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如果接受,讓林紫玥堪破自己的記憶,讓她知道了自己是一位穿越者,而不是這個世界的原住民,豈不是有一個大大的把柄握在了林紫玥的手裡。

受制於人這種事情對於主角而言簡直不能忍啊,有沒有!

「我知道你在顧忌什麼,這樣吧,我在你腦海中看見的一切我都可以當作沒看見,你的一切秘密都與我無關,我只需要推演這天機匿名之人的一生,嗯,來吧,脫衣服吧」

林紫玥淡淡說道,秦浩眸光一湛,一個嬌滴滴的大美人在自己不到一米的距離處赤身露體著。

還叫著自己脫衣服,真當自己不敢嗎?

讓這個傢伙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男人!

秦浩心念一動,

一根褲衩陡然飛出,眼眸一閉,端坐在了寒潭,不,暖潭之中。

自己一個大老爺們,還怕林紫玥把自己吃了不成?

「嗡」

就在秦浩閉目的霎那,一雙芊芊玉手搭上了秦浩的後背,那柔滑的觸感讓秦浩心中一爽。

按還是被瞬間鎮壓而下,但下一刻,秦浩就實在有些受不了了,那芊芊玉手在自己的後背上騰轉挪移著。

絲絲如冰的觸感陡然傳導而來,小秦浩也不禁給林紫玥立正起立了!

「嗡!」

而在林紫玥的眸子里,九章算數之影陡然浮現著,她的芊芊玉手在虛空中動蕩著,在秦浩的後背拍擊著。

一縷縷柔和的大帝氣息灌輸進了秦浩的身體,卻如同石沉大海一般無法探尋。

「這就是天機匿命之人的詭奇之處嗎?連大帝氣息都無法探尋,難道只能用自己的神念去探尋嗎?」

林紫玥的心中正在思量著,對於她而言,這是一場豪賭,林紫玥說她某種意義上可以稱之為大帝,說的便是她的神念。

因為她天生勾股神體,修為升級對她而言不過就是解數學公式,就如同常人喝水吃飯一般的簡單。

所以她修為才能在這短短的十幾年內達到偽大帝的修為,如果不是這該死的心魔,此時的林紫玥應該就是這諸天的最強等級了吧?

但就算肉體沒有突破大帝,

在勾股神體以及銀河銀行的無數靈藥靈丹輔助之下,

林紫玥的神念也突破到了大帝的境界,而要進入了一個從來沒有進入的神念識海,對於大帝也是一個很難的抉擇。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林紫玥心下一恨,神念一動,瞬間脫體而出,進入了秦浩的神念識海之中!

「嘩啦!」

「嘩啦!」

這是一片汪洋一般的神念識海,泛著奶白色的光澤,嘩啦嘩啦在拍擊著,而林紫玥則屹立在這神海之上,看著萬千波瀾。

「看來,匿名之人的神海與我們也沒什麼區別嘛」

林紫玥笑道,袖袍一張,無盡的神海卻沒有如同她預料中一般飛掠而起,而是依舊拍擊著,嘩啦嘩啦。

林紫玥的神色陡然一變,她終於意識到了,眼前的這一切,卻是一場幻境!

「嗡!」

「無盡神念,灌輸我身,以念凝劍,斬!」

林紫玥大喝一聲,一柄泛著無盡金光的神念之劍陡然在虛空中凝起,向著之下的無盡神海陡然斬擊而出。

神海世界如同玻璃一般在幻滅著,而在神海世界之外的秦浩的頭顱卻陡然一震,如同被某一個重物重擊一般。

耳畔回蕩的都是噹噹當之聲,下一瞬,秦浩身體一歪,卻向後倒去,與林紫玥的身體依偎在了一起。

林紫玥的神念離開,

進入了秦浩的神念識海之中,她的身體自然也失去了意識,於是乎,兩具沒有意識的身體相互依偎著墜入了暖潭的最深處。

一絲絲紅暈自兩人體表泛起,卻在不覺間,越貼越近,越貼越緊!

而在林紫玥眸子里,

那幻化的無盡神海陡然幻滅,呈現在她眼前的卻是她無法理解的事物,似乎,那是另外一個世界!

匿名之人,就是穿越者嗎?

林紫玥心底頓時生出一股瞭然之意,但很快她就發現她錯了,錯的離譜,她只能被動的經歷著這一切。

經歷著地球世界平凡生活的秦浩的一天!

(我真的,。。。不會寫****。。哎呀。。寫的好尷尬啊!大家說,這樣的章節,多一點好,還是少一點呢) 經歷著地球世界平凡生活的秦浩的一天!

換言之,她只是一個第三視角的觀賞者,那一雙眸子打開,出現在她眼前的是一間狹小的出租屋。

錯雜的事物在屋內散落著,都是些奇怪的衣物,林紫玥也未曾見過,只不過布料倒是看起來精細非常。

與此同時一股濃郁的男性氣息在林紫玥鼻尖盪起,林紫玥想用玉手遮擋一番,

但卻下意識的發現自己只是第三人稱,能夠看到,聞到,卻觸碰不到的第三人稱!

「叮叮叮!」

一陣刺鼻的聲音陡然響起,那是一個盒子大小的發光體發出的聲音,似乎是為了提醒什麼。

甚至,還在嗡嗡的震動著,精細程度不下於墨家學院的最頂級科技製品!

「難道,這秦浩是諸天萬界更上階的存在嗎?那他駕臨諸天萬界,又是因為什麼呢?」

林紫玥心道,卻在此時那在床上躺著的秦浩陡然一個鯉魚打挺翻身而起,口中還急忙連聲著:

「我靠,又要遲到了,媽啊,這個月第三次了,難道微薄的工資又要被金大頭剝削不成,可惡啊」

「明明下班了還不給加班費,讓我通宵做文件,啊啊啊,受不了了,等我有錢了,一定第一個抄了這個傢伙的魷魚!」

而此時的秦浩卻雙眼密布著黑眼圈,神色萎靡,身材也略顯臃腫,與林紫玥看見那個神采熠熠,丰神俊秀的秦浩截然不同。

但聲音還是這般,帶著賤賤的調調,三下五除二間,那地上散落的衣物便穿上了秦浩的身體。

抓起那盒子大小的發光體,陡然間出租屋的房門便被打開,一絲絲如霧一般迷濛,但卻極其渾濁的氣體沖湧入了林紫玥的鼻尖。

這種事物在地球被稱為為霧霾

林紫玥滿臉無奈,卻也無可奈何,誰叫自己手賤啊!

現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看看是否能從這個世界踏出去了!

而秦浩卻早有準備,自口袋中掏出了一個口罩,帶了上去,讓林紫玥看的直咬牙!

卻在此時,

秦浩的步伐一變,

轉向了一處地下通道,人們也是如同秦浩一般的步伐匆匆,帶著口罩,眸子里透露的是漠視的光彩,如同行屍走肉一般。

一張綠色的卡片在一處阻攔的機器前陡然刷過,秦浩繼續前進著,透過眸子林紫玥可以看見秦浩眼底深深的疲憊感。

人群也簇擁著來到了一處曠闊的空間,有著過半的地方被透明的琉璃阻攔著,陡然間。

一陣風馳電掣的呼嘯聲在回蕩著,一座如同金色巨龍般怒吼的無邊長車來到了眾人眼前。

「潘家園站已經到點,紅光閃爍請勿上車」

整個空曠的空間都回蕩著這柔和的聲音,秦浩的步伐一踏,隨著擁擠的人群湧入其中,開始了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一天。

在搖晃中,林紫玥看見了同樣帶著疲憊的人們,依靠在這無邊長車的各個角落,他們的眼底,是無盡的迷茫。

秦浩也在此時摘下了口罩,拿出他的華為打開qq閱讀app看起書來,

「《至尊狂暴升級》?好奇怪的名字」

林紫玥說道,

雖然她的話語只能讓她自己聽見,而秦浩在翻閱著那盒子大小的發光體,眼角閃爍而過的喜悅卻被林紫玥捕捉到了。

「墨色江南這個垃圾,更新這麼慢,老子還花錢看正版,日了,這貨就不能快點嘛,哎,好看,繼續沖錢」

秦浩小聲細語道,身旁的人冷漠的看了他一眼,繼續回過頭看著自己手中的盒子大小的發光體。

而無邊長車卻在此時一頓,柔和的聲音一頓,秦浩又戴上了口罩,隨著人群遊走而出。

「踏踏踏」

不多說,

卻來到一棟異常壯麗的大樓前,一個可愛企鵝在大樓上搖擺著,巨大玻璃門前,秦浩掏出一張卡小心翼翼的刷著。

隨著一聲「嘀」的聲響,玻璃門打開,秦浩神色謹慎的踏入了進去,卻在此時一聲呵斥陡然響起。

「秦浩,這是你這個月第三次遲到了,我實在無法容忍你了,待會你把你東西收拾了,去和財務部結清吧,我們企鵝公司容不下你這尊大佛」

那卻是一個肥頭大耳的胖子呵斥道

秦浩聞聲一震,

那渾濁的目光陡然一冷,林紫玥卻興奮了起來,這卻是一縷殺機,秦浩莫非要拔劍而起?

但很快那冷淡的目光便瞬間渾濁了下來,無力的點了點頭,進入到了一個狹小的空間。

狹小的空間陡然上升,秦浩走了出去,有著無數被分割開的辦公室在這一層,無數的人在其中忙碌著。

「小喬的這個皮膚用粉紅****,我覺得女性玩家應該挺喜歡的」

「那貂蟬的新皮膚已經用了粉紅色啊,怎麼破,難道一樣嗎?」

「這樣吧,一個粉紅,一個大紅,再用一些其他點綴一番,不就行了,你們真是圖樣圖森破」

一處寫著「王者榮耀形象設計」的辦公室前,一群男女激烈的討論著,秦浩淡定的踏了進去,帶著他的家當,淡定的踏了出來。

而從始至終,那一群激烈討論的男女都不曾看過秦浩一眼,彷彿秦浩是一個隱形人一般。

其實,從始至終,對這座城市而言,每個人都是隱形人。

自財務處淡定的領過了工資,淡定的踏出了企鵝公司的大門,秦浩眸光中的迷茫陡然一掃而空。

找了一家名叫kfc的飯館美美的吃了一頓在林紫玥看來十分奇怪的事物,又坐著無邊長車回到了狹小的出租屋內。

一關上房門,秦浩整個人都虛了,癱倒在地上,有著淚光在眼角劃過,他大吼著:

「為什麼這座城市不歡迎我,為什麼我花費十幾年的時間寒窗苦讀卻是這般的結局,我天天只睡四個小時,難道程序員在家裡工作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

「艹,老子不在北京待了,帝都太高貴,我這種**絲不適合待著這裡,還是回老家考個公務員,相親接盤一個不醜也不漂亮的姑娘,就這樣平平凡凡的過完這一生吧」

「但我tm不甘心啊!不甘心啊!啊啊啊!」

(媽的,這章把自己寫哭了,一把辛酸淚,其中滋味誰能知曉啊!下章就是爆點了,媽的,我肯定要寫爽點,讓大家看的開心!) 在大街上晃蕩了半天,他只找到一份零碎的活,棋牌室里幫人發牌。

都是不正規的棋牌室。

容錦承暫時也沒法去找合適的工作,只能先做兼職。

……

韓雨柔沒有在醫院呆太久,掛了幾天水,腹部好多了,不疼了。

她重新回事務所上班。

期末考的成績出來了,她去領證書的時候正好碰上秦浩然。

秦浩然指著成績名次道:「Joanna,你又是第一名。」

韓雨柔滿足地鬆了一口氣,她又仔細看了看:「你是第二名哎。」

「對,第二,多虧了你之前借筆記給我看,我想……改天請你吃個飯,不要推辭,一定要請,這次的期末考多虧了你。」

「那改天有時間再說吧,我現在在事務所上班,工作還挺忙。」韓雨柔隨意同他聊著天。

秦浩然沒架子,性格隨和,他們倆站一塊聊了很久。

陽光透過路邊的樹木照下來,稀稀疏疏的影子落在他們的身上,他們交談著,又聊了聊結業安排。

大部分同學選擇了兩年制碩士,今年就要畢業了。

韓雨柔想再學一年,已經跟院方申請。

「浩然,你也要畢業了。」韓雨柔道。

「嗯,是,畢業后先去我爸朋友在紐約的分公司實習,學一些金融管理方面的事。」

「挺好的呀,加油啊。」

「你為什麼還打算再修一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