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古大陸,問道崖,整個地面被鮮血所染紅,三萬祭魄和元靈巔峰的戰鬥已經到了白熱話的階段,不斷的有人沖入問道崖之中,也不斷的有人倒在地面之上,眼中帶著不甘心的神色,整個問道崖前,慘烈無比。

和洛天親近的人們臉上露出一絲慶幸的神色,大約五千人站在那裡,慶幸沒有去慘家血拚。

「你們說這些人是為了什麼呢?有洛天,天羅,修這麼一幫人在,能有他們什麼事?」

「為了實力,為了強大,哪怕有著一絲機會,也不會放過!這就是修鍊界啊!但是,天元大陸和仙古大陸,都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雖然成為了界尊,但是又有哪個人真正的修鍊到了頂點,最後長生!」人們在那裡議論紛紛,目光中帶著一絲感嘆。

「嗡……」洛天等人膽戰心驚的進入到了問道崖中,臉上露出忌憚之色,界尊,完全是超越他們幾個等級的存在,不得不讓人忌憚。

「江難軒呢?」鄭欣開口,一進來之後,並沒有發現江難軒的身影,臉上不由的露出一絲擔憂之色。

洛天也是眉頭緊皺,先是觀察了一下四周的景象,發現這裡跟外面看見的地方完全不一樣,不在是高聳山峰的問道崖,而是一處寬敞無比的山洞,而無數個洞口出現在了洛天等人的面前。

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對於沒有看見江難軒的身影,洛天也感覺到奇怪,直覺上洛天知道,江難軒絕對沒有什麼事情,那個傢伙絕對有著讓任何人忌憚的手段。

「這麼多洞穴,咱們怎麼走?」鄭欣目光中帶著疑惑,看向洛天,其他人也是紛紛看向洛天,等待著洛天的決斷。

「分開走吧,這麼多洞穴,想必是界尊給咱們的考驗了,至於什麼考驗,也只有進去之後才能知道吧!」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跟眾人打了聲招呼之後,便大步走進了隨便一處洞口之中。

洛天走在黑色的通道之上,無盡的黑暗瞬間將洛天籠罩起來,隨後仙古道令之上發出陣陣的光芒,讓洛天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瞬間,洛天便出現在了一個讓洛天感覺到驚疑的地方,臉上布滿了感嘆。

視線當中洛天彷彿站在了虛空之中一般,滿天的星辰出現在洛天的周圍,而洛天則是有著一種自己是這個世界的主宰一般的感覺。

「吼……」一道低沉的吼聲,在洛天的耳中響起,下一刻,洛天便出現在了一處一望無際的空間之中,而讓洛天詫異的是,整個房間之中布滿了各種奇形怪狀的怪物,實力大約在煉體和化骨境左右。

「拿出你全部的實力,只能用出一招,擊殺你身前的怪物,擊殺的越多,則分數越高,前十二個人,將有機會獲得老夫的傳承!」蒼老的聲音在洛天的耳中響起,讓洛天的心神一震。

「這是那名界尊江宏盛?」洛天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不知道這名大能在搞什麼名堂。

與此同時,其他人也是遇見了跟洛天相同的情況,都是眉頭緊皺的看著眼前那密密麻麻的怪物。

「算了不管了!」鄭欣臉上帶著無所謂的神情,雙手飛速的變化起來,強大的波動在鄭欣的手中形成,一隻風屬性的手掌,在天空之中漸漸的形成,緩緩的朝著第面之上那些只有煉體境最高也不過是化骨境的怪物拍去。

另外幾處洞穴,也是轟鳴滔天,修化成一團風暴,在那怪獸群中肆虐起來,天羅眼中迸發出陣陣的精光,一隻元氣大手,緩緩的朝著地面之上的拍去,其他人也是紛紛用出了最強的武技,攻擊著怪獸群,畢竟既然進了問道崖,那麼就得按照界尊強者的規矩來了。

「以前也曾經開啟過仙古遺地,卻從來沒有人,能夠得到這讓人眼熱的界尊傳承,想必這界尊的考驗,絕對不會那麼簡單!」洛天低聲自語,輕輕的活動了一下身體。

「幻境!」洛天下一瞬間便是感覺到眼前的景象,絕對是幻境,如此多的怪物,根本不像是一個小小的問道崖能夠容的下的,在加上自己不知道進入過多少次幻境了,所以,洛天很是確定,眼前這一切,都是幻境,只不過已經逼真到了極致而已。

「九級陣法師的界尊強者,手段還真是逆天啊!」洛天嘴角微微翹了起來。

「最強一擊!我現在的最強一擊無非就是三屬性融合的大印,在注入混沌之力!」洛天心中低嘆,雙手飛速變化起來,兩隻大印很快懸浮在了洛天的頭頂上。

但是就在兩個大印快要融合之時,洛天的雙眼卻是爆發出了一陣精光。

「三屬性融合的大印固然恐怖,但是,不適合群攻!我想,我找到更加適合這裡的辦法了!」洛天輕笑間,身體之中傳出陣陣的轟鳴之聲。

本來,洛天瘦弱的身軀,居然開始緩緩的膨脹起來,一股強大的氣息,在洛天的身體之中形成,但是洛天的臉上卻是露出一絲笑意。

「自爆!」洛天低吼一聲,整個身體在這一聲落下之後,如同皮球一般爆裂開來,但是那恐怖的威力卻是比起皮球爆炸,強了不知道幾億倍。

無形的氣浪,在洛天自爆的威力之下擴散開來,氣浪所過之處,怪物成片的倒下,就彷彿被攆過的莊稼一般,消失在空曠的空間之內。

毀天滅地,祭魄巔峰的強者自爆出來的威力,雖然比起凝魂境的強者來差上了許多,也不是小小的煉體境的螻蟻般的怪物能夠抗衡的了的。

「一千丈……一萬丈……三萬丈……」整整方圓三萬丈內的怪獸,從空間之中消失。

「嗡……」洛天的身影下一瞬間出現在了洞穴的門口之外,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不知道這樣的方法,誰還能夠想到!」洛天輕聲開口,此時冷秋蟬等人,也是紛紛出現在了洞口之外,等待著其他人的出現,和看看這個問道崖,到底還有什麼題目。 第六百五十八章一萬進一百

看到洛天出現,人們臉上露出一絲喜色,將洛天圍了起來。

本來人們以為洛天是第一個進去的應該最先出來才對,卻沒想到洛天居然不但沒有第一個出來,反而是最後一個,等的有些著急的古千雪等人臉上露出喜色。

「嗡……」隨著洛天的出現,山洞的頂端之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光幕,而一百個人的名字出現在了光幕之上,後面則是寫著一堆數字。

「鄭欣十萬?」鄭欣臉上露出一絲激動,看向其他人,但是隨後發現其他人的目光則是彷彿看怪物一樣看著洛天。

「洛天!一千一百萬!」天羅淡然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絲震驚之色,看向洛天,想不出對方用的什麼方法,居然擊殺了一千一百萬的煉體境的怪物。

「這傢伙是人么?」人們目光中帶著疑惑,看向洛天。

「我草,洛天,你這也太猛了吧,居然弄死了一千一百萬個,你到底用的是什麼方法啊,自爆的威力也不過如此了吧!」徐離子益不管不顧,大聲開口。

陳戰鏢臉上則是帶著鬱悶的神色,站在徐離子益的身前,因為天空之上根本就沒有他的名字。

陳戰鏢本就是擅長肉搏,沒有絲毫的元氣,比起有武技的其他人來說就吃了很大的虧了。

「沒錯,就是自爆啊!」洛天嘴角微微翹起,沖著徐離子益點了點頭。

「啥?」徐離子益本來想要繼續開口說話,卻是被洛天這麼一句話給噎了回去。

其他人聽到洛天的話也是臉上紛紛一震,臉上帶著不可思議之色看向洛天,沒想到洛天居然用出如此辦法。

「自爆,他的膽子還真大!」人們議論紛紛,也有些人猜測出剛才那個地方是幻境,但是卻沒有人敢賭,畢竟若真的是真實的,若真的自爆死亡了,那可就死的太冤了。

「這特么算是作弊了吧!」隨後人們的臉上便是露出了不服輸的念頭。

「擊殺最多的十二人,可有機會獲得本尊的傳承,其他八十八人,則可以爭奪本尊座下十二大帝之傳承!」蒼老的聲音在人們的心中響起,讓眾人的身軀一震。

「一萬人,僅僅第一關,就淘汰掉了大部分,只剩下一百多人!」許多人的臉上露出懊悔之色,目光中帶著嫉妒之意看向光幕上那一百個名字。

洛天看著天空上的光幕,自己則是排在了第一位,天羅排在了第二位,第三位是修,第四位是周紫陽,第五位段星辰,第六為居然是上官宏圖,則是讓洛天有些詫異。

冷秋蟬,徐離子益,洛寒,還有兩個則是洛天不認識的人,但是洛天也是確定這兩人,應該也是南域的天驕,而且在南域天驕之中,排名不低。而陳長生則是排在了最後一名十二名的位置。

洛天看到人名,心中略微感嘆,北域比其他幾域來的確是差了很多,前十二名加上自己,也就陳長生排在了第十二名的位置。

雖然其他人的成績都不錯,進入了前一百,但是比起其他兩域來還是有著不小的差距。

不過,洛天看見排名前十二的幾人,臉上也是露出一絲笑意,這些人中除了上官宏圖和另外兩人,其他人,跟自己的關係都是有些密切,也就是說,最後無論誰得到了傳承,對自己來說,都算是好事了。

「其他人,出去吧!」滿是滄桑的聲音傳出,將淘汰掉的九千人,送出了問道崖。

「靠!這尼瑪,白來了!」人們不斷的大罵著,臉上露出憤怒之色,一想到剛才從屍山血海中才有這麼一個進入問道崖的機會,便感覺心有不甘。

「嗡……」這些人傳送出去之後其他人,被傳送到了問道崖外和沒有仙古道令的人們匯合到了一處。

而眾人面前則再次出現了一百處洞穴,讓洛天等人的嘴角有些抽搐起來。

「這個界尊強者,屬耗子的么?」一名祭魄中期的天才,嘴角微撇,輕聲開口。

「砰……」下一瞬間,這個祭魄中期的青年,便在人們驚恐的目光之下,化成了一團血霧。

「侮辱主人者,死!」冰冷的聲音,讓眾人的心頭一驚,同時也是讓眾人的心裡徹底清醒過來,這裡是什麼地方,界尊強者的墳墓,怎麼能夠不小心翼翼,即使是說出一句話,也要小心翼翼,否則便會有殺身之禍。

「自己去選擇洞口吧!還是一樣,隨便挑選,過關之人,便有資格去接受十二大帝的傳承,若想要爭一爭主人的傳承,還有繼續考驗,不過那就是有關生死的了!」冰冷的聲音,冷聲開口,不再是之前那股溫和滄桑的形象。

「這應該就是這個洞府的守護器靈了吧!」洛天心中微動,不斷的打量起這個洞府來,臉上露出一絲思索之色。

「走吧!」同古千雪等人打了聲招呼之後,其他人也是紛紛朝著洞口走去。

剛一進入洞口,洛天的眼前便是一亮,金色的光芒,讓洛天一時間有些不太適應。

等到洛天反應過來,洛天便發現了自己正處在一處大殿之中,整個大殿顯的空曠無比,跟本沒有一絲生氣,但是洛天的千丈之外,則是盤坐著一個中年人,臉上帶著一絲平和,彷彿一輪太陽一般,盤坐在地面之上。

雖然中年人看似平和,但是在洛天的心中,中年人卻是彷彿一把沒有出鞘的利劍,一股強大的壓迫之感,從中年人的身上散發出來,讓洛天感受到了陣陣的威壓。

「領悟了一絲混沌之力的強者!」洛天眉頭微微皺起,目光中帶著謹慎。

雖然之前在仙古世界之中碰到過無數的領悟了一絲混沌之力的強者,但是那是因為那些個強者對自己根本就沒有惡意,比如司徒辰,比如姜白元等等。

但是並不代表洛天不懼怕領悟了一絲混沌之力的凝魂巔峰的大能,自己雖然強大,但是在這樣的強者面前,絕對是堪比螻蟻。

而且,洛天能夠感覺到眼前的這個中年人,肉身之上傳出的威壓,比起司徒辰等人來,還要強上不少。

就在洛天疑惑之時,中年人的雙眼卻是緩緩的睜開,這一眼天地變色,讓洛天的心中微微一驚,整個人再次爆退了千丈的距離。 第六百五十九章金帝

洛天眼中露出凝重,看著眼前的中年人,雖然說洞府之靈,曾說過,這一關沒有什麼生命危險,但是洛天心中也不敢大意,自己的小命還是握在自己的手中比較靠譜一點。

在洛天凝重的目光之下,中年人睜開的雙眼之中爆發出兩縷灰氣,出現在了中年人的身前,隨後再次從中年人微張的口中,進入到了中年人的身體之中。

隨著灰氣的進入,中年人的身體之中傳出陣陣的轟鳴之聲,讓洛天的心頭更加的凝重起來。

「咯吱……咯吱……」中年人緩緩的站起神來,雙眼之中也不再是灰意思瀰漫,反而變成了一道深邃的目光,打量了兩眼洛天。

「仙古道令的主令,倒是有資格獲得我的傳承了!」中年人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沖著洛天開口。

「拜見前輩!」洛天微微躬身,對著中年人抱了抱拳。

「打敗我,便可獲得我的傳承!」中年人開口,目光中帶著一絲笑意。

「草!怪不得這麼多年沒人能夠獲得這裡的傳承,讓祭魄境的人,去打敗領悟了一絲混沌之力的凝魂巔峰,這尼瑪誰能做的到!」洛天心中暗自咒罵,臉上卻是露出恭敬之色。

「前輩功參造化,晚輩哪裡敢與前輩動手!」說話間,洛天再次躬身。

「倒是有趣的小傢伙,放心吧,我只不過是一縷殘魂而已,甚至連奪舍的能力都做不到了,你也不必害怕,你一口一個前輩的叫著,我也不能讓你白叫,我會將修為封印到凝魂初期,如果你還是打不過,那就真的沒機會了!」

「還有,我這縷殘魂也僅僅只能有一刻鐘的時間,也就是說,你只能在一刻鐘內打敗我才算過關!若是失敗,等到我靠著肉身之中的那一絲混沌之力凝聚出殘魂來,就要等到一千年後了!」中年人開口,目光中帶著一絲笑意。

「砰……」沒等中年人的話音落下,洛天的聲音便是出現在了中年人的身前,一拳滅生,轟在了中年人的身上。

「一刻鐘嗎?足夠了!」聽到中年人的話,洛天的臉上露出自信的神色,定定的站在中年人的對面。

「好小子!」看到洛天偷襲自己,中年人臉上不但沒有絲毫的怒意,反倒是露出讚賞之色。

與此同時,洛天的下一拳輪迴,也是狠狠的朝著中年人砸去。

「砰……」中年人不慌不忙,簡單的一拳轟出,無形的波動在兩人的身前升起,傳出陣陣的轟鳴之聲。

「這個空間,被陣法加持過,不愧是九級陣法大師,祭魄境的攻擊,居然沒有掀起絲毫的波動!」洛天臉上露出感嘆之意,同時眼中也是凝重了許多。

「眼前這個中年人明顯不是一般人,即使是凝魂初期,現在得我與其對上,根本就不可能勝出!更別說在一刻鐘之內了!」通過剛才的兩拳,洛天也是感覺到了自己與前期這個中年人之間的差距。

中年人也不在說話,手中金光閃動,手中留下一道殘影,僅僅不到一個呼吸間,一隻金色的大手,便橫空出現,朝著洛天拍去。

「還好是金屬性的單一體質的凝魂初期!」洛天長嘆了一聲,雙手也是飛速的變化起來,一出手,便是開天印!

金色的大印和中年人的元氣大手碰撞在一起,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小子,武技到是不錯,但是光憑這個,可是很難贏我啊!」中年人臉上露出一絲玩味之色,化成一道金色的流光。

洛天不敢硬捍,眼前這個傢伙,雖然將修為封印到了凝魂初期,但是那肉身卻是沒有辦法封印,雖然自信自己的肉身,但是洛天卻是沒有白痴到那種地步。

「沒辦法了!只好如此了!」洛天腳踏封天步,消失在了原地,身體之中的七魄緩緩的燃燒起來。

「第七魄!」洛天低吼一聲,整個人身上的氣勢陡然攀升,停留在祭魄巔峰的修為也是飛速的上升著,身體之中傳出陣陣的脆響。

「秘法?到是不錯的秘法!」中年人停下了身軀,等待著洛天秘法的完成。

十幾息的時間,一晃而過,洛天的臉上露出了絲絲的汗水,修為停留在了凝魂初期的境界,讓洛天的信心大增起來。

「咔嚓……」洛天微微鑽了鑽拳頭,洛天周圍的空間卻是開始扭曲起來,讓洛天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洛天能夠確定,自己若是在外面,這一抓之下,絕對能夠抓破虛空。

「凝魂境,果然強大無比,雖然沒有凝聚出凝魂境特有的三魂,但是現在的我,應該無懼一般的凝魂初期了!」洛天輕笑間身形閃動,出現在了中年人的身前,輪迴,滅生,兩拳轟出。

看到洛天的狀態,中年人的眼神也是虛眯了起來,一直淡然的臉上也是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十惡臨城 金色的光芒再次閃動,中年人的身上被金色的元氣所瀰漫起來,金屬性元氣化成一套金色的盔甲,覆蓋在自己的身上,整個人如同戰神一般,一拳轟出,天地震動。

「轟隆隆……」兩拳相撞,整個大殿在兩人的撞擊之下,晃了三晃,洛天的身影倒飛出去,撞擊在了被陣法加持過的大殿的牆壁之上,傳出陣陣的波動之聲。

中年人也是沒有好過到哪裡去,整個身上的金色元氣鎧甲在洛天這兩拳之下轟然崩碎,身軀不斷的向後退去。

「凝魂初期,果然強捍!」洛天心中感嘆了,臉上去露出興奮的光芒,雙手變化,人王印和攝魂印緩緩的融合在一起。

「武技融合!」中年人的臉上爆發出陣陣的精光,隨後雙手也開始變化起來。

「皇極印!」洛天低吼間,金色的皇極印已經在洛天的手中融合而出,帶著皇者之威,朝著中年人飛去。

「黃泉天怒!」與此同時,中年人的武技也是緩緩形成,金色的海浪帶著滔天之威,從中年人的手中飛出。

「嘩啦啦!」金色的大印和金色的海浪衝擊在一起,強大的波動,再次讓洛天和中年人兩人紛紛倒退。 第六百六十章崩山訣

洛天的身影瞬間被那金黃色的海水淹沒,而皇極印也是陳風破浪一般,穿過金色海浪的層層阻隔,轟擊在了中年人的身上。

「轟隆隆……」兩人同時撞擊在了大殿的牆壁之上,洛天嘴角溢血,臉上露出一絲震撼,沒想到自己現在的狀態依然不是中年人的對手。

「武技短缺啊!」洛天心中暗嘆,感覺到自己現在的武技不足,雖然自己的武技都是威力巨大,足以碾壓任何的祭魄境的強者,但是跟真正的凝魂境的強者施展出來的武技比起來,威力還是差了一個檔次。

「小子,你很不錯!」中年人也是擦了擦嘴角的鮮血,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看向洛天。

「再來!」洛天的臉上露出不服輸的勁頭臉上露出一絲戰意,雙手再次飛速的變化起來。

「好,小子,我這一記武技接下,我便算你過關!」中年人臉上露出滿意之色,看向洛天,手中金光四起。

「三印合一!」洛天低吼一聲,五行相生人王印和攝魂印再次出現在了手中。

「小子,我可提醒你,我下面這個武技可是我的絕學,你要是在用之前的那個兩個武技融合,可是接不下來的!」中年人眉頭微微皺了起來,手中卻是沒有停下,一股沉重的氣息在中年人的手中傳出。

「開天!」洛天似乎是沒有聽到中年人的話一般,再次低吼,天空之中,金色的大印劃破虛空,出現在了兩人的頭頂之上。

洛天如今比起真正的凝魂境強者來實力也僅僅只差一絲,若不是眼前這個中年人的手段足夠多,沒準現在洛天已經取勝。

開天印,可以說是洛天現在除了融合武技,和畢竟琉璃火的最強手段,現在的洛天施展出來的開天印,足以經堪比天級武技。

「給我融!」洛天低吼一聲,三隻大印在中年人的目光之下,緩緩的融合在一起。

「天才!」中年人此時雙眼精光閃耀,看著眼前的洛天將三種武技融合在一起,想不出用什麼詞來形容洛天。

看到中年人眼中那讚歎的目光,洛天心中好笑,他很想看看,中年人若是看見自己在三個融合大的印之中融合一絲混沌之力之後的眼神。

但是洛天終究還是強忍了下來,即使是現在狀態的洛天,他也不敢肯定,能否在那股毀天滅地的威力之下,生存下來。

「也夠了!」洛天心中暗嘆,天空中三個大印緩緩的融合在一起,虛空在大印那恐怖的壓力之下,再次變的模糊起來,絲絲的黑色裂痕在大印的周圍形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