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著周丹,眼神中有著期待。

「去吧。」周丹微微一笑,這兩座靈山之所以要比得過其他靈山,顯然是因為有這兩株神葯的緣故。

「好咧。」當周丹話音落下后,混沌源獸的身子便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便出現在兩座靈山的中間。

總裁的變身情人 「給我過來。」混沌源獸張口一吸,兩座神山上的靈草直接朝他飛來。

「大膽,敢擾亂我子孫。」這時候,兩股極為堪比半步准帝的強大氣息從這兩座神山上爆出來,只不過當他們看到混沌源獸后,二話不說直接遁走。

「想走。」混沌源獸咧嘴一笑,揮手一招,那原本穩如泰山的兩座神山竟然霎那間拔地而起,而後不斷的縮小,化為兩股能量團一口氣被混沌源獸給吃進嘴中,不斷的攪動著。

「這。」 貼身狂醫俏總裁 周丹苦笑不已,這兩座神山,除了兩株神葯之外,其他的可是極品藥草,僅次於神葯的珍貴之物。

他沒有想到,混沌源獸這麼乾脆,直接將兩座神山都給吞了。

任何一座神山,若是放到外界,必然會令各大勢力爭鬥不休,可在混沌源獸看來,似乎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或許,由於剛剛出來不久,混沌源獸需要大量的能量補充。

這也是周丹為何會讓混沌源獸去吞噬這些靈草神葯。

「主人。」混沌源獸突然看向周丹,那表情中流露出一絲期待,他指向另外十座神山。

「吃吧。」周丹內心無奈,神葯都讓他給吃了,他還會去在意這些高級靈草嗎。

「好咧。」混沌源獸頓時激動不已,以同樣的手段,將剩下的十座神山也給吞入腹中。

混沌源獸回到周丹的身邊,笑道:「雖然沒有界靈好吃,不過味道還挺不錯的。」

周丹笑道:「界靈這種東西可遇不可求,當初也是九大帝一手涉及的,他本身就是你的食物。」

混沌源獸點頭,他雖然靈智不算高,可是一些基本的常識還是有的。

「或許他們並不知道我會出現收了混沌源獸吧。」周丹心中暗道,如果按照九大帝的安排,混沌源獸在吞噬掉界靈之後,整個精神世界也會消失,而其也會跟隨著空間亂流,漂流宇宙。

現在混沌源獸認他為主,一切就不一樣了。

全知武神 「嗯。」周丹眉頭突然一皺,拉起混沌源獸消失在原地。

在一處虛空中,周丹與混沌源獸潛伏著。

「主人,有人來了嗎。」混沌源獸不解。

「看來我們的進程要加快了。」混沌源獸的神念並不強大,然而在萬里之外,卻有兩名氣息詭異的人正以百倍的光朝此地而來。

不過是瞬間的時間,兩人便出現在神山附近。

「這兩個,氣息好令人討厭。」當混沌源獸見到這兩個全身黝黑,頭頂上有著兩個角的男子后,出陣陣吼聲。

周丹將這聲音盡數給阻隔了下來,他注視著這兩名黝黑的長角男子,臉色微微一變:「這兩個人已經不是我們人族了,已經遭受異族的奪舍了。」

「這兩人便是主人所說的異族啊。」這三個多月的趕路,周丹也與混沌源獸說了一些九洲大6現在面臨的困難,故此其也對異族了一些了解。

「也不怎麼強嘛,只是准帝境界而已,我一口就可以吞了。」混沌源獸咧嘴一笑:「要不要我出手。」

「天源,不要魯莽。」然而周丹卻是很嚴肅的說道:「這兩個人僅僅只是小嘍嘍,你吃了他們,豈不是打草驚蛇了。」

「准帝還是小嘍嘍。」這一次輪到混沌源獸吃驚了,准帝可不是那麼好修鍊的,卻沒想到僅僅只是小嘍嘍。

周丹並沒有解釋,准帝在任何地方都是高層的存在,只不過眼前這兩個人,與『達到將軍』相比,稱不上什麼大人物。

「主人,我們現在要幹啥。」混沌源獸問道。

「先看著。」

當兩個異族人來到神山地后,頓時震怒無比。

「誰,誰將十二座神山都搬走了。」兩人面部猙獰,強大的神念一遍又一遍的掃向四周。

周丹意念微動,三大世界更加堅固了起來,當兩個異族人的神念探過來的時候卻引起任何異常。

「可惡可惡,。」瘋狂的神念如同海浪,一波接著一波,直到半個小時候,神念才消失。

「到底是誰將這十二座神山都給偷走了。」兩大異族人,憤怒無比,他們是負責看守神山的人,如今神山被盜走,肯定要遭受到『達到將軍』的責怪。

一想到『達到將軍』的可怕,兩人便忍不住顫抖。

可是任由他們如何查探,仍舊沒有半點頭緒。

「我們該怎麼辦。」一名異族人突然冷靜了下來:「如今神山被盜了,將軍肯定不會放過我們。」

如果讓他們知道神山不是被盜了,而是被混沌源獸給吞了,不知道會是什麼反映。

「將軍他現在鞏固修為,急需這些神葯。」

「而現在神山都丟了,我們兩個人回去,鐵定活不成。」

此地乃九洲大6,雖然與異族世界無比接近,故此『達到將軍』想要鞏固修為,必須依賴這些生長在交界處的神葯。

兩株神葯,對周丹他來說不算什麼,可對『達到將軍』而言,卻無比珍貴。

特別是這種生長在兩界交叉地,其藥性各摻一半。

「我們走吧,不然肯定會死。」另外一名異族人突然開口說道。

「走,怎麼走,走去哪。」這名異族人明顯比較有頭腦,他冷笑道:「現在九洲大6都在暗查我們,雖然對我們威脅不大,可你不要忘了,准帝榜的准帝可不是吃素的,我們一旦被現,必然死。」

「可我們要怎麼辦啊。」另外一名異族人有些驚恐的說道:「難道回去讓將軍把我們吃了。」

「現在將軍在鞏固境界,缺少能量,我們又失職,沒有神葯后,他肯定會將我們吃了。」

「只要我們有一個合理的理由,相信將軍是不會吃我們的。」這名異族人分析道:「你也知道現在是關鍵時期,封印沒有徹底破開,將軍是捨不得吃我們的。」

「對啊,將軍他現在缺少人手,而我們又是他的心腹,相信不會就這麼吃掉我們。」這名異族人終於反映過來,可隨之問題來了。

要找什麼借口呢。

「就說人族准帝榜的強者出現了吧,這樣才說得過去。」異族人說道。

「可是要怎麼造假,如果被將軍給現了呢。」另外一名異族人明顯有些擔憂。

「我們兩個都必須重傷,不然解釋不過去。」異族人嚴肅的說道。

「重傷。」另外一名異族人咽了口氣:「可是恢復過來需要好長的時間。」

「你想死的話可以不做。」

「我做,我做。」

而後兩人互相攻擊,皆都受了極為嚴重的傷勢,勉強支撐飛行。

而其所飛行的反向,卻令周丹眼中有些寒芒掠過。

「天源,動手。」周丹決定出手,令混沌源獸將兩名重傷垂死的異族人給禁錮在虛空。

「誰。」兩名異族人大驚失色,而當他們看到周丹后,更是露出一抹猙獰之色:「果然是人族乾的,拿下他,我們就不會遭到將軍的處罰了。」 當兩大異族人現周丹后,第一個念頭便是抓住此人,激動的渾然忘記去衡量周丹的實力了。

這或許是他們對自身實力的自身,又或者是急著找到『盜竊』神山的真兇,腦子熱,難以平靜。

看著眼前這兩個異族人,周丹卻是淡淡一笑,對著身旁的混沌源獸說道:「天源,我要一死一活。」

天源不明所以,不過他卻不會違背周丹的意願,當即咧嘴一笑,那猶如烈焰的紅猛然豎了起來:「我好像還沒有吃過異族,就是不知道味道如何。」

聽到天源的話后,兩大異族人臉色異常的難看,他們完全沒有感受到天源身上有強大的波動,因此特別惱火。

而周丹的天神氣息也顯露了出來,對他們兩人來說,要拿下周丹兩人太過於輕鬆了。

唯獨周丹汗顏,混沌源獸的嗜好就是吃,連一方世界都敢吃,此刻完全體現出其好吃的一面了。

「抓住他。」兩大異族人彼此相視,霎那便動手了。

整個四周的靈氣都躁動了起來,准帝的氣息衝天而起,因為此地離九洲大6的本源掌控有些偏遠,雖說遭受一定的壓制,不過對他們來說,只要一半的實力就完全可以將周丹他們拿下來了。

只是很快他們便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愚蠢了,當他們動手的瞬間,天源已經不知何時出現在他們身後。

「什麼。」兩大異族人大吃一驚,可根本反映過不來。

天源雙手猶如電錘,快到極致,剎那穿透了一名異族人的頭顱,而另外一隻手則是生生握住另外一名異族人的脖子,彷彿提著一隻小雞般。

僅僅一個眨眼,天源便擊殺了一名異族人以及制約住另外一名異族。

喀喀喀~~~

天源徒的變化為本體,將那擊殺的異族人給送到口中,不斷的攪動起來,可很快他臉色便異常的難看了起來。

「我呸,這是什麼東西啊,這麼難吃。」當天源嚼動一名異族人的時候,整個口味便徹底變了,一絲絲苦澀充斥著他的嘴巴,令他有些厭惡,隨後將所有的殘渣都吐了出來。

很是委屈的看著周丹:「主人,這是什麼東西啊,怎麼吃起來這麼苦,而且還有一股臭味。」

苦,臭味。

周丹不禁搖頭,異族人畢竟不是生長在九洲大6的本源下,混沌源獸不合胃口也在情理之中。

只不過這話落在另一名被抓住的異族人耳中,卻是讓其驚恐又憤怒。

什麼叫苦,什麼叫有臭味。

在異族世界中,他們彼此相互吞噬,那種味道甚是懷戀,如果不是他們來到九洲大6,現在還在自己的世界中享受著弱者的美食呢。

只是隨之而來他內心有著強烈的不安,抓住他的這名紅小孩實力竟然如此的恐怖,他們兩個人儘管無法揮出全部威力,但也不是尋常准帝可以抗衡的。

可在其面前,卻沒有任何反抗的實力。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異族人知道自己在劫難逃,乾脆鎮定下來,看向周丹,詢問了起來。

他能夠看得出來,抓住自己的這名紅小孩全憑身前這名白衣青年的指揮。

「九洲大陸的人。」周丹淡淡道。

「可我未曾聽說過你,並且對你們極為面生,神山也是你偷的。」異族人越的冷靜,九洲大6的各大強者他都有去了解,上至准帝榜,下至各大勢力的天才聖代。

可他對周丹與天源卻沒有半點印象。

「這些都重要嗎。」周丹眼神徒的冷了下來:「我現在給你一個痛快的選擇,要麼慢慢的接受折磨,要麼一刀給你一個痛快。」

異族人變色,他自然不想遭受折磨,如今落入對方手中,他徒的也是一個痛快了。

九洲大陸與異族人,早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今天換做周丹被他抓住,他一樣不會放過對方。

所以異族人一開始就沒有求饒。

「給我一個痛快吧。」異族人沉聲道:「既然落入你的手中,我也認命了,只是你想要從我身上知道太多,恐怕不行。」

為了怕激怒周丹,從而遭受到折磨,異族人再次補充道:「一些基本的事情,我還是會告訴你的,至於關係到我方的核心利益,你就不要想了。」

不待周丹回應,天源便是一個狠勁的敲打異族人頭頂上的長角:「奶奶的,你一個外來者哪來的那麼多廢話,信不信我一口一口咬碎你身上的血肉。」

異族人被敲擊的疼痛難忍,因為天源的每一次敲擊都用上了一絲暗勁,讓他的腦袋有些眩暈又有些劇痛。

「天源。」周丹緩緩開口,阻止天源繼續,畢竟天源的力量難以掌控,若是不小心將異族人給錘死那就損失大了。

聽到周丹的話后,天源這才作罷,不過在停止之前,他很是不客氣的將異族人頭頂上的長角給扯了下來,黑色血液如有泉涌,佔滿了異族人面部,血淋淋的。

異族人強忍著痛苦,他不敢叫,更不敢不服,因為他深知自身與天源的差距。

就算是『達到將軍』也不過如此吧。

舉手投足,就可以令他們滅亡。

「你可知道『達到將軍』在哪。」周丹為了節約時間,問出了第一個問題。

異族人變色,在看了看身旁提著他的紅小孩,想到『達到將軍』目前還在鞏固境界,當即搖了搖頭:「恕難從命。」

四個字,表達了此刻他的立場。

因為他知道,周丹兩人來者不善,且天源的實力又如此的強大,說不定會對『達到將軍』造成致命的影響。

周丹並不著急,繼續問道:「你們目前有多少個人來九洲大6。」

「這個問題如果在不回答,你就沒機會了。」周丹之前詢問『達到將軍』的位置,無非是想要知道其與紫天大帝的傳承有多遠。

對方既然一副忠誠的樣子,他也就沒有任何興趣了。

不過接下來的這個問題,他知道眼前這異族人肯定知道,如果他還不說,那周丹也沒有繼續盤問下去了。

「目前我們有百個人。」異族人低沉的回答,這個問題上,他選擇低頭。

「准帝境層次多少個人。」

「八個。」異族人臉色很是難看的說道:「除去我們兩個,就剩下六個人了。」

「其他人盡皆都是天神層次。」

周丹暗自點頭,如果僅僅如此,那對九洲大6來說倒也構不成威脅,唯獨『達到將軍』一人了。

看著周丹一臉平靜的樣子,異族人內心卻是無比的猙獰,暗道:此人必然會是我方的大敵,好在他只知道『達到將軍』的存在,並不知道龍淵將軍一樣也在這裡。

龍淵將軍,與『達到將軍』一樣的級別,此次『達到將軍』帶領百名異族,暴露在九洲大6修士面前,故此才躲避到天祥區域。

一方面是為了鞏固修為,一方面便是為了躲避九洲大6的強者追殺。

待他境界鞏固后,便是與龍淵將軍聯合打開封印的時刻,而這一天不會太久。

至於龍淵將軍,其隱藏的極好,九洲大陸的強者並沒有捕抓到任何蛛絲馬跡,如今的龍淵將軍,似乎還控制了許多九洲大陸的強大帝國。

只能封印解除,他便會一聲令下,令九洲大陸內部出現戰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