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氣勢壓人,即使到了別人的地盤,也是一副強龍要壓地頭蛇的模樣,那薛運原本就只是一個清俊的年輕公子,自然比不上祝烽這樣的身份氣度,於是微笑著,算是讓步。

對著南煙道:「夫人請坐。」

南煙便走過去坐下。

她原本是打算找到薛運之後立刻就詢問薛靈和解藥的事,但再一想,還是先探探虛實再說。

況且,話都說到這份上了,讓他給自己診診脈倒也不錯。

畢竟,已經三個多月了,最近又一直奔波不定的。

便走到窗邊那張桌子的對面坐下,將袖子拉起一點來露出手腕,放到了桌上。

那薛運便伸手要摸向她的脈門。

就在他剛要碰到南煙的時候,祝烽突然出聲阻止:「等一下!」

兩個人都一愣,抬頭看向他。

祝烽道:「為什麼不像宮——為什麼不隔一層布?」

晚點也許還有,但大家不要等得太晚

(本章完) 「轟!」

李牧話音未落就沖著許飛一拳轟了過去。

一個磨盤大小,極度凝實的拳印縱橫過虛空,帶著熾烈的光,瞬息間就到了許飛的面前,那可怕的氣勢,令許飛眉頭一皺。

李牧並沒有使用撼龍拳,只是隨手一擊,但以他如今的修為和戰力,隨手一拳,一樣是氣勢如虹,威壓四方。

「哼。」

許飛冷哼,手掌一揮,撐開了一片天幕。

「轟!」

拳印轟擊在天幕上,頓時潰散,化為漫天光點,而那光幕也是一陣搖曳,如鏡子一般破碎。

「這許飛雖然狂,可倒也有一些資本,才進入飛仙秘境幾天,修為竟然已經到了武尊境三階。」李牧感知到許飛身上的氣息,眉頭微微一皺,「許飛出自兌天候府,傳承有兌天候府的絕學,其戰力絕非一般的武尊境三階可比,倒是不能太掉以輕心。」

李牧氣勢狂猛,威壓蓋天,霸氣十足,從戰術上重視對手,戰略上則充分的蔑視對手,以撼龍拳出擊,和許飛近身戰。

「轟!」

天穹碎裂,樹木倒塌,山石化為飛灰。

李牧和許飛在大戰,從空中打到地上,可怕的力量將一座小山生生夷成了平地。而後兩人又衝上了高天,在虛空中碰撞,每一拳,每一掌都有崩天裂地之威,令虛空寸寸崩裂,如鏡子一般破碎。

以兩人為中心,方圓數千米之內,整個都化為了一片廢墟,樹木,山石,花草,盡皆成了齏粉。

地上布滿了一個個大坑,小的十幾丈寬,數丈深,大的則有數十丈寬,十幾丈深,將地下暗流道打穿了,有一股股噴泉從大坑小洞中冒出來,很快就將大坑小洞蓄成了一個個小水塘。

虛空上,則是破破爛爛,布滿了裂縫,像是摔在地上的鏡子一樣。

「太可怕了!」

「這就是武尊境的實力嗎?我們和他們比起來,還真是一個在地,一個在天,差距太大了。」

「不,一般的武尊境可不會有這麼強大的戰力,李兄和那個叫許飛的都是人中龍鳳,天之驕子,他們的戰力遠超同境界之人。恐怕,即便是修為比他們高上一兩個境界的武者也不見得是他們的對手。」

「哦……」

一片山林中,韓忠和封清正在交談,看著虛空中李牧和許飛的大戰,一陣瞠目結舌。

他們兩人得到李牧的吩咐,在戰鬥一開始就利用李牧送給他們的綠眼等級獸核御空飛行,剎那間遠離了戰場,來到了這片距離戰場足有近萬米遠的山林中,遠遠的觀看李牧和許飛的大戰。

無論是韓忠還是封清,看著李牧和許飛之間的大戰,都感覺心驚肉跳,為他們的戰力而震撼。

事實上,他們也不是沒有見到過李牧出手,當初李牧一拳一個,轉眼間打爆十幾頭綠眼一階妖獸的時候他們就知道李牧很強大。

可那時候只是十幾頭綠眼一階妖獸,李牧擊殺它們自然是舉重若輕,這會兒卻是和許飛大戰,李牧動用了全力,展現出了全部的實力,那種可怕的氣勢,強大的力量,令韓忠和封清心神都在震顫,久久不能平靜。

遠處,季天行和幾名老人也關注著李牧和許飛的戰鬥。

對於李牧的實力,幾人都感覺很吃驚,許飛的修為已經到了武尊境三階,戰力更是足以匹敵武尊境五階,乃至六階的高手,可卻無法擊敗李牧,兩人激烈爭鋒,依然只是難分勝負。

「鏗鏘」一聲,許飛拔出一柄通體赤紅,如琉璃一般晶瑩,上面布滿奇異紋絡的長槍,斜指李牧,厲聲大喝:「吃我《烈陽霸王槍》!」

「轟!」

一股可怕的氣息從許飛身上升騰而起,那是一簇火苗,有小到大,轉眼間就變成了滔天的大火,席捲高天。

感受到那火焰的熾熱,李牧眉頭一挑:「震天候府的傳承絕學,《炎火訣》!」

八大天候府,每一個都有自己的傳承絕學,就比如乾天候府的《御龍刀法》,離天候府的「天下極速」,坎天候府的《九陽天功》,而震天候府的傳承絕學就是《炎火訣》和《烈陽霸王槍》。

其中《炎火訣》是修鍊法門,《烈陽霸王槍》是槍法,兩者結合,可以爆發出驚天動地之威。

「呼……」

一片赤紅洶湧,那是火焰在燃燒,瀰漫了整片虛空,籠罩了數千米方圓,像是火焰凝聚的雲霞一般,卷向李牧。

「《烈陽霸王槍》,怒火衝天!」

許飛手持赤火神槍,渾身縈繞著熾烈的火焰,如一尊火神一般御空而來,長槍在虛空中一震,向李牧飛刺而來。

「六道輪迴!」

李牧快速結印,以破滅式衍化「六道輪迴」,化生出六個巨大的黑洞懸浮在身邊,每一個黑洞都在轉動,有可怕的力量瀰漫出來。

一縷縷火焰受到「六道輪迴」的影響,被六個巨大的黑洞吸納吞噬了進去。

可是,伴隨著一縷縷火焰被吞噬,卻有更多的火焰湧來,彷彿無窮無盡一般,六個黑洞只能瘋狂的轉動,和漫天火焰抗衡。

「撼龍拳!」

李牧眸子里閃過一抹寒光,攜「六道輪迴」之威,主動迎上許飛的《烈陽霸王槍》。

「轟!」

一聲巨大的轟鳴傳出,如雷霆作響,震得人耳膜發疼。

李牧以撼龍拳硬撼許飛的《烈陽霸王槍》,生生的打爆了「怒火衝天」這一招,而後欺身到許飛的近前,狠狠的打出一拳。

「嗯?」

許飛臉色一變,連舉起手中赤火神槍橫在胸前,「砰」的一聲,他只感覺渾身一震,整個人便不受控制的橫飛了出去。

一連翻了十幾個跟頭許飛才停了下來,一口鮮血差點噴出,被他強行咽了下去。

可還沒等他平復氣血展開反擊李牧就又到了,一股可怕的拳勁撲面而來,令許飛衣袍紛飛,長發倒卷,剛剛強行咽下去的一口鮮血又涌了上來。他只感覺喉嚨一甜,噗的一聲噴出了一大口鮮血。

「轟!」

見許飛吐血,李牧眼睛一亮,飛身而上,又是一腳揣在許飛的胸口。

這一記窩心腳太過凌厲了,讓許飛剛剛平復下去的氣血又有了紊亂的跡象,臉孔一陣通紅,又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啊……」

一連噴出兩口鮮血,許飛身上鬱氣一緩,倒是喘息了過來,不禁眼眸赤紅,仰天咆哮,如一尊魔神一般,手持赤火神槍,飛撲向李牧。

「《烈陽霸王槍》,禁斷虛空!」

許飛手中長槍凌空一劃,虛空頓時凝固了,像是平靜的湖水一下子結了冰,整個成了一塊。

「《烈陽霸王槍》,朱雀鎮殺!」

又是一聲大吼,許飛狀如瘋狂,渾身氣勢蒸騰,化為漫天神火,手中赤火神槍更是發出一聲尖利的嘶鳴,衝起漫天的火焰,幻化成一頭赤紅朱雀。

「唳……」

朱雀嘶鳴,渾身羽毛艷麗,如一簇簇跳躍著的神火,一對眼睛也是如紅寶石一般,閃爍著刺目的光芒,它體型龐大,足有十丈,雙翼鋪展如火雲,利爪則如赤金,閃爍著冰冷的光澤。

一瞬間,虛空凝固,火焰漫天,一頭龐大的朱雀縱橫火海中,攜帶著凌厲的殺氣,撲向李牧。

「不好,是神獸朱雀,李兄這次麻煩了。」見到那頭朱雀,封清不由的驚呼出聲,臉色一陣焦急。

韓忠也一樣擔憂,握緊了拳頭,指節都發白了。

朱雀乃是上古四大神獸之一,秉承南明離火而生,天生就是火中的王者,駕馭火焰的能力只在火鳳凰和火麒麟之下,許飛手上那柄赤火神槍化成的朱雀雖然只蘊含上古朱雀的一縷殘魂,可也一樣強大無比,由不得封清和韓忠不為李牧擔心。

「《烈陽霸王槍》中的必殺技,朱雀鎮殺!許飛以手中的赤火琉璃槍配合『朱雀鎮殺』,更使『朱雀鎮殺』的威力強了三分。」季天行也在關注著戰局,見許飛使出這招,頓時笑了,「這次,李牧死定了。」

火焰漫天,席捲天穹,虛空禁斷,退無可退,李牧的神色也凝重起來,在虛空中邁步,如一尊神邸一般。

「六道輪迴,吞天噬地!」

一股可怕的氣息從李牧身上升騰而起,氣海中武道金丹震顫,一道道金色的武元從三萬六千個毛孔中湧出,在李牧的指引下,形成了六個黑洞,每一個黑洞都巨大無比,足有十來丈。

「嗡……」

一個個黑洞開始自傳,速度飛快,而在自傳的同時,它們也在圍繞著一個圓圈轉動,彼此的力量互相影響,也互相輔助,形成了一個奇特的陣圖,有可怕的黑色霧靄瀰漫出來,充斥著吞天噬地之力。

一縷縷火焰被黑洞吞噬,六個巨大的黑洞輪轉,「六道輪迴」之力涌動,壓制了漫天的大火。

與此同時,李牧飛身而上,在火焰中穿行,漫天的火焰將他籠罩,卻不能傷其身。

李牧經歷過「道火焚身」,對火焰有很強的抵抗力,所以可以在漫天火焰中穿行,飛撲到朱雀近前,展開撼龍拳。

一道道拳勁轟向朱雀,而朱雀則是羽翼如刀,利爪如勾,在虛空中輾轉騰挪,和李牧近身大戰,氣勢驚人。

PS:感謝JohnReese,無賴,中華,孩子別太賤了,Sun,洛漪萍水,假裝正經,我愛你,這幾位書友的打賞,謝謝大家的支持! 李牧本身不畏火焰,又是真武道體,體魄無雙,如今更是修鍊了撼龍拳,近身戰少有人能與其爭鋒,即便是朱雀也不行。

「轟」

李牧一拳落下,正中朱雀的左眼,那晶瑩如紅寶石一般的左眼差點被打爆,迸濺出一串火星,如星點般散落下虛空。

「唳……」

這一拳令朱雀腦袋都是一暈,感覺到劇痛,不禁發出悲鳴,其音凄厲,令所有人都是心頭一抖。

「不,那可是朱雀,怎麼沒有燒死李牧,反而被他打傷了?」許飛瘋狂的大叫,滿臉都是難以置信。

季天行,以及四個老人也都目瞪口呆,有些難以接受。

我的無敵仙女老婆 韓忠和封清張口結舌,被震得心神搖曳,好半響才回過神來,看向李牧的目光更加崇拜了。

和龐大的朱雀比起來,李牧的體型顯得很渺小,可正是這個渺小的身影,卻打得朱雀滿頭是包,不住的哀鳴。

如此情景令人震撼,感覺十分的不可思議!

「唰」的一聲,李牧爬到了朱雀的背上,騎在它的脖子上,揮拳如流星,狂猛的捶打在朱雀的頭上,背上。

「唳……」

朱雀在嘶鳴,瘋狂的打轉,想要將李牧甩開。

「哼,想甩開我,沒門兒。」李牧冷哼,一手抱住朱雀的脖子,一手抓住它身上的羽毛,抬手就拔。

一時間,火羽紛飛。

一片片赤紅的羽毛被李牧拔了下來,抬手就從空中扔下,化為一簇簇火焰墜落下高天,那熾熱的溫度,將地面都點燃了。

「李牧……」許飛在大叫,看著一片片火羽飄滿了虛空,他簡直目眥欲裂,瘋狂的咆哮,撲殺向李牧,要解救朱雀。

「昂……」

就在這時,一條青色蛟龍衝天而起,卻是李牧祭出了青蛟破陣槍,以青蛟之魂阻擋許飛,不讓他靠近。

「砰砰……」

李牧發了狂,一邊拔羽毛,一邊施展撼龍拳兇狠的捶打朱雀,令朱雀不住的哀鳴,身上迸濺出一串串的火焰,遭受了重創,原本凝實的身體都有些模糊了,身上的氣勢也衰弱了一大截。

「轟!」

最終,李牧一連揮出十八拳,打得朱雀嘶鳴不斷,火星四濺,整個身體一震模糊,竟徹底崩開,炸成了漫天焰火。

「朱雀,被打爆了!」

一眾圍觀的人,季天行,幾個老人,還有韓忠,封清等,全都目瞪口呆,感覺難以置信,那樣強大的朱雀,竟然被生生打爆了!

「啊……」許飛眼睜睜的看著朱雀被打爆,氣的怒火衝天,身上騰起熾烈的烈火,連長發都變成了赤紅色,一根根倒卷,如利劍一般直指天際,他渾身勁氣狂涌,震開青蛟之魂,咆哮著撲向李牧,「我要殺了你!」

「哼……」李牧冷哼一聲,抬手召回青蛟破陣槍,同時飛身迎向許飛,手中印訣一變,「六道輪迴!」

一個個巨大的黑洞浮現,一共六個,成一個圓形,在瘋狂的轉動,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陣勢,壓向許飛。

可怕的力量從六個巨大的黑洞中瀰漫出來,瞬間禁錮了虛空,令許飛速度大減。

「撼龍拳!」

李牧身影如電,在黑洞中穿行,並不受黑洞之力的影響,瞬間就到了許飛的面前,展開撼龍拳。

「轟!」

一拳打出,虛空崩碎,火焰湮滅,可怕的拳勁直接作用在了許飛的身上,將許飛轟飛,人在空中就猛地噴出了一口鮮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