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裡也十分好奇,以自己現在的實力,究竟能不能接下神級後期強者的一成力量?

電光火石之間,藍楓全身的肌肉繃緊,嘴裡發出一聲低吼:「嗬!」

重力領域—極限斥力!

融合元技—焰勁崩!

幾乎在拳勁抵達藍楓身前的同時,來自重力領域的極限斥力,瞬間籠罩在拳勁之上,使得拳勁的威力,生生被削弱了許多,而藍楓那掩在袖中的拳頭,也是閃電般地探出,拳尖陡然迸射一股融合了元力與肉身力量的恐怖拳勁。

伴隨著拳勁迸射而出,一道刺目的火紅光芒,也是瞬間爆發,將整個廣場都印紅了。

瞬息之間,一股來自古炎的拳勁,一股來自藍楓的拳勁,兩股拳勁,正面碰撞在一起,沒有一絲取巧!

「轟隆隆!」

擂台上空,空間猶如被碾碎的玻璃般,裂開數十道漆黑的裂縫,而後猛然破碎、崩塌。

「噗。」藍楓的身體,被震退了十餘丈,隨即噴出一口鮮血,氣息也是虛弱了少許。

反觀古炎,依舊懸立於半空,紋絲不動,未受絲毫影響。

數個呼吸之後,拳勁爆炸外泄的力量,波及到了地面,剎那之間,廣場中央的大地,以及周圍十多個擂台,都是遭受到劇烈的衝擊,呼吸之間,便是被那恐怖的衝擊波摧枯拉朽,直至被夷為平地。

望著被濃濃的灰塵籠罩的廣場,周圍的學員,一個個呆若木雞。

來自不同地方的天之驕子們,生平第一次見識到如此恐怖的力量!

灰塵中,那兩道朦朧的身影,也是被奉若神明。

「果然,焰勁崩的威力,還是有些勉強。」抬頭凝視著古炎,藍楓擦拭掉嘴角殘留的嫣紅血液,苦笑著喃喃。

焰勁崩是他明面上最強的攻擊手段,糅合了元力、肉身、火焰這三種力量,以特殊的發力技巧,發揮出極為驚人的威力,可面對古炎那被極限斥力削弱過的一拳,被藍楓寄予厚望的焰勁崩,卻被生生壓制了下去……

神級後期強者,太強大了!

「好!」古炎大笑一聲,稱讚道:「藍楓,你果然沒讓我失望!」

身為神級後期強者中最年輕的一個,古炎本身就是一個極為妖孽的天才,在此之前,他雖然十分重視藍楓這位二十三歲的天級極限強者,但也不至於震驚到失態的程度。

可此時,他心裡卻是萬分驚嘆:「這小子的實力,怕是不弱於一般的神級中期強者了!」

一個二十三歲的天級極限強者,尚且令人吃驚,若是這天級極限強者,擁有著神級中期強者的實力,就更了不得了。

藍楓展露的天賦,勝過歷史上任何一位天才。

想到這些,古炎臉龐流露的笑意,頓時越來越濃了。

「想不到,他的力量,居然也這麼強。」海驚濤有些震驚,也有些慶幸,他差點,便走上這位年輕強者的對立面。

是的,年輕強者。

這是海驚濤對藍楓的評價,擁有神級中期實力的藍楓,雖然年輕得有些過分,但也完全稱得上大陸強者了。整個青州大陸,除了古炎等幾個神級後期強者,能夠威脅到藍楓的人,恐怕找不出幾個。

「這才不到一年的時間,昔日靦腆的小子,居然已經成長到如此地步?」紀塵的神情有些恍惚,他打個盹兒的功夫,一隻人畜無害的兔子,就變成了一頭兇悍無匹的猛虎。

只有長期與藍楓接觸的人,才知道藍楓的實力提升速度,是多麼的可怕。

藍山同樣是目瞪口呆:「哥哥的實力,已經這麼強了?」

他本以為自己已經走到藍楓的前頭,卻不料,藍楓竟然隱藏著如此強大的實力。單論力量,他自認不弱於藍楓,可論速度,他卻比藍楓差遠了。若是真打起來,他有預感,贏的人絕對不會是自己。

半空。

藍楓沉默了片刻,旋即輕吐了一口氣,緩緩說道:「我的實力,院長已經考校過了。不知,我這實力,能否入得院長的法眼?」

「不錯,你的實力,的確有資格接受升任副院長的考驗。」

古炎淡淡一笑,緊接著話音一轉:「不過,據我觀察,你的實力應該不止於此。想要接受升任副院長的考驗,便拿出你真正的實力來吧!」

聞言,藍楓猛然抬頭,眼睛微微一眯。 很快,藍楓便收斂了那凌厲的眼神,旋即輕輕拍打掉衣服上的灰塵,不置可否地問道:「院長為什麼會認為我沒使出全力?」

「小傢伙,你該不會以為我們一級學院的情報部門是虛設的吧?」

古炎笑道:「如果我沒記錯,你最強的一招,應該是叫什麼拔劍術……」

一般人或許只聽過藍楓的事迹,卻並不了解藍楓的真實情況。

但古炎不同,在他決定任命藍楓為一級學院副院長之前,便特地派人去調查過藍楓,畢竟,他不可能讓一個不知道根底的人擔任一級學院的副院長。

也因此,他比很多人都更加了解藍楓,甚至,就連藍山知道的,都可能沒他多。

聽得古炎此言,廣場周圍的人群,頓時傳來陣陣騷動。

「莫非他真的隱藏了實力?拔劍術,這分明是一門元技的名稱……」

「難以置信啊!面對院長的攻擊,他居然還隱藏了實力?」

「天驕學員,竟然能夠強悍到如此恐怖的地步……」

「毋庸置疑,這藍楓,絕對是我們一級學院歷史上最強大的天驕學員!」

……

不知何時,廣場邊緣,多出許多平日里難得一見的身影。

這其中,包括數位天驕學員,以及諸多真龍學員,除了外出執行任務的學員,幾乎所有人都被藍楓與古炎的戰鬥吸引而來。

「想不到,他的實力,居然這麼強。」人群中,一個身著天驕學員院服的青年神色複雜地注視著半空中對峙的藍楓與古炎,心中五味雜陳。

青年身旁,一個氣質清冷的女子緩緩開口:「蘇烈,你和他接觸過,見他施展過拔劍術嗎?」

兩人身邊,還有著幾位天驕學員,此刻,聽得女子的問話,幾位天驕學員,紛紛好奇地看向蘇烈。

搖了搖頭,蘇烈說道:「當初他擊殺赤翼鳥,用的便是剛才那一招。至於拔劍術,我也沒見過他施展。」

顯然,一頭准神凶獸,還無法逼迫藍楓拿出全部的實力。

「唉。同為天驕學員,我們與他的差距,卻是如此之大。」一位擁有地榜強者實力的青年,忍不住嘆了一口氣,語氣夾著濃濃的苦澀。

聽得青年的嘆氣聲,其餘幾位天驕學員,也是情緒有些低落。

作為天驕學員,他們可謂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天之驕子,是無數勢力爭相拉攏的天才,就算在天才雲集的一級學院,他們的地位,也是駕凌於無數學員之上。

可他們曾經的驕傲,卻是被藍楓打擊得點滴不剩。

面對如此強大的藍楓,他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這壓力,幾乎令他們窒息了。

「別跟他比。」瞥了身旁幾人一眼,蘇烈搖頭說道:「他根本就是個怪物。」

頓了頓,蘇烈繼續說道:「不光是他,他弟弟藍山,也是個怪物。」

別人不知道藍山的實力,蘇烈卻是十分清楚,也許藍山的實力不及藍楓,但依舊是一個可怕的天才,以他天榜強者的實力,都難以在藍山的攻擊下堅持多久。

「為什麼不能跟他比?同為天驕學員,既然他都能做到,我們一定也有機會的。」這時,一位從始至終都未出聲的青年,淡淡說道:「我們的天賦,幾乎已經達到了人族的極限,我不認為他的天賦會比我們更強。之所以我們現在不如他,或許只是因為我們還不夠努力罷了……」

「林琅,你說得對,我們不能失了信心。」聽得青年之言,最先開口的那位清冷女子,不由重振精神,贊同地說道。

其餘幾人,也是紛紛點頭。

「對,我們該加把勁了。」

「我們幾個,最弱的也是人榜強者,最強的已經踏入天榜行列,神級對我們而言,並非遙不可及……」

「過去,我將蘇烈視作追趕的目標,但從現在起,我的目標該換成藍楓了……」

每一個天驕學員,都是意志堅定之人,雖然此刻遭受到不小的打擊,但這並未摧毀他們的信心,反而使得他們的意志更加堅定。

聽著幾人的話語,蘇烈不由沉默了下來,目光移向半空的藍楓,好半晌,方才輕吐了一口氣:「呼……以他為目標,可需要不小的勇氣。」他可是知道,藍楓不僅擁有著強橫無比的實力,而且其煉器能力,更是讓人驚嘆。

……

「原來這老頭也知道哥哥隱藏了實力啊!」藍山有些驚訝地看了古炎一眼,但隨即,又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可惜,他不知道,哥哥最厲害的絕招,可不是拔劍術。」

儘管拔劍術的威力極強,比焰勁崩還強上許多,但藍山卻是知道,藍楓還掌握著一門更加恐怖的絕招。

他隱約記得,那絕招,好像叫什麼七星劍陣。

一想到七星劍陣,藍山便不由打了個哆嗦,當初藍楓才剛突破到天級不久,七星劍陣便擁有著恐怖至極的威力,如今藍楓的修為突破到了天級後期,七星劍陣的威力,又該是多麼恐怖?

「要是被哥哥的七星劍陣命中,搞不好連神級後期強者都會受傷。」藍山心裡想到。

半空。

藍楓沉默良久,臉龐忽然露出一抹笑容:「事到如今,我也不瞞您了。不錯,我的確掌握了一門更強的元技,這門元技,也的確叫拔劍術。」

「來,讓我試試你這拔劍術的威力。」古炎朗笑道,目光中夾著一抹期待。

「這……」藍楓有些猶豫。

「你在猶豫什麼?」古炎不由皺眉道:「難道你以為,你這一招,還能威脅到我的性命?」說話間,古炎皮膚表面湧出一股散發著強大威壓的火紅能量,火紅能量將他整個人包裹在內,形成一道火紅色的光罩。

那是……由純粹的神力所組成的元氣罩!

「想要傷到我,先打破這層神力罩再說!」古炎懸立於半空,淡然的臉龐,帶著一抹自信。

瞧著這一幕,藍楓頓時遲疑盡消,笑道:「既然院長有這興緻,那藍楓便獻醜了。」

話音落下,藍楓猛吸了一口氣,旋即閉上了雙眸,整個人,都進入了古井無波的狀態。

吐息鍛造法—入化之境!

幾乎沒有絲毫的阻礙,藍楓便進入到入化之境的狀態中,靈魂之力悄然釋放而出,在其靈魂感知中,世界萬物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根根神秘交織的線條紋路,便是這些圍繞著一個個光點不斷穿梭、遊動的線條紋路,構成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神奇畫面,而這些神奇畫面,最終組成整個世界。

在入化之境的狀態下,時間流速彷彿被調整得慢了許多,周圍一切,也都清晰地呈現在藍楓的腦海中。

「有意思。」望著閉上眼眸的藍楓,古炎卻是饒有興緻地笑道。

忽然,古炎感覺領域之內的力量陡然加大,那無處不在的重力,幾乎瞬息間便被疊加到兩千多倍的恐怖地步,讓得他這位神級後期強者,都是隱隱感覺到一絲壓迫感,若非他的身體早在突破到神級的時候便經歷了一次蛻變,哪怕是最為脆弱的五臟六腑,都能夠承受強大的攻擊,恐怕他已經被這恐怖至極的重力,生生碾壓成肉泥了。

藍楓從不輕易將重力領域的重力疊加到最大,因為在那樣的狀態下,靈魂之力消耗得太快了。

可現在,他卻是拋下了所有的顧慮,將重力領域的重力,疊加到了極致。

「嗬!」

伴隨著他嘴裡傳出一聲低吼,重力領域之內的重力,被強加到恐怖的兩千四百倍!

「這小子,還真是……一點也不客氣!」

笑罵了一聲,古炎身子朝著一旁閃掠,即使深陷威力全開的重力領域,古炎的速度,依舊是快得驚人。

不過,當閃掠至十丈之外時,古炎的臉龐之上,卻是浮現一抹驚訝:「即便離得更遠,這領域的力量,也沒有絲毫的減弱……」

就在此刻,藍楓那緊閉的眼眸,陡然一睜。

緊接著,藍楓的身影,猶如奔雷一般,迅速朝著古炎掠來,沿途所過之處,一道道模糊殘影重重疊疊,就連神級中期強者海驚濤,都有些看不清了。

「他的速度更快了!」所有看著這一幕的人,腦子裡都是蹦出一個可怕的念頭。

這,便是超負荷狀態之下的藍楓,擁有著極致恐怖的速度。只有神級後期強者,才能夠勉強壓過他一頭。

古炎雖然身陷威力全開的重力領域,但他若是想躲,還是完全能躲開的,畢竟,哪怕被削弱了速度,他依舊比藍楓快上一絲。

不過,瞧著迎面掠來的藍楓,古炎沒有絲毫躲避的意思,反而撐起神力罩,靜靜等待。

剎那之間,兩人之間的距離,被拉近到三丈。

三丈,無疑是一個危險的距離,若是生死對決,那麼無論是藍楓,還是古炎,都有著足夠的把握擊中對方。

拔劍術!

不知何時,那一件從學院兌換來的一紋神器,出現在藍楓手中,只見藍楓手腕一轉,五指陡然緊握著劍柄,將那被劍鞘遮掩了鋒芒的一紋神器,猛然拔出。

「錚……」

一道微不可聞的清脆悅耳的劍鳴,猶如層層微波一般,緩緩向著四周傳遞,整個天空,都是被一道刺目白光籠罩,就連那懸挂高空的太陽,都是被蓋住了光輝,隱匿了蹤跡。 沒有歇斯底里的怒吼,也沒有震耳欲聾的聲勢。

可當那刺目白光亮起的時候,眾人分明感受到一股令人心悸的力量從那長劍之中迸射而出!

「嗡……」

刺目劍光,宛如閃電一般,瞬息而至,其劃過之處,天空被生生切成兩半,留下一條長達十數丈的漆黑裂縫,邊緣之處,猶如被高溫灼燒過一般,不斷扭曲。

古炎眼睛微微眯了起來,幾乎下意識地伸出手掌,在身前擋了一下。

「咔嚓!」

剎那之間,古炎體表的神力罩,猶如紙糊的一般,轟然破碎,而那劍光,則是餘力未盡,從古炎的手掌背面劃過,最終沒入古炎身後的大地。

錯愛:傾城皇妃 「嗤嗤!」

整個大地都劇烈震動起來,巨大的廣場,幾乎一半的地方,都被生生切成了兩半,就連那長長的石梯,也是被一分為二。

短短几個呼吸——

一條清晰的,貫穿了半個廣場、石梯的寬闊溝壑,就這樣呈現在無數人眼前。

溝壑上空,依稀瀰漫著嗆人的灰塵,使得天空灰濛濛的,視線稍顯模糊。

靜,死一般的寂靜。

整個廣場,都聽不到絲毫的聲音,甚至連呼吸與心跳,彷彿都停止了一般,壓抑的可怕。

「老天,這是多麼可怕的威力啊!」所有人都是睜大了眼睛,眼中滿是不可置信。

被削弱了部分威力的劍光,都能夠將半個廣場切成兩半,那麼它全部的威力,又該是多麼驚人?

眾人忍不住懷疑,那般恐怖的一劍,恐怕足以將整個鐵獅嶺摧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