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開始有些懊惱,剛剛怎麼會這麼大意沒有使用七星陣將所有的動靜都給屏蔽呢……現在倒好了,惹來這麼多的麻煩。

「這裡的魔獸太多了……等會我們小心的衝出去吧,千萬不要隨便跟魔獸搏鬥,不然會死得很慘。」紀羽深呼了一口氣,隨後又轉頭對瀋陽等人說道。

現在看來,也只有這個可能性了。

一切的緣由……都在皮皮的身上!

「皮皮,等下你跟在我的身邊,千萬別亂走!」紀羽朝著皮皮說道。

皮皮有些好奇的看了看紀羽,隨後又愣愣的點了點頭。

說完后,紀羽一手拉著林靈兒來到了瀋陽他們的旁邊,目光誠懇的道:「沈兄,這一次不知道我還能不能活著離開了,等會你們跟我分開跑,靈兒就拜託你了!」

他將林靈兒託付給了瀋陽。

瀋陽等人皆是一怔,這聽上去似乎有些荒謬,本來我們就是來抓這丫頭的,然後你出現保護了他,打消了我們的念頭。但這才一天的時間,你又將這丫頭交給我們了?

這……還真的是世事難料啊!

然而這種想法雖然是有些奇怪,瀋陽等人卻沒有立刻將林靈兒接過來,反而是一臉嚴肅的看著紀羽。

「紀羽,你想要一個人引開那些魔獸嗎?」瀋陽聲音微微一沉。

所有人都反應了過來……以紀羽的實力,保護林靈兒怎麼都比他們好多了,而且他們還不一定可靠,以紀羽的智慧,不應該會這樣都想不到才對的。

「不成!那可不成啊!我傷拳從小到大,哪裡受過人保護的,從來都是我保護別人的,不行!這個忙我不能幫!」傷拳第一個站出來反對道。

「我們兄弟也不喜歡欠別人的人情。」刀山刀海也站了出來,直接便拒絕了。

「我們也是!」

「我們也是!」

其餘人皆是一臉嚴肅的說道,從他們的神情當中已經能看出那種視死如歸的決心了。

這倒是有些悲壯的感覺。

紀羽心中微微一動,「你們十個人,保護一個小女孩比較方便,我只有一個人,帶著靈兒非常的不方便,難道你們還不明白嗎?」

他的聲音有些嚴肅,這都什麼時候了,竟然還給啰嗦這些東西,直接答應了就跑多好啊,真他娘的白痴!

「明白,我們非常明白,不過要讓我們丟下你一個,憑心而問我是做不到的!」瀋陽嚴肅的道。

「而且靈兒也不希望離開你。」水殤此刻又加了一句。

他直接就將這重心轉移到了林靈兒的身上,畢竟林靈兒才是被託付的人。

此刻,林靈兒有些奇怪的看向紀羽和瀋陽等人,小眼睛有些奇怪,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等得水殤說道她的名字的時候,她才慢慢扯了扯紀羽的衣角。

小丫頭兩隻眼睛看上去竟然還有些凄涼的意思,她有些擔心的問道:「羽哥哥,你不要靈兒了嗎?」

羽哥哥……你不要靈兒了嗎?

這話在紀羽心中一顫,他回頭看了看林靈兒,一邊,意念之力探查出去,他祭出最後的七星陣勉強抵擋,但也不能抵擋多久了。

他看著林靈兒,慢慢的蹲下了身子,伸出食指劃了划小丫頭的鼻尖,笑道:「怎麼會呢?羽哥哥不會不要靈兒的。」

「那為什麼你要將靈兒託付給他們呢?」林靈兒稚嫩的聲音有些安靜,「靈兒不要離開羽哥哥,靈兒要跟羽哥哥一起!」

說著說著,小丫頭的眼中已經泛出了淚珠,看上去非常惹人心疼。

紀羽心中一軟,兩隻手握著林靈兒的小手臂,狠狠的顫抖了一下,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不會回答啊……從小到大都是一個人孤獨的長大,他不知道親情為何物,也沒有過什麼弟弟妹妹。

而林靈兒,算是他名義上的第一個親人,第一個妹妹,面對這個丫頭的時候,他卻不知道該如何安慰……難道要說,羽哥哥是為了犧牲自己來保護靈兒?

那不可能,以這丫頭的性子一定會跟著自己一起來的,絕對不可以讓她出現什麼意外。

該怎麼辦……怎麼辦呢?

眼看著自己設置的七星陣就要被破,洞外,那魔獸的聲音已經隱約能聽見了,危機越來越近。

最後,紀羽嘆了口氣,站起來看了看瀋陽等人:「借一步說話!」

紀羽跟瀋陽來到了山洞的一角,神色有些複雜。

「紀兄,我不會答應你一個人對付這麼多魔獸的,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死在魔獸群當中。」瀋陽先表明了態度。

「那難道你就想看著靈兒死在那些畜生的血口當中嗎?我告訴你們,我不是擔心你們的生死,我只是擔心靈兒!我不希望靈兒有事,但我認為,能更好的保護靈兒的人,也只有你們而已!你明白了吧?」紀羽臉色一變,直接板著臉說道。

「這……」瀋陽語塞,聽到紀羽的話,他不知道該如何表達。

他們沒有人願意看到那天真活潑的小丫頭死去,但面對紀羽的要求的時候,卻有點兩難。

這選擇……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紀羽一眨不眨眼的盯著瀋陽,雙眼精光直射,不斷的在逼迫著瀋陽做出抉擇。

如果這件事情不是因為皮皮的緣故,他才不會願意自己留下來殿後,但現在卻不行……

是皮皮的那股力量引來的魔獸大軍,他不可能看著皮皮自己去應對,畢竟皮皮也是他的好朋友,他做不到眼睜睜的看著皮皮去送死。

所以他要出手,然而,林靈兒卻是他最大的牽挂,林靈兒修為太弱,甚至連魔獸的吼聲都難以承受,絕對不可能在這麼多魔獸的爪牙下活下來的。

唯一的機會,就在瀋陽等人的身上。

瀋陽等人也算是無辜,是因為皮皮的緣故被拖下水的。

雖然自己從小是做奴僕長大,但紀羽自問從來都不會做什麼違心的事情,一人做事一人當,夥伴惹了麻煩也要一起當。到了這個地步,他並不想將瀋陽等人拉下水,這樣他會過意不去。

更重要的事情,若是瀋陽等人被他拖下水,就算活下來,這也非常有可能成為他的心魔,他同樣不會容許這些事情發生。

而這件事情的突破點,就在瀋陽的身上!

此刻的瀋陽卻是矛盾了,聽到紀羽的話,再設想一下自己的處境,確實……

「你要想清楚,我這邊要保護的人是靈兒,而你那邊要保護的人是你的兄弟們。你認為在這麼多的魔獸攻擊之下,你的兄弟們活下來的可能性有多大,難道你想看到兄弟們在你的面前死去嗎?」

「再說,你兄弟們都是有戰力的,靈兒卻是沒有任何的戰力的,靈兒留在我的身邊會讓我分心,我現在唯一的辦法也就只有讓你們帶著靈兒離開,從某種程度上也是為了保護我自己,不對嗎?」

「現在你再好好的想想,若是你不答應我,那就是我們一起上場,面對這麼多的魔獸,結局只有一個,我為了保護靈兒,被魔獸攻擊致死,你們同樣不敵,一起死,好一點的話有可能有一兩個人活下去。」

「若是你答應了我,那就是我一個人戰鬥,靈兒的性命保住了,你們也不必死,我沒有了牽挂,還是有把握可以活下來的。」

紀羽用自己的思路慢慢的引導著瀋陽,說完以後,他才深深的呼了一口氣,道:「沈兄,你覺得我說的對嗎?」

安靜了,沉默了……此刻,瀋陽陷入了深思。

紀羽的話幾乎要將他給繞暈了,這麼一聽,的確就是這個意思,自己是可以活下來,損傷絕對是最小的……但不知為什麼,自己總是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啊……

到底是哪裡不對勁呢?說不上來啊……

「怎麼樣,沈兄,時間不多了,我堅持不了太久。你快些決定。若是你們能將靈兒帶走,我還可以展開拳腳,不一定會死。」紀羽繼續「逼問」道:「我的手段你多少都應該了解的吧?」

他不能讓瀋陽想太久,不然等瀋陽反應過來,那自己的苦口婆心就沒有用了,現在只有一步一步的緊逼,不斷的灌輸思想,打亂瀋陽的思路。

然而……雖然想的很簡單,實行起來卻異常的難。

瀋陽在經過片刻的思考之後,不知是忽然醒悟過來了還是怎麼的,他瞪大著眼睛看著紀羽,便道:「不行!我不能答應你!」

「為什麼!」紀羽臉色一變。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總之我不能答應你,因為我感覺若是答應了你,我的良心會過意不去。」瀋陽非常直接的說道。

這……良心……過意不去?

紀羽怔住了,有些無力的後退了兩步,草!人算不如天算啊良心不安!

看著瀋陽,這個看上去非常忠厚的漢子,紀羽此刻不知該作何感想,是感動他的執著與仗義,還是該罵他古板呢?

這事本來就跟他沒多大的關係,他為什麼就偏偏要留在這裡呢?若是換做自己,不是自己的事情,恐怕他早就跑得遠遠的了,哪裡會管這些要搭上性命的東西呀?

他原本以為瀋陽也會這麼想,現在看來,自己倒真的是小人心度君子腹了啊。不過這良心來的也太不是時候了吧!唉……

紀羽有些無力了,但他不知道,這其實是瀋陽的本能感覺。瀋陽做人一生正直,為人仗義,正是因為這樣,對於紀羽的話,他雖然不明白為什麼拒絕,但還是本能的拒絕了。

這是一種非常好的品質……紀羽不否認,這種人很傻,但卻很讓人佩服,但這個時候……他除了想罵人就已經不知道還想做什麼了……

「卧槽!!你個死腦筋啊!難道你現在還不知道,這件事情其實就是皮皮的那種藍色的力量引發的嗎?那種藍色的力量可能對魔獸有莫名強大的吸引力,所以才會引來這麼多的魔獸啊!」

「這件事跟你沒有多大的關係,甚至一點關係都沒有,只是因為我一時大意忘了屏蔽那股氣息才會導致這種結果。聽明白了沒有,這事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你留在這裡只會讓我覺得不安心,給我帶來心魔而已!」

「心魔你知道是什麼吧?明白嗎?你以為你現在呆在這裡很牛逼,我就會很感謝你嗎?我告訴你,你若是留下來,慢慢的就會給我帶來心魔,你這樣只會害了我而已,若是你真的想要幫我,那就自己離開!別再問我這麼多為什麼!別再給我啰嗦這麼多!懂?」

「懂就立刻給我滾蛋!帶著靈兒一起離開!這就是我對你最後的請求了!」紀羽幾乎用咆哮的聲音吼道,他面紅耳赤,若不是還有意念之力覆蓋了一切的聲音,早就已經傳到洞穴之外了。

他氣喘吁吁的看著瀋陽:「若你真的是仗義,真的是要對得起你的良心的壞……就走。」

紀羽說完,此刻,瀋陽卻是微微露出幾分淡淡的笑容。

「笑什麼?」

「紀兄,若是我留下來,你就會有心魔出現,是這樣嗎?」瀋陽緩緩說道。

「嗯!」紀羽毫不猶豫的點頭。

「那你可知道,我若是走了,同樣也會有心魔出現。」

紀羽一怔,只聽瀋陽紀羽說道:「我一生自問從不欠什麼人情,這一次不關你的事,是我自己踩下來的,若是我就這樣拋下你走了,那我就會產生心魔。我想,你應該明白我說什麼吧?」

瀋陽淡淡的看著紀羽。

乍看這下,這兩人似乎都是為了自己好而選擇留下來的,但其中深意……卻又是難以嚴明。

「心魔……呵呵……嘿嘿……」紀羽笑了笑,最後才慢慢開口:「那若是你留下來,你兄弟因為你而死,那你又會不會出現心魔呢?」

瀋陽又是一怔,他神情有些苦澀……甚至不知道該做何回答。

他被紀羽問倒了……是啊,兄弟們要是為了自己死了,那不也是會產生心魔嗎?退一百步說,若是自己拋棄兄弟們先死了,兄弟們又會不會產生心魔了。

繞來繞去,這就像是一個難以解決的難題。

這,是一個考驗……是對瀋陽兄弟,對紀羽的一次考驗。

最後,紀羽露出了一分笑容,淡淡的道:「我有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瀋陽眼睛一亮,直勾勾的看著紀羽:「什麼方法?」

「你先幫我將靈兒帶出去,那這件事就等於是我一個人攬在了身上,我問心無愧,而等將靈兒帶走之後,你要再來就來,不來也就算了,後者的決定都是在你的一念之間,我想這樣對你也不會產生什麼心魔吧?」紀羽緩緩說道。

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方法了,不然再這樣下去的話,魔獸越來越多,麻煩越來越大,最後還有可能一個人都跑不了,那就真的是麻煩大大的了。

聽到紀羽的話,瀋陽遲疑了,他眉頭微微一皺,似乎在儘力將紀羽這句話的漏洞給想出來,然而,連紀羽都不知道有什麼問題,他又怎麼會知道呢?

掙扎了許久,瀋陽才重重的嘆了口氣,道:「好吧!我可以答應你!」

瀋陽點了點頭,最後有些不情願的答應了下來。

紀羽笑了,麻煩之前的麻煩,終於是解決了……

起碼林靈兒安全了,一切都好辦了,自己不用分心。

說實在的他對自己還是非常有信心的,就算魔獸再多一倍,他也有不死的把握。

七星陣……這就是他現在最大的底牌,若是沒有七星陣,就算有天老的力量他的確也沒有任何活下來的把握,但有了七星陣。

他可以憑藉七星陣隱匿自己的身形,使魔獸找不到。

但若是帶上太多人,他消耗就實在是太大了,絕對難以堅持下來……那樣的話,只會全軍覆沒,更何況,他也沒有打算將自己的秘密給泄露出去,至少,在自己的實力足夠強之前,他是不會說太多的。

守得雲開終是能見到日明的啊!

最後,紀羽跟瀋陽一同回到了眾人聚集的地方,瀋陽跟其餘兄弟不知在商量些什麼,紀羽也將林靈兒拉到一邊。

紀羽的臉色變得非常的快,有時看上去很生氣,有時又很溫和,而林靈兒跟紀羽也差不多。這一大一了不知道多久,最後紀羽才說服了這小丫頭。

「羽哥哥,你答應過靈兒的,絕對不能死哦!」林靈兒扁著嘴巴說道。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呵呵,羽哥哥什麼時候騙過靈兒你啦?放心吧,靈兒乖乖的在外邊等哥哥就好了。」紀羽笑了笑,旋即說道。

林靈兒最後點了點頭,小丫頭還是選擇相信了紀羽。在她心裡,紀羽是無所不能的,能便星星,又能玩火龍,這麼神奇的大哥哥怎麼可能會死呢?

不可能的丫!

「紀兄,這一次,算是我們兄弟欠你一個人情,不管如何,之後我們一定會償還的。」瀋陽等人深深的看了紀羽一眼,慢慢說道。

紀羽點了點頭,不知什麼時候開始,他的臉色又蒼白了許多,他的意念之力將要到達極限,他能感覺到,自己已經沒有太多的力量支撐七星陣的運轉了,七星陣覆蓋位置太大,耗費了他太多的力量……

「你們從洞穴後邊離開,我還能用意念之力蒙蔽片刻,你們要迅速點,不然的話就沒有機會了!」紀羽蒼白著臉說道。

「皮皮,你在這裡等等!」他又朝著皮皮說道。

皮皮點了點頭,站在了洞穴旁邊,而此刻,小狐狐忽然跳出了林靈兒的懷中,跑到了皮皮的旁邊。

紀羽沒有多說什麼,小丫頭雖然擔心小狐狐,但最後還是喊道:「小狐狐,要跟羽哥哥一起加油哦!」

紀羽笑了笑,這丫頭似乎長大了一些吧……

「跟我來!」隨後,他說道。

婚不由己:壞老公請住手 這洞穴的面積非常的大,深入之時有幾個彎曲,主要還是因為這一處有一座小山的緣故,紀羽曾經到達過洞穴的盡頭,這洞穴後方應該是一處森林的地帶。

瀋陽等人跟著紀羽一同行走,臉上卻有些深沉,不知在想些什麼。

不多時,紀羽他們也來到了洞穴的盡頭,這裡非常的黑暗,甚至能聽到一些風聲。

「等等……」紀羽說了一句。

隨後,一道烈焰兀然出現在他的手心之上,散發出一種熾熱的焰茫以及一種強悍的力量。

瀋陽等人心中震驚,紀羽手中的這道火焰絕非凡火,威力實在是太大了,他們甚至感覺到自己身體的戰氣都要被這火焰給燃燒殆盡似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