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麼一跪,周圍所有人全部嘩然。

「我去,王楚風的老爹不是億萬富翁么,怎麼給李天辰跪下了。」

「我聽說,王楚風被李天辰給打了,然後王楚風叫來了他的父母,按照正常的發展不是要李天辰給他們下跪么,可怎麼會反過來了?這有些不對勁啊?」

「是啊,王楚風的父親聽說是很有錢的,怎麼會給李天辰下跪的。」

王楚風在學校太過出名了。

而他出名的原因主要就是因為他的身世,說白了就是因為他有一個有錢有勢的老爹。

可是,誰又能夠想到,他的老爹竟然給李天辰跪下了?

王楚風整個人都懵掉了。

試想一下,若是你的父親,原本引以為傲的父親,當著自己的面,當著學校至少上百個同學的面,跪在自己的對手面前。

你是什麼感覺?

羞愧有沒有?

無地自容有沒有?

感受到周圍上百雙的眼睛看著自己,王楚風臉都丟盡了,真恨不得當場找個洞鑽進去。

「爸,你起來啊,這麼多人在看著呢,多丟人啊。」王楚風二話不說沖了過去,本打算扶起自己的老爹。

「跪下。」

王東輝直接是一巴掌抽了過去,啪的一聲響,吼道:「你給我跪下。」

「爸!」

「跪下!」

王楚風眼含著淚水,沒有辦法只能夠跪了下來。

「你也跪下。」王東輝對著張小蘭喊道。

張小蘭感覺到憋屈,可不敢不跪。

「辰少,您看到了,我們跪了,我們全家都跪了,您高抬貴手放我一馬,我王東輝做牛做馬,一定報答您。」王東輝跪在李天辰的面前,苦苦的哀求著。

對於他來說,什麼顏面,什麼自尊,都特么的是虛的。

保住基業這才是重要的。

「現在知道跪了?」李天辰看都懶的看他們一眼。

王東輝重重的點頭:「是,是我們錯了,我認錯,認錯了。」

李天辰淡漠的搖頭:「現在,晚了!」

一個簡簡單單的『晚了』二字,徹底抹殺了王東輝最後一絲的希望。

看著那離去的背影,王東輝面如死灰。

他知道這一下是徹底的完蛋了。

楊麗麗撥開人群,從人群當中鑽了出來。

剛才的一幕,她從頭到尾看的清清楚楚。

她的腦中有些亂。

無法相信這會是現實,無法相信李天辰怎麼就這麼牛逼了,然而事實擺在面前不得不讓她相信。

此刻的她越看王楚風一家,越感覺丟人。

頗有些嫌棄的看了眼跪在地上的三個傢伙,收回目光之後,楊麗麗立刻朝著李天辰的方向追了過去:「李天辰。」

楊麗麗擋在了李天辰的面前:「天辰,我們和好吧,我想通了,我還是願意做你的女朋友。」

楊麗麗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李天辰。

眼睛中含著淚水,楚楚可憐的樣子。

「你配嗎?」李天辰淡漠的道。

說完這話之後,李天辰也懶得去管她是什麼反應,轉過身和鳳姨走到了停在旁邊那輛白色的SUV前。

這輛白色的SUV是李天辰當初為鳳姨所買的。

李天辰開車,鳳姨坐在副駕,很快,車子便是揚長而去。

看著那離開的白色SUV,楊麗麗的心情瞬間跌落到了谷底,她清楚,自己失去李天辰了,徹徹底底的失去李天辰了。

車上!

鳳姨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一臉好奇的看著李天辰。

「像,真的好像他。」

看著此刻的李天辰,鳳姨越發的感覺他像極了他的父親李獅。

除了樣子像,更多的卻是那種神態。

那種端倪一切的神態。

鳳姨的心中有很多的疑問,她不清楚為什麼剛才李天辰幾個電話,就能夠有這麼大的能量。

心理雖然疑問,可鳳姨沒有問。

孩子長大了,不在需要自己操心了。

漸漸的鳳姨笑了,淡淡的笑了,眼眶當中漸漸的泛起了淚水,她清楚,從這一刻開始,自己眼中的少爺,眼中那個一直長不大的孩子,終於是長大了……

李天辰將鳳姨載回了南延大飯店。

可他自己並沒有上樓。

找了個無人的地方,把自己的那SUV從龍紋戒中取了出來。

然而驅車去了九峰山。

這九峰山景區乃是南延市有名的旅遊聖地,一到周末的時候,這裡幾乎就是人滿為患的。

不過,李天辰這一行,可不是九峰山。

而是九峰山後面的那一大片森林!

那裡方圓數百畝,則是王東輝木業集團的種植基地…… 「天公子,從九峰山後有一條小道,那條小道一直通到底便是王式木業的林地。」李天辰駕駛著黑色的SUV行駛在馬路上。

電話里傳來了張長壽的聲音。

張長壽也奇怪,好端端的李天辰前往那山林幹什麼?

砍樹嗎?

不可能啊!

堂堂的天公子怎麼可能當伐木工?

不過,心裡雖然疑問,可張長壽也不好問,只能是李天辰問什麼他就回答什麼。

李天辰點了點頭,便是掛掉了電話。

然後順著張長壽說的方向,車子繞過九峰山駛入了山間小道。

這小道泥濘的很,好在李天辰開的不是底盤超低的火星740,而是這適合越野的SUV,一路暢通無阻,來到了山林深處。

這裡本來是沒有路的。

不過,為了運輸山中的木頭,王東輝特地開了這一條山間小道,雖然不是很寬敞,可是通過一輛大卡車是沒有問題的。

快到盡頭的時候,李天辰停了下來。

然後趁著四下無人,把車子收入了龍紋戒指當中。

「這裡的靈氣竟然比外界要濃郁一些?」下了車子之後,李天辰第一感覺便是這裡的靈氣要濃郁不少的:「而且越是往深處,靈氣便是越發的濃郁?」

這一發現令的李天辰頓時一喜。

之後,他順著靈氣濃郁方向前去,路上倒也遇到了一些護林員,不過都被李天辰成功避開了,約莫著三十分鐘后,李天辰到了這山的頂峰。

「好傢夥,這裡的靈氣差不多要比外界高出兩倍有餘了。」

站在這頂峰之上,感受著附近的靈氣,竟然發現足足是外界的兩倍有餘,令人李天辰欣喜的同時,也不由的詫異。

為什麼這裡的靈氣會比外界的濃郁?

李天辰俯瞰著四周,這四周共種植著兩種樹木,外圍種植的那些樹木比較普通,李天辰認得是紅杉樹,自己身邊的這些則是紫色的,李天辰從沒有見過。

李天辰也懶得去理這是什麼樹木了。

「這裡便是王東輝的命根子了!」李天辰不在猶豫,直接是盤腿坐下。

同時體內的功法預轉了起來。

吞噬!

李天辰的功法『吞噬』,能夠吸收一切的靈氣,樹木中的靈氣,大地中的靈氣,火焰中的靈氣,甚至修鍊到後面,能夠直接吞噬動物,人類的生機。

是一種逆天的功法。

而隨著李天辰功法的運作,一絲絲的靈氣從周圍的樹木當中被強行吸了出來,然後源源不斷的抽入到李天辰的體內。

很快,周圍的三四棵樹木靈氣便是被吸收的乾乾淨淨,之後華為了粉末。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很快,便是到了傍晚時分!

在這半天的時間裡面,足足有著三四十棵的樹木,被李天辰吸收的乾乾淨淨,化為了粉末,他方圓數十米之內,幾乎是寸草不生。

「好傢夥,就這麼半天的時間,我的修為至少增加了十分之一,這般下去,不出幾天,我就能夠突破了。」感受了一翻丹田之內的靈氣較之以前充沛了不少,李天辰不由的咧嘴一笑。

李天辰也感覺出來了,從那些紅衫樹當中抽出來的靈氣很少的,大部分的靈氣都是從那不知名的紫色樹木中抽取而來的。

這些紫色的樹木,究竟是什麼樹木?

李天辰感覺到好奇。

「而且剛才,貌似從地下面吸上來的靈氣倒也不少。」為了驗證自己的這一猜測,李天辰再次閉上了雙眸,這一次他將吞噬功法完全作用在了地面之上。

很快,一絲絲的土系靈氣被抽了上來。

這些靈氣還算稀薄。

可漸漸的,土系靈氣當中夾雜著金系靈氣,之後金系靈氣便是越來越多,到最後就幾乎只剩下金系的靈氣了,這一發現令的李天辰不由的狂喜:「這地下竟然有礦脈?一定是礦脈無疑了,否則不可能有這麼濃郁的金色靈氣。」

「沒有想到,誤打誤撞,竟然讓我碰到了一處礦脈?」

李天辰心情無比的激動。

本來,他來這裡只是想要毀掉這片山林的,將王東輝最後一絲死灰復燃的希望攪碎,可不曾想竟然發現了一處礦脈。

「我就說為什麼這紫色的樹木當中蘊含的靈氣這麼多,原來是種植在礦脈之上。」李天辰默默的點了點頭:「這絕對算是一處風水寶地了,回去之後,便是讓張長壽將這山林賣給我。」

這麼好的地方,若是不佔為己有,簡直是對不起自己。

對不起自己的事情,李天辰從來不會做。

心中雖然激動,可看到這旁邊至少還有上百棵的紫色樹木,李天辰也沒有打算停止修鍊的,可就在他打算繼續修鍊的時候,他聽到了腳步聲靠近。

有人來了。

從腳步聲當中,他感覺的出來,來的人還不少!

修鍊被打擾,李天辰不由的皺了皺眉頭。

可也沒有辦法,只能夠起身,然後閃身到一旁,藏了起來。

沒多久,在一個中年人的帶領下,差不多有三十多個伐木工,帶著各種各樣的伐木工具走了進來。

為首的那個中年不是別人,正是中午的時候,被李天辰狠狠羞辱的王東輝。

此刻的王東輝已經沒有了以往的風采,就見他頭髮蓬亂,褲腳都一高一低,嘴上叼著跟煙,顯得有些落魄,而且明顯憔悴了不少。

「嗯,這是?」

當王東輝來到這裡的時候,自然發現了前面的這塊真空地帶。

這裡寸草不生。

地面上雜草全都枯死了,而原本種植樹木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個的深坑,就好像那些樹木被連根拔起掉一般。

「我的樹,我的紫檀楠木啊!」王東輝雙眸瞪的宛如牛眼一樣巨大:「怎麼沒了,這是怎麼回事?」看到眼前的這一幕,王東輝還以為是見鬼了。

好端端的樹林,怎麼突然之間就寸草不生了?

「這紫色的樹木,竟然是紫檀楠木?」藏在旁邊的草叢後面的李天辰不由的挑了挑眉頭:「我說這姓王的怎麼可能區區幾年就成為億萬富翁的,原來是靠這些紫檀楠木。」

這紫檀楠木世間稀少的很,價格可就貴了。

市面上都是按斤賣的!

價格高的時候,都是四五百華夏幣一斤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