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不相信這滅音會失效了,嗚嗚!一連吹了十幾聲,江帆的分身仍然沒有倒下,「哈哈,令狐老狗,你的神器滅音是廢品!你吹吧,我感覺很舒服!」江帆分身笑道。

「怎麼回事,難道神器滅音壞了!」令狐青松拿著滅音看著。

突然江帆分身手動了,扔出三顆爆裂珠,「令狐老狗,爆裂珠來了!」江帆分身壞笑道。

令狐青松頓時嚇得臉色立變,他急忙轉身就逃,只聽到轟的巨響,三顆爆裂珠爆炸了,強大衝擊波把四周的房屋夷為平地。

儘管令狐青松逃跑了,但是還是被衝擊波擊中,他被炸飛上了屋頂。等他才屋頂下來之後,再找江帆分身,竟然蹤跡皆無,令狐青松簡直不敢相信,江帆是如何從自己眼皮底下消失的。

令狐青松吃驚地感知四周,就是沒有江帆絲毫蹤跡,「呃,怎麼回事?難道這小子空間隱身了?」令狐青松吃驚道。

「小子,你給我出來!不要躲躲藏藏了!有種就出來!」令狐青松幾乎喊破了喉嚨,也不見江帆出來,最後他不得不承認,江帆已經離開了。

三個多小時之後,江帆等人達到了神威城郊區,「帆哥,你準備如何尋找神龍殿的守護者呢?」黃富道。

「聽那老者講訴,神龍殿守護者十分神秘,住在郊區的,我想如果他還在神威城的話,應該也住在郊區,而且十分低調。」江帆道。

因為神龍殿守護者肩負著守護神龍殿的重任,目前神龍族基本上絕滅了,他們的使命就是等著神龍族後裔找上門來,他們就告訴尋找和開啟神龍殿的方法。

「嗯,我同意帆哥的看法,我們就在神威城郊區尋找。」黃富點頭道。

「神威城的郊區範圍很大的,我們如何尋找呢?如果是挨家挨戶打聽,恐怕要幾個月時間才呢。」楊雲道。

「我看還是用尋找失散孩子的辦法比較好,這樣更容易找到那個神龍殿的守護者。」江帆道。

一旁納甲土屍高興了,「嘿嘿,我又可以揩油了!」納甲土屍笑道。

「我靠,你笑得太猥瑣了!」江帆搖頭道。

神威城的郊區很寬闊,郊區居住的神人很多,在神界沒有什麼村子,基本都是以族為單位居住的。

江帆等人進入的第一個區域是神翼族的居住區,他們採用尋找失散多年孩子為由,熏尋找胸口有青色標誌的人。

一連走了三個居住區,都沒有發現神龍殿守護者的蹤跡,晚上的時候,他們就住在郊區的客棧,白天繼續尋找,一連尋找六天,也沒有發現神龍殿守護者的絲毫蹤跡。

楊雲泄氣了,「帆哥,神威城的郊區我們就差最後一個地方沒有尋找了,估計那個神龍殿守護者已經離開神威城了,畢竟好幾年了。」楊雲搖頭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不是還有最後一個地方沒有尋找嗎,不到最後是無法確定的。」江帆笑道。

楊雲搖頭道:「我估計夠嗆啊!剩下最後一個地方是神威城郊區的西北面,哪裡居住的人很少,我想他不會在那裡吧,人這麼少,很容易被發現的!」

「也許就在那裡呢!因為那裡人很少,就更加安全,符合神龍殿守護者的習慣。」黃富道。

江帆等人到了神威城郊區的西北面,這裡是山區,四面環山,房子分佈十分零散,他們到了一座矮房子門口。

這座房屋建築很特別,說它特別是因為在零散房屋之中,它是最矮的,就好像一群高個子中有一個矮子一樣。

這家矮房子的院子也十分特別,院子里種植了許多花草,可以聞到一股花香,「哦,這是誰的房子,很特別呢!」黃富驚訝道。

納甲土屍立即去敲門,「喂,屋裡有人嗎?」納甲土屍叫道。

一連喊了兩聲,房門開了,露出一張女人的臉。那女人大約四十多歲,穿著十分簡樸,長得還算漂亮那種,她看到了江帆等人,驚訝道:「你們找誰啊?」

江帆立即招手道:「大姐,我們向你打聽一件事,麻煩你了!」

看到江帆十分客氣,那女人點頭道:「你們要打聽什麼事情呢?」

「你這裡有沒有胸口青色標誌的人呢?」江帆道。

「胸口青色標誌的人?你們找他做什麼?」那女人驚訝道。

聽那女人口氣好像知道胸口有青色標誌的人,江帆露出喜色,「哦,這位大媽孩子失散好多年了,她失散孩的子胸口有青色標誌。」江帆急忙解釋道。

「是的,我孩子失散好多年了,我一直在尋找他呢,如果你知道就告訴我吧!」納甲土屍假裝抹著眼淚。

那女人視乎被納甲土屍干感動了,「哦,老人家,我們這裡的確有一位胸口有青色標誌的人,他就住在那裡,他性格很古怪,很少外出,基本上都呆在家中,已經在這裡住了好幾年了。」那女人手指著遠處道。

江帆看清楚了那女人指的是一座破舊的草房子,緊挨著說你旁邊,「哦,太謝謝你了!我們這就去找他。」江帆喜悅道。

「噢,那房子那麼破舊,不像有人居住啊!」楊雲皺眉道。

江帆笑了笑道:「我感覺這次是真的遇到神龍殿守護者了!」

楊雲好奇道:「帆哥,你為何這麼肯定呢?」

「作為神龍殿的守護者,他們都是秘密保守著機密,等待神龍族人找上門來,所以他們一定很低調,表面上應該十分普通,不會引起人的主意。」江帆笑道。

「帆哥,這個道理我也明白了,前面我們遇到青色標誌的人中也有這種類型的呢,可是他們都不是神龍殿的守護者啊!」楊雲不解地望著江帆。

「呵呵,這次不一樣了,你仔細看看那座破舊的房子,你就會發現與眾不同的。」江帆神秘笑道。

眾人一邊走著,楊雲仔細地望著遠處的破舊草屋,這裡面有什麼不同呢?他看了又看,仍然沒有發現。一旁的黃富和翁曉偉也仔細觀察草屋,「呃,我可什麼都沒發現啊?曉偉,你發現什麼特殊地方沒有?」黃富驚訝道。

翁曉偉搖頭道:「我也沒有發現什麼特殊的地方。」

所有人都望著江帆,「帆哥,你就不要吊我們癮了!說說那破舊草屋有什麼特殊地方吧!」黃富催促道。

江帆搖了搖頭,「哎,你們觀察事物也太不仔細了!你們不要之盯著草屋看,要看看草屋四周的環境,特別是空間環境!」江帆提醒道。

黃富、楊雲、翁曉偉等人再次按照江帆所述觀察破舊草屋,這次他們果然發現了與眾不同地方。因為草屋四周的空間有明顯的波動,這是設置了空間屏障的標誌,「哦,草屋四周設置了隱藏的空間屏障!」楊雲驚呼道。

「我也看出來了,這隱藏的空間屏障不是特別注意是很難發現的,看來草屋裡的人很不一般了,應該是神龍殿的守護者了!」黃富點頭道。

「主人,草屋裡沒有人呢!」納甲土屍突然道。

「草屋裡沒人沒關係,我想他一定就在附近的樹林里。」江帆猜測道。

「主人,樹林也沒人,草屋四周兩百米之內都沒人。」納甲土屍道。

「我靠,這人不會是出去了吧!那我們就撲空了!」黃富道。

江帆等人到了破舊草屋門,大門緊閉,楊雲敲射門喊道:「屋裡有人嗎?」

影帝倒貼指南重生 一連喊了三聲,屋裡沒有回應,「哦,看來屋裡無人!」楊雲搖頭道。

江帆沒有說話,他圍繞著草屋轉了一圈,「傻蛋,你聞到那人的氣味沒有?」江帆道。

納甲土屍點頭道:「主人,小的聞到那人的氣味了,奇怪的是他的氣味沒有走遠啊!」納甲土屍露出驚訝之色。

「傻蛋,你不會搞錯了吧,屋裡沒人啊,怎麼可能沒有走遠呢!」楊雲驚訝道。

「呵呵,屋裡沒人不代表他不在這裡,其實那人就在草屋裡!」江帆一語驚人道。

「什麼,帆哥,你說那人就在屋裡!這不可能吧,我們進屋去搜!」楊雲推開了門,進入草屋之中。

隨後江帆、黃富、翁曉偉、納甲土屍、艾斯妮等人進入草屋,草屋不大,廳堂十分簡潔,只有幾張破舊的桌椅。江帆伸手摸了一下桌子,笑道:「你出來吧,不要躲藏了!」

「帆哥,你怎麼肯定那人在屋裡呢?」楊雲驚訝道。

「呵呵,剛才我摸了一下桌子,一點灰塵都沒有,就說明這裡一直住著人!傻蛋又說那人氣味沒有離開,那他肯定就隱藏在屋裡!」江帆笑道。

楊雲四周張望,對著江帆搖了搖頭,那意思沒看到人,「你出來吧,我是神龍族後裔!」江帆嚴肅道。

江帆話音剛落,只見廳堂之中空間波動,一道人影一閃,一位年齡大約十七八歲的青年出現在眾人眼前。這青年中等身材,濃眉大目,一頭褐色頭髮,渾身皮膚黝黑。

「你是神龍族的後裔?」那青年驚訝地望著江帆。

江帆十分驚訝,沒想到神龍殿守護者竟然是一位十七八歲的男青年,點頭道:「是的,我就是神龍族後裔!」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來幾張月票刺激一下 那青年從懷裡摸出一塊青色玉石,遞到江帆面前,「請你滴一滴血在這上面!」那青年冷冷道。

江帆驚訝地望著那青年,「呃,滴一滴血做什麼?」江帆驚訝道。

「口說無憑,必須滴血驗證!如果你是神龍族後裔,滴血在這麼玉石上,玉石就會出現一條神龍的圖像。」那青年冷冷道。

「哦,竟有此事!那我試試看!」江帆伸出手指,掐破指頭,一滴血落在青色玉石上。

江帆的血落在玉石上,立即融入玉石之中,片刻之後,玉石泛起青色光,接著玉石上出了一條金色的龍,那龍張牙舞爪,活靈活現。

「哇,果然有條龍出現了!」楊雲驚喜道。

那青年看到玉石李的神龍,立即對著江帆施禮道:「神龍殿守護者龍飛參見族長!」

江帆愣了,呵呵笑道:「龍飛兄弟,我可不是神龍族族長,我只是神龍族後裔!」

「不,你就是神龍族族長!祖上交代,只要滴血出現神龍者就是未來神龍族族長!」龍飛恭敬道。

江帆笑了笑,「龍飛,我可以看看你胸口的青色標誌嗎?」江帆笑道,雖然龍飛說是神龍殿守護者,但是江帆還要確定一下身份。

龍飛點頭道:「好的!」他立即解開衣服,露出青色標誌,那標誌就像一塊青色龍鱗。

「嗯,果然是青色的龍鱗標誌,你是神龍殿的守護者!」江帆微笑點頭道。

一旁的黃富驚訝道:「呃,沒想到神龍殿的守護者這麼年青,我還以為是一個白鬍子老頭呢!」

龍飛笑道:「我們神龍殿守護者是一代代單傳的,我是第九十九代神龍殿守護者。」

「哦,你們神龍殿守護者是單傳的,那是誰傳給你神龍殿機密的?」江帆驚訝道。

「是我的父親傳給我神龍殿機密的,我們神龍殿守護者都是父傳子,一代代如此循環,直到神龍族後裔出現。」龍飛神色有點黯然道。

「那你父親呢?他可是知道神龍殿機密的人呢!」江帆驚訝道,既然是第九十九代人了,那就有九十九個人知道神龍殿的機密了。

「他已經不在了,神龍殿守護者傳遞機密的時候,就是他們失去生命的時候,所以神龍殿守護者永遠只有一個人知道神龍殿的機密。」龍飛道。

「哦,原來如此!」江帆點頭道。

龍飛收起藍色玉石,對著江帆道:「請族長接受神龍殿的機密!」他伸手右手。

「如何接受機密?」江帆驚訝道。

「族長,神龍殿機密只能族長一人知道,你伸出右手,我把神龍殿機密轉移給你,從此以後神界之有你一個人知道神龍殿的機密了!」龍飛道。

江帆愣了一下,「龍飛,難道你也不知道神龍殿的機密?」江帆吃驚道。

龍飛點頭道:「是的,我根本不知道神龍殿機密的內容,我只收藏著神龍殿的機密,只有族長出現的時候,我才把神龍殿機密轉移給他,這就是我的使命。」

江帆點了點頭,他徹底明白了神龍殿守護者的使命了,伸手右手。龍飛的右手按在江帆的右手掌上面,只見龍飛的手掌泛起白色光,一道流光進入江帆手掌之中,那道流光順著江帆胳膊上流,直奔腦海。

頃刻之間,江帆熟知了神龍殿的機密,原來神龍殿的位置在神界的西北方的一個神秘之處,要開啟神龍殿必須兩塊龍心玉石。

一塊龍心玉石是藍色的,另外一塊龍心玉石是紅色,找到兩塊龍心玉石之後,才能開啟神龍殿。進入神龍殿之中,獲得神龍血,吸收神龍血獲得神龍禁制術的傳承。

龍飛轉移完神龍殿機密之後,他終於鬆了口氣,「哦,終於完成了使命!」他流下了眼淚,這麼多年,祖祖輩輩就是為了守護神龍殿的機密,不知道守護了多少年了。

江帆深深體會到龍飛的辛酸,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龍飛,你辛苦了,以後就跟著我吧,我不會虧待你的!」

龍飛擦掉眼淚點頭道:「是的族長,龍飛以後就跟著你了!」

「呵呵,龍飛,不要叫我族長,以後就叫我帆哥吧!」江帆笑道。

龍飛喜悅點頭道:「是的,帆哥!」

「帆哥,現在已經獲得神龍殿的機密了,我們下一步準備怎麼做?」黃富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