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詳細的描述了于勒的來源,具體的說明了他是怎麼成為實驗體,怎麼實驗失敗被廢棄的。

于勒是一個用冷冰冰的實驗器皿培養出來的胚胎,實驗失敗后消去記憶,作為獎品被當時立了一功的于勒父母,用全部功勞換了過去。

這樣一顆廢棋,根本不需要多關注,他們註定活不了多久,誰知道,當年沒有放在眼睛的東西,今天居然還能活蹦亂跳的跑過來搗亂。

「怎麼逃跑的?」

雖然他們的人來的慢了一點,但入口該把手的一個都沒漏。

「發現了一個秘密逃生通道!」

手下恭敬的回到。

年輕男子還沒有表示什麼,哈里教授聞言,就已經蒼白了一張臉,神色萎靡。 「碎成這樣,恨意倒還是挺深,不過這力量雖然不錯,還是弱了點。」

「外面也有人接應,並且還是個破譯高手。」

「真是人才濟濟啊!」

「我相信你了,是有人在這裡搞破壞,但是會是誰呢?滅內部的人,這不太可能,可是除了我們的人,誰還有這樣的力量?」

哈里教授突然臉上露出一絲震驚,他突然想到,確實還有一些人有那些能力,不過,那些人不是被好好關押著嗎?

「會不會是另一個基因實驗室的實驗體?」

那個實驗室的實驗體是真正的高危產品,沒有母體限制的那種,為了防止萬一,看管的嚴格程度和這裡不是一個等級的。

「實驗體的集體暴動?」

年輕男子怒極反笑,「真是不自量力!」

他眼神一閃,想到了那個極重要的東西,身體極速跑動,就像一陣幻影一般,出現在了那被重點保護的藥劑旁邊。

看到那缺失掉的玻璃試管,中間一排空空如也,配置好的藥劑已經不見蹤影了。

頓時他眼睛都紅了,實驗體死了他憤怒,但也只是浪費了時間精力和金錢罷了,可這些東西沒了,那是重大失誤,就連他也會吃不了兜著走!

年輕男子氣勢突然爆發,地上那些玻璃碎片,瞬間就化為了粉碎,周圍的那些靠的近些的研究員,都是用手捂著頭,跪倒在地,尤其是哈里教授,都快要暈倒了一樣,精神力一片混亂。

「不管你是誰,跑也就算了,竟然敢闖入到這裡,還盜走了這些東西,被我抓住,定要將你們碎屍萬段!」

一轉身,對著跟著自己的幾人說道:「傳令下去,有人闖入了實驗基地,讓他們在最短的時間內,把那些給我抓來,記住,一定要將他們身上的那件東西帶回來,立即封鎖整個實驗基地,絕對不能讓他們逃出去,不然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還有廢棄實驗室,立刻包圍!誰都別想跑!」

「是!」

那些手下躬身說完之後,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這裡。

「發……發生什麼事情了?」

哈里教授知道,肯定是出了什麼更嚴重的事情了,所以他有些顫抖的問道。

「那些東西少了!至於是什麼,那不是你該知道的。你最好閉緊嘴巴,這件事情後果嚴重,絕對不能讓其他人知道!」

「什麼?」

哈里教授雖然不知道那些是什麼,但上頭對這些東西的寶貝程度他是清楚的,所以現在尤為震驚,「那些藥劑被人盜走了?」

「嗯!」

年輕男子點了點頭,他緩和了語氣,狀似安撫的說道:「這件事不怪你,那些人的實力不弱,你們發現不了是正常的,你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吧!這件事就交給我們來辦了,絕對不會讓那人逃出去的!」

而這個時候的于勒呢?

他一手掐在那個黑影的喉嚨上,逼問道:「快說,怎麼從這裡出去,你應該知道出去的路吧!」

黑影動作倒是快,但實力不怎麼樣,在這個空氣稀薄,所有人動作不靈敏的時候,于勒抓起來非常輕鬆。

「你說呢?」

黑影惡劣無比,他知道那邊實驗體一死,這裡肯定會被包圍,他實力不行,所以今天逃不出去了,既然已經必死無疑,黑影也是無所顧忌了。

「我不知道!」

「是嘛?」

于勒臉色都有些扭曲了,憋的!

「不想受苦的話,就趕快的說出來!告訴我,怎麼出去?否則……」

「否則怎麼樣?」

黑影一點都不急,儘管他也開始呼吸困難,並且因為被于勒掐著脖子,臉色已經泛起了青紫。

「你以為自己還能出去?」

「都到了這時候,你估計已經被認為和我們是一夥的了,還不如提前死了,省的被抓到后受折磨。」

「你……」

而另一邊,一個身姿靈敏如猴的小女孩此時也來到了實驗基地的出口處,她剛剛偷走了那些藥劑,正準備和林和他們匯合。

她手裡的東西可是能重重打擊這個罪惡的地方的希望,所以由她這個身手最敏捷隱蔽的人出手,其他人負責在另一處吸引火力。

這個出口是她最新發現的,是研究員用來逃生的備用出口,竟然沒有人看守。真是不知道該說這個組織上的人太自信了,還是說他們安排的人玩忽職守呢。

掏出了林和給她盜錄拷貝的通行卡,在門鎖上面輕輕的掃了一下,『啪』門就這麼輕易地打開了。

看來她今天還真是好運連連啊!

當然,如果這份幸運能一直維持到她找到隊員,安全地離開這裡就好了。

門打開后,出現在眼前的是一段通往地上的樓梯。她不敢多做停留,以最快的速度爬到頂端,來到一架手扶梯的面前。仰頭望了下,梯子的長度也就兩個她身高那麼長,梯子的另一頭,正好有一扇小型鐵門。想必,那裡就是連接外面世界的出口了吧。

順著梯子,小女孩爬了上去。小鐵門的旁邊有一台嵌在牆壁上的瞳孔識別器。看樣子,只有限定的人才能打開這扇門。都已經到這裡了,她不能再反回去了,看來只能用她最擅長的方法來解決這扇門了。

她穩定了下情緒,暗自提了一口氣,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右手上,快速一拳揮過去,鐵門被她輕鬆地打出了一個窟窿。一縷光輝順著漏洞的破口,從外面輕易的照射了進來。

與此同時,隱藏在角落裡的警鈴也跟著大叫了起來。突兀的鈴音在狹小的空間里顯得更加刺耳。

果然,暴力破門肯定會有警報!

小女孩雖然早有預料,但心裡不免有些慌亂,手上的速度也跟著加快了起來。她用力把鐵門拽出一個更大的洞,貓著身子鑽了出去。

只要她及時離開,就算有警報,也沒用了。

當她從洞口爬出來,抬眼的那一刻,她就被入眼的天空迷住了。

她從沒想到過,外面的世界竟然這麼大,這麼美。

連呼吸的空氣都和裡面的不一樣。 哈里教授清楚,那個逃生通道原本根本不在滅的修鍊計劃里,是他被害妄想症嚴重,擔心自己哪一天被困在那裡逃出無門,偷偷弄出來的。

現在要抓的人居然是通過這裡逃跑的,哈里教授知道,自己這一次是撇不清關係,逃不過這一劫了。

看著年輕男子看過來的目光,他就算知道沒什麼作用,還是忍不住替自己辯解了一句,「我特地將通道的開關設置成了新能源,而能夠接觸到新能源的人,可不多。」

那個通道十分的隱蔽,開關也十分安全,畢竟,新能源除了特定的人,其他人根本接觸不到,滅將它們看的跟個眼珠子似得。

自己也只是藏有小拇指大的一塊,只能作為一個非常短暫的鑰匙使用。

他不相信一個小失敗品能有資格拿到新能源,除非滅的內部出了叛徒。

年輕男子聽到這話,眼前一亮,他一直在思考著該怎麼讓自己脫罪,現在,新能源泄露,無疑是給他增添了一條新的思路。

不過,「你的這條通道也居功至偉啊!」

哈里教授閉口,不在說話了。

…………

「做個交易如何?」

那個有些瘦弱的男孩子說話卻不同年齡的成熟。

「做什麼交易?」

其實,在看到這個男孩之後,于勒就已經決定要救人了。

他到這裡重要的任務之一,就是找一個名叫林和的男孩兒,那邊還怕他不認識,特地給他看了照片。

照片上的人明顯比眼前的人更健康一點,但他不會認錯,這絕對是林和。

目標人物就在眼前,他只要將這個人帶回去,就會有一大筆獎勵。

可是現在自己有傷在身,而那邊人數、武力值都佔優勢,所以,估計強行帶走是不可能了,只能讓他心甘情願的跟自己走。

救他的同伴,取得他的信任是一個重要的籌碼,況且,他還有另一個殺手鐧。

「我們沒有空間紐,沒有治療的設施,希望你能救救我們的同伴。」

「你怎麼知道我有方法救人的?」

這就是變相承認了他確實有能力救人。

對面的人眼前一亮。

「猜的,我看你一點都不著急,甚至看強哥的眼神還帶著猶豫,所以,我猜你會有辦法救人。」

暖妻之老公抗議無效 其是沒這麼複雜,表情算是一部分原因,更重要的是,林和已經偷偷用空間探測裝置大概的掃描過於勒的空間紐了。

于勒也是個窮人,他的空間紐級別不高,保密措施自然也不高,所以雖然林和的手段不怎麼上的了檯面,但大概的看一下於勒的空間紐還是能做到的。

他一眼就看到類似醫療艙的東西了,當然,這件事他是不會說的。

于勒也沒多想,他之前就得到過消息,知道這個名叫林和的小朋友智商很高,所以很快就相信了他的話。

不等林和說出自己的交易條件,林和就直接了當的說道:「我救你同伴,你得跟我走。」

于勒智商不高,他知道自己玩計謀是玩不過那些聰明人的,所以有話就直說了。

「你……你休想!」

林和還沒說什麼,躺在地上的黑影就動了。

他原本還對這個人帶著一分感激,覺得這個人最後選擇帶自己走,而不是將自己扔下自生自滅,算是心腸不錯。

沒想到現在居然提出這種要求!

他們好不容易逃出來,誰知道這個人會將林和帶去哪裡?

「強哥……」

「你們別誤會,我可不是這種喪心病狂的人。」

「我其實是受人之託,來救你的!」

「……救我?」

林和有些不敢置信,他是有些小聰明,但這個世上,還能記掛著他的,除了他唯一的親人之外,只有這些同伴了,誰能救他?

林和心中隱隱騰起了一股希望,會不會是……

「不要相信他,」

還不等林和問什麼,黑影就尖銳的叫道。

他憋著一口氣,誓要讓林和知道人心險惡,尤其是他們這些特殊的人,更需要警惕旁人,但他身體實在扛不住了,所以現在就像是迴光返照一樣,有些控制不住音量。

幸虧這個地方非常隱蔽偏遠,不然早就被發現了。

「強哥!請你救救他!」

于勒也知道不能拖了,他將醫療艙拿了出來,完全沒管黑影的掙動,粗暴的將他塞進了醫療艙中。

看著醫療艙被啟動的信號,于勒肉痛無比,但他默念了幾句,等將人帶回去,他就能換更好的醫療艙了。

終於心裡好受一些后,于勒問道:「考慮好了嗎?」

「我能問,是誰要救我嗎?」

林和有些小心翼翼的問道,他既抱著希望,卻又害怕失望。

哥哥自從一去不回之後,所有人都說他已經死了,但他不信!

沒有親眼見到哥哥的屍體之前,林和完全不接受這種消息。

但現在,他非常害怕自己聽到的是什麼壞消息。

「是你哥哥!」

「他還活著嗎?」

林和幾乎是緊跟著于勒的話問道。

「當然還活著!」

這就是于勒的「殺手鐧」,他哥哥,就是最好的后招。

「我憑什麼信你?」

于勒摸出了一個吊墜,

「這個可以嗎?」

林和看著那個吊墜,抿了抿唇:

「我跟你走。」 漢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