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頭微微一熱,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片浩瀚空間,有山峰,有江河湖泊很大,林殊明白,他現在正處於一座陣法當中。不僅是他,通過那扇玉門的所有人,恐怕都會陷入倒這陣法裡面。抬頭望向虛空,那雕像依舊還在,彷彿無論在哪,這尊鎮壓大地的雕刻都會鎮守在那,阻擋他們御孔飛行。

「這看似近在咫尺的距離,又有多遠?」林殊鬱悶道,魂老從林殊魂海中直接顯化而出,看著這空間道:「說遠也不遠,說近也不近。哈哈!」這尊魂仙實力還可以,居然還懂空間道紋陣法。小子,空間道紋力量,絕對是瑰寶。你應該要得到學!「好難啊,魂老有什麼辦法讓我直接得傳承?」林殊雙眼發綠道,哼!別想老夫幫。我看應該就是這尊魂仙在選擇繼承者。沒有那麼用容易得傳承!

說著魂老朝前走不到兩步,隨即只見他手掌往前一指,魂光閃耀,轟在前方地面之上,剎那間,轟隆隆的巨響傳出,一片恐怖的毀滅劍芒撕裂空間而去,消散不見。小子看見沒有,這尊魂仙布下了重重考驗,要麼在道紋上有著非常高的造詣、要麼有驚人的實力。才能有機會得傳承,別想不勞而獲,自己努力。

一路上,林殊造遇了許多道紋陷阱,有些直接隔斷了他前行的路,不破解,就無法繼續往前走。「陷阱越來越強了,足以滅殺魂地初階強者人物了。」林殊坐在一處山朴之地上,周身籠罩強大道紋,和那道紋陷阱瘋狂碰撞,直到一起破滅,他才繼續往前走,心中不由得感嘆了一聲。即使以他在道紋上的造詣,前行的路途依舊步步為營,不過有絲毫大意。 林殊憑藉強大的道紋造詣能力一路前行,終於在此刻,他看到不遠處出現一道身影。這人乃是一中年,身披一黑色長袍,眼睛陣陣陰毒之意,盯著林殊之時讓林殊感覺一陣寒意。

「林大師。」此人之前就注意到了林殊,只到林殊之後立即趕來,隨即笑道:「林大師,可否結伴而行。」「墨家之人。」林殊看了一眼對方的身上長袍,神色不動,輕輕的點了點頭:「好。」那請吧。中年含笑說道。林殊看了對方一眼,微笑道:「前輩實力比我強,還請先行一步,若有危險,我自當提醒前輩。」

「林大師客氣了,以大師在道紋上的造詣,能夠預料先機,又豈是我等俗人能夠比似的,還請大師先行。」 重生八零:小辣妻生財記 中年綿里藏針,非常客氣,倒像是有什麼好事讓給了林殊般。既然如此,我便先行,若我有什麼需要前輩配合的,還望前輩莫要見怪。林殊的語氣同樣客氣。

「好。」只見對方點了點頭:「這是理所當然。」林殊不再說話,往前而行,如今這些恐怕都將道紋師當做寶吧,這墨家中年遇到了林殊,焉能放過。林殊很果斷的答應了同行,因為他知道,不答應,也得答應,他看出來這墨家之人的長袍有些破裂,顯然一路行來不怎麼好過,如何會放過他。

兩人一起前行,轉眼間又是十幾日過去,前方的青松古峰依舊,大殿雕像永恆,但他們卻還在往前走著,似永遠沒有盡頭。「大師,怎麼來迴轉了這麼多距離,這樣很耽誤時間吧?」中年對著林殊說道。「若前輩不放心的話,可以自己先行。」林殊隨意說道。

「我只是隨便說說,大師莫要見怪。」中年笑了笑道,事實上這十幾天來,雖林殊偶爾會讓他幫忙出手,但卻比他自己前行要容易多了。前面的危險還是未知,他如何會放過林殊自己先行,恐怕其他人,都在這陣法中掙扎前行吧。

事實上也正如同他所預料的那般,這陣法中的危險雖不知之前那般密集,只在一塊區域,但這種沒有休止的危險,同樣令人防不勝防。

華麗此刻的處境便非常不妙,他在這陣法中遇到了一位洪家族的強者。華麗的道紋造詣雖不如林殊,但畢竟是一名厲害的道紋師,這洪家族的強者焉能放過她,直接威脅華麗隨他一道前行。「前輩,前方的道紋陷阱越來越厲害了,恐怕就算你我合力,也難繼續往前了。」華麗神色有些憔悴,對著這洪家族的黑袍老者開口道。

這老者不喜說話,給人淡淡的陰沉之感,他聽到華麗的話后也沒有說什麼,只是那雙眼睛在華麗清純的面容上已經高聳的山峰掃視著,使得華麗的面色又白上幾分,非常難堪。咬了咬牙,她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往前走。黑袍老者盯著華麗的背影,那火辣豐滿的身姿格外撩人,他的眼中閃過一道道邪火。 林殊和中年繼續往前行走著,雖然這片空間充滿危險,但終歸會有盡頭的,最多花點時間而已,若遇到沒有把握的危機,他寧願繞道走。就在林殊又一次繞道的時候,他看到了前方有一尊身影,腳步不由得停了下來,身法一閃,林殊來到那傀儡身旁。這傀儡,是華麗的。

只見這尊傀儡對著林殊眨眼睛,隨即指頭遠方,似乎在比劃著什麼,這使得林殊瞳孔微微收縮了下,道:「你被人挾持了?」那傀儡點了點頭,頓時林殊心神一緊,道:「快帶我去。」

「林大師。」就在林殊剛準備和傀儡離去的時候,後面那中年走了上前來,道:「林大師這是怎麼了,我們還是不要管閑事的好。」前輩;「我有一朋友遇到了困難,不如一起前往,以前輩的實力,也能幫上一些忙。」林殊開口說道。然而那中年卻笑了笑,將他當做打手拉?

來到這裡的人,那個是省油的燈,而且現在還沒有死的,恐怕都不會簡單,哪一個不是來自大勢力,也許就是和他一樣來自大勢力的強者,讓他浪費時間去得罪人?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不幹。「林大師還是別管閑事的好。」中年含笑說道,林殊的眉頭終於鄒了起來,然而就在這時,一陣狂風呼嘯,林殊的眼眸豁然間一閃,只見那中年瞬間移動之傀儡身前,恐怖的掌印從上往下輾壓過去,恐怖的魂力壓垮一切,咔嚓的聲響傳出,隨即林靈看到那傀儡直接被強大魂力輾壓粉碎,散落一地。

林殊的神色徒然間一變,隨即那中年看向他,目光突然間鋒利了起來,道:「林大師,這樣的話,你可以安心帶路了吧。」此刻的他,陰森森的威脅了,不僅如此,還毀了華麗的傀儡。沉吟片刻,林殊點了點頭,隨即轉身繼續往前行的方向走去,中年眼眸一閃爍,安靜的跟在他的身後,保持一定的距離。

墨家的慘痛教訓他依稀記得,決不能給林殊機會,藉助道紋之力對方自己。中年變得謹慎了很多,不但緊緊跟隨林殊身後,甚至,林殊要求他出手破解道紋,他都直接拒絕掉,只是在後面看著林殊,還好林殊似乎並沒有騙他,每次前方都出現了道紋陷阱。

就在這時,林殊腳步停了下來,看著前方,「大陣。」在他前面,兩旁有著高峰,寬闊的前路看似平靜無奇。但林殊感覺到了這條大道的陣法異樣。突然中年朝著林殊前方揮動轟了出去,在他的攻擊落地的剎那間,一股股強大的颶風徒然間浮現,可怕的氣流翻騰著,使得中年神色一凝。道:「林大師果然厲害,既然看出來了,還請破陣,想必出口也不遠了。」

說著他眼中露出一抹貪婪之意,他隱隱覺得,前方的古峰,越來越近了。「前輩,眼前陣法非常厲害,若前輩不肯出手,恐怕很難破解。」林殊鄒眉道。「我相信大師。」中年笑了下,負手而立,倒是淡然得很。

「那恐怖要多耽擱很多時間了。」林殊開始刻制道紋,一縷一縷的線條浮現,一股淡淡的威壓瀰漫而出,中年緊盯著林殊的每一個動作,身法一閃竟出現在林殊的身前,掌心幻化著駭人的火色,有火焰之光閃耀著,可怕的氣息籠罩著林殊,隨時防備著林殊。

林殊沒有說話,依舊安靜地刻制道紋,過了一段時間,他開始引動道紋攻擊前方的陣法,一點點的前行,中年則是一步一步的跟著他,距離林殊只有一邊之遙,抬手就能殺死林殊。「前輩何需如此謹慎。」林殊笑了笑道,隨即回過頭,豁然間看著中年身後,冷冷道:「你是何人?」

中年見林殊臉色變幻,卻依舊不動,只是笑了笑道:「林大師還是不要亂來比較好。」然而只見林殊的臉色猛然的一變,腳步往前地面一踏,中年的身後,一股恐怖的鋒銳氣息遽然間暴射而出,使得中年臉色大變,豁然間轉身望去,同時他左手探出,朝著林殊的腦袋抓去,即使真的有人,也要擒拿住林殊。

然而在他回頭的剎那,林殊的身體突然的凹陷阱下去,在光紋流動的那一刻,林殊所站的地面瞬間塌陷,他的身體往下沉,同時掌中運起恐怖的魂力利劍,直接朝著中年殺了過去。瞬間中年感知上當了,確實如他所料根本沒有人,但是卻又一輪恐怖的劍雨朝著他爆殺而且。

火焰手掌瘋狂的紅了出去,他的雙腿一痛,隨即慘叫了一聲,雙腿之間被利劍割斷來,那股可怕的劍雨壓迫得他的身體往後退,從林殊的頭頂上空飄退,虛空中傳來一股恐怖的鎮壓之力,他的腿碰到了地面,瞬間氣流開始肆虐,那裡,是林殊未破的陣法。

「救我。」中年慘叫一聲,但此時的林殊已經陷阱入了地底,正一頭栽到裡面不敢將腦袋露出來。為了殺對方他也是冒了極大的威脅,只要慢上一剎那,對方的攻擊就會將他轟入陣法中,必死無疑。但不冒險,殺不死對方,他沒有選擇。

當一切平息,林殊從地底出來,冷冷的掃了一眼中年所在位置,已經屍骨無存。身形轉過,林大快速離去,眼中依舊寒意冒冒。沒有多久,林殊便回到了傀儡被滅的地方,他相信,既然華麗在這裡遇到了他,應該會知道,他一定會想辦法在這裡等她的。為此,林殊在這裡準備了一座道紋大陣,等著華麗的到來。 不多時遠處傳來腳步聲,林殊目光望去,瞳孔不由得收縮了下,盯著那到來的兩道身影,赫然正是華麗以及洪家族的黑袍老者。當黑袍老者看到林殊的剎那,眼中遽然間閃過一道精芒,竟然是這小子。他乃是洪家之人,可是目睹了林大在討論會上的表現,再加上之前洪家族被林殊所害,頓時他眼中爆發處淡淡的冷芒。

「林大師,好算計,讓他洪家族損失好些強者。」只見這黑袍老者走上前來,卻見林殊看向他的眼中閃過一道冰冷冷殺意,極為寒冷,竟讓黑袍老者感覺到了絲絲涼意。想到這他冷笑了下,走到華麗的身後,看來此子,很恨他,那麼顯然是因為看到了華麗。

「還好嗎?」林殊對著華麗問道。「被挾持了那麼天,能好嗎。」華麗瞪了林殊一眼,頓時林殊鬆了口氣,華麗還能與自己開玩笑,想必還沒有遇到太壞的情況。「放了她,此事作罷。林殊看向黑袍老者,聲音冰冷。「哈哈,林殊,你似乎太看得起自己了。」那黑袍老者冷漠回應。

那洪家族的強者見林殊呵斥他讓他放人,不由我眼中冷芒閃爍,還真是放肆的傢伙。「大概,你還不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吧?」黑袍老者手掌猛然間朝前揮動,恐怖的手掌好似要摘星般,朝著林殊抓了過去。林殊腳步一踏,手掌拍打而已,頓時朴向打來掌印碰撞在了一起,發出爆裂的聲響。

「哼。」黑袍老者冷哼一聲,隨即手掌搭在華麗的肩膀上,道:「你有的選擇么?」頓時那黑袍老者伸出手輕撫了下華麗的肩膀,使者華麗面色蒼白許多,往前走了幾步,卻見黑袍老者冷喝了下,手掌依舊搭在他肩頭。

「你若再有任何動作,就永遠留在陣法中吧。」林殊掃過黑袍老者道:「前面的陣法陷阱更強更多,任你實力再強也無法破解,我親眼看到一位墨家強者誤入一陣法中死了,所以才在這裡止步參悟前方的古陣,當然,你若想死,我不攔你。」

黑袍老者手掌一僵,不敢再有動作,對著林殊冷笑意:「這麼說,你願意合作了。」「先放她過來,」林殊冷漠道。「呵呵,我會照顧好她的安全,你帶路便是。」黑袍老者任何會放棄挾持華麗。林殊鄒了鄒眉,道:「她女子之身,我不相信你。」

「哈哈,看來你對她有情愫在身了。」黑袍老者笑著,隨即眯著眼睛:「既然如此,我更不會放她了。」林殊神色更冷了起來:「既然如此,你可以殺了我,然後再試試能不能走出前面的陣法。」林殊眼眸堅定,不容置疑,黑袍老者鄒著眉頭,沒想到林殊如此瘋狂,看來情愫很深呢。

林殊,你以為死可以解決問題,華麗如此一位美人,若不幸被傷害了,你豈能死得安寧。黑袍老者邪笑說道,頓時,林殊臉色更難看,沉吟片刻,道:「我換它,你可以擒拿我,然後跟在她身後,我們兩人,都在你掌控中。」黑袍老者目光一閃,隨即笑了起來,這樣的話,似乎可以接受。

「你過來吧,」黑袍老者冷笑道,林殊看了一眼對方所站的位置,隨即起身抬起腳步朝著對方走去,道

到了他身邊,對方的手才鬆開了華麗。林殊雙手放在華麗的肩上,問道:「沒事吧。」華麗愣了下,清純的臉上竟閃過一抹害羞之意,倒是沒想到林殊會做出這麼親密的動作。

不過一剎那,她便見到林殊眼中閃過一道鋒利之芒。「你想怎麼死!」突然間,林殊的嘴中吐出一道聲音,同時他的腳步猛然間一踏,這一剎那黑袍老者愣了下,隨即轟隆一聲巨響傳出,他的身體一沉,竟然往地下凹陷進去。

「你……」黑袍老者怒吼一聲,聚氣騰空,然而卻感覺上空一股恐怖的鎮壓力量壓落來下去容易上來難,他抬手怒剎而出,但卻見林殊帶著華麗漫步而出,這片空間的氣流亂了起來,剎那間什麼都看不清楚了,只有恐怖的劍嘯之聲。

黑袍老者狂嘯出聲,腳下傳來一陣劇痛,雙腿被下方埋伏好的劍之道紋絞成粉碎,他的面色慘白,隨即他看到一道冰冷的眼睛出現在他身前,手指往他身上指出,剎那間無盡的劍芒瘋狂的襲擊而出,他雙腿趴在地面,想要掙扎著上來,卻無能為力。

「饒命。」黑袍老者眼中露出哀求,但林殊如何會客氣,利劍瘋狂殺出,最終那黑袍老者身體繼續往下墜去,被地下的道紋絞碎了身體,很快便徹底的消失。「走。」林殊對著華麗開口道,林殊和華麗遠去之後,只見華麗清純的目光一動不動的盯著林殊。

此刻林殊身上的冷漠之意已然,見華景盯著自己,不由得笑意問道:「這麼喜歡看著我?」「看你臭屁的樣子。」華麗瞪了他一眼,轉過目光,美眸動了動,此刻林殊看著華麗笑道「你該不會真的喜歡上我了吧?不就救你一命而已。不用已身相許的。」華麗道,滾蛋…… 林殊和華麗繼續往前而行,來到了不久林殊殺死那中年的地方,不過還未靠近,林殊便停了腳步,嗯?前面有情況,接著便趴在了山坡的後面。林殊的強烈感知能夠清楚的感覺到有人來到了那地方,是無不知的塵緣,以及他的道侶。

塵緣身為魂地榜排名九的強者,他來到這裡的速度確實足夠快,看著身前的道侶雲煙,塵緣取出一枚丹藥來遞給她道:「雲煙,你先服用這一枚丹藥,能夠激發體內的力量。」雲煙看了塵緣一眼,美眸平靜如水,隨即她的手緩緩的接過了塵緣的丹藥,毫不猶豫的吞服了下去。

「這裡已經有人來過了,能夠在我們之前來的人,實力毋庸置疑,不過他死了,還有剛才,沈家三老,他也無法破陣,死在了裡面。」塵緣指著前方的兩抹戒指,平靜的說道:「這將是最危險的地方,然而,走過這條路,或許就能夠到出口,得魂仙傳承。」說著,塵緣那溫文儒雅的臉上,卻有著一抹鋒利之色,那是野心。

他是此次試煉最強人之一,魂仙若有傳承,那麼一定是他。「恩。」雲煙身穿淺藍色的衣衫,乾淨而美麗,她看著塵緣的目光永遠是那麼柔和,隨便此刻一樣。「塵緣,你一定會成功的。」雲煙笑了,這一剎那的笑,美艷不可方物,隨便塵緣都忍不住心顫了下,眼中閃過一絲不忍之意。

「我死後,無不知的未來,一定會是你的。」雲煙的笑容有些凄美,她的話卻讓塵緣臉色一變,震驚的看著雲煙。「我明白,那一枚丹藥,不僅會激發我的潛力,還會讓我喪失理智,聽命於你。」雲煙依舊含笑說著,但她的美眸,卻有淚水滴落而下:「塵緣,我們認識十年了,我太了解你了,從我們認識的第一天開始,你就那麼乾淨、溫文儒雅,但你的眼中,有野心。」

「我來你進入了無不知,介紹你認識我父親,讓你拜入了我師祖的門下,你修行是那麼的苛刻,你的成就,也有目共睹,十年,你成為了無不知最為矚目人之一,你永遠是充滿了野心,只為你的修行夢想。」雲煙含淚笑道:「上次師祖說,雲彩,她將可能是無不知未來最重要的人之一,我就知道你心動了,我已經無法幫到你了,但云彩或許可以,你看著她的眼神,就像當年看我的眼中,我知道,若沒有我,師祖會願意撮合你們的,你們都是無不知最耀眼的兩人,而我,只能幫你最後一次了。」

說著雲煙轉身,朝著剛才沈家三老死亡的陣法而去,一路走到這裡,已經有三人成為的塵緣的墊腳石,如今這一人,是她。她心死,當塵緣取出丹藥的時候,她就心死,她太了解他了,他一個眼神,都無法滿過她。既然心已死,那就成全他好了。

雲煙的身上,綻放了最美的魂力,只見她雙手持劍,氣息釋放到了極致,沖入了陣法之中。看到那美麗的光華,塵緣他的內心微微抽搐這,臉上閃過一抹猙獰的痛苦之色,然而很快,取而代之的堅韌,是他的野心,那股銳氣,沒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夠動搖,那是他的道心。

他一路走來的艱難、痛苦、太累了,他還會一如既往的走下去,直到俯瞰整個魂階大陸,這是他追求的,無可動搖!閉上眼睛,塵緣安靜的感受著雲煙的前行,感受著她一步步走向死亡,她的心,卻從微有這麼平靜過。 突然,塵緣的眼眸豁然間睜開,閃過一道可怕的寒芒,隨即他的身影猛然動了起來,朝著身後的方向撲了過去,如同閃電般速度,眼眸則比刀劍還鋒利!塵緣在閉目感知時,立即察覺到附近竟有人窺視,心中的殺意瞬間爆發。

若其事被傳出來,無不知的天之驕子塵緣,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甚至要犧牲自己在無不知的侶,無不知,絕不會放過他的。那窺視之人,必須要死。「走!」林殊看到塵緣撲出的剎那便知道被對方發現了,他也沒想到塵緣的感知如此的強,拉著華麗的手林殊瘋狂的爆退。

「閣下還是留下的好。」身後塵緣的聲音撲來,一股恐怖的寒冷殺意席捲而出,朝著林殊和華麗籠罩過來,只是那股殺意之強,便讓人感覺渾身冰冷。林殊和華麗哪裡會停,三分歸魂氣使用而出,林殊將速度提升到極致。身後的塵緣手指一顫,前方地面之上竟飄飛著星辰之劍,塵緣的身法瞬息邁步而上,剎那間劍嘯聲傳出,星辰古劍穿梭於地面之上,便見陳土飛揚,然而塵緣的身體卻和林殊在拉近距離。

林殊身法雖強,然則本身實力不過魂地中階巔峰修為,華麗也是如此,而塵緣魂地下階巔峰修為,而且已經摸索到了一絲魂天境的藴味,他的速度林殊怎能相比。實力,相差太大了。

林殊神色難看,眼中射出冷芒,他也未曾想到會撞上塵緣的秘密,對方此刻想必要殺人滅口。嗡!只見林殊手掌一顫,頓時幻化護盾打出,竟落在前方的山坡之上。「上去。」林殊和華麗直接踩踏在護盾之上,剎那間下方有恐怖氣息瀰漫,卻見林殊腳步連續顫動,護盾發出咚咚的聲響,可怕的血芒瀰漫而出。

塵緣身體衝擊而來,卻突兀間止往步伐,盯著前方沖入道紋陷阱的林殊,手掌一震,頓時他的身前浮現一片可怕劍幕。「殺。」塵緣一字冷出,劍幕化作一道鋒利劍影,殺向林殊。「下去。」林殊拉著華麗的身體朝前撲了出去,直接滾下了山坡,那一道道劍幕直接從頭頂上空呼嘯而過,有著刺骨寒意。

塵緣冷哼一聲,腳下的劍芒越來越鋒利,好似有無盡劍嘯,他漫步而出,踏劍而行,也直接沖入到了道紋陣法裡面,直撲林殊而去。林殊臉色難看,這樣死的話,真的不甘心啊!魂海中緊急呼叫道:「魂老救命啊!這次恐怕小命不保啊,快出來救我。」而魂老則慢吞吞道,小子不急,不會要你小命的,會有人來的,頂住先,嘿嘿。

就在這一剎那,后側岩,方向有一道驚呼聲響起,華麗臉色蒼白的臉上徒然間生出一縷希望。林殊這才注意到側面一道身影狂奔而來,赫然乃是華景。只見林殊的眼中閃過一道果決之色,手指一劃,剎那間鮮血橫流,他的手指瞬間印在護盾之上,血色的光華瘋狂的湧入其中。

塵緣隨手劃過,虛空中出現驚天一劍,斬向林殊和華麗兩人。林殊的身體翻滾了下,護盾猛然間轟出,直撲塵緣而來,咚的一聲巨響,塵緣之感覺心臟跳動,血脈動搖,同時那一劍直接斬在了護盾之上。「轟隆!」護盾被劍斬回,狠狠的撞在了林殊身上,他和華麗的身影摩擦著山坡衝下來,嘴中吐出了幾口鮮血,而華景此刻終於到了。

「住手。」華景一聲爆喝,他的身體彷彿都化作虛幻,如同一道影子般,剎那間,一道恐怖的斬殺術從天而降,虛空中彷彿出現的一縷白光,斬向了塵緣。塵緣手指點出,恐怖的劍意化作無盡的劍道碎片,落在那璀璨的白色線路條之上。白色線條從天而降,那劍之碎片徹底的煙消雲散,依舊落下,要劈在塵緣身上。 「華式神斬!」

塵緣目光一凝,周身劍氣更加強烈,手指直接點出,落在那白色的線條之上,恐怖的毀滅力量使得周圍的虛空都發出嗤嗤的聲響,終於,在這一指之下,白色線條崩滅消散,華景卻已經降臨在林殊和華麗的身前。「大哥。」華麗喊了聲,華景那目光中徒然間射出一道冷光,盯著前方物塵緣。

「魂地榜第八位,華景,」塵緣盯著前方勢力華景,開口說道。華景的目光中透著殺機,這塵緣剛才的一擊,分明是想要誅殺林殊和華麗。恐怖的氣息從身上瀰漫而出,華景的魂力綻放,一道白色的魂影散發出滔天的殺氣。

「景大哥,只是一場誤會而已。」此刻,林殊的聲音傳出,華景愣了下,隨即便聽林殊道:「塵緣,你無緣無故追殺我和華麗,是否有什麼誤會?」塵緣進入秘境實力已經快要突破到魂天境了,無不知的天驕之子,隨便華景實力很強,然而真是爆發戰鬥,明顯對接下來的奪傳承不利。

塵埃看向林殊,只見對方眼睛乾淨透徹,沒有半點狠意,倒是令他頗為驚訝,沒想想此子心機如此之深,刻意裝作誤會,實際是暗示他剛才看到你事情只會當做不知道,至於剛才自己險些擊殺他,他也毫不在意。此子非常能忍耐。

「哈哈,塵緣,你竟也在這裡。」只見遠處洪磊走來,以及沈家的一位道紋師,這位道紋師也夠倒霉的,遇到了洪磊,自然被挾持帶路。這裡沈家道紋大師,有兩位大師在,想必可以走出這鬼地方。洪磊目光落在林殊的身上,眼中隱隱發出火焰之芒,他還以為塵緣是脅迫林殊帶路,華景不同意,才出現對持局面。

「呵呵,我也是這麼想的,林大師應該願意帶路吧?」塵緣看向林大冷漠問道。林殊明白,塵緣一日不殺自己,心中安落難穩。然而他何嘗不是一樣,若有機會,必斬塵緣。

「自然。」林殊含笑說道,到時答應得非常爽快。「有林道友帶路的花,此行必然會順利許多。」沈家道紋師笑道,剛才是劍拔弩張的氣氛彷彿瞬間便消散於無形。華麗自然明白林殊的意思,對於剛才聽到的事情閉口不言,就當做什麼都不知道一樣。

ps:最近靈感卡,需要一些時間好好想想接下來的情節,作為一個菜鳥,我知道自己有好多的不足的地方,但我會努力去寫,不求有多厲害,但求自己能夠有所提升,非常感謝一直看來的兄弟姐妹,哪怕有一個人在看也好,我都會寫作下去,謝謝!謝謝大家! 接下來的前行路上,林殊和塵緣持終都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而華景什麼都沒有問,他焉能不明白林殊的話語中藴藏隱情,刻意不說。走了不遠處,他們又回到了塵緣和雲煙對話的陣法之前,此刻在那裡,又多出了一枚道紋戒指。而且,還有其他人的。

「都來齊了。」身後不遠處,有聲音傳來,諸人回過頭,便見到了陸川、洪磊以及墨家三人漫步而來。三人都是墨家強者,他們竟然匯合了。此刻只見洪磊以及墨家人目光落在林殊身上,眼中皆有寒芒閃耀而過,藴藏一縷殺機。在他們看來,洪家族同墨家十餘位強者的死,林殊拖不了關係。

然而,他們注意到了此刻前方的情況,知道現在不是對方林殊的時候,還需要藉助他的道紋力量走過去這陣法。「林大師,還請帶路。」只見塵緣對著林殊做出請的手勢,林殊目光掃了一下面前的人,臉色平靜,然而心中卻知道此刻的他處境極為不妙。

「好。」林殊點頭,開始在前方刻陣,華景和華麗站在林殊身後,而沈老則隨林殊一起走到最前方,聯手破解這道紋之陣。林殊的動作很慢,這似讓沈老感覺到了一絲異色,似乎,林殊故意如此。實際林殊一直在觀察機會,然而想到身後那些人的實力,他知道自己想要將這些人一舉滅殺恐怕是不可能做到的。

塵緣、陸川、洪磊、他們都是魂地榜上的強者,想要在破陣之時同時刻陣襲殺他們太難了,他只能安心破陣。片刻后,林殊拿起了一枚道紋戒指,卻留下了另外一枚,沈家老者目光一凝,將道紋戒指撿起來,瞳孔閃過一道冷芒,臉了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沈風。」沈家老者握著道紋戒指,突然間他是目光凝了下,只見林殊的身體前刻著一個字,塵。「塵、塵緣。」沈家老者內心顫了下,身體似有些不穩,不過隨即他吸了口氣,假裝沒有看見般,眼中卻有一抹仇恨之光閃耀而過。

林殊的身體擋住了字跡,而且快完之後立即抹去,繼續破陣,身後的人安靜的跟在後面,一路往前,漸漸的前方的古樹高峰彷彿就在咫尺。更近了,就快到了。「道紋能量波動。」林殊目光突然間望向前方,古樹高峰雖近在咫尺,卻有種模糊感覺,彷彿有道紋障擋在那裡,化作一層道紋之壁。

他不由得停了下來,閉上眼睛,安靜的感知前方的道紋之壁。他感覺到了,就快出去了,只有一步之遙!後方之人見林殊停下,不由得皺了皺眉。洪磊眉宇間透視一抹煞氣,冷冰冰的問道:「你這是做什麼?」「陣法難破,自當用心參悟,你若不放心,自己來?」林殊冷漠回應,使得洪磊冷哼一聲,看向林殊的眼眸卻透著冷裂寒芒。等此事了結,定要林殊好看。巨巨道紋師,竟夜敢如此猖狂,不知死活。。

林殊自然明白洪家族心有殺意,他卻只當做不知,依舊閉目,這一坐便是半日之久,後方又有幾人到達這裡,卻都安靜的等待。終於,只見林殊眼眸睜開,對著華景以及華麗道:「竟大哥,你們二人,分別將手放在這兩個位置試試。」說著,林殊手掌劃過,頓時有一道魂力落在前方星辰之壁兩個位置上。

「好。」華景和華麗微微點頭,往前走去。「等等。」身後,突然墨竹開口只見他神色閃電鋒芒道:「為何是她二人?」「只是試探,而來有一定的危險,前輩若是願意出手,再好不過了。」林殊轉過身,神色含笑,墨竹神色一沉,盯著我林殊,目光陰晴不定。

此子心機深沉,在之前已經坑過他們一次,刻意讓他們幫助,他們不同意,於是他找到魂城分院的人,直接離開了。這次,可不能輕易上當,也許,他是故意讓華景和華麗上去,然後引誘他們出手。「讓他們先行,洪磊你們二人,跟隨在後。」陸川淡淡開口,掃了林殊一眼,他到要看看能玩出什麼花樣來。若華景兄妹安然通過,洪磊可再入其中。

洪磊和另外一個無不知強者微微點頭,隨機便跟隨華麗以及華麗往前走去。華景和華麗對林殊自然信任的,他們的手掌印在了林大所指的位置,剎那,那道紋之壁彷彿化作了實體,漸漸變得清晰了起來,兩扇玉門突兀出現,華景和華麗的身體徒然間消失不見,踏了過去。

「嗯?」洪磊等兩人神色一凝,他們身體豁然間往前,手掌印在了華明兄妹手掌所放的位置,遽然間,一股恐怖的凶煞之氣傳來。「小心。」林殊漫步而出,然間此刻他也話卻顯然已經晚了,洪磊兩人身體爆退,恐怖的毀滅力量瘋狂的卷向他們。

「轟!」洪家族怒吼一聲,雙掌揮出,兩隻恐怖的大手印出現,掌心之中藴藏恐怖力量,咔嚓的聲響不斷的傳出,那毀滅力量竟在他掌中消散,然而洪磊卻是倒吸一口涼氣,雙掌血肉模糊。「前輩動作太快,來不及提醒。」林殊和沈家老者走過來,他的目光看著洪磊笑道。

洪磊的雙掌微微顫抖著,目光死死的盯著林殊。來不及提醒?這鬼話他會相信?看了一眼他的同伴,更參,雙臂血肉模糊,非常恐怖。塵緣的臉上也沉了下來,此子,故意為之。再加上此刻華景和華麗已經走過去,而且完全看不到身影,他們不由自主心中焦急。 「這道紋隨時變化,第二次應該換一個方位。」林殊漫步到道紋前開口說道,他和沈家老者對視一眼,手掌印了出去。「留下他們。」塵緣和墨竹等人臉色同時變幻,剛才諸人都注意到道紋之壁對洪磊的攻擊,林殊走上前虛情假意,他們心中冷哼,卻沒想到林殊突然出手,立即明白對方想想做什麼。

但此刻已經晚了,光一閃爍,林殊和沈家老者的身影同時消失,使得他們一個個臉色鐵青。林殊和沈家老者剛到另一邊,便見到華景和華麗都在對面看不到他們。「林小兄弟,我家兄弟?」沈家老者看著林殊問道。「我和華麗偷聽到塵緣與他道侶談話,沈家兄弟,被他們強迫破解那陣法,隕落於陣法之中,不僅如此,塵緣為了測試陣法,甚至讓他道侶親自去走一趟,同樣隕落去了。」

林殊開口說道,使得華景目光鋒芒四射:「你們偷聽到了他的秘密,所以剛才他追殺你和小麗?」「恩,我只能裝最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陸川剛好又趕到,塵緣便也不提此事。」林殊微微點頭,目光望向前方,古樹高峰下,赫然有著一座大殿,大殿之內,隱隱能夠看到一尊雕像。到了!

「以他們的實力,這道紋之壁,困不住他們。」沈家老者開口說道,那些人如若聯手,能夠以強大的力量將這道紋之壁破開。「恩。」林殊微微點頭道:「我們去前面看看。」四人紛紛點頭,隨即身法快速朝著前方古樹高峰下的大殿而去,他們直接踏入大殿只見這大殿極為寬敞,前方那尊雕像如同真人一樣,極為逼真,手中正托著兩卷玉書。

這片大殿散發著一陣陣光芒籠罩,林殊等人站在外面卻未立即踏入其中,只因前方地上有諸多流動的道紋。「似乎,並非是陷阱?」沈家老者看向林殊道。「恩,像是需要人為引洞的道紋力量,不僅不是陷阱,還能讓精通道紋之人控制。」林殊點了點頭,他和沈家老者有相同的感覺。

「上去看看就知道了。」華景含笑說道,他倒是大膽,直接上前一步,剎那間,大殿地面之上,似有光芒流轉不休,那尊雕像之前,地面之上金色的光華閃耀,一道道金光降臨,刺人眼眸,隨即地面開裂,幾道閃爍身影同時升起。

這些身影共有九道,渾身皆都透著璀璨金芒,鋒利的眼眸如同可怕的利劍,掃描林殊四人。林殊看著這九道金甲男子的眼眸之時,只感覺身體要被對方的目光刺穿來。不由得運轉不滅魂魄決,這樣才能不刺眼。「四人同時到達,誰是道紋師?」只見其中一金甲男子開口問道,語氣銳利。林殊眼眸盯著金甲男子道:「我是?」

「我也是。」沈家老者同樣開口,眯著眼睛,這九道金甲男子似乎是傀儡,然而那眼睛就像是誕生出了靈智一般。金甲男子的目光掃視林殊以及沈家老者,隨即開口,:「我九人乃是主人所煉製的金甲傀儡,修為魂地巔峰,守護主人傳承,只取一人,需要再道紋以及魂道之上都有非凡造詣的天才人物方可。」

林殊神色閃爍,一路來到這裡,有重重考驗,似乎考驗的目的,的確是為了篩查出極為優秀的魂地巔峰人物。「小麗,你到我身後。」華景開口說道,這九大金甲男子身上的銳氣透體而出,其中,有四人往前漫步,鋒芒的眼神透著可怕殺機,他們的手中,皆握手金色長搶。這是,最後一重考的。 頓時華景的魂力釋放,身上散出恐怖殺意,這是白虎的殺道力量。「你,不錯,但還不夠。」只見一金甲男子盯著華景,隨即身體豁然間沖處,長搶破空,如同金色閃電。華景腳步一跨,華式神斬,穩藴藏意志力量的神通爆發而出,虛空中出現一道神靈般,藴藏著駭人的殺機。

「破!」金甲男子冷喝一聲,長槍之上彷彿出現一道閃電,擊在那幻化神靈之上,剎那間那道神靈之影崩滅破碎。華景目光微凝,這金甲男子的戰鬥力好可怕。華式神斬再度綻放,一道道神光如烈日陽光灑落而下,華景的頭頂上空彷彿出現一道金色的神靈,恐怖的火焰風暴發出怒吼之聲,那一道道神光斬落而下,即便是魂地初階巔峰強者被擊中也要被一斬劈開。

但金甲男子實力恐怖至極,強強絕倫,華景根本奈何不了對方。林殊和沈家老者同樣遭遇了金甲男子的攻擊,只見林殊腳踏大地,恐怖的道紋利劍爆殺而出,這地面之上有著諸多錯綜複雜的道紋,皆可化作攻擊,為她所用。

颶風卷向對方的身軀,長槍爆殺而出,林殊不斷控制道紋發起攻擊,然而金甲男子太強,一擊能讓道紋攻擊都崩滅毀掉,他一步步走向林殊,冰冷說道:「你實力太弱,如何得傳承,當滅之。」說罷,他身上殺氣更強,繼續朝林殊走過去。

林殊眼眸豁然間一凝,冷道:「試煉路開啟,皆憑本事,這傳承我當爭奪。」一路走來,且不說誰天賦如何,但就這裡面的考驗而言,誰最為合格,非他莫屬。然則此刻,金甲男子卻言,實力弱小當滅之,焉能不怒。

「此傳承不僅考驗道紋造詣,同樣還有魂道實力,我不知你四人如何到達,然則你修為魂地中階巔峰,焉能得到魂仙傳承。」話音落↓,金色長槍再度殺向林殊,他眼中利芒刺痛林殊的眼眸。這金甲男子,當真要殺他。林殊心中寒,好一個傳承。

金甲男子殺意強烈,一股可怕的鋒利之氣從他身上瀰漫,只見他漫步而出,金色長槍猛烈暴擊而出,可怕的金色閃電殺向林殊,威力不知有多強。林殊腳步連續踏出,道紋之光閃耀,一頭青龍扶搖而上,朝著金色閃電而去,轟隆一聲巨響,道紋爆裂。

「我等九人,守護傳承,實力皆為魂地之極,大殿陣法,若傳出奪者魂道傑出,而且又有道紋輔助,可擊敗我等,奪取傳承,然則,你只有道場造成,卻無魂道實力,焉能不死。」金甲男子字字銳利,腳步一踏,每一步走出,都有一股銳氣降落林殊身上,林殊只感覺身影都要被刺穿來。

林殊往後退去,卻見此刻,呼嘯風聲滾滾而來,剎那間,好幾道身影沖入大殿之中。赫然正是塵緣、陸川、洪磊、陳偉等人,他們聯手攻擊,以最強力量破開了道紋之壁,隨後立即奔赴大殿,見到林殊幾人並未得到傳承,便心頭微鬆了口氣,看來,林殊他們似乎並不好過呢。

墨竹的雙手依舊有著血跡,他掃向林殊之時殺意極為凌厲。如今,已至此地,傳承近在眼前,再無需林殊。此子,可殺之。「林大了,如今,你想如何死法?」墨竹冰冷說道。林殊神色冷漠的盯著他,開口道:「莫非你們不想走出這片試煉之地?」

。墨竹神色一變,卻見一位金甲男子開口道:「你們既來,皆有資格爭取傳承,擊敗我等,便能得魂仙之物。」聽到金甲男子之言,墨竹眼中殺氣更強,對著林殊冷笑連連。而塵緣,陸川等人的目光,卻是死死的盯著前方雕刻手中的玉簡,甚至沒有心思殺林殊了。

魂仙傳承,若能得到,對他們而言無異於如虎添翼,從此之後,他們將成為家族門派的唯一天驕。諸大勢力,無論是宗門還是家族,一代代天才無數,他們如今正值魂天境巔峰,畏懼魂地榜前列,乃是天驕人物,然而,在他們之前,也有人曾經是家族宗門天驕人物,如今跨入魂天境地位並不比他們差。之後依舊還會有天驕湧現。

諸天驕,皆為家族宗門領袖候選人,他們唯有在這殘酷的竟爭中將其他人皆都比下去,方可脫穎而出,成為唯一未來領袖。如今,魂仙傳承,無疑將是巨大契機。 只見塵緣手掌之中,出現一把鋒利無比的利劍,光芒閃耀,這乃是一把頂級神兵利器。陸川手中,出現一雙手臂鎧甲,將雙掌一起覆蓋,同樣是頂級神兵。諸天驕身上,皆無四階神兵,並非宗門沒有。只是,他們是天驕人物,宗門以及家族未來的領袖候選人,必須要對他們要求是最為嚴格,不會讓他們依靠強大的神兵,即便有,也是保命或是逃命用的,而非攻擊性神神兵利器。

這樣,或許他們在外面歷練會遇到危險,唯有如此才能壓迫他們的潛能,逼出他們的後路,即使他們不敵,還有保命手段。皆因他們是天驕。若有一天,他們在竟爭中勝過其他宗門天驕,那麼,將不再限制他們。金甲傀儡手中的長槍發出清晰的聲響,皆都做好久戰鬥的準備。傳承在後,能者居之。

塵緣的身體瞬間朝著一金甲男子衝擊而去,手中的劍豁然間斬出,剎那間,虛空出現璀璨劍雨,這劍雨竟在空中凝聚,化作無堅不摧的利劍,直刺金甲傀儡的腦袋。金甲傀儡神色中藴藏鋒芒,手中長槍連續顫動,剎那間,漫天金光浮現,只見他手掌連續顫抖,金光化作一片金色天幕,籠罩一切。

槍出,破劍雨。

陸川等人同時殺伐而出,只見他的陸家掌法威力無窮,好似能夠裂石開金一樣,再加上手中的恐怖神兵,手掌之中瀰漫著恐怖毀滅之力,直接和金甲傀儡的長槍碰撞,發出清脆聲響。林殊此刻卻也不好過,那金蛟傀儡彷彿認定了他般,必要將他誅殺掉來,墨竹見陸川已經去搶奪玉簡,他的冷芒卻掃向了林殊,此子,當誅。

墨竹手掌湧現強烈的星光,好似被星辰洗鍊了般,他的身體徒然間衝擊而出,手掌轟出,剎那間,一道璀璨星辰掌印朝著林殊暴擊而出,林殊神色鐵青,前方還有一金甲傀儡對他進行攻擊。「林殊。」華麗在大殿之旁面色蒼白,腳步往前,卻見墨竹抬手便轟出一掌,華麗悶哼一聲,鮮血吐出,直接摔飛出大殿之外。

以她的實力,根本無法參與這種戰鬥。林殊調動道紋之力,抵擋墨竹的掌印,然而恐怖掌印依舊滲透而入,震得他氣血翻滾,而在同時,金甲傀儡手中的長槍閃電般刺剎而來,林殊瞳孔睜大。這一槍快得極致,威力無窮,她根本不可能擋住。

「不……」華麗看到這一幕面色蒼白如紙,華景也被一金甲傀儡拖住,根本沒有辦法支援林殊。「噗嗤!」一道輕響聲傳出,長槍刺入林殊身上,直接將他身體刺穿,然而卻剎那間拔出,可見其鋒利程度,林殊的身體卻被震道大殿牆壁之上,轟隆一聲巨響,只感覺腦袋一暈,心神狂震。

「該死。」墨竹冷哼一聲,再度朝著林殊轟了一掌,華麗身體衝來,擋了一擊,轟隆一聲巨響,她的身體狠狠的撞擊在林殊身上,大口的噴出鮮血。

「小麗。」

華景面色蒼白,怒吼一聲,然而前方金甲傀儡的實力太過可怕,拖住他根本不容他分心,一柄金色長槍險一些刺入他的心臟。九尊金甲傀儡,皆為魂地巔峰之極。要得傳承,何其之難。

「哼。」墨竹看到這一幕冷笑了下,再往前走去,想要讓華明和林大死透,然而他也腳步豁然間僵在那裡,只見旁邊的金甲傀儡冰冷的寒芒射在他的身上,使得墨竹打了個冷顫。這些守護傳承的金甲傀儡,可不僅是要殺林殊一人,都想殺,留下最後又資格得到傳出的人,沒有資格的話,就全部死。

金甲傀儡朝前墨竹發動了攻擊,墨竹只能應付,也來不及去看林大如何。只見華麗面色蒼白如紙,走到林殊身邊,看著那不斷流出的血跡,華麗將自己的衣衫撕了一角,隨即捂在林殊的傷口。

「林殊,你醒醒。」華麗拍了拍林殊的臉道:「你不能睡過去。」林殊此刻意識模糊,被墨竹猛擊,又受金甲傀儡毀滅一槍,體內生機彷彿都要被摧殘毀滅,他的傷勢之嚴重可想而知,只感覺昏昏沉沉,想要永遠睡去。

而魂海中,綠靈看著道:「老大你不讓出手救這小子,是不是想要他受點苦?磨練,磨練。」魂靈珠道:「恩,你小子一直以來都沒曾傷過什麼,這點小傷他死不了的,只是暫時暈了過去。不能讓這小子時時都想著有我們在,可以幫他抵擋,而忽略了修行的殘酷,修行之路上應赴薄冰,不進則退。」 此刻,模糊不清的意識中,林殊感覺隱約有人在呼喚他。耳邊的聲音越來越小,這一刻,他彷彿陷入了絕對的安靜之中。「要死了嗎?我不甘心啊!」林殊的心很痛,他還有太多的事情未了,他怎麼能夠死。但是,此刻的他,真的好想睡去,他很痛苦,很想不去想那一切。

林殊的體內,明火依舊燃燒著,一縷縷淡金色的血脈纏繞在明火周圍。這明火,像是心火,他的見識,彷彿就在明火之中。此刻,明火似乎想要暗淡,外界的呼喚,似乎越來越微弱,那些身影,越來越模糊。真的,要死了么!

殘酷的魂道之路,充滿危機,他一路艱險來到這裡,卻被金甲傀儡擊傷,他很不甘心。為何,難道就境界低微?明火,依舊燃燒著,血脈的力量繞著明火,那恐怖的氣息彷彿都要漸漸衰弱。然而此刻,火光中,林殊彷彿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那身影越來越近,漸漸變得清晰了起來。

「青雨。」

林殊的心,彷彿還會顫抖。「林殊。」彷彿,有一道聲音,在心間響起。

「你,不能死。欠老娘的房租還沒給啊!」

「我,不能死。」林殊的心中湧現強烈的執念,他怎麼能死?

地球我還得回去青雨房東的租金還欠著,男人大丈夫不能欠。怎麼能死?

明火,彷彿亮了起來,那金色的血脈漸漸融入到明火之中,越來越亮,剎那間,林殊的心,彷彿也被點亮來。「吼!」另外一股血脈咆哮了起來,充斥著無盡的可怕之意,這股血脈力量彷彿來自太古,發出了憤怒的吼聲。更讓林殊震撼的是,體內,那匯聚而生的血脈,彷彿化作了一頭威風凜凜的金色巨龍,俯瞰天地。

明火之中,好似有林殊的影子,他抬頭,看著這太古身影,只感覺深深的震撼。他體內的血脈,為何如此強大?而且,這金色龍血脈,居然在畏懼那誕生的明火。

「冥冥中,一道聲音響起:「你,可知,自己是誰?」

心中,響起了一道聲音,他林殊,擁有這等強大的血脈,他,是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