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能感覺到身上的元氣波動,這是修行帶來的那股力量。

力量波動的幅度,似乎是……築氣三層?

怎麼回事?不對啊……之前模擬各類形狀,本質是土壤的時候,也有築氣六層的修為,這直接變化成人,怎麼就只有築氣三層了?

只是波動的幅度看起來降低了,實際上的修為已經築氣九層,接近辟府。

否則怎麼可能化形?

江來感到有些不可思議,這等於變相隱藏了修為。

很多高手為了不被人看出修為,專門學習一些「斂息術」之類的技能。江來這倒好,土壤變化直接賦予了這個技能,完美解決了這個問題。

他猜測這應該和人類化形的能力掩蓋有關。

除此之外,那就是靈智的問題:

和妖不同的是,妖需要開啟靈智,也就是擁有智慧。江來本身就是人類的靈魂,這點天然優勢。他比那些動物更了解人類,比那些動物更想要成為人。

這個也沒什麼,如果要展現真正實力,直接調動元氣即可。

黃精的效果不僅提供了化形的能力,最大的功效就是提升實力和修為,江來蘊含十萬年的日月精華,黃精的效果可以得到最大化的發揮。



最後一個問題:

那麼,長相到底怎麼樣?

一念至此,江來笑道:

「我得看看我這幅模樣怎麼樣?別千萬別是個醜八怪。」

抬起手觀察的時候,發現土壤的視野還在。

事情變得有趣了。

甚至有點……超出想象。

精緻的五官,英俊的面容,還略帶一些稜角分明的男人氣概。

最具魅力的是那一雙像墨汁一樣閃閃發光的眼睛。都說眼睛是人類心靈的窗戶,瞎子的眼睛和正常人的眼睛截然不同,瞎子因看不到東西,眼睛中空洞無物,正常人撇開演戲以外,眼睛總是略帶有神,同時傳遞出人類該有的各種情感,喜怒哀樂愁,酸甜苦辣。

江來心中微動,這和當初自己玩某款遊戲的時候,創建角色,在捏臉環節塑造的人物一樣嗎?

果然是按照意識想法來的!

幾乎完美符合江來的預想。

個頭更是一米八五以上,女人心目中偶像身高。

「低調點,這長相一般吧。」

收起刀子般的右手,江來自嘲一笑,「這手模擬成刀子還挺嚇人的,以後悠著點。」

江來繼續做實驗……

先是移動。

左右各十米的距離,沒有問題,可以移動,速度和以前相比,變得輕快很快。

上下蹦跳,踢腿,搖晃雙臂等動作。

全都正常。

然後就是測試模擬圖形的精度。

沒有吃黃精以前的精度可以達到頭髮絲的程度,而現在,精度已經達到了肉眼看不見的程度了。

通過剛才的測試,模擬的能力,以及其他土壤的能力都還在。

並且江來可以自由控制身體的硬度韌性,精度的提升,更讓他獲得了局部模擬的能力,把手變成鋒銳的刀子,現在可以輕鬆做到。

除此之外,江來感受了下內部情況。

絕大部分都和正常人類一致了。

其次,依舊沒有痛感,沒有觸覺,沒有味覺……也沒有鮮血等,以及生理上的吃喝拉撒和其他想法等。

距離完美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姑且將這具身體,定義為第四套人類形態吧!」

這屬於是跨越性的變化。

「等等……好像也沒有經脈。」

「這是不是說,我的修鍊依然沒有瓶頸?」

「沒有修行瓶頸的體質。那我豈不是這個世界里的修行天才,搶著被人要?」

畢竟這個世界的門派太多了。

達到了滿地多如狗的地步。

「還是趕緊弄幾套衣服去吧……」

江來這時候才想起來,他沒有年輕人的衣服。

之前的那套只能留著裝逼的時候用。

幻化這麼帥,不整點像樣的衣服,實在太可惜了。

這次江來沒有去山麓附近的村人家裡尋找衣服,大多數村人家庭普通,都是粗製的衣服。

他直接去了湯子鎮,「拿」了幾套衣服,整了個包裹,便返回了金庭山。



沒過多久,天亮了。

旭日東升之時。

江來抵達了半山腰,刻意停下腳步,站在一個高處,眺望太陽。

微紅的陽光灑在青年的身上。

一身青袍,背挎包裹,俊逸出塵。

一種久違別樣的感覺,又出現了……

金庭山是他,他是金庭山,天空,大地,江來,融為一體。 江來知道,左玉書等人應該又在拜天敬地了。

日出的景色,江來看得多了。

以人的形態觀看倒是第一次,站在這裡眺望,純屬想要燒包一下,別無他意。

該上山了。

接下來還有很多問題要面臨。

抵達山寺附近之時,江來便看到了裊裊青煙。

這幫人還挺捨得燒香拜天地的,這麼大的香火,感應明顯也屬正常。



「師父,有人來了。」

「咦,還真有人,從遠處看,倒像是一俊逸青年,更像是個眉清目秀的書生。」

「不,他腳力輕鬆,登山氣不喘,面不紅,應該有點底子。」

左玉書在徒弟們的議論之中,循著目標望去。

果真看到了那俊逸的青年。

四人剛好拜天敬地結束。

齊齊列開。

「搞不好是來加入咱們門派的!」

「真有這個可能。」

左玉書聞言,輕咳了下:「咳咳,你們好好招待,不可丟了清虛的名聲。」

說完,轉身返回山寺之中。

好歹也是一派掌門,還是要有點架子的,要是隨便招收一名弟子,就需要出動掌門的話,那清虛門就真的太掉價了。

孔岱會意,點頭道:「師父慢走,弟子保證招待好!」



江來順著台階,按照正常路線,來到了山寺前。

任大倉,孔岱,路青衣三人六雙眼睛,泛著異彩盯著江來。

任大倉的傷勢似乎恢復得差不多了,說明人蔘的效果很好。

孔岱還是老樣子,路青衣的修為似乎有精進了一些。

「喂,幹嘛的?」任大倉聲音很大,徑直問道。

孔岱連忙用胳膊肘捅了捅任大倉說道:「大師兄,你別亂吼,把人嚇跑了。」

「哦哦……」任大倉點頭。

孔岱露出非常虛偽的笑容,朝著江來拱手:「敢問閣下,來到清虛門有何貴幹?」

「我?」江來指著自己。

「嗯。」

「我……」

還沒開口,任大倉急不可耐打斷了江來的話,說道:「想要加入清虛門吧?」

清虛門這是想要招人都瘋了。

來人就問。

江來還只是模擬形態的時候也見過他們攔上山遊人。

「你們……收人?」江來疑惑。

「對……實不相瞞,清虛門剛搬遷至此沒多久,正準備招收弟子。清虛門乃正宗道家學派,當今大炎天下,儒,道,佛三足鼎立。絕對是加入的最佳選擇,兄弟要加入門派,必然是待遇從優……咳咳,不過,想要加入清虛門,還是有些門檻的。」孔岱說道。

「門檻?」

「這個……加入任何門派,都需要通過一兩個測試。」孔岱說道。

這時,任大倉一把將孔岱拉到一邊,低聲道:「師弟你瞎搞什麼呢,沒看到人都被你嚇跑了……」

「跑?我覺得他平靜得很,眉宇之間還有一股傲氣,你不覺得這股傲氣和師妹身上如出一轍嗎?這種人,得壓他一頭,咱們越嚴格,就越顯得清虛門厲害。」

「哦……」任大倉撓撓頭。

孔岱走了回來,面帶笑意,再次朝著江來拱了拱手。

江來好奇心大起,問道:

「都什麼測試?」

孔岱朝著東南的方向指了指:「每年冬季過後,山頂的積雪都會融化,水會順著溝塹流下山去。溝橋不寬,有一獨木橋,大約三十米,只要你能度過獨木橋,算是通過第一項測試。」

江來眉頭微皺說道:「那要是摔下去咋辦?」

結果只有兩種,通過和不通過。

「你放心……我們修道之人,救你不在話下。」

「那我不加入門派了。」江來擺擺手。

「啊?」

孔岱一時愣住。

沒想到這小夥子不按套路出牌。

「師弟我就說過你會把人嚇跑……」

「別……小兄弟,是題太難了嗎?要不……我換個簡單點的……我師妹有一把劍,你能拿起來,就算你通過,怎麼樣?」孔岱急急忙忙道。

他和任大倉跑到江來身邊,像是老鷹捉小雞似的,生怕他跑了。

江來狐疑道:「就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

拿起一把劍而已,還是一女子的劍,能有什麼難度。

這簡直就是一道送分題。

孔岱也在想,這下穩了,大傢伙終於可以有一名小師弟了。

路青衣卻露出為難之色,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