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身後,北冥夜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隨後看向君雲卿。

以他對後者的了解,再不可能的事,少女也能將之變成可能!

若不是這樣,他不會在她手裡連輸了那麼多次!最後將自己的心都輸了進去!北冥坤這條老狗蠢到看輕她,遲早是要吃大虧的!

不過北冥夜根本無意提醒他,甚至並不准備出手幫他。

自己可以對付君雲卿,因為他不會傷她!但是別人不行!

北冥坤這個老鬼,在沒有了利用價值后,自己遲早會將他滅掉!

突然增加了那麼多人要施加狀態,其中不乏玄尊境和玄聖境的強者,哪怕君雲卿精神力再強,也禁不起這樣的施為!

可是就這樣放棄又可惜,畢竟能得到這麼多尊者勢力的效忠,是十分難得的事,等到從隕落星湖出來對付鈞天城和妙音宮的人,也要輕鬆很多。

君雲卿想著蹙起了眉頭。

就在這時,北冥影淡而低磁的聲音響了起來。

「讓小牧配合你一起出手,他的吞靈煞體放開,完全可以一次性吸空方圓百米範圍內的所有能量,讓那些勢力的人站在我們中間,四域盟和天梵谷的人分散四周,防禦外圍的風刃,以這樣的陣型沖入隕落星湖,應該沒問題。」

之前的戰鬥中,北冥影一直沒有顯現出自己真正的實力,只暗中保護著君雲卿等人。

這是他之前和木景尊者商量好的,讓鈞天城主和妙音宮主摸不清他的實力,到時來個出其不意。

至於北冥夜,北冥影知道,對方是不會說破他的實力的!

因為鈞天城主的死活,和他無關!

「嗯!好!」聽到北冥影的話,君雲卿雙眼豁然一亮,心中驚喜不已。

這個辦法的確好!

不僅解決了她現在力有不逮問題,而且還能讓那些勢力的人心中更加感激!

畢竟自己等人可是在保護他們啊!

想著君雲卿連忙傳音給那幾名表示要帶著麾下勢力依附四域盟的玄尊強者,讓他們帶著人過來。

隨後又把小牧叫來,讓他到時就站在人群中央釋放吞靈煞體的力量。

小牧聞言睜大了雙眼,急聲道,「那姐姐你們怎麼辦?」

他倒不是不可以這樣完全將吞靈煞體放開,有君雲卿煉製的葯汁,他的吞靈煞體的爆發已經徹底控制住了,就算放開吞靈煞體的威力,對他也不會有任何影響!

但是君雲卿他們就難辦了,吞靈煞體徹底放開時,等同於爆發,吸力範圍內的所有力量都會被吸收,君雲卿他們體內的力量一個不慎也會被吸取掉!

「沒事。我一會告訴他們,讓他們各自備好一顆恢復玄力的丹藥,在進入隕落星湖之前服用就行!」君雲卿道。

「不用。」北冥影眸光淡淡,「你到時直接放開吞靈煞體的威力就好。」

對於這個未來姐夫的話,小牧可是非常信服的,當下用力點頭道:「好!我知道了。」

君雲卿笑著摸了摸他的頭。

那幾名勢力的人很快在四域盟和天梵谷的人的接應下,和君雲卿等人匯合到了一處。

當聽君雲卿說讓他們站在保護圈之中,四域盟和天梵谷的人會保護他們過去后,這些人果然都十分感動。

那幾名玄尊境強者之所以會選擇舍下尊境強者的尊嚴,臣服依附四域盟和木景尊者,為的就是救自己門下的性命。

他們本就是十分重情義的人,如今見君雲卿他們這麼保護他們門下的性命,對臣服四域盟再沒有一點不情願,甚至主動要求守在防禦圈之外!

君雲卿同意了幾名至尊玄境強者的要求,但那些玄聖境強者的被她駁回了。

不是她不答應,而是如果將人放出去保護圈外的話,她就必須為他們加持狀態,但她現在真的沒力氣了!不然幹嘛要組成這樣的陣型?

問題是那些勢力的人不知道啊!

於是一個個在雲卿聲情並茂的勸說下,感動得稀里嘩啦的!

敖盛等人看見這一幕,都悄悄朝她豎起了大拇指!目光那個仰望啊——君大忽悠,名不虛傳啊!簡直騙死人不償命!

君雲卿唇角一陣的抽搐。

這完全是個美麗的誤會啊!

看見四域盟的人如此優待依附過去的勢力,很多苦苦支撐著的尊者勢力也心動了。

他們明白,如果今天他們帶來的人都被滅在這裡的話,只剩他們幾個光杆子回去,帶著一群巔峰玄帝境以下的玄者,他們的勢力基本上也可以算是完了!

既然如此,還不如像之前那些人那樣選擇依附四域盟!

畢竟後者是真正要保護他們!沒看見那些依附過去的勢力,都被安排在四域盟和天梵谷聯合的防禦圈中心嗎?!能做到這一步,實在是沒什麼可挑剔的了!

於是,一陣起伏跌宕的叫聲響了起來。

又一群勢力想要依附四域盟,但君雲卿卻沒有再答應。

防禦圈的範圍是有限的,她能保住的人也有限,一味的往裡面添人,只會讓整個防禦圈崩潰掉,誰也帶不過去,得不償失。

何況那些人一開始選擇觀望,說明他們的心不如最先加入的這些人純粹!而是看到有好處了,才想要過來沾沾光!這依附的說法,能相信幾分都不一定!

因此,君雲卿全部都拒絕了。

不過她還是給他們指了一條路,讓他們一會跟在自己等人隊伍後面往前沖,運氣如何就看他們自己了! 那些勢力的人雖然對君雲卿拒絕他們有些不滿,但想到是自己等人一開始沒有開口,也難怪君雲卿不願意相信他們。

而且對方也說了可以跟著他們,只是得不到像之前那些依附過來的勢力那樣的保護罷了,也沒什麼可抱怨的,頓時一個個一邊抵擋那些風刃的攻擊,一邊準備跟著君雲卿等人離開。

聽到君雲卿跟那些勢力們說的話,鈞天城主唇邊泛起一抹冷笑,對四周的人吩咐道,「一會四域盟和天梵谷的人往前沖,我們也跟著沖!盡量靠近他們,就跟在他們後面!」

鈞天城主這話意思不言而喻,他準備像那些勢力那樣,跟在四域盟的人後面!

一來他不需要動用自己的手段就能順利通過這片風刃越來越多的區域,二來也可以好好的膈應膈應木景尊者等人!

看著自己等人跟在他們身後通過這片區域,雲景行他們只怕會氣得吐血吧?

想著鈞天城主打發了一個人去告訴妙音宮主,後者也欣然同意!

反正四域盟和天梵谷的便宜,有占白不佔,還能好好氣他們一頓,何樂而不為?

「雲卿,那些傢伙好像在打著什麼鬼主意,你多注意點!」

敖盛一直注意著鈞天城主等人,發現他們的舉動有些古怪,立刻就出聲提醒君雲卿。

後者正指揮著四域盟和天梵谷的人調整陣型,聞言朝鈞天城和妙音宮的方向看了一眼。

果然看見他們有所異動,當下點了點頭,道,「嗯,我會注意的。你記得帶好皮皮、阿玉、白白,跟緊夜十八,一會往前沖的時候別落下了!」

「嗯。你放心,我知道的。」敖盛說著,扭頭去找皮皮,阿玉,白白它們了。

待一切準備就緒,君雲卿和北冥影並肩站在木景尊者身後,天梵谷主帶著天梵谷的一眾喚神長老站在左側,那些依附過來的至尊玄境強者則站在右側,身後是一眾嚴陣以待的玄者!

「沖!」

隨著木景尊者一聲令下,位於防禦圈最前方的一眾玄尊境強者氣息瞬間爆發,擰在一起如同一把凌厲尖刀,狠狠的插進前方無數風刃密布飛旋的前方!

身後的一眾玄者緊跟而上,小牧體內吞靈煞體的氣息瞬間爆發。

一道道強勁無比的吞噬之力陡然從他體內爆發,那些從防禦圈內部虛空中生出的風刃幾乎是剎那間,就被吸入了他體內那個無窮無盡的黑洞之中!

與此同時,距離小牧最近的數十名玄者體內的玄氣都蠢蠢欲動著,彷彿要被那恐怖的吸力給拉出體內!

「吞靈煞體?!」那些勢力的人面色震驚。

吞靈煞體在中央天域雖然沒有在四大天域那麼令人恐懼,但其天地靈體的身份,和那恐怖的任何能量都吸的吞噬力,還是令人十分側目。

不過很快,眾人的驚訝就演變成了憤怒和驚恐。

「你幹什麼?!趕緊停止!我們的力量都會被你吸過去的!」有人大聲叫道。

然而,他的話音還沒落下,一股無比浩瀚恐怖,又穩定人心,猶如磐石一般堅硬不可動搖的力量赫然從防禦圈的最前方傳來。

這股力量氣息籠罩在眾人身上,瞬間就將他們體內蠢蠢欲動的玄氣給鎮壓了下來,令得小牧的吸力怎麼爆發也無法吸取他們一點力量。

感覺到這一點,連同小牧在內,眾人都鬆了口氣。

不少人抬頭朝前方看去,想要知道這氣息是誰爆發的。

但那股氣息是分散的,一時他們也難以確定源頭,最後只得作罷,不過心情卻是難得的輕鬆起來。

吞靈煞體配合君雲卿的音攻,真得是將四周保護得固若金湯!他們完全不需要擔心危險,那些無處不在的風刃在他們周身剛剛冒出來,就會被小牧的吞靈煞體給吸入體內!

而北冥影出手穩住小牧吞靈煞體的吸力后,便帶著君雲卿繼續跟著隊伍向前掠去。

一眾人朝著隕落星湖的方向急行,陣型沒有半點的混亂。

無數風刃從虛空之中生出,縱橫切割而來,卻被木景尊者等人聯手破掉!

整個隊伍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朝著隕落星湖飛掠而去。

就在這時,敖盛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

「卧槽!那些鈞天城主和妙音宮的人實在是太不要臉!」

它氣憤的嚷嚷道,「這群混蛋竟然跟在那些勢力後面,跟在我們身後蹭我們的便宜!這群不要臉的混蛋,王八蛋,鵪鶉蛋!我OO他個XX!香蕉他個大芭拉!見過不要臉的,卻沒見過那麼不要臉的!太過分了!氣死本大爺了!」

順著它的聲音,眾人紛紛朝身後看去,發現果然如它所說,妙音宮和鈞天城的人就跟在那些勢力之後,一邊遊刃有餘的轟散著那些零碎的風刃,一邊愜意的往這邊飛掠!

君雲卿他們已經走過一遍的路,四周的風刃不是被轟三,就是被小牧的吞靈煞體吸收了,就算再新生出一批風刃來,也遠不如其他地方密集,對妙音宮和鈞天城來說,根本構不成威脅!

這些王八蛋,占他們的便宜!

一眾四域盟和天梵谷的人心中怒火填膺!他們都和鈞天城以及妙音宮有仇,當然看不得他們這麼占自己這邊的便宜!可是又沒有辦法去阻止,頓時一個個氣得雙眼冒火!

堂堂四大尊者勢力,竟然用這麼不要臉的辦法佔人便宜,實在太齷齪了!

偏偏他們又沒辦法去指責對方,畢竟大路朝天,各走半天,你管別人走哪?憑什麼你走過的路別人就不能走了?

妙音宮和鈞天城就是抓住了這一點,毫無心理負擔的占著君雲卿他們的便宜,完全將四域盟和天梵谷的人當幫他們探路的炮灰使!

感覺到眾人噴火的目光看來,不少妙音宮和鈞天城的人面上還流露出了挑釁的神色。

妙音宮的人還稍微好一點,畢竟是女子要矜持,鈞天城的人就沒那麼講究了!

在鈞天城主的縱容下,不少人更是直接對著四域盟和天梵谷的人比著各種下流的姿勢,同時毫無忌憚的哈哈大笑! 「艹,真想弄死這群混蛋!」看著鈞天城的人那囂張的模樣,雲逸都有些怒了,忍不住爆粗口道。

不過他也就是說說,進入隕落星湖更重要!

但想到自己等人就這麼被白白佔了便宜,心中實在是不爽!

賤人賤人賤人!他在心中怒火滔天的罵道,忽然聽見君雲卿介面道,「嗯,當然要弄死!」

少女微眯著雙眼看著鈞天城的人那各種挑釁炫耀的動作,心中冷笑。

這些人可不清楚她的性子啊!她君雲卿的便宜是那麼好占的呢?

每一個想占他便宜的人,不死,也要扒層皮!

她閉上眼睛感知一下,隨後傳音給木景尊者道,「爹,左前方辰時方向!」

後者一愣,不知道她要做什麼,卻還是將她的話傳給了旁邊的天梵谷主等人,一行人扭轉方向,朝君雲卿所說的方向掠去。

本來君雲卿他們是直接以直線朝隕落星湖前進,但現在這麼一變動,就往左側方跑了。

後面跟著的眾勢力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愣了一下之後還是跟著沖了過去。

「城主?我們怎麼辦?」鈞天城的長老請示鈞天城主。

「哼,故意迂迴著前進,想甩掉我們,讓我們自動放棄跟著他們!我偏偏就跟定他們了!走!」鈞天城主說著帶著人跟了上去,妙音宮的人也不例外。

然而,他們剛向前衝出一段距離,「嗤嗤嗤!」四周忽然冒出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風刃,朝他們切割了過來!

這片風刃的數量之多,很顯然是要集結成風旋的!

妙音宮和鈞天城的正好踏在了它們的鳳眼位置,雖然破壞了它們形成風旋,卻也被鋪天蓋地的風刃給圍住了!

「該死,怎麼會這樣?攻擊!快,聯合起來一起攻擊!將他們破開!」鈞天城主氣急敗壞的大聲叫道,面色說不出的難看!

之前跟了君雲卿他們一路都沒有出現這樣的問題,後者等人才剛剛通過這裡,那些勢力也平安通過了,怎麼輪到他們,這些風刃就冒出來了?!

想到四域盟的人忽然放棄直線的變道,這些風刃冒出來肯定和他們有關!

但是鈞天城主想不通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畢竟這些風刃的出現根本毫無預兆!

他們是怎麼做到讓這些風刃恰好在自己等人過來時爆發的?

鈞天城主百思不得其解,但這個時候,已經由不得他多想了!

「轟隆隆!」

四域盟的眾人還在那裡義憤填膺,被鈞天城和妙音宮的無恥行為氣得胸口疼,忽然聽見後面傳來一陣激烈的攻擊碰撞聲,頓時紛紛回國頭去,一看頓時就樂了!

「哈哈哈!你們看,是鈞天城和妙音宮的那些人,被大片的風刃給圍住了!」

「嘖嘖嘖!那一片密密麻麻的風刃,很顯然是一個大型的風旋集結地啊!鈞天城和妙音宮的那些人要倒霉了!哈哈哈!活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