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總覺得。

李初晨冒死去救他,肯定不止這個目的。

劍神就怕李初晨還有別的要求。

但李初晨卻再次鄭重點頭,他真的只有這個目的。

妻子和女兒,就是他的整個世界。

而女兒的病,就是李初晨的一塊心病。

治好女兒大病。

就是天大的事情。

見李初晨鄭重點頭,劍神這才鬆了一口氣。

既然李初晨沒有打着其他主意,他就可以安心養傷了。

至於盼盼小丫頭的病。

到底能不能治,還要看過才能確定。

劍神暫時也不敢給出任何承諾。

李初晨從劍神的房間出來后,就乘坐專機出發。

他要去美英集團。

晶片出問題,這事不能疏忽。

李初晨,要當面問問美英集團的總裁,米歇爾先生。

看他怎麼解釋?

美英集團的總部大廈,在美特斯首要城市,丑約。

李初晨的專機,在丑約機場降落。

他從丑約機場打車,趕到美英集團。

下車后。

李初晨正要走進美英集團。

卻不料,在大門前。

李初晨就被美英集團的保安,攔在門口。

李初晨沒有因為被攔而生氣。

耐著性子,李初晨很有禮貌地說道:「你好,我是米歇爾先生的合作夥伴。」

「我來找米歇爾先生,聊聊合作的事情,麻煩你通報一聲。」

看門的保安,是個黑人壯漢。

聽到李初晨的話,他就眼神不屑地打量李初晨一眼。

然後語氣傲慢地說道:「我們老闆,從來不和你這樣的黃皮猴子合作,你,滾吧!」

聽到對方居然取笑他是黃皮猴子,李初晨的臉色。

瞬間陰沉下來。

一句黃皮猴子,侮辱的,已經不僅僅是李初晨一個人。

而是一整個民族。

李初晨沉着臉,眼神冷冷地看着那個保安。

他語氣不悅地說道:「你,要給我道歉。」

「道歉?」

「那是什麼東西,能吃嗎?」

那保安冷笑道,「黃皮猴子,快滾吧,再逼逼,我揍你……呃!」

保安的話,還沒有說完,肚子上就挨了一拳。

他頓時慘叫一聲。

彎腰弓著身子,嘴裏的哈喇子流了一地。

李初晨又閃電般出手。

雙手左右開弓,狂抽那保安的耳光,打得啪啪響。

十分的過癮。

那保安沒有絲毫反抗之力。

他的臉,都被打爛了,眼前直冒小星星。

都找不着北了!

李初晨打夠了,又一腳踹在保安的肚子上。

保安的整個人。

被踹得像炮彈,「嗖」地一下,倒飛出去。

李初晨拿出手帕紙,擦了擦手。

在周圍無數人震驚的目光中,大搖大擺,走進美英集團的大門。

「天啊,我這是在做夢嗎?」

「那個炎國年輕人,居然打了美英集團的保安。」

「他一定是活膩了吧?」

「嗯,他會死得很慘!」 #星原狀告帝企鵝遊戲!#

#縹緲仙宮與有關部門展開聯合行動,抓獲……#

#星原與帝企鵝遊戲對簿公堂,誰會是最後的贏家?#

#小道消息:星原狀告帝企鵝遊戲,或許與憨妹有關。#

#怒髮衝冠為紅顏,荀澤與憨妹不得不說的故事。#

最近這段時間,只要打開遊戲圈的新聞,佔據最多版面還有熱度的無疑是星原跟帝企鵝遊戲的官司。

雖然這其中還混入一些奇奇怪怪的花邊新聞,並且點擊量還不是一般的高,但大家最為關心的,無疑是官司最後的勝利者。

「苟賊跟帝企鵝遊戲幹上了啊!估計有好戲看了。」

「肯定有好戲的啊!《英雄聯盟》跟《王者之師》都快要打出狗腦子了,在其他地方再開闢一個新戰場也沒有好奇怪的嘛!」

「聽說星原狀告帝企鵝遊戲不正當競爭。」

「怎麼個不正當競爭法啊?」

「你們最近玩《英雄聯盟》的話,有沒有遇到強退隊伍的人啊?」

「那可多了,之前打十局會遇到一、兩個,後來十局會遇到三、四個,我就說這些人怎麼這麼沒品,原來是帝企鵝遊戲的手筆嗎?」

「聽說是的,帝企鵝遊戲就是用這種手段來破壞《英雄聯盟》玩家的遊戲體驗的。」

「卧槽!這麼陰險的嗎?」

「帝企鵝遊戲啊!做出這種事情很奇怪嗎?而且這事情他們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確實。之前還有把別人聯機的遊戲做成離線版,還賣幾塊錢,就是為了把那家人給耗死。」

「不過最近這種情況好像沒有了耶!我昨天打了一天的《英雄聯盟》,一個強退遊戲的都沒有。」

「只是要告嬴帝企鵝遊戲不容易吧?帝企鵝在打官司的時候可是有『領域』的啊!」

「這次可不一定,出手的可是星原,而且也不是在帝企鵝遊戲的主場開庭。」

「還有說苟賊這一次是為了給憨妹出頭,他們兩人不會真的有一腿吧?」

「嗨!那種營銷號的新聞你也信。苟賊好歹也是個大老闆,怎麼會看得上憨妹。」

「聽說苟賊還整了個新的直播平台,第一個就簽下了憨妹,這你又怎麼解釋?」

「只能說苟賊挺會玩的吧!」

「收到確切消息,這一次官司會全程直播,大家趕緊去蹲個好位置啊!」

「苟賊沖啊!我這一波站苟賊。」

是的,為了增加這次官司的權威性,讓廣大玩家還有群眾一起監督,星原跟帝企鵝遊戲的這一次官司是全程直播。

其實官司直播在很久前就有先例了,甚至還能去現場觀看,聽說有些小情侶就約在官司現場約會,可以說很是標新立異。

帝企鵝遊戲一開始在得知星原要告他們不正當競爭時,心中多少是有些不屑的,畢竟跟他們打官司的同行多了去了,能夠贏下官司的完全是屈指可數。

這除了帝企鵝在做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時,會提前做好準備,還有一點就是他們組建的法務部能力也不低。

再者就是網友們所說的,帝企鵝遊戲在打官司的時候,可是「領域」的,只要在他們的主場打官司,基本就沒有輸的可能。

但是在帝企鵝遊戲的法務部信心滿滿地前往應戰時,他們突然發現事情有點不對勁,因為星原那邊拿出來的證據實在是太全面了。

直到這個時候,他們才發現之前收到風聲,說縹緲仙宮跟有關部門抓了不少人,他們還以為這是例行的行動。

畢竟不管是縹緲仙宮還是有關部門,對於神鼎國的網路環境都是很注重維護的,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整頓一番。

每一次整頓除了有一些公司需要改進外,就是有一些人會被抓進去喝茶,其中就包括散播謠言的,侵犯玩家,甚至是小公司、工作室的合法權益的。

因此哪怕被抓的人中,有很多是跟帝企鵝遊戲有合作的,他們也覺得沒有什麼問題,哪知道拔出蘿蔔帶出泥。

這些人被抓后,從他們那裡查到證據,足以證明帝企鵝遊戲的《王者之師》在跟荀澤的《英雄聯盟》競爭時,存在不正當競爭的行為。

哪怕帝企鵝遊戲法務部的人巧舌如簧,各種偷換概念還有避重就輕,在鐵證如山面前依舊有點難頂。

而且星原的法務部也不是吃素的,他們都是郁昭雅招來的專業人士,哪怕證據不足都能跟帝企鵝遊戲好好拉扯一番,更不要說證據確鑿了。

官司不可能打一場就分出勝負,但哪怕是不怎麼懂這方面法律的玩家,還有吃瓜群眾都能夠看出,帝企鵝遊戲在公堂上是完全處於下風。

並且這種下風並不是他們業務能力不行,而是星原這邊的證據太充足了,充足到幾乎能夠把他們一巴掌拍死。

在這樣的局面下,都不用判決的結果出來,玩家跟吃瓜群眾們都能知道,這一次確實是帝企鵝遊戲在使陰招。

之前大家雖然罵帝企鵝遊戲壞事做盡,但是沒有證據的情況下,他們也只能罵罵,對帝企鵝遊戲根本造成不了什麼損失。

甚至因為罵罵咧咧的人多了,帝企鵝遊戲的熱度還增加了,甚至連股票的價格都隨之提升,這就讓人很氣。

但是這一次可不一樣,誰都看出星原是有備而來,並且鐵證如山,帝企鵝遊戲現在能夠做的,只是拖延時間,苟延殘喘罷了。

如果星原願意跟他們私下和解還好,如果不願意的話,帝企鵝遊戲肯定要遭受一定的損失,別的不說,他們的股票價格已經開始跌了。

因為在這一次的官司上不佔優勢,還有很多「黑手套」都被抓了,帝企鵝遊戲不僅打壓《英雄聯盟》的陰謀無法繼續實施。

在處理隨之而來的各種危機時,也讓帝企鵝遊戲是焦頭爛額,畢竟帝企鵝讓這些人乾的,可不僅僅是打壓《英雄聯盟》。

因此不管是電競酒店,還是網咖的推廣等,帝企鵝遊戲都無法第一時間進行跟進,此消彼長之下,《英雄聯盟》的光芒漸漸把《王者之師》給覆蓋了。

而天蓬遊戲的《百鬼夜行》則是有些無奈,他們雖然雇傭了不少水軍吹噓自家的遊戲,還做了不少線下的推廣。

但是這陣子遊戲圈內的熱度都被《英雄聯盟》跟《王者之師》給吸引過去了,他們反倒變成是最「冷清」的那一個。

雖然遊戲不至於涼涼,但是差距是越來越大了。

這讓天蓬遊戲的人很是無奈,這叫什麼事情啊?老大跟老二打架,然後他們這個看戲的老三被打死了? 唐幸乖巧點頭,看著封晏抱起唐柒柒。

她只覺得姿勢不對,有些不舒服,忍不住在他懷裡動了動,小臉兒貼著他的胸口,感受到他跳動有力的心臟,睡得格外踏實。

回到家都沒有醒,她已經好些天沒有睡得這麼踏實了。

她壓根不知道,外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她睡得沉,中午吃的多,晚飯也沒起來吃。

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早上,才神清氣爽的起來。

她拉開窗帘,打算去陽台呼吸新鮮空氣,看到下面的一切整個人都驚呆了。

小橋流水,蟲鳴鳥叫?

她揉了揉眼睛,覺得自己在做夢。

她快速下樓,看著院子里挖出了一個小池塘,旁邊種著桑葚樹,裡面放著好多魚,游的十分歡快。

池塘上是一彎小橋,橋上下來不遠處是一個小涼亭,裡面放著石桌石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