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張碩敏銳的靈魂卻是感覺到一股怪異的感覺,讓張碩知道眼前的這一幕十分的不簡單,肯定隱藏著什麼他不知道的東西。

張碩的謹慎讓張碩十分的小心,沒有一絲大意,看著那花苞,張碩通過強大的感知力一絲絲的探查著。

一刻鐘后,張碩馬上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這裡居然會長出了一朵十分詭異的花,這朵花是什麼品種,張碩都沒搞明白,但張碩卻是弄明白了它的一些生長情況。

絕代名師 這朵花在地下的根莖非常的茂盛,可以說連接到了秘境中的很多地方,而這朵花吸收了大量的生靈屍體,不管是死在秘境中的修士還是妖獸,只要能夠被它的根莖抓住,那麼就會被它從地下一點點的拖過來成為養分。

可以說在這朵花下方,那是一大片的屍體,說萬人坑都要小瞧了這朵花了,這其中的屍體都不知道堆積了多少修士,這麼多的修士就知道來了不知道多少批五大宗門的探索修士才能達到,而妖獸更是數都數不過來。

恨嫁豪門:撒旦老公戲甜心 而這朵花在吸收了大量的屍體作為養分后,形成了亡靈一樣的養分,同時也反饋了一些給地下的屍體,讓那些屍體都形成了亡靈,只要這朵花死亡,那麼這些屍體都會活過來,而這麼多的屍體活過來,張碩可以想象得到,這絕對是喪屍出籠的畫面。

而這些亡靈雖然沒有與喪屍一樣具備T病毒,但屍毒傳染下去,怕也會形成喪屍一樣的傳染效果。

張碩可以想象得到,等這些亡靈都出現的一刻,到時大量的修士猝不及防下被這些亡靈攻擊中,到時屍毒入體的情況下,必然就會變成一個個亡靈。

「這朵花太詭異了。」張碩搖了搖頭。

這朵花吸收屍體形成亡靈之力,之後在極具凝聚下形成了物極必反的情況,讓這朵花孕育出來的生命之力在高度凝聚下就形成了一個小生命。

張碩可以感覺到花苞中有一個小精靈一樣的木屬性生命,這種小精靈在萬法門中有記載,是五行靈氣形成的生靈,有種魔幻世界元素精靈一樣的情況。

不過靈氣比起元素高級不少,這樣的精靈對修士的輔助也是不錯的,而這種木屬性精靈,如果運用得好,在煉丹上絕對是杠杠的,不說增強煉丹的成功率,還能增強丹藥的藥性,可以說木精靈是煉丹師最想要的東西。

而這種木精靈還有成長性,如果能夠給它大量的木靈氣,那麼就能夠讓它無限成長下去,可是張碩修鍊的是火屬性功法,對木精靈來說無法幫助它成長,不過木精靈還是對張碩有用的。

木生火的屬性情況,可以在木精靈為張碩提供木靈氣的時候暴增張碩的火焰威力,讓張碩的戰鬥力得到極大的提升,可以說是給張碩加了個狀態。

「快要成熟了,那些人也要將妖獸給幹掉了吧?」張碩心中想道。

此刻張碩還維持著火麒麟的變身,感受著花苞中的木精靈漸漸孕育成形,同時外圍的妖獸幾乎都被消滅掉的情況,看來想要吞獨食並沒有那麼容易了。

不到一會,一隊天劍峰弟子就殺了過來,他們每一個身上都帶著濃重的血腥味,可以說他們都經過了大量的殺戮,身上不管是自己受傷還是妖獸的血,都讓他們殺紅了眼。

「這裡居然還有一頭妖獸,殺了它。」

看到張碩守在了重寶的身旁,這隊天劍峰弟子中的領隊想都不想的御劍攻擊了過來,同時也命令身邊的手下發起攻擊。

吼!!

張碩一口火焰噴出,熾烈的赤炎席捲過去,在火麒麟變身下,張碩爆發出來的火焰威力更強了,火麒麟血脈引爆的赤炎將這些向著他攻擊過來的飛劍都燒成了灰燼。

「不好,快躲開!!」

天劍峰領隊臉色巨變,同時向著一旁飛射過去,看著赤炎在燒毀了飛劍后朝著他們席捲過來,他們自然也是感覺到了濃濃的危機。

但張碩的赤炎哪裡是那麼容易躲過的?被燒毀了飛劍的天劍峰弟子遭到了一點點反噬,然後就被赤炎覆蓋了,根本來不及躲避。 「好可怕的火焰。」

眾天劍峰弟子被張碩的一口火焰嚇到了,妖獸中有強有弱,一般而言,在秘境之中的妖獸實力都不算太強,哪怕真的出現某頭強大的妖獸,那麼在眾人的圍攻之下基本上都只有被幹掉的結果。

而張碩的實力很明顯就比其他修士高,特別是變身成火麒麟后,雖然在其他一些能力方面被限制了,但在另一些能力方面反而是增強了,赤炎正是被增強的一部分。

吼!!

張碩對著這些及時躲過赤炎的天劍峰弟子吼了一聲,其中的意味已經非常明顯了,這個木精靈是他的了,誰也不許染指。

這些天劍峰弟子基本上都受到了一些神魂反噬,每一名天劍峰弟子修鍊的御劍術,往往都會在自己的飛劍上留下神魂印記,讓他們能夠很好的控制飛劍,而飛劍一旦被破,那麼就會遭到反噬。

雖然這樣的反噬不會很強,但也讓他們因為沒了飛劍而實力大跌,即便他們還有備用的法劍,但因為這些法劍上沒有留下印記而讓他們無法完全靈活的使用法劍的威能。

張碩感覺到,此刻大花苞中的木精靈孕育已經到了關鍵時刻,隨時都可能孕育而出,而此刻這麼一隊天劍峰弟子出現,那麼其他五大宗門的弟子自然也是要出現的了。

張碩估計的也不錯,不到一小會,一隊隊五大宗門的弟子就出現了,他們都將礙事的妖獸都幹掉了,可以說經過了一場血戰才來到了這裡。

「怎麼還有一頭妖獸?」

眾五大宗門弟子紛紛趕來,就是擔心慢了一步讓重寶落在了其他人的手中,而現在看到重寶面前還剩下一頭妖獸,他們也是稍稍放心了。

有妖獸就代表著重寶還沒有被人奪取,而張碩化身的火麒麟,顯然並沒有被他們放在眼裡,就是那隊受到張碩一口赤炎重創的天劍峰弟子,也沒有被他們發現其中的情況。

吼!!

張碩再次怒吼了一聲,其中威脅的意思非常的明顯,誰敢打木精靈的主意,那麼他可就不客氣了。

「幹掉他。」

不知道哪一個宗門弟子突然大喊一聲,所有人都紛紛出手了,在場可還剩下大量的五大宗門弟子,可以說大半的宗門弟子都來了。

剛剛火拚妖獸雖然也掛了不少宗門弟子,但此刻還剩下的宗門弟子數量還在數百人,這麼多的數量也足以說明宗門弟子的實力是遠高於妖獸的。

「看來得拿出點壓低箱的東西出來了。」張碩眼中閃過一絲殺氣,一朵紅色的蓮花台就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十二品業力紅蓮出現,一股強大的威勢釋放了出來,一道紅色的護罩將張碩保護在其中,讓這些修士們的攻擊全部都無法傷及到張碩的身上。

「這是重寶?不是那朵巨大的花苞嗎?」眾人看到這一幕,一個個都有些驚呆了。

十二品業力紅蓮的威能豈是普通的法寶,這已經算是頂尖的靈寶了,能被通天教主留下的法寶而沒有送給弟子,就足以說明這些法寶就算是通天教主都看重。

如果不是因為截教的道統以及自己的臉面還有生命,通天教主絕對不會輕易就將這些東西送給張碩的。

想到最後截教滅了,自己還被鴻鈞所控制,通天教主自然不會在意這些法寶了,這也是他連誅仙四劍都能捨得給張碩的原因。

轟!!

十二品業力紅蓮可不僅僅只有防禦力量,在封神中,這些蓮台法寶都具備強大的防禦力,但其中又各有不同。

十二品業力紅蓮中蘊含著一道紅蓮業力之火,這道神火可以說是在洪荒之中都算得上是頂尖的神火了,能被列入十大神火之一,就足以說明它不簡單。

而此刻在張碩的爆發下,紅蓮業力之火瘋狂的湧向了眾人,所過之處完全沒有任何的阻攔,不論是法寶還是人都被紅蓮業力之火燒到了。

啊!!

不少人都在紅蓮業力之火的燃燒下慘嚎著,而這樣的燒傷,完全沒有傷及到他們的身體,但卻是在燃燒著他們的神魂。

修真者固然強大,但修真者一樣也是會死的,特別是神魂方面的攻擊,在修真者的手段中也是極其高明的能力。

「咦?看來還是有良善之輩的。」

張碩發現一些梵音宗的弟子居然擋住了紅蓮業力之火的攻擊,讓張碩大為意外,此刻張碩完全無法發揮出紅蓮業力之火的攻擊,可以說能夠發揮出其中一點點功效都不錯了,如果是通天教主的話,除非聖人級別,不然不管你是良善之輩還是邪惡之輩,統統都要受到紅蓮業力之火的攻擊。

而張碩此刻能夠調動的紅蓮業力之火,僅僅只能通過勾出其中的業力燃燒其神魂,完全無法侵入業力直接碾殺。

而梵音宗修鍊的是佛門功法,雖然修鍊佛門功法的不一定就是良善之輩,畢竟這個世界的佛門也沒說非要積善成德,畢竟修真界的兇險,積善成德的可不見得能夠走到最後,所以這些都被紅蓮業力之火攻擊了。

但堅持積善成德的,以著張碩此刻對十二品業力紅蓮的控制,還真的拿他們沒有一點辦法。

「既然十二品業力紅蓮沒有,那麼就試試誅仙殺劍。」

張碩手中那柄由誅仙四劍中的殺氣組成的小劍發起了攻擊,滔天的殺氣轟過去,瞬間就將這幾個梵音宗的弟子給轟殺。

誅仙殺氣小劍的使用,可不會受到修為的控制,不過卻是受到了次數的使用,隨著使用的次數越多,誅仙殺氣小劍的力量就越弱。

而在誅殺了這幾個梵音宗弟子吼,其他的五大宗門弟子,無一例外全部都在紅蓮業力之火的焚燒之下統統隕落,神魂被燒成了灰燼,剩下的屍體直挺挺的躺下了。

張碩看了一眼周圍的屍體,在感應了一番確認周圍已經沒有什麼人之後這才關注在了大花苞上。

可能因為周圍殺戮而形成了一股死亡之氣,催動了大花苞內的木精靈直接孕育成形了。 「不對,怎麼有種不好的感覺。」

張碩正等著木精靈出世,然後將它強行抓走,等離開了秘境之後在找個安靜的地方煉化控制它,結果此刻突然心中跳動了幾下。

這種感覺讓張碩知道,肯定是出現了某些他並不清楚的事情,而在這種情況下,張碩自然小心翼翼的戒備了起來。

枕上偷心:惡魔先生來敲門 轟!!

這個時候,一道極其璀璨的靈氣從大花苞中爆發了出來,木屬性力量直接影響到了周圍,一些之前在極遠區域的五大宗門修士也都發現了。

木精靈出世,估計還沒來得及看清楚這個世界,突然就被張碩一把給抓住,然後封印了起來,直接就陷入沉睡之中。

轟!!

沒有了木精靈的存在,木元素靈氣瞬間消失了,但一股黑色的亡靈之氣爆發了出來,張碩猛的後退,直接解除了麒麟化變身,此刻張碩算是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在大花苞的滋養下,這裡本身就是亡靈之氣濃郁之地,可以說這裡就是一片死地,而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過於濃郁的亡靈之氣達到了某種極限之下,立即就轉變成了生氣,這樣的情況下,把整個區域的亡靈之氣都壓在了地下,然後源源不斷的轉換成了生氣孕育木精靈。

此刻木精靈被張碩收走,沒有了木精靈之後,自然也就沒了壓制亡靈之氣的東西,那麼被壓制在地下的亡靈之氣自然就爆發了出來。

張碩連連後退,可以說這裡爆發出來的亡靈之氣,只要是生靈進入這片區域,那麼就會被亡靈之氣所影響而直接死亡。

張碩一刻不停的逃,在逃出了極遠的距離之後,終於是停了下來,看著這麼一大片區域都化成了死地,張碩也是十分忌憚的。

「好像做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了。「張碩逃出來后,感覺好像事情並未結束。

大花苞孕育出來的亡靈之氣太強了,正是因為太強了,所以才會在某種情況下形成了物極必反的情況,讓亡靈之氣轉換成了磅礴的生氣,而也是這樣讓磅礴的亡靈之氣被壓制,讓這片區域沒有被亡靈之氣侵襲。

現在木精靈沒了,被壓制的亡靈之氣反彈,張碩覺得變成死地都是簡單的情況,不然自己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先離開再說了。」

張碩看著這一片死地,立即轉身離開,而就在這個時候,一群殭屍從死地中沖了出來,這些殭屍都是吸收了亡靈之氣形成的,特別是他們都是修士的屍體,本身自然不簡單,而成為殭屍之後,直接就成為了修為強勁的殭屍。

張碩剛剛離開了一段距離,在感知到後方有東西出現后也是放出感知探查了一下,馬上就發現了這一情況。

「鍊氣期巔峰級別的殭屍?還有築基期級別的殭屍?」

張碩僅僅只是稍稍感知,馬上就感知到了這一情況,這些殭屍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並沒有進化出智商來,有的只是本能的行動,特別是殭屍的本能,可以說是極其的嗜血的。

「他們看來是直接被濃郁的亡靈之氣催生出來的,不像是外界那些殭屍,靠著長時間的孕育,在達到一定程度后產生了靈智。」張碩心中想道。

這種殭屍出籠的情況,有種喪屍圍城的感覺,看著一具又一具的殭屍從死亡之地中出來,張碩就知道情況不好了。

這些殭屍雖然因為被強力催生而沒有形成智商,但實力是實打實的,再加上他們本能的嗜血以及足夠的數量,對處在秘境之中的修士們來說,絕對是一場災難。

「看來得提前結束這次的秘境探索了。」張碩心中想道。

在秘境之中,想要離開秘境的方式有兩種,一種是直接等到秘境關閉的時候,只要不抵抗秘境的傳送就能夠被傳送出去。

而這一點幾乎是所有修士們都知道的,有離開過的修士就感覺到傳送的時候力量很薄弱,就算是鍊氣期級別的修士,想要掙脫還是可以的。

而掙脫秘境傳送后是不是會被秘境幹掉,這一點就沒有得到認證了,因為凡是沒有離開秘境的,下一次來到的時候就從來沒有被人發現過,所以就被認為劉在秘境之中的結果就是死亡一途。

而另一種離開的方式,就是前往到秘境中央的湖心島,在湖心島上有一棟房間,其中有一座傳送陣,通過傳送陣就能夠離開。

這是有修士意外發現的,被傳送出去之後可以說後悔得不行,本來他還以為是發現了秘境之中的某個秘密的地方,誰想到是傳送離開秘境的傳送陣。

如果不是秘境之中有著十分危險的局勢,誰會吃飽了撐的跑去用傳送陣?第一個被傳送出來的倒霉蛋已經夠倒霉的了,剩下的人進入秘境之後,可都是留到了最後才離開的。

張碩一路飛馳,同時也發現不少殭屍已經在快速的搜索著秘境中的生靈,不管是修士還是妖獸,只要是被逮到的,無一例外全部都被大量的殭屍圍攻,最後被吸血而死。

這樣的情況,自然不出一會就引起了大量的修士注意,妖獸的恐慌以及大量殭屍的出現,讓剩下的五大宗門弟子都感覺到了極度的危險。

「這個秘境要完了。」張碩心中想道,同時快速尋找湖心島的位置。

湖心島的位置據說是在秘境的中央位置,但就算是知道這個位置,也不是想找到就能夠找到的,秘境這麼龐大,眾人進入秘境之中搜索資源,有的時候就算是兩個認識的人在秘境中找到最後都不見得能夠遇上。

而此刻張碩想要通過湖心島的傳送陣離開,完全只能是靠運氣尋找,要麼就是只能撐到秘境開啟結束之後了。

吼!!

當張碩在快速奔行的時候,突然兩具殭屍猛的沖了出來,朝著張碩發起的攻擊。

從死亡之地中出來的殭屍,在靠著本能的行動下已經是完全分散了的,就算殭屍的數量很大,但秘境的範圍一樣很大,短時間內自然不可能做到潮水般的殭屍來襲,所以張碩遇上的,只是兩隻本能尋找目標的殭屍而已。 「居然已經跑到這裡來了,看來這些殭屍的數量真的不少啊。」張碩心中想道,同時隔空兩掌拍向了這兩具襲擊他的殭屍。

像殭屍這種生物,完全是靠著亡靈之力成長起來的,而亡靈之力最懼生命之力以及雷霆之力,其次才是火焰之力。

張碩的赤炎自然有克制殭屍的威能,但眼前的殭屍也不是那麼容易被幹掉的,畢竟這些殭屍的實力基本上都是被亡靈之氣硬生生堆到了接近築基期的程度,這樣的情況讓這些殭屍的實力在一定程度上已經很難是鍊氣期修士可以滅掉的了。

張碩兩掌拍飛的殭屍,在砸落地面后,晃悠悠的站了起來,身上被拍中的地方焦黑不已,甚至身體都凹陷下去了一大塊,但它們還是生龍活虎的再度沖了過來。

殭屍的嗜血程度,已經遠遠的超過了張碩的預料,這種靠著本能在行動的殭屍,可以說是最為難纏的,就算是張碩都感覺到頭疼。

而此刻被兩具殭屍纏上,張碩不得不將它們給幹掉,即便鬧出大的動靜都要出手,不然無法將它們甩掉,等遇上了更多的殭屍,那麼到時可就難以應付了。

轟轟轟!!

張碩雙掌紛飛,無數火焰掌影不斷的轟在了這兩具殭屍的身上,隨著張碩的不斷攻擊下,這兩具殭屍的身體終於是承受不住大量的攻擊而崩潰。

「皮真厚。」

張碩感嘆這些殭屍在進化后獲得的銅皮鐵骨般的身體強度,這樣的強度讓普通的修士面對他們基本上都很難殺死它們。

而滅掉了這兩具殭屍,張碩立即離開了這裡,剛剛鬧出來的動靜不小,張碩知道肯定已經引起了其他殭屍的注意,甚至其他修士也都注意到了。

在張碩離開不久后,依舊還是沒有發現湖心島的位置,雖然已經進入秘境有一段時間了,但是秘境的龐大,以及無法確定中心位置,讓張碩想要前往湖心島,那簡直就是完全靠運氣的事情。

「咦?這裡居然藏著這麼多人?」

張碩在經過一顆巨樹的時候,強大的神識感知到了這裡有一座人工布置的陣法,然後發現了陣法中隱藏著不少的修士。

這些修士包括了五大宗門在內,以往五大宗門的弟子遇上,不管是同門還是不同一個宗門,那都是有可能大戰的,特別是不同宗門的弟子遇上,不打個你死我活都很難結束。

可此刻他們居然聯合在了一塊,聚集了不下30人的隊伍,這讓張碩很是意外,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了,面對大量嗜血殭屍的攻擊,別說是普通的鍊氣期修士了,就是那些壓制著實力的鍊氣期修士,也都被殭屍圍攻而頭疼。

而在這棵大樹下,龐大的生命之力掩蓋了這些修士們的生命氣息,同時有陣法的一些遮掩,也讓這些修士能夠躲過殭屍的探查。

張碩停下了腳步,然後朝著這棵大樹沖了過來,張碩沒有掩蓋自己的身形,而周圍也沒有殭屍的出現,讓張碩很輕鬆的來到了陣法之外。

而對陣法有一定了解的張碩,很是輕鬆的通過了陣法的生門沖了進來。

除了萬法門的弟子外,其他宗門的弟子對張碩的闖入都是帶著一些戒備的,就算他們5大宗門的人聚集在一塊避難,但誰知道其他人有什麼心思?

「這位師弟,不知道外面怎麼樣了?」

一名萬法門弟子走了出來問道,而這名萬法門弟子顯然在所有避難中的萬法門弟子里被默認成了領隊,哪怕其他萬法門弟子之前沒有與他組隊,但現在是以他為首了,哪怕這樣的隊伍在團結性上極其薄弱。

「外面殭屍滿天飛,數量太龐大了,我正在尋找湖心島,真巧發現了這裡,不知道誰知道湖心島的位置的?」張碩搖了搖頭說道。

「湖心島?」

眾人對視了一眼,一下子都沉默了,湖心島的情況,在場的修士中自然有人聽說過,或者說所有人都是聽說過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