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他可不敢露出絲毫馬腳,要是他表現出來,不被人當成妖怪用火燒死,都是祖上積德了。

他現在只能裝著蹣跚學步,好在不用時時裝,每天裝上一陣就成了,剩下的時間都在進行他的睡覺與吃飯大業,過著豬一般的快樂生活。

「小六子,小六子……」一個清脆的女聲從屋外傳來。每天醒來,都是三姐這個小丫頭片子拿著小玩意過來逗他,他也只能無奈地應付,表現出他應有的反應。

他上面有五個姐姐,他是這一輩唯一的一顆獨苗。所以他就成了這個家唯一的中心,哪怕他無意間泄露出來的一個表情和動作,都讓一家人津津樂道上好幾天。害得他更加地小心翼翼,生怕被人瞧出什麼。

五個姐姐中,大姐、二姐和四姐都是古代傳統女姓溫婉的姓子,不喜笑鬧。五姐還小,只比他大上一歲,也是個安靜的姓子。

只有三姐比較活潑,也是家裡的開心果。每天三小姐和小少爺的見面都是被眾人當耍猴一樣地在看,楊偉也只能配合著將這個猴子的角色演好,好讓大人們在一旁笑得前仰後合。

這三年來,楊偉覺得自己要是回到地球,拿個小金人絕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了。就像現在,三姐拿著撥浪鼓逗他的時候,不僅動作要做的惟妙惟肖,就連眼睛中的神情也不能露出一點兒破綻。

楊偉自己都覺得自己很可怕,這種演技再修鍊下去,以後一定可以成為把別人耍得團團轉的主兒。

老爸和老媽這三年裡他接觸的並不多,只是天天跟奶媽在一起,他這個院子在整個豪宅里是一個絕對的禁地,只有少數的幾人可以進入,這幾年裡他間接從隻言片語里也聽到了家裡的一些狀況。

楊家也算是縣城裡的一大豪族,旁系眾多,但是直系卻是一脈單傳,爺爺曾經在京里做過吏部侍郎,門生故舊眾多。他父親楊松卻受不了官場的閑氣,只在家裡閉門研究學問,倒也落得一個大儒的名號。平生只有一個妻子平氏,並未娶偏房納妾室。

前幾年,平氏見自己所出儘是丫頭,怕斷了楊家直系香火,曾經勸楊松納一房妾室,奈何楊松執意不允,言道:「我這一生只喜你一人,娶得別人進門又不待見,豈非害了別人。」平氏也只得作罷。

這番話不想被一旁的丫環聽去,當了下人們的談資,一時間楊松成了無數未婚女姓的夢中情人,再加上楊松賣相著實不俗,縣城中楊松為人的口碑也相當不錯。竟流傳出一句順口溜來「嫁夫當嫁楊長青(楊松表字長青),至死無悔痴情郎」。

至此,楊松就是想再娶都不成了。而其他大儒們卻認為這是楊松一生唯一的污點,這個不孝的罪名他是背定了。直到楊偉出世,他這個污點才算是洗刷了下去。曰子就在這一天天的渾渾噩噩中飛快地逝去。; 梁思雨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怒火直接懟上了Jason母親身上,就算言謙想要去阻止也阻止不了。

梁思雨滿腔怒火怒視著jason母親,每個眼神就像來自地獄的厲鬼一般直視著jason母親,眼神散發著駭人的光芒,每一步就像千斤重一般踏到地上陣陣作響。

言謙根本就壓制不住,眼睜睜看著梁思雨上前站在了在在母親面前指著他的鼻子罵,「我說這天底下怎麼會有你們這樣的父母,真的是太那個了吧,你兒子做的事情我們是看在眼裡的,就說他是個畜生也沒有什麼過分的,他幹了什麼,我可是保存在了電腦里清清楚楚,信不信我現在就把它給放到網上,讓所有人看一下,到底是誰過分?是誰在找對方的刺!觀眾都是有眼睛的,我只要把那個視頻放出去,我看你的兒子就算被死了,也會被罵的跳出來信不信!」

「就算你們這裡的人不是這樣,但是我直接放到了中國的網路上,就以我們那個國家的噴子多你這個兒子,死了也可以,聰明一把也挺不錯的,要不要我直接放上去,或者先給你看一下!」

這次母親突然被老師給懟了下怒氣滿滿的瞪著他,趾高氣昂的指著梁思雨以及安伯伯他們,「好啊,你們你們就是在欺負我一個想女人不懂事,你們就看我一個人過來,所以就欺負我,如果你真的有那個視頻,你就拿出來啊,讓我看一下我就不信,你可以憑空捏造出一個視頻出來!我相信我兒子不是那樣的人!我兒子是什麼樣的人,我不了解嗎!就你們這樣的人,跟我兒子比起來簡直就是不夠看!你們真的是太過分了,我兒子死了還要來這樣毀壞他的名聲,你們這是居心叵測啊!不想嫁人就直接把人給殺死,你們的心可真的是黑色的,用什麼做的呀!豬油嗎?!」

梁思雨懶得跟他廢話,直接轉身回到了沙發上,拿出了放在桌面上的電腦,打開熟練的登錄了自己的百度網盤,調出了那份視頻還好,當初他看的時候雖然不太敢看那樣的狀況,而且也好像挺激烈的,不過他還是等沿江關的時候偷偷的上傳到了他的網盤裡邊而且還備了份,就算給他看他想做什麼手腳,他沒有我的備份密碼也是很難能夠刪得掉的。

就這樣視頻打開闖入,這是母親眼帘的,是他兒子跟一個女生的高難度動作,他的面色變得清白,看著梁思雨跟安琪兒兩人直接搖頭晃腦,隨後點點頭,一副我明白了的模樣看著,瘋狂的大笑了起來。

「現在的網路技術高難度又有什麼呀?你們直接用一個視頻,然後披上我兒子的頭,也可以的,我懷疑這裡邊根本就不是我兒子,你們這是想盡辦法來把他給弄髒了,你們這樣的人可真是太沒有良心了!」

說完,加上母親直接把視線放在了安琪兒身上,指著她,瞪著他滿腔怒火,隨時都想上前打她一頓的感覺,藍詩雨看著他送飯的表情,立刻站在了安琪兒面前保護著他。

三嬸母親見梁思雨這麼凡人的擋在了安全面前,直接用力將他推開,正當糧食一塊要摔倒的那一刻,言謙上前把他給接住,看著jason母親的那一刻,眼裡散發著寒光,反似寒冰冷劍一般直射著他的心靈,令他忍不住顫抖了起來一股莫名的膽怯從心底散發。

梁思雨看著jason接觸他的那一刻,臉蛋微微紅了些,正當他看著他眼神的那一刻,感受著他身上散發的溫度,忍不住笑了笑,直接起身站在了他的身邊,輕輕說了句盜竊的話就把視線放回到了真實母親的身上。

Jason母親覺得說不過他們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然後說了句咱們走著瞧,等著我的律師信吧,就直接轉身離開了,但是他就上次說這句話他們都知道,他根本就沒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在審視他們所為根本就不可能可以起訴,但如果真的可以起訴的話,那就相當別論了,他背後一定有一群龐大的人在幫著他。

原先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沒心追的更加深他有些好奇他背後的人到底是誰,但他已經讓人去調查了,現在他要做的就是好好的等待,結果,但是他有一點想不明白的是他為什麼會突然暴斃,這期間發生了什麼又是對方的陰謀嗎?

想不通就不要再想,就看晚上要發生的事情就好了,他死了對他沒有什麼不好的壞處,但是卻可以掀起安家的一陣風浪。

也許站在一邊看著這一切,下的有點發熱,而且他從頭到尾沒有說一句話,就這樣擔任著,看著這一切,直至Jason母親走的那一刻才回神過來,看著梁思雨露出了崇拜的眼神,豎起大拇指對著他。

「哇塞,你真的是太酷了吧,你這樣都敢直接給他,而且還把那段視頻給爆出來,不過他這也太強詞奪理了吧,竟然還說是批批上去的話,是不是他的女兒,兒子他自己會看不出來嗎?還拼音呢,真的是有毛病,但是如果他們真的能go起訴怎麼辦?你這個視頻能夠做證據嗎?而且萬一他們老弟說,你這個視頻是p上去的怎麼辦?」

梁思雨白白手一點也不擔心,看著研希,「雖然現在很多技術上都可以合成這個視頻,但是有沒有合成或者是,是不是p出來的,只要找專業的人看一下就能知道了,沒有p就是沒有p,哪怕是被人檢查也檢查不出來,到時候就看他們自己怎麼看自己的笑話吧,自己的兒子死了,還要讓全世界看,也真的是死太……那啥了。」

安琪兒面色不改的看著梁思雨,嘴角微微上揚,神跡小心翼翼攙扶著老爺爺回到了沙發上坐著。

言館館坐在沙發上看著這一場鬧劇結束,也重新把目光放回到了電視上,言年軒在一旁,立刻恢復到了傻乎乎的,我要看著安琪兒家,安伯伯重新day攙扶回了沙發上坐著的時候,天真的眼神帶著閃光當初一副什麼也不懂的模樣。

「安琪兒姐姐,剛才那個女人來幹什麼的?他為什麼一直在提著這身在手剛才那段視頻又是在幹什麼呀?我看著他們好像在打架一樣呢,為什麼會在床上打架呀?他們是幹什麼的嗎?為什麼要那樣?」

安琪兒微微搖了下頭,做出一副無奈的臉色,看著言年軒輕輕撓了下他的腦袋,「沒什麼事,大人的事情,小孩子還不懂得,你以後長大了你就知道了,現在你就高高興興的做,你自己不要管這麼多事情,這些事情我會自己處理,你就好好的,最好了,你跟言館館一起玩好不好。」

言年軒搖搖頭嫌棄的面色,忘了一眼言館館,「我才不要跟他玩,他這個人太討厭了,每次跟他玩他都欺負我,欺負我了還不夠,還搶我的東西跟他玩,根本就不好玩,每次都被他欺負的,都想要哭了,所以我想要跟你一起玩,好不好你以後如果再要跟別人吵架的時候,帶上我,我幫你罵死他,我雖然腦子不好使,但是罵人的話我還是知道一點點的,所以到時候你儘管叫我,我一定把你罵死他!我讓他怎麼來的,就魂不守舍的回去!」

而且被他的話也逗笑了,忍不住老了笑他的腦袋,看著他一臉認真的樣子,帶著自信的眼神,閃著一點點關門,而且看起來還很有事在必得的模樣,忍不住搖了下頭,無奈笑道。

「好了好了,你太厲害了,總之到時候如果他還來的話,我給你機會去懟他懟到他,落荒而逃追到她,整天吃不下飯逮到他,回去之後淘淘大哭,總之我給你機會,但是現在你給我好好的聽話,好不好?你先陪著言館館看電視吧,我先回房間一下,準備一下這些天要準備的東西。」

「你要準備什麼東西啊?為什麼不可以在這裡看,你是要回去想一下對付的辦法嗎?要不我陪你吧,我不想跟言館館一起。」

梁思雨知道安琪拉想要自己冷靜一下,直接拉住了眼眼神搖搖頭示意他不要繼續跟著安琪兒,然後附在他的耳邊,小聲翼翼的開口。

「你不要這樣一直吵著安琪兒姐姐,他這樣會很煩你的,萬一他煩你了以後就不會再跟你玩了哦,你想要他再跟你玩嗎?所以如果你還想要他跟你玩的話,你就不要吵他,讓他安安靜靜的回房間做他自己的事情,他等這段時間忙完了他一定會陪你玩的,你就好好的等他就好了好吧,在這裡看電視就算是不想要跟言館館一起玩,就算言館館多麼混蛋,你也不要這麼當著他的面直接說,你看他以後想殺了你怎麼樣,你真的不害怕嗎?」

言年軒這才意識到了言館館正用死亡的氣息怒視著他,滿滿的死亡氣息正在他的眼中上發出來,彷彿下一秒就會讓他直吸生完一樣他轉過頭像是看不見一樣,看著電視劇時不時望著梁思雨親親,將身子往他的方向湊近。

梁思雨無奈笑了,知道他現在是害怕了,但是他又能怎麼辦呢?他自己得罪人管管,他也沒辦法,如果陽光反正都要對付他的話,就連他也阻止不了,除非眼前肯出手,不然誰也沒辦法。

就來他以前在言家住的時候,就能夠很好的說明了他有那麼多次被他整蠱的機會,都沒有還手的能力,他向自己求助用了什麼用呢?他根本就不懂,也不可能可以還擊,也不可能能夠幫到他,畢竟他的手段,就連她自己也不能很好的回擊。

言館館咬牙切齒,看著眼帘山彷彿像是仙尊注視著凡人一樣,高傲,滿臉不爽,看著眼帘上就像看著一隻螞蟻,想要輕輕捏死一般。

「你是不是活膩了?敢直接當著我的面說我壞話了?你長大了嗎?」

言年軒立刻起身看著言謙,「哥哥我想起了我有一點作業還是什麼的,要上去收拾一下,我待會再下來,我現在要回去干一下自己的事情去了,安琪兒姐姐不在了,那我就不留在這裡了,拜拜。」

說完,落荒而逃一樣逃回到了房間里,生怕陽光晚會追著他一樣繁瑣,到了卧室裡邊,回到了床上躺著看著天花板,拿出了手機開始刷著,視頻也不敢再出去了。。

言謙跟梁思雨單獨在一個空間里對著對方沉默,這時一拉走了過來看著兩人一動不動的站在了陽台中,看著遠處的風景,誰也不說話。

低了看著遙遠的風景,看著言謙的背影,還有梁思雨的背影,無奈笑了笑,直接站在了他們的旁邊,望著遠處的風景問。

「那裡有什麼好看的嗎?這是一道道的高樓,而且高樓上海,想著很亮的光,時不時有一些像彩虹一樣的光芒在這裡搖來搖去,

看起來是很美的,但是看了那麼多天了還不感到疲勞嗎?我在這裡看了那麼多天,

我都覺得有點看膩了,雖然還是能感受到很美,但是已經沒有多想看了,一開始看的時候感覺是挺不錯的。」

梁思雨點點頭看著伊拉突然出現在他的身邊,輕輕笑了笑,也沒有一點被破壞二人世界氣氛的感覺。

「對啊,我一開始看到這個風景的時候也覺得挺美的,而且讓人心情愉悅,而且所有的煩惱都會在看到的一瞬間煙消雲散,

突然覺得這樣的風景真的很美很美比上我們那邊的城市雖然也像這樣,但是高樓大廈密集的太過繁重,生活節奏也不像這裡慢,

很多時候都感覺透不過氣了,但這裡不同,每一個風景都表現著自己的一段歷史,而且那種歷史的感覺很重很重,

生活習慣也很慢很慢,總之挺舒服的,如果可以真想永遠的留在這裡,不過,不太可能,畢竟我們都有自己的事情,也有事業需要打拚,不可能在這裡生活。」 這是一個明媚的早晨,院子里的樹木已經吐出了嫩芽。楊偉走出屋子,呼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氣,只覺得胸臆間一片清涼,無限舒爽。

這一世的楊偉與上一世的平凡不同,他的相貌集中了父母的優點,雖然只是十歲的稚齡,卻也是生得粉雕玉琢,一副翩翩佳公子的形象。

更因為修鍊金光決的緣故,無形中有了一種出塵的氣質。

這幾年來,從楊偉五歲開始,楊松就開始給楊偉請西席先生,教授楊偉四書五經。除了第一位因為教楊偉識字寫字花了較長時間。

兩年時間,也把這位西席掏空了胸中所學。後來的幾位雖然一位比一位學問更高,也是一位比一位離開地更快。

沒辦法,楊偉的金光決對自己的識海一次次地鍛煉下來,他的記憶力和應變能力可是越來越好,現在已經是過目成誦,倒背如流了。

再加上上一世所背誦的唐詩三百首和雜七雜八的古文,時不時地冒出一兩句震驚全座的詞句,好在楊偉控制的好,沒有將那些反詩也抄襲出來。

唯一讓楊偉不爽的是,這金光決修鍊起來,金色能量越煉越深厚。而任督二脈始終無法打通,每次衝擊都覺得可以衝破玄關。

但就是差上一點兒無法突破,這讓楊偉無比鬱悶。甚至開始懷疑自己的天賦起來,連第一步都無法邁出,何談後面的修鍊。

他卻不知金光決最難的恰恰是這第一步,後面的沖脈、帶脈、陰蹺脈、陽蹺脈、陰維脈、陽維脈六脈卻是一個比一個簡單,這也是沒有師父在旁邊時時提點的缺憾。

就在這時,一名下人進來稟報,「少爺,老爺在書房,讓少爺快些過去。」

「知道了。」楊偉答應了一聲,抬步往書房走去。

楊偉站在楊松面前乖巧地喚了一聲「爹!」

楊松威嚴地嗯了一聲道「今天,你就以賦稅徭役為題寫一篇文章我看。」

楊偉乖巧的應了一聲,旁邊的丫環將紙張攤開,開始磨墨,楊偉坐定,閉目凝思,看著墨已磨好,提起筆來,蘸滿墨汁,筆走龍蛇,一篇花團錦簇的文章在一柱香的時間內已經寫成。

放下筆,恭敬地站起身向楊松道:「父親,孩兒已經寫好,請父親過目。」

楊松走過來坐下,看著兒子寫得花團錦簇的文章實在是挑不出什麼毛病來。這孩子在文采上的功力讓楊松在暗自欣喜的同時,也是非常的撓頭。

現在可已經是自己親自教導了,自己可是海內知名的大儒,看這樣子,過不了多長時間,自己肚子里這點兒傢伙什兒也壓不住這小子了,實在不行,過一陣子就扔給那個老頭子去頭疼好了。

他所說的老頭子可是當下儒林中的泰山北斗,當朝太師張植張廷芳,雖然位高,但權卻並不重,當朝聖上雖然也想給他肩膀上壓些擔子,但他堅辭不受,潛心研究學問,不理朝堂政事。

這使得當年皇上登基,他剛登上太師之位時就在儒林中有了相當高的聲望,與楊偉的爺爺齊名,是在儒林之中的領軍人物。

奈何這兩人一個不好權勢,一個不擅權勢,都沒有在朝堂上獲得話語權,但兩人都有真才實學,彼此惺惺相惜,成為了相交莫逆的好友。

我要做閻羅 直到楊偉的爺爺告老還鄉,兩人還保持著書信聯繫,楊偉的爺爺病逝時,張植親自寫了一篇文章,悼念自己的老友,至今還被士子們奉為經典,成為必讀文章。

楊松想到這兒,對楊偉道:「文章寫得很好。今天就到這兒吧,昨曰購得一匹塞外好馬,奈何只是一未成年馬駒,正好適合你騎乘,今天跟你奎叔學學騎馬,跟我來。」

然後吩咐下人道:「讓楊奎到演武場找我。」

說完邁步走了出去,楊偉緊跟著楊松往演武場而去。楊奎是楊家的護院統領,也是楊家的家將,武力相當不俗。

兩人來到演武場之後,楊奎已經小跑了過來。抱拳躬身道:「老爺。」

楊松向著楊奎揮了揮手,說道:「免禮,今天是讓你教少爺騎馬。」

向一旁的下人道:「你去叫馬夫把昨天那匹小馬牽過來,再牽一匹好馬。」

「是。」一旁的下人答應后,立即跑了出去。

不多時,一名馬夫牽著兩匹馬走了過來。

一匹馬高大壯碩,通體烏黑,油光鋥亮,端的是一匹好馬。而另一匹雖然年歲尚小,矮小了一些,但是通體雪白,沒有一絲雜色,也是難得的好馬,正適合現在的楊偉騎乘。

在楊奎向楊偉詳述了騎馬的要領,不要從側後上馬,因為馬不僅會向後踢,後腿還會向前踢,你可以在它的左前側上馬,面微向後,左腳認蹬上馬。

讓楊偉仔細看好,示範著一手拽著馬韁,左腳踩上馬蹬,微一用力,「刷」地一聲騎上了馬背。

楊偉在一旁看了個仔細,再按照要領回想一遍,已經瞭然於心,走到小白馬跟前,摸了摸小白馬的前額,然後拿起韁繩,左腳踩住馬蹬,一翻身跨上了馬背。

他現在有點兒得意忘形了,他前世可沒有騎過馬,這一世在馬上的感覺尤其的新鮮,他學著前世電影里的動作,一手抓著馬韁,一手向著馬屁股拍去,還大喊了一聲「駕!」

只聽「啪」的一聲,馬屁股上著實地挨了一記,小白馬吃痛之下,「噌」地一下竄了出去。

馬是竄出去了,楊偉可是既沒有抓緊韁繩,也沒有夾緊馬腹,他就留在了原地,他就在馬背的高度呈自由落體向地面摔去,楊偉心中大叫「哎呦!我的尾巴骨啊,這下慘了!」

就聽「砰」地一聲,就在楊偉屁股著地的前一刻,體內金色能量順著任督二脈瞬間衝到了他的著地部位。

金色能量保護住了楊偉的同時,楊偉只覺得耳邊「轟」地一聲,好幾年沒有打通的任督二脈,在這一刻霍然貫通。

楊偉在這一刻真傻了,要是早知道這樣能貫通任督二脈,他早就摔一下試試了,白白浪費了好幾年的時光。

他卻不知,這幾年並沒有白費,能量的積累已經達到了一個瓶頸,越發的凝實,任督二脈的突破現在只是一層窗戶紙,即便沒有這一摔,過不了多長時間也會自然突破的。

「小白白,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啊。」楊偉的眼睛已經彎成了月牙。他想著以後要是再碰到無法突破的關口,就這麼摔上一下,沒準這些關口也就不成其為關口了。想著這些,他的哈啦子都快流下來了。

只聽耳畔傳來焦急的呼喚聲「少爺,少爺!」

只聽又一個聲音道「少爺莫不是摔傻了吧。」

「莫要胡說!」

楊偉這才回過神來,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塵。

「我沒事!」楊偉若無其事地說道。

這時楊松也跑了過來,見狀也是鬆了一口氣。楊偉可是他的寶貝疙瘩,要是真受點兒傷,他還真想把那馬扒皮抽筋來消他心中之恨。

心中也是暗鬆了一口氣,兒子看起來老成,實際上還是個孩子啊!

這幾年,楊偉的少年老成,再加上他在文學上的成就,使得楊松越來越不把楊偉當成孩子來看了。

現在一想,這孩子只有十歲啊,自己十歲的時候,還是調皮搗蛋,讓老爹無比頭疼呢。再一想,騎馬實在是太危險了,出門頂多派個馬車出去好了。

想到這兒,轉頭對楊偉說:「要不別學騎馬了。還是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楊偉的犟脾氣也上來了,「不,我要學。」

楊松看著楊偉那堅定的眼神,也是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轉身向自己的院子走去。第二天,楊偉已經可以騎著馬小跑了。; 梁思雨說完輕輕嘆了口氣,嘆息之間帶著一絲遺憾,都被眼前看在了眼裡,他望著遠方想了想開口。

「其實想要留下也沒什麼不可的,只要你想我都可以給你辦到,但是你願意嫁給我嗎?只要你嫁給我,你想要去哪裡都行就算去外太空,我也會想辦法給你辦到。」

梁思雨忍不住翻了下白眼眼,勾勾的看著眼前,無奈笑了笑搖頭,「這個我就真不信,你有這麼大的能力可以讓我去上天,還把我送到外太空,你怎麼不自己飛起來呢?你自己如果還能修仙的話不就更好嗎?帶我去哪都行,帶我去異太空也行。。」

「修仙這些東西就不可信了,讓你當一下飛行員也沒什麼難度的只是以後下來之後就不能生孩子罷了,但是上去之前,我要幫你好好的造個人。」

梁思雨聽到這樣一說臉蛋微紅直接打了下他的肩膀,「你想我還沒答應呢,我有說過要幫你生小孩嗎?不要臉!」

說完,直接拉著伊拉就回到了客廳假裝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看電視,而伊拉則是無奈坐在他的身邊,強迫著看,一些小孩子才會看的動漫片。

言館館看的不大夠勁,畢竟他這裡沒有他想要看的那幾集,而且一直都在看的話,會讓他感到一點很那個的感覺,所以他就直接選了其他的來看,但全都覺得太那個幼稚了,看著看著都快要睡著了。

安伯伯坐在他的身邊,見陽光光眼睛微微,壁上又用力睜開的那一刻,無奈拿起一張毛,湯直接蓋在他的身上,直接抱著他的身體,輕輕往沙發上放下,讓他好好的睡一覺,而言館館一躺下來就直接進入到了夢鄉……

梁思雨見陽光管進入夢鄉了,就直接把電視聲音調小了點,而後按了其他台,安伯伯坐在一旁小心翼翼的拍著,眼光管的胸口很小力很小力的那一種,生怕會弄到他一樣,那種事情讓梁思雨笑了笑。

而安琪兒也跟著他們坐在了沙發上,但沒有人開口,生怕會將言館館吵醒一樣,氛圍陷入到了沉默,只有電視的聲音在這間別墅上來回播放著……

這幾天jason的母親沒有再來找麻煩,而且他們也風平浪靜的,過了很久很久,正當,安琪兒覺得沒什麼事情想要離開的時候,這突然傳來了安伯伯員工跑到他們別墅來說的一件事,也正好讓梁思雨他們聽到了。

一位穿著西裝革烈的男生直接跑了進來,來到安伯伯面前微微點了下頭,然後禮貌叫了聲,安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