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自信,可以輕鬆碾壓葉山、江寂塵。

「好,那便讓你看看吧!」

葉山淡然,取骰盅搖動起來。

此時,他的心境很平和。

不再像以前那般,一到賭場,就熱血沸騰,一碰賭具就心神激蕩。

現在,他一切動作,如行雲流水,心境若清風拂山崗,明月映大江。

平靜、淡定!

還有,賭之必勝念!

彷彿,這些年在賭場上,受過的嘲諷,逢賭必輸的過往,都已如雲煙消散,不復存在,不留絲痕。

江寂塵,此時的聲音也緩緩的在葉山腦海中響起:「真正的無雙賭術,除了技術,還要靠運和勢,剛才你已成功以勢壓人,此時便只剩下運了,運之一道,玄之又玄,妙之又妙,道之不清,難以敘述,如命運之莫測,又如天運之幻變,但唯有一點,吾之運,該吾握,所以,守己運,莫問天地鬼神,我心一念運自在!」

江寂塵繼續忽悠地說道。

不管葉山大聖人最後結果如何,反正最差也應該不會比他以前搖得一點的差。

所以,江寂塵把自己以前隨意看到的一篇賭術論,直接照搬,再加上自己稍加潤色,全部說給了葉山聽。

所有的人,都愣愣地盯著葉山!

那怕是皇甫小鳥,此時神色也開始凝重起來,再也不復之前的輕狂之態。

今日的葉山,似乎與以往不同,不再是那個嗜賭如魔、失去理性的賭徒。

渾身上下,流轉的是一種盡在他把握中的自信。

哪怕命運,似乎都可以掌控在他的手中。

骰盅搖轉,四方靜寂,只有骰子敲擊的聲音!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直到停下,所有的人都死死地盯著葉山的骰盅,靜等他揭開。

他能搖出幾點?

最終,葉山伸手握住了骰盅,緩緩的抽開。

他的手很穩,沒有一絲的顫抖。

「嗡!」

就在骰盅揭開的那一瞬間,淡紫之光剎那衝天而起。

「是紫光!」

「天哪,只有無雙賭術,才能夠搖出的色彩!」

「嗯,是十萬點!」

「這……太可思議了!」

……..

看著這一幕,讀著陣法上浮現的點數,所有的人驚叫起來。

他們震撼,感到難以置信,覺得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一個逢賭必輸的賭徒,為何能夠在一夜之間成就了無雙的賭術?

這不可能!

但事實在眼前,由得不得他們不信。

葉山靜默,看到這樣的點數,他並沒有激動之色。

而是心中,驀然生出一種大感悟。

也許,無用多久,他便可問鼎無上!

「這……這怎麼可能,這絕對是作弊!」

「啊,我不信!」

「該死的,葉山走了什麼****運?」

三位中聖臉色難看的大叫。

唯有皇甫小泥,神色平靜。

他拿起骰盅,搖了起來。 ??

很多人都中道,皇甫小泥是賭術接近無雙的高手,很強。

之前他搖出過九萬九千點的記錄,離紫色賭光,也只有一步之遙。

不過,他之前的記錄,現在已經被葉山打破。

因為葉山現在搖出了紫色賭光,恰好是十萬點。

很多人,哪怕到現在都無法相信這是真的。

曾經逢賭必輸的人,竟然可以搖出紫色賭光,成就無雙賭術。

太可不思議!

事實,便是葉山,此時也有一種恍然如夢的感覺。

「江寂塵小兄弟,我做到了!」

「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岡,他自狠來他自惡,我自一口靈氣足。」

「這三式賭術,果然絕世無雙,還有最後運勢之論,當真讓我矛塞頓開,恍然而悟。」

「妙,妙,妙極了…….」

葉山的內心並沒有表面這般平靜,興奮地向江寂塵傳音,表達著自己心中的歡喜。

江寂塵很平靜地傳音道:「淡定,莫忘了我之前說過的話,賭術之道,博大精深,浩瀚無窮,強中自有強中手,一山還有一山高,你需要賭之必勝念,亦該有平常心!」

至此,葉山對江寂塵的敬仰已如大江之水,滔滔不絕,一發不可收拾。

另一邊,皇甫小泥,動作飄逸,快、巧、穩……

每一個動作,都蘊含道韻之意,極是驚人不凡。

甚至,眾人還彷彿聽到虛空生出共鳴之音,與骰子敲擊的聲音應和,很是玄妙。

直至最後停下,眾人還看得如痴如醉。

「好高絕的搖骰手法,不知會搖出多少點?」

眾人同時生出這樣的想法。

此時,皇甫小泥的手就按在骰盅上。

葉山現在很自得,笑道:」皇甫小鳥,快開吧,你輸定了,大家都想快點看你的小鳥了哦!」

葉山大聖人,很不顧形象的大叫。

只讓一眾人聽得想笑。

三位中聖臉色難看,皇甫小泥更是腦門冒黑線。

他冷冷地盯著葉山,目光如刀鋒。

「揭開之後,希望你還能笑得出來。」

皇甫小泥森然地開口,然後他揭開了骰盅。

「嗡!」

剎那間,紫光衝天,亮徹一方天地,耀得刺眼無比。

甚至,整個玉石房間都染上了深紫之色。

「這…….也達至了紫色賭光,顏色比葉山深,是深紫色!」

「點數是…….天哪,是十五萬點!」

「這是要逆天了么?葉山十萬紫色,已經夠震撼了,現在,皇甫小泥竟然搖出了十五萬點。」

「這已經打破了人皇城賭界的記錄!」

…….

這一刻,眾人驚呼不斷,大受震撼。

病嬌大叔悠著點 葉山,此時確實笑不出來了,愣愣地看著這一幕。

以他對皇甫小泥的了解,十萬點也應該是他的極限才是。

現在看來,以前他一直隱藏了實力。

想想也是,他的賭術已經足夠的強,之前根本沒有能夠逼得他動用全力的人。

「葉山,你為什麼不笑了?」

皇甫小泥冷笑著問道。

笑你妹啊!

都輸了,還能笑出來?

葉山想罵娘。

自己搖出了前所未有的十萬點,紫色賭光,竟然也輸了。

難道,真的逃不過逢賭必輸的命運?

一邊,三中聖笑翻了。

一中聖指著葉山道:「輸了,該脫衣服,爬出賭場了!」

二中聖則暢快地笑道:「想與皇甫小泥大聖人比賭術,無知、狂妄,輸死你!」

三中聖更是陰陰地笑道:「一會,我會以影像拍下葉山大聖人脫光衣服這一幕,回頭必會送到你內人手上去!」

「哈哈……」

最後,三中聖再也忍不住,大笑不止,痛快之極。

只是,他們完全忽略了江寂塵的存在。

場上,他還沒搖呢。

而葉山,表情陰晴不定,難看到極致。

江寂塵傳音:「平常心!」

一言驚心,葉山才驀然想起,自己這邊還有江寂塵沒有出手呢。

他,可是教自己無雙賭術的人啊。

而且,江寂塵在提醒他,無論輸贏,需以一顆平常心待之。

葉山受教,心情很快調整過來,神色漸而平靜。

「你們言勝太早,我這邊尚有一人未搖!」

葉山開口道。

「你是說他么,這個靈嬰境的小子?」

「他一個打醬油的角色,你竟然對他抱有希望?」

「哈哈……笑死我了!」

……

不止三位中聖,便是賭場的一眾人都哄然大笑,紛紛調侃道。

江寂塵再強,也不可能搖出十五萬點。

他年紀這般小,難道還是賭道的絕世高手?

沒有人會相信!

事實,便是葉山,現在對江寂塵也有一點沒底。

畢竟,皇甫小泥搖出的是十五萬點。

江寂塵,難道真的可以扭轉乾坤?

此時,江寂塵伸手按在骰盅上,目視三中聖和皇甫小鳥道:「等我搖完,只怕你們也會笑不出來了!」

無論他人怎樣的眼光,也不管對方搖出了多少點。

江寂塵,此時依舊的淡定、從容,沒有一絲的慌張。

皇甫小泥,看到這種狀態下的江寂塵,眼中終於閃過了一絲異色。

而四周天地,也在這一刻驀然之間安靜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