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看到面色大囧的樣子,左漢庭忙收回了手,看她白皙的小臉,愣地變的通紅,他忍不住笑了起來。「你這是什麼,不能給我看嗎?」

見他收回了手,李淼淼立刻將那隻白瓷瓶一把放入懷中,她心裡卻懊惱死了,心裡想著他應該沒看清楚,不然也不會這麼好說話吧。

因為她搶回來的那隻白色瓷瓶,就是她在那隻包袱里翻出來的春藥,本來她想做防身之用的,卻沒想到,被他看到了。

這會就算是她找機會扔掉,估計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左漢庭神色未變,看他低著頭,將調味料找出來后,又將那些瓶瓶罐罐收了起來,他的烤肉工作也接近收尾了。

他烤野兔時的動作,也是一絲不苟的,就像是拿著手術刀的外科醫生一般,不翻過兔子的任何地方。

這時兔肉被大火烤的焦黃,因為熱度的關係,兔肉里的油脂,也被烤的直往下掉。那兔油跌落到火了,頓時發出輕微的「噼啪」音,那香味確是一點點的蔓延開來,將兩人的口水,都引了出來。

李淼淼見他在專心的烤兔肉,也不好意思,在那裡空等著,也時不時的往那火堆里,添著柴禾。

這會左漢庭手裡拿著的那把小匕首,卻沒有停過,他不時的在兔肉上化一刀,然後一邊烤,一邊放上鹽巴和花椒粉,不一會的功夫,那股誘人的香味,讓李淼淼嘴裡的饞蟲都要跑出來了。

似乎看到她睜著一雙大眼睛,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他手裡的動作。他的嘴角微微上揚,竟然在不經意間,右手在她臉上一劃,他的手在烤制兔肉,因此難免會沾染上一些碳灰,他的大手朝他臉上一抹,那炭黑立刻道了她白皙的臉上,像是沒有洗臉的小花貓。

看她一副又驚又怒,還帶著幾分嬌羞的樣子,左漢庭不由心情大好。而李淼淼吃了虧,也不忍罷休,也趁著他在分割兔肉時,她將兩隻手,都按在火堆邊,已經冷卻的煙灰上面,突然悄悄的跑到他的背後,兩隻手往他臉上一蓋。

然後她便撒開腿跑開了。

左漢庭發現了他做的壞事,不由起身去追他,李淼淼頓時嚇的跑的比兔子還快,最後她當然跑不過他的大長腿。

直接被他提溜著后衣領,一路將他拎了回來。

李淼淼手夠黑,幾乎將左漢庭的兩邊臉,全部弄成了黑乎乎的,這會看上去格外的搞笑。

他用袖子連續擦了幾次,重要的部分還是沒擦著,李淼淼便在他沒有發覺的時候,一直捂著嘴偷笑。

「你這個小傢伙,報復心還挺強哈。我就跟你開個玩笑而已,你卻跟我來真的。」

李淼淼被他直接提了回來,心裡略顯委屈,最後兔肉,也就吃了只兔腿,其他的肉,都到了左漢庭的肚子里。

她還是第一次吃到這麼好吃的兔肉,說實話以前她是不敢吃兔肉的,總覺得心裡膈應,可是今日的情形,不得不讓她對肉垂涎三尺。好在她胃口不大,吃了一隻腿肉,已經讓她很飽很飽了。而且那肉味細膩,一點都不像兔肉,竟然比雞肉還要細膩幾分。關鍵是兔肉的香味,肉裡面還包裹著一些油脂,咬上一口,肉裡面的湯汁便溢出來,真的很香。

左漢庭這麼大個的漢子,兩天沒見到肉味,今日這一頓吃的他格外滿足,吃完后,他的心情似乎也好了一些。加上他的傷口在李淼淼的細心呵護下,快好了。想到馬上就可以下山了。他眼裡多了一份期待,同時似乎又有幾分說不出的不舍,具體的什麼原因,他自己也想不明白,或許兩人這樣舒適安靜,偶爾嬉鬧一下的相處方式讓他很是新奇。

畢竟在軍營里,除了部下還是部下,那些人看到他,就像是老鼠見著了貓一般,對他很是畏懼,說話都是戰戰兢兢的,讓他覺得很沒意思。

或許是因為他和李淼淼處於相同的位置,因此相處時,倒是少了幾分生硬多了幾分自然。

兩人前面雖然鬧了這麼一下子,不過卻沒讓他們關係變壞,相反的無形中卻生出幾分親近來。

吃完兔肉后,左漢庭伸出手在他頭大上揉了揉,然後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走吧,看看還需要采什麼,一起採回去。我也落單了幾天,想必我的那些兄弟們,要到處找我了。」

李淼淼可不想,再次見到他的那些兄弟們,萬一被那個什麼將軍看到了。認出她是姦細,她的小命都要不保了。(未完待續。) 「誰啊~不要接不要接~繼續~」

葛盛學前面,一個趴著的女學生嗲嗲嬌哼了幾聲,弄的葛盛學狠狠的顫抖了幾下。

「瑪德,該死的電話!」

葛盛學拿起電話,拍了拍女學生的翹臀,有點不爽的喂了一聲,雖然這個孫什麼思達是沈大少的狗腿子,但,要是不是什麼關於沈大少的事情,他也沒必要太慣著這個學生會副主席,怎麼說他葛盛學也是一個副校長,學生會副主席在他眼裡算個狗屁。

「葛校長,出大事兒了!!!」電話一接通,孫思達的吼吼聲就傳了過來,嚇得葛盛學立刻就偃旗息鼓,直接退了出來。

狠狠打了個寒顫,葛校長還沒來得及發火,就被孫思達下面的話驚呆了!

「沈大少出事了!葛校長,沈大少被人打暈了,然後被帶走了,現在下落不明啊!」孫思達一句話像是一盆冷水澆在了葛盛學的腦袋上。

沈大少被人打了?!

雖然長空大學很牛逼,不過,他葛盛學葛校長在沈家面前就牛逼不起來,沈大少在學校裡面出了事情,的確是出大事了!

尤其是,葛盛學知道,沈華容在整個沈家都是寶貝疙瘩,沈忠堂沈老爺子的心頭肉啊!沈老爺子發起火來,那後果,不敢想象!不敢想象啊!

立刻,葛盛學就拾掇好了,趕向學校。

孫思達和錢小燕他們還通知了警方,王副局長立刻就帶著人來了,本來。王副局長這個時間已經下班了,搞點娛樂活動什麼的。接到電話之後,王副局長也是相當的不爽。局長的電話,但,接通之後,酒桌上面,大家就發現王副局長的臉色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十分的沉重。

「好,我知道,我立刻就趕過去!」掛了電話之後,王副局長就走了。風風火火。

這邊,沈華容腫著臉,臉上只是稍稍擦洗了一下,也沒有多弄,然後就被沈忠堂一腳踹過來給周飛開車,讓他好好的把周少送回學校,別沒大沒小的,不知道輕重。

打著方向盤,沈華容覺得自己像是在做夢。今天晚上的一切實在是太他么的玄幻了,這都是什麼事兒!

沈大少到現在還不知道是自己坑了爺爺,他對周飛的身份實在是琢磨不透啊,爺爺居然叫這個姓周的周少。尼瑪!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啊!

「開穩點,你往哪開啊,小心撞車!」

「是是是。周少……」沈華容內心噴出一口老血,握著方向盤。內心無比的抑鬱,沒辦法。周少就周少吧,嘶,臉和屁股到現在還疼著呢!

沈華容沒辦法啊,他最強的依仗就是沈家,沈家就是他爺爺管的,他雖然練武天分不錯,但,在他爺爺面前,這些算什麼?他的傲氣已經被擊碎,在周飛面前,強勢不起來了。

學校里——

葛盛學一干人查看資料,很快,就發現了,這個人叫做周飛。

還是什麼東陵省的高考狀元!

狀元什麼的,學校里有不少啊,各個省的有好幾個,葛盛學還真沒看在眼裡,這些狀元,有些進了學校之後,甚至直接泯於眾人,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了。

考試考得好,雖然一定程度上表明了你的智商較高,但,這並不代表你在其他方面會有著很高的建樹,雖然,成績好的,這個建樹高的幾率會大大提高,但,最後平平凡凡的也很多。

一個高考狀元而已,並不是什麼不可得罪的人物,何況,對方得罪了沈大少?!

沈家這個龐然大物,你只是一個考高狀元,又不是什麼世界重要貢獻的大科學家,想要整弄你一個學生,還不是信手拈來。

這是一個機會!

葛盛學知道,這是一個討好沈家的機會,這個周飛,不能在學校里呆著了!

開除他!

沒錯,就是開除這個周飛,這個周飛正好沒有來報道,沒有參加軍訓!雖然叫人代請假,但,他葛校長說對方沒有請假就是沒有請假,無法反駁!

葛盛學本來就打算弄一個紀律頑劣什麼的理由來開除周飛,現在更好了,這個周飛,都沒有來報道,正好合了他的意。

「孫思達,我問你們,這個周飛,是不是紀律頑劣,公然毆打同學,你們可否看到?」葛盛學臉色一正問著,旁邊站著的,正是剛剛趕來的王副局長。

大家心裡都是心照不宣的,紀律頑劣?管你頑劣不頑劣,說你頑劣就是頑劣,這個罪名你不背也要背!

孫思達、錢小燕還有剛才被周飛抽的一幫狗腿當然齊齊作證,他們可都是懷恨在心啊,既能解恨又能討好沈大少,一舉兩得的事情。

「是的,葛校長,這個周飛目無紀律,肆無忌憚,公然毆打辱罵同學,視法律、學校紀律如無物,我們長空大學,乃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大學,這種敗類渣滓不能繼續留下來了,這會是一匹害群之馬!影響我們整體的素質和形象!」孫思達臉色有點潮紅說著,有點激動。

叫你打我?!現在開除你!等著蹲大牢吧!

「葛校長,你不知道,這個周飛,還調/戲我們呢,摸我這裡呢!」錢小燕立刻露出一個傷心的表情,捂著自己的胸部,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旁邊幾個女生。

「是啊,葛校長,這個周飛還調/戲我們呢……」

葛校長目光閃了閃,有些淫/邪的看了看錢小燕,心道:「瑪德,這個小騷/貨還真能演,上次跟老子勾搭的時候……別人摸你,你得興奮死吧,不過,這個罪名還真不錯,有點有力見。」

一旁的王副局長,面色一沉,挺著啤酒肚,擺出一副嚴厲的模樣,道:「葛校長,看來這個學生,實在是頑劣不堪啊,必須要嚴肅處理,把這種人渣放在我們的校園,豈不是殘害了祖國的花朵么!」說著,王副局長朝著幾個女大學生露在短裙外邊的雪白大腿剮了幾眼,喉結微微滾動了一下,

旁邊一個小跟班立刻將一大推罪狀記了下來。

不管是王副局長還是葛校長,都沒有通知沈家,因為他們不敢,想著先把周飛抓起來,做替罪羊!

找了個地方好好吃了晚餐,周飛和齊樂十分高興。

車子停下——

沈大少親自給周飛拉開車門,臉色十分滑稽。

「嗯,你先走吧。」周飛下了車拉著齊樂下來,打發沈華容別跟著了。

這時候,葛盛學等人接到通知,周飛出現在了校園!

終於出現了!

這還得了!

葛盛學、王副局長還有一幫狗腿,立刻蜂擁趕了過來,一看見周飛,孫思達立刻迫不及待吼道:「周飛,你完蛋了!!!」

此刻,沈大少剛剛開出學校沒多遠,不知道為什麼,眼皮跳了跳,似乎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了。

感謝訂閱支持!!!

謝謝紗燈11的打賞!(未完待續。。) 孫思達有些氣喘,一路跑過來,當然氣喘,不過,還是激動的原因過多一些。

「這位同學,你涉嫌毆打他人、猥/褻、恐嚇、誹謗他人、綁架罪等等罪行!現在,立刻!雙手抱頭,蹲下,束手就擒!」王副局長聲色俱厲說著,他可是聽說這個周飛很能打,所以,王副局長離得有些遠,只是讓自己的一些小跟班拿著橡膠警棍、警用電棍站在前面擋著,這樣,就不會傷害到他了。

王副局長話音剛落,一旁的葛盛學葛副校長立刻接著道:「周飛,你聽著,你已經被開除了!身為一名新生,居然這麼久都不來學校報到,更為嚴重的是,你目無記紀律、目無法律,危害他人,敗壞了學校的整體名譽,我們學校不歡迎你這種敗類!哼!」

葛盛學葛校長也離得有些遠,聽說周飛有點能打,他自然不敢靠的太近。

一連串話飛快說完,葛校長有點氣喘,肚皮一高一低的。

孫思達、錢小燕等人都是戲謔的看著周飛,傻比了吧?!能打怎麼樣!現在看你怎麼收場,乖乖的蹲大牢去吧!

看著這架勢,周飛愣了楞,光顧著把沈家那邊搞定了,按說搞定沈家,這裡就沒問題了,不過誰知道這幫狗腿因為害怕沒有及時通知沈家,沈家那邊自然也不知道通知這裡,也不知道這些狗腿在幹什麼狗屁事情。

掏出電話,周飛撥給沈華容,沈忠堂和沈華容的電話。周飛都有,這還是沈忠堂極力要求的。

現在周飛是他的主人。他自然是全心全意的為周飛服務!電話這種東西,必須要有啊。以便隨時效勞。

看到周飛掏出電話,似乎要找關係解決這件事情?

王副局長不屑一笑,露出了一個嘲諷的笑容,抱歉,長空市還真沒聽說過周飛這一號人物,不過是一個建林小城市來的讀書在行點的傢伙,能有多大的關係?

沈家在這一片才是真正的強豪,在王副局長看來,周飛這個舉動就像是蜻蜓撼鐵柱。可笑之極,不自量力。

葛盛學也露出了一個玩味的笑容,嗤笑一聲,這個周飛,打電話起來還真有點一本正經的樣子,不知道底細的人,還真以為能叫來什麼牛逼拉轟的人物,事實上,這位不過是一個小城市上來的「狀元」而已。

葛盛學不知道。周飛是真的有底氣!

可惜,他看不出來,把別人的底蘊當裝b!

葛盛學想啊,這個周飛。難不成有什麼親戚在這邊,做什麼小科員?某辦公室小跑腿?

要是把那種人叫過來,那就好笑咯。真是笑掉大牙,不說沈大少。就算是他葛校長,豈是你這種小關係能夠撼的動的?!

到時候說不定來了還要點頭哈腰的。一個勁的說好話道歉,最後管不了。

想到那時候,周飛的表情,葛盛學感覺到一股滑稽,年輕人,不懂這個社會的殘酷,以為認識點什麼人物,這個世界上,有些人豈是你得罪的起的!

「是,周少!」

學校不遠處的一條馬路上,沈華容無語的掛了電話,狠狠的咬了咬牙。

卧槽!

這幫混蛋,沈華容現在是相當的不爽啊!

狠狠的打著方向盤,掉頭,踩油門!轟轟轟,炫酷的保時捷奔向學校!

本來,今天對於沈華容來說,已經非常的抑鬱了,想泡/妞,沒搞定還被揍了,揍了就算了,揍了之後這口氣都沒處出,還被一直疼愛自己的爺爺爆抽了一頓!

最後,還要叫抽自己的人周少,還得恭恭敬敬的!

這一切突如其來的變換讓沈華容鬱悶的想要吐血,不過,沈忠堂是什麼人,沈家一把手,沈家是什麼概念?化勁高手,再加上沈家在各界都有一些地位,一般的副省級大員見到聽到沈家兩個字都要慎重一些的,甚至相當的客氣甚至狗腿!

沈家的一把手,那更是厲害了,對於沈忠堂,沈華容不能反抗,沈忠堂可以隨時讓他一無所有,他的一切,還不是沈忠堂給的?!

所以,沈華容對於周飛,基本已經不敢有什麼報復的念頭了,沈忠堂在他的意識當中,就是最強大的一類了,他根本沒有抵抗的勇氣。

這樣子,沈華容就憋了一肚子的氣,他是萬萬不能對著周飛發泄的,所以,在周飛讓他走開之後,沈華容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那一刻,有種自由的感覺,他要趕緊的,找一些娛樂活動好好的發泄一下!

然而——

一個電話,沈華容沈大少不得不繞道回頭,同時,心裏面,沈大少的怒火已經像是岩漿一樣爆出來了,奔流涌動了!

這些怒火,不是對周飛的,而是對孫思達、、錢小燕、葛盛學、王副局長那幫人的,沈大少有種迫不及待,要把這些怒火通通甩在這幫人臉上的欲/望!

「這幫該死的蠢貨!」

吱嘎——!

緊急剎車!

在王副局長眾人老神在在的時候,不過一分鐘,沈華容的保時捷就開了過來,唰的一下子停在了周飛另一邊的路邊上。

沈華容的這輛車,對於孫思達、錢小燕、葛盛學、王副局長都是不陌生的,他們一眼就能認出,這是沈大少的坐騎!

平時沈大少會超個車,亂停車什麼的,他們這些人都要記住這是誰的車,別跟愣頭青一樣衝上去給別人開罰單還要帶走,那就真的蠢逼了,所以,這個車,有心人都是記得了。

像是孫思達、錢小燕這類狗腿,必須記得啊,在路上遇見了沈大少的車,就要多多留意,裝作偶遇什麼拍拍沈大少的馬屁,說不定就能拿點好處,最主要的,還是給沈大少留下一個印象,畢竟,攀上沈家才是最重要的,這對於他們的未來人生,有著飛一般的改變。

王副局長眾人趕緊迎了上去,沈華容這個時候也打開了車門,一臉的怒氣,隨時都會飆,炸裂啊!

沒有理會這些人,而是先朝著周飛走過去,沈華容要先和周飛打招呼,問好,這也是他爺爺給他說的,見到周少,一定要問好,眼睛放亮點,長點心!

孫思達一看,立刻機靈道:「沈少當心,這個姓周的交給我們就行了,不勞您親自動手,我們一定把他打的屁滾尿流!」

他還以為沈大少是要去打周飛,報仇雪恥呢!嘖,瞧這臉上的怒氣值,爆表啊!建功立業加印象分的好機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