果能夠弄明白其中的緣由,仙人成神是不是更為簡單了?」

她眼睛亮晶晶的,好似兩顆寶石。他將手覆蓋在她的雙目上,「不著急,總會成神。」

「你倒是自信,其實我擔憂的倒不是你,你成神只是時間的問題,」她挑了挑眉頭,「我們身邊還有這麼多人,如果有一日,我們都成神了,可又是要分離了?」

「冰兒說得是,那等為夫有機會,一定會好好的研究,一定給你一個交代。」

她笑著打開了他的手,「老不正經!」

蒼鬱摸了摸自己的臉,「原來冰兒嫌棄為夫老了,真的老了?」他握住她的手,讓她摸在了他的臉上,觸感已經如同原來一樣,依舊像是絲綢一樣滑,她笑罵了一句:「你放開。」

「不放,若是放了冰兒就不理為夫了,我這個老頭就要賴著你。」他一把將她圈在懷裡,嗅了嗅她脖頸的清香,「賴著你,為夫的嫁妝都準備好了,尋到了爹娘與岳父岳母之後,咱們舉行一場婚禮,再要一個孩子。」

「你想得挺多的。」

雖然這麼說,她的嘴角卻帶著淡淡的笑容,「嫁妝得準備夠了,否則本姑娘不娶。」

「知道知道,雙雲府家大業大,沒有點本錢為夫如何有膽子嫁進來。」他輕輕的在她的耳邊道:「夫人,滿意了嗎?」

「滿意,很滿意。」她轉了個身,緊緊地將他抱住,整個人都靠在他的胸膛,「只要有你,就是一場盛世婚禮,」她抬眸,眸子裡面有些水光,「你就是上天賜給我最好的禮物。」

說完,她抱得更緊了,「我得抱緊點,免得有人來搶。」

「為夫已經黏在了你的身上,誰也搶不走,若是搶走了一定會讓冰兒的皮肉受傷,為夫捨不得。」輕輕的耳語,讓她閉上了眼,原本對神道秘境的擔憂也漸漸的消失。

她知道,只要這個人一直在她的身邊,她就會感覺到無比的安寧。感謝他,能夠一直在她的身旁,一直不離不棄。

「記住了。」

她喃喃了一句,「別忘記了。」

「不會忘記。」

……

眾人望著二人互相擁抱的樣子,沒有人敢過去。甚至一句話都沒有說,那一對璧人站立在那裡,彷彿就成了一道風景。

「他們二人真幸福。」

李丁香讚歎了一句,「希望他們永遠都能夠如此。」

「丁香,其實咱們也可以。」

蒼白攬住了李丁香的肩膀,「你看,我是不是也有成為好夫君的潛力?要不出來咱們就把婚事給解決了,蒼天門原來那些老光棍兒都有了媳婦兒,大都數都成親了,還有些有了孩子,現在唯一的老光棍兒就是我了。」蒼白越說越可憐,一臉可憐兮兮的,引得眾人有點同情。

烏雲悄悄的揮了揮手,其他的人連忙推開了些,給二人留下了一個單獨的空間。

「想得美!」

李丁香瞪了他一眼:「整日想些什麼呢?怎麼,本姑娘不和你成親,就有些寂寞了,寂寞難耐了?忍不住了……你忍不住了就不要來找本姑娘。」

「哪裡哪裡,我忍得住,忍得住,就是時常夜裡忍不住思念你啊,丁香……」蒼白一臉賴皮的抱住了她,「你說,咱們出來就成親好不好?」

那樣子就和一個孩童問大人要糖一樣,倒是讓李丁香笑了出來。

一把將他推開:「少這麼不正經,成親可以,等哪日本姑娘想通了,或者你能夠讓本姑娘十分滿意,那麼就成親。」

「真的?」

「自然,你看這些年本姑娘可曾欺騙過你?」

「當然……沒有。」蒼白連忙說道,生怕招惹她生氣,心頭有點苦哇哇的。不過到底得了她的心意,心頭還是有些甜蜜。

他望了眼李丁香,又看了眼木冰雲與蒼鬱,暗嘆一聲,主子,你倒是教教屬下怎麼哄女人啊!話說主子你當初怎麼就將夫人都搞定了,他這麼多年來,只讓丁香鬆了鬆口。

回想起夫人的話,他陷入了沉思,一邊觀察李丁香,見她也在沉思什麼。心裡想到,難道真的如夫人所說,丁香只是在害怕什麼么?

想起前段時日青青的事情,李丁香的態度就十分的凶,也就有些明白了。

「丁香,我一定會一直陪在你的身邊,永遠都不會離開,就算你不要我了,我還是會偷偷地賴在你的身邊。」

李丁香一愣,盯著他認真的臉。 第897章孟四爺

葉三似笑非笑的看了錢玉春一眼:「錢大人很好奇?」

錢玉春剛想點頭,就觸上葉三的眼神。

想起葉三身後站的的璟王的脾氣,還有他們今天對付三皇子、七皇子的狠辣,錢玉春連忙心神一凜,輕咳了一聲擺著手說道:

「沒有沒有,本官就是隨口問問。」

「本官府衙里還有事情,就不多留了,麻煩葉侍衛回去之後替本官向王爺問好,順便多謝王爺送給本官這麼大一個功勞,本官感激在心,定當回報王爺。」

葉三見他知趣,也不為難:「我會將大人的話帶到,錢大人慢走。」

錢玉春所說的並非全然是糊弄葉三的話,他回去之後的確還有事情。

雖然今天這事,璟王早就通知了他,他也及時趕到平了所有的亂局,只有幾個人受了傷,並沒有鬧出什麼大亂子,可是城北起火,糧倉被搶,這事情依舊還是要做個樣子調查處理才行。

而且他還要立刻回去寫了摺子,儘快入宮去見元成帝,將這些糧食的事情稟告聖上,免得遲則生變再出什麼變故,將到手的功勞丟了。

錢玉春匆匆喝了一聲,讓人趕緊將糧食裝好,然後讓人去尋了附近碼頭做工的人過來,讓那些人搬著糧食運送回府衙之中。

……

糧倉外熙熙攘攘,不斷有人來來去去,吆喝著搬著裝滿了糧食的袋子,數萬石糧食,想要一次性搬走不是容易的事情。

葉三和徽羽在旁邊看了一會,見錢玉春留了京畿衛的人守在附近,而他們也在暗中留了人手,防著三皇子和七皇子那邊再出什麼幺蛾子,做出「同歸於盡」的事情。

等確定了沒有遺漏,也不會生出什麼意外之後,葉三才朝著徽羽輕說道:「事情辦妥了,總算可以回去交差了。」

「交差?」

徽羽掃了眼那邊被燒塌掉的木倉:「這糧倉的事情,是王爺做的?」

葉三搖搖頭,一邊跟徽羽朝外走,一邊低聲道:「三皇子和七皇子囤糧的事情做的很隱秘,而且一直都沒有親自露面,更沒有讓他們手下那些人,還有皇子府里的人插手。」

「我們的人雖然一直盯著他們,但是都沒有察覺到異動,雖然知道京中糧價出了問題,卻不知道是三皇子他們做的。」

徽羽聞言皺眉:「那這次的事情……」

「是孟家做的。」

徽羽聽到葉三的話猛的睜大了眼:「孟家?」

孟家那些人,會做這種事情,他們不都是行軍打仗,帶兵領獎的人嗎……

等等。

徽羽心中頓了頓,像是想起了什麼,抬頭看著葉三說道:「你說的該不會是孟四爺吧?」

孟家都是一幫大老粗,平日里根本不通算計之事,就算有時候有點心思,想來也是暗地裡揍三皇子他們一頓,或是直接打上門去,斷然不會想出這種辦法來讓三皇子他們吃虧。

更何況孟老爺子那人為人剛正,說什麼都不可能做出火燒糧倉,鼓動百姓哄搶糧食的事情來。

(本章完) 「狗皮膏藥!」

她終於笑了出來,卻沒有掙脫他的手,任由他牽著,「你若是狗皮膏藥的話,粘著就不能夠鬆了。」

「這貼狗皮膏藥會緊緊的貼著你,永遠都甩不掉。」

蒼白有點高興,他明顯感覺到李丁香的態度在發生轉變。這個時候他也沒有再說話,只是靜靜地牽著她的手,觀看太陽冉冉上升,彷彿迎來了新的世界。

這件客棧依舊是雙雲商行旗下的,如今雙雲商行已經是仙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這裡也是神道城最大的客棧,只要有客人來,他們就能夠隨時隨地擴張房間出來。

更是讓人見識了雙雲府的實力,其仙陣師就是一大特殊,卻被令人用作擴張房間,不少人知道后,都有點吐血。

聽說每一座城,都有一個九級到十級的仙陣師坐鎮,到底是有多麼的恐怖啊!

有木冰雲的一早提醒,這邊早就預留了他們的房間。就連虞飄飄二人還有千姬的房間都留了出來,還聽說東方明想要在這裡居住,不過他是雙雲商行的黑名單,肯定是進不來,據說當時他的臉都綠了。

千姬抿了抿嘴:「烏雲,幹得好,此人倒霉我就開心。」

「其實我也挺開心的,這種渣男,若是好殺的話,還是直接打殺了為好。」烏雲小胳膊小腿兒晃了晃,瞄著手指上的戒指,目光落在了虞飄飄的身上,「你家薛大哥怎麼還沒有來?」

虞飄飄臉有些紅,似乎對那個「你家薛大哥」有些不好意思。

「薛大哥那邊帶著的人比較多,速度要慢一些,估計快了吧!」想著這麼多年沒有見到薛大哥了,她心裡也有些緊張。

「什麼薛大哥,虞傻妞,薛芒那東西應該早就和蘇家姑娘訂親了,你還在這個期盼什麼,人家早就將你拋擲腦後了。」薛林像是繼續打擊,「我勸你,還是收了那心思吧!薛芒若是真的喜歡你,也不會將你留在雙雲城那麼久了。」

「薛二哥,你莫要胡說,薛大哥不會這樣做,他若是訂親了,我怎麼不知道?」虞飄飄樣子十分的執著,目光堅定的盯著薛林,「你若是再胡說,我可不理你了。」

「哼,本公子需要你理會?別自作多情了,虞蠢蠢,虞傻妞!!」

對於薛林胡亂給虞飄飄起綽號的事情,她也無法奈何,警告過讓他不要這麼叫,好歹她是一個姑娘。偏偏薛林就是一個無賴,根本就不會聽,最後也沒有辦法了。

至於雙雲府的眾人,只要看到二人,就能夠看到薛林貶低薛芒,虞飄飄一邊為薛芒說好話,卻找不到任何理由,每每都會被薛林氣得十分著急,又沒有任何辦法。

「薛林,別欺負我們家飄飄了,你一個大男人,有本事來和我單挑。」

「和你單挑,本公子又不是虞蠢蠢,虞傻妞!」薛林鄙視呸了一口,「和神獸單挑,本公子再厲害也沒有這個勇氣。」薛林賴在椅子上,真真的是一個仙界紈絝。

烏雲拖著下巴:「就沒有看到過你這種不像男人的男人。」

「你是神獸,本公子招惹不起。」薛林一點也不怕打擊,反正在雙雲府的人面前他一點面子都沒有,乾脆臉都不要了,破罐子破摔。

虞飄飄一臉尷尬,連忙解釋,「小雲,薛二哥就是有點紈絝,其實心腸不壞,他雖然看起來不像個男人,實際上確實一個男人,在很多時候還是不錯的。」

「哈哈哈……」烏雲大笑了出來,「好,我信你。」她全然不顧薛芒黑了的臉,在一旁捧腹大笑。

她覺得薛林其實真的不錯,一般人被虞飄飄這種助攻一下,早就被氣死了。

薛林深呼吸了一口氣,扭頭狠狠地盯著虞飄飄,卻看到她一臉無辜的樣子,再深吸了一口氣:「虞傻妞,什麼叫本公子看起來不像是男人?」

「你是個男人,薛二哥,我就是比如一下,沒有別的意思。」虞飄飄連忙解釋,「你也不要生氣。」

「我沒有生氣,我就是問你,為什麼說我不是像是個男人?」

薛林只覺得自己的尊嚴已經被挑戰了,虞飄飄有點著急的看著眾人,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張了張口,又閉上了。

薛林嘀咕了一句:「真是個傻妞!」隨後轉頭靠了上去,這麼一幕卻讓虞飄飄有點擔憂了。

「薛二哥,你生氣了嗎?」

「和一個傻妞生氣,那一定是本公子的智商有問題。」

「薛二哥,你真的沒有生氣嗎?」

「沒有,沒有,傻妞,你還是去外面看看你家薛大哥來了沒有,本公子不生氣,一個傻妞就要倒霉了,本公子和一個倒霉蛋生氣做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