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是因為着急七爺頭疼,要去見他、開個酒店房間……

「我說顧顧,你這樣談戀愛就不行了啊,太卑微了。」唐美好直接拉開椅子坐在李月牙對面。

她說,「女孩子一定要矜持,要讓那些男人來追,而不是送上門的。我知道顧顧你自卑沒自信,但你怎麼也要矜持一點,大晚上就要去跟人開放。

這?不是明擺着送上門給人睡,睡完了對方隨時可以不負責。」

唐美好款款而談,說完還衝着李月牙說了一句,「你可別學她,這個世界不是誰都能是我。

找到一個對我那麼好,還能照顧我室友的男朋友。」

李月牙點點頭,表示對唐美好的羨慕,「美好,你男朋友是真的好。」

說着又抬頭看慕安安,「顧顧,你得保護好自己。」

慕安安是聽着這一番話挺無語的。

而一直不開口的梁靖,則問了一句,「男的就有那麼好么?」

說完,她直接翻白眼,躺回床上,拒絕聊這個話題。 「瑤兒!」長孫離庭急了,這個時候怎麼能把蓋頭掀起來,這完全不符合禮數啊。

「二殿下,這個女人冒充我姐姐,想要置我於死地!這弒姐的罪名我不要!我沒有做,我不做!」鳳婉霜神智有點不清,許是從琉璃珠斷掉之後,就有點混亂了。

現在一個冒充鳳瓔的女人出現,徹底讓她頭腦不清,話語凌亂。

長孫離庭牽扯住她,安慰著:「她自然不會是鳳大小姐,瑤兒,你清醒點,鳳大小姐逝世,本殿下也很難過,可逝者已去,就莫要再提,這個女人,本殿下會為你做出懲罰的!」

鳳婉霜拉着長孫離庭的手,眸中帶着淚:「當真?一定要把她碎屍萬段!這種人,也想冒充我姐姐,也不看看……看看她……」

那女子舉着手中的家徽,笑的肆意。

「好久不見,我的好妹妹。」

「呀!——你不是!你不是姐姐!」

鳳瓔被她的叫聲震後退了好幾步,捂著耳朵,躲魔音:「妹妹你別急啊,你鎮靜下來聽姐姐說呀。」

「不要不要!」

長孫離庭把鳳婉霜摟在懷裏,滿臉敵意的看着鳳瓔。

「你,究竟是誰。」

薛芷萱也站起身來,確認了鳳瓔是來鬧事的。

「來人,給本宮抓住她!」

鳳瓔輕笑,完全不把這些衝上來要抓她的侍衛當一回事。

一群人一擁而上,鳳瓔腳尖着地,旋轉,縱身躍向空中,停在前殿的架梁之上,俯視着眼下的眾人。

「真是一群急性子的人,倒是聽我把話說完呀。」

「你這個妖人!」薛芷萱怒指鳳瓔,氣的渾身都在顫:「人呢,都給本宮上呀,一個女人都抓不住,幹什麼吃的!」

「鳳婉霜,我的好妹妹,你現在心愿已成,我無法對你做什麼,你又何必這麼緊張?真怕我和你搶男人不成?」鳳瓔自知,這群人雖是侍衛,卻也只是小兵,上不了枱面,更無法抓到她,就沒去在意,安定自若的立在架樑上。

「怕你?一個妖女罷了,豈會怕你!二殿下自然也不會看上你這等女人!」

「對,這樣你還緊張什麼?你姐姐我,性子暴躁,不好惹,還囂張跋扈,得罪了不少的人。而你呢?性子似水,溫柔賢淑,是個做妻子的好典範。所以呢,你想要長孫離庭你直說啊,為何要處處針對我,還要置我於死地!」

她的話風突轉,語氣中帶着刺骨的寒意。

鳳婉霜身形一抖,否定道:「胡說八道!且不說你是不是我的姐姐,就你這當眾人污衊我一說,足以讓皇上治你得罪!以下犯上,你該死。」

「是么?」鳳瓔垂下眼帘,呢喃了一聲。

后,輕笑一聲,再大笑道:「好一個我該死!我確實該死,就因為我是你的長姐,霸佔著應該屬於你的,卻被我拿走的位置不給,所以你就想要我死,奪取我的一切!對不對!鳳婉霜!」

鳳瓔覺得,現在說出這些,就算無法真正的讓鳳婉霜身敗名裂,也能起到一定的作用,起到離間的作用。

「半個月前,沒出東明國之前,你算計我,讓我吃下無色無味的媚葯,再找人侮辱我,可惜我早就察覺出了這是你的陰謀,好運躲了過去!這是一。後來你瞧我硬要跟着去邊界查勘情況,就想到了另一個除掉我的計劃,利用木元素,將我引到幻獸嘴下,若不是先前我找父親要了一把匕首,那日還真是圓了你的願,死在了那幻獸的嘴中!這是二!」

。 將手機收起,此時不遠處已經響起了一道直升機的響聲,這是來接他回去的。

「你……你這是要走了嗎?」

余小魚看向林玄有一絲絲的不舍。

畢竟剛才兩人也算是同生共死過一次,說沒有感情那是假的。

「是的,以後若是有機會的話,我們還會再見的。」

說完,林玄剛想走。

余小魚忽然沖了上來從背後抱住了林玄。

「你帶我一起走吧!」

聽到余小魚的話,林玄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

其實他兩世都是孑然一身。

對於余小魚這突然間的表白,他頓時有些手忙腳亂了起來。

而且兩人又一同經歷過生死,林玄對余小魚也有一絲的感情。

見狀,他回頭看向余小魚認真的問道。

「你真的要跟我走嗎?」

余小魚抿著嘴唇認真的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一起走吧,你要記住基地里的生活也不像你想的美好。」

「沒事,我可以吃苦的!」

余小魚沒有絲毫猶豫的說道。

人家女生都這樣說話了,林玄這麼可能還會拒絕。

……

林玄和余小魚兩人剛下直升機,就看到庄星劍急匆匆的走了過來。

「林組長,這……」

庄星劍剛準備說什麼,就看到了一旁的余小魚,眼神之中充滿了疑問。

畢竟,自己和林玄所說的基本上都機密之事,余小魚作為非軍隊的人這種事自然不能隨便說。

林玄也看到了庄星劍的難處。

於是對著余小魚說道。

「你先去我的房子等我。」

說完,林玄將一張房卡拿了出來。

這是建設在軍隊的將領房屋,都是用抗震型建築建造的。

當然士兵的房屋也是的,不過區別是一個是多人間一個是單人間。

畢竟這裡依舊屬於地震多發區,雖然沒有十級以上的地震,但5-7級的地震卻常常發生。

余小魚也不是什麼傻女人,接過房卡便乖乖的離開了。

見余小魚走後,庄星劍連忙拿出手中的文件說道。

「林組長,從氣象部門那邊了解到,黃岩火山的火山灰將在未來的一周內,漫延到九州。隨後兩周內將會在整個藍星表面形成一層火山灰。

科學院預計大概需要十年左右才能散去。」

聽到庄星劍的話,林玄沒有絲毫的意外,畢竟前世就是如此,不過當時地震、海嘯凶獸給他的打擊更大,所以林玄對火山灰的印象並不是特別的深。

只是記得當時白天整個天空都是灰色的,夜晚更是看不到一點燈光。

莊稼因為缺少太陽光照而大面積的死亡。

有的荒郊野外,更是出現了易子而食的現象。

當然這都是前世的事情了,如今他自然不會讓這種情況再現!

想到此處,他看向一旁的庄星劍問道。

「對了,糧食基地已經開始百分之百運行了嗎?」

「目前還沒有,從楊院首那邊得到的消息是98%,剩下的一部分正在處於結尾階段,同時各種易培養快速存活的種植物也已經開始了大規模的種植。」

「行,能在火山灰覆蓋九州之前完成就可以了,還有其他事情嗎?」

林玄問道。

「對了,還有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就是禿子島那邊希望可以回歸九州。」

庄星劍拿出一張文件說道。

這張文件正是禿子島的歸降書。

看到這裡,林玄忍不住笑了起來。

禿子島剛才經歷了一場海嘯,不過禿子島本身比冬威夷島大不少,而且海拔也比冬威夷島高,所以並沒有全部覆滅。

不過死傷也是十分的慘烈,島內基本上一半的人都已經因為海嘯喪命了。

而且接下來的一周內火山灰也將順著大氣環流來到這裡,他們此時只有兩條路走可以。

第一就是等著火山灰到來,整個島里的人都餓死。

第二那就是回歸九州,就目前來看至少不是傻子都會選擇回歸九州的。

林玄看著歸降信中的言語,越看林玄越想笑。

禿子島這些人,之前還舔鷹醬舔的賊開心,現在看到要有滅頂之災了一個個都想要歸降真的是個牆頭草。

想到這裡,林玄看向庄星劍問道。

「關於這件事,龍首和其他人怎麼看?」

畢竟,這種歸降是這種大事,而且禿子島上的人口也不少,雖然死傷了一半但依舊有上千萬人口。

這些人到時候糧草也是一種負擔。

所以,這件事必須得有其他人的看法。

「這件事,之前龍首等人已經商量過了,他們的意見是放棄。

不過,龍首開了綠燈,讓一些晶元工程師可以攜家眷來九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