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要放出自己的黑蠱蟲。

世人都知血靈寺之蠱毒之詭異,要是一不小心著了道,也要麻煩了。

巴布傑和蕭冰嵐都是下意識的閃避開來。

但是玄德明王袈裟一掀,卻是什麼都沒看到。

巴布傑馬上反應過來,喝道:「玄德,你的黑蠱蟲早就讓鹿羽的血鴉給吃光了,還想故弄玄虛來隊伍我們。如今你沒了黑蠱蟲,巴爺可要讓你領教領教我劫滅刀宗的劍法。」

「上!」

眼看就是蕭冰嵐和巴布傑聯手對付玄德明王之勢,忽然聽得一個雄渾的聲音喝道:「要想對付玄德明王,卻要問我答應不答應。」

一個金光肉身參天巨大的身影,出現在了旁邊。

乃是岳瀟澤。

岳瀟澤和玄德明王對視了一眼,緩緩點了點頭。

看他們兩人的樣子,應該是之前達成了某種默契,要共同作戰奪寶。

只是不知後面的利益分配,該如何來進行。

單單是這九洲劍,就不是那麼好分的。

「岳瀟澤,你居然會想著和血靈寺的人聯手,我看你真是愚蠢到家了。玄德明王是怎樣的人,還用的著我們多說嗎。」

蕭冰嵐和巴布傑並沒有放棄對九洲劍的爭奪。

但是他們有了忌憚,乃是真的。

同時對陣岳瀟澤和玄德明王的話,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如果能成功施展離間計,那是再好不過的。

轟隆!

岳瀟澤猛地砸出自己的巨大金光,擋住了巴布傑一道刀芒的偷襲。

肉身硬憾,氣勢強絕!

眼看就是一場新的混戰的開始,周圍還有各個武道聖地的人趕過來。

但就在這時,九洲劍忽然如龍長嘯一聲,從玄德明王的袈裟中沖了出去。

九洲劍又恢復了自由!

這准仙器的強大,令人是嘆為觀止。

「九洲劍跑了!」

眾人都在第一時間去爭奪九洲劍。

中心大山那邊,迎來了最大的變故。

轟隆隆!

劇烈的光芒,似乎撕破了天空。

卻是洛夜劍皇等人和劍心葫展開了終極的對決。

這一次交手之後,劍心葫仍舊未被收服,但是洛夜劍皇等人卻已是跌倒在山腳下,難以爬起來。

看這樣子,洛夜劍皇都受了很大的傷勢!

「洛夜劍皇倒地不起,傷勢嚴重!」

這個時候,分佈在萬劍冢各個地方的武者,都果斷的放棄了手頭的行動,然後瘋了似的沖向中心大山那邊。

在過去這麼長的時間裡,沒有其他人打劍心葫的主意,那是因為洛夜劍皇帶著名劍宗的高手在那裡坐鎮。

其他武道聖地的人皇未來,豈敢和洛夜劍皇爭奪。

大家都非常識趣,不去碰劍心葫。

但現在情況不一樣了,洛夜劍皇和名劍宗的很多長老,明顯受傷嚴重,難以再對他們形成威脅。

他們這個時候不去爭奪劍心葫,什麼時候去爭奪劍心葫。

大家可從來沒有忘記,劍心葫才是整個萬劍冢中最為值錢的寶貝!

誰能得到劍心葫,誰就能繼承劍帝尊的至尊劍道!

劍心,即是永恆!

場面迎來了最大的動亂,四面八方平底掀起萬般鋒芒。

最後的爆發點,在中心大山!

一批批的武者趕到了中心大山,正如他們所想象的那樣,洛夜劍皇和名劍宗的人的確無力來阻止他們。

大家都有機會奪取劍心葫。

「轟!」

劍心葫忽然再度暴漲一倍,有如是兩輪金烏巨日連成了一道。

金光,熾烈到了極點!

嘩!

這一瞬,照耀了天穹和大地。

這一瞬,崩滅了乾坤和混沌!

金光普灑,將附近的人給囊括在內。

「啊!」

場中馬上爆發出一片片的慘叫,只要是被劍心葫的金光所籠罩的人,感受到了一種魂飛魄散的感覺。

「我的力量在被劍心葫吸取!」 「啊!我的身體!」

眾人震驚的發現,正是劍心葫在吸取他們的能量。

他們感覺自身的生機在剝奪,而要是全部的生機都被吸入到劍心葫中,那隻怕要魂飛魄散。

辣手摧草:大神,從良吧 大家都是為收服劍心葫而來,但是剛靠近劍心葫,就面臨上這生死的問題。

後面趕來的人,並沒有被前面的人警醒,依然是朝著劍心葫衝來。

前赴後繼,有如是飛蛾撲火!

但所有靠近區域的武者,都承受了劍心葫的光芒普照,他們的生機面臨著剝奪。

「再不掙脫,就要死!」

在死亡的威脅下,眾人都是拚命的掙脫著。

他們充分激發著自身的力量,去對抗著劍心葫。

如果只是一小部分人的話,那這些掙扎當然於事無補。在劍心葫面前,就算是人王的力量,也都不明顯。

但是經不起人多,這一片區域的武者,已是來了十萬人以上。而且人數還在擴大。

分佈在萬劍冢各地的武者,都是拼了命的衝過來。

就算是撲火的飛蛾,但如果飛蛾的數量太過巨大,並且一下子集中起來,那火焰也是承受著巨大的壓力的。

現在劍心葫就是面臨這樣的問題。

當太多人一起激發力量抗衡它的時候,它釋放出去的那片金色的光幕,就像是被布片一樣,被驟然拉緊。

這讓它用以吞噬武者的基礎,受到了嚴峻的考驗。同時它自身的力量也受到了反制。

趕赴到萬劍冢的這些武者,可都是周圍天域的精英。只有實力高強的武者,才敢來萬劍冢這裡尋寶。

而且其中不乏很多是武道聖地的人。就算是人王級別以上的強者,那也是有一定數量的。

正是靠著這麼巨量的高強武者,牽制住了劍心葫。

劍心葫雖是劍道至寶,但在這裡遺落萬年,力量逐步消散到現在。關鍵是沒有主人掌控。這次在面對這麼多的敵人的時候,也就露出了頹勢。

「多謝諸位相助了!」

那一邊,洛夜劍皇發出了刺耳的冷笑聲。

他一系紫袍,眼如星芒,顯得尤其的冷酷。

手中長劍在掌,鋒芒凌厲。一如他的氣勢,畢露於形。

看他的樣子,哪裡像是之前被劍心葫重創的樣子。

剛才那倒地不起的態勢,竟似乎完全是偽裝出來的。

「哈哈哈!」

旁邊倒地不起的名劍宗諸位長老,此時也都站了起來。

全部都是冷笑的樣子。

哪裡有什麼傷勢,全部都是偽裝的!

「啊,這……」

眾人抬眼看去,都被驚住了。

「洛夜劍皇他們都是偽裝的!他們是故意騙我們前來牽制劍心葫的!」

有腦袋轉的快的人,最先反應過來。

「原來是在利用我們!」

總裁強娶,女人,要定你 越來越多的人如夢初醒。

他們本來是想要趁著洛夜劍皇形勢危機,取而代之來奪取劍心葫。

誰想到,姜還是老的辣。他們卻是被洛夜劍皇算計了!

面對眾人的質疑,洛夜劍皇也沒有任何的否認。

「沒錯!本座要感謝諸位,團結一致,幫我牽制住了劍心葫。現在劍心葫內部空虛,將被本尊所奪!」

洛夜劍皇那如星芒一般的眼睛,緊緊的鎖定著劍心葫,越發的熾烈。

接下來,他要做的,就是全力收服劍心葫。

對於劍心葫的事情,他是早有了解的。 從觀眾席走向娛樂圈 劍心葫一旦被收服,那將回歸原本的體形。

到時候可立於掌中。

此時這般體形巨大的劍心葫,並非是劍心葫的原本模樣。

劍心葫只有在作戰的時候,才需要變的這麼大。

「對抗了這麼久,終於是可以拿下你了嗎。」

洛夜劍皇話說完,他整個身形,已是有如疾風一般,快速的沖向了劍心葫。

然而在洛夜劍皇之前,居然有一柄長劍,自其他方向快速射來。

掠過劍心葫這邊,那偌大的劍心葫居然直接被這一柄長劍給帶走。

嘩!嘩!嘩!

在被帶走的過程中,劍心葫那如太陽一般的體形,在不斷的變小。

短短時間內,發生了極速的變化。

最後劍心葫只縮成了正常的葫蘆大小。

「啊!劍心葫!」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忽然出現這樣的變故。

剛才大家都認為,劍心葫勢必要為洛夜劍皇所得,誰想到一劍東來,就這樣將劍心葫給帶走了。

十多萬武者本來是和劍心葫成互相牽制的狀態,但隨著劍心葫這麼被帶走,他們身上的壓力也是驟然減輕。

「誰!」

只聽得洛夜劍皇怒喝。

這次最為震驚的是洛夜劍皇,他在這裡爭奪劍心葫多時,非常了解劍心葫的情況。

十萬武者牽制劍心葫是一回事,他另外收服劍心葫,還需要極大的力量輸入。

而如今這莫名其妙的一劍飛來,居然直接將劍心葫就收服成了原樣。

竟似乎,劍心葫被瞬間征服了。

是誰打出的劍,有這般的威力?

「鹿羽!是你!」

烏穆長老等人激烈的叫吼著,他們循著看過去。那一劍帶著劍心葫,直接飛到了遠處鹿羽那邊。

「老夥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