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隨後他便看到了,剛剛沖向天際中的利箭,此時竟然從天際中折返回來。

而且,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利箭已經快到他跟前了,想要逃跑根本無處可逃。

他身後的莫宇辰將手中的金色大弓遞給小遠把玩,淡淡地說道:「小遠,將眼睛閉上。」

噗哧!

嘭!

……

少年的話音剛落,折返的利箭直接射爆冷麵生的腦袋。

……

「該不會出了什麼意外吧?」

「冷麵去了這麼長時間,怎麼還沒有回來?」

「難道剛才那股恐怖的雷電之力是某位強者施展出來的?」

青澳島中的塊巨石上,聞人飛眉頭深鎖,朝著莫宇辰所在的島嶼望去。

此時,距離他讓冷麵書生前去查看,已經過去五個時辰了。

按照他對冷麵的了解,這麼長時間,應該早就回來了才對啊,不可能這麼長時間還沒有什麼動靜。

聞人飛內心深處情不自禁地浮現出一股擔憂之色。

「小輝小慧,你們兩人去看看冷麵在搞什麼鬼。」

「若是有什麼情況,及時將消息傳回來。」

聞人飛對著虛空中說道。

「是,義父!」

虛空中,頓時出現了一陣漣漪,從裡面走出一男一女。

他們兩人恭敬地對聞人飛鞠了一躬,隨後欲要動身朝著莫宇辰所在的島嶼飛去。

他們兩人,是聞人飛五十年前暗中收養的子女,也是屬於那種天賦超凡的天才。

在整個逆亂之海,從來就沒有人見過他們兩個。

因為見到他們兩個人的,基本上都已經死了。

「有小慧跟小輝一同前往,應該不會讓我失望了吧!」

聞人飛冷著臉,自顧自地呢喃道。

他手下三位最得力的幹將一同出手,聞人飛相信,對方除非是半步渡劫的實力,否則絕對搞不出什麼幺蛾子的。

……

嘭!

陡然間,聞人飛跟前一具失去人頭的屍體砸落。

聞人飛見狀,頓時神情一滯。

「這是冷爺……」

「冷爺!」

剛剛準備出發的兩人,驀然見到了這一幕,不由得失聲驚呼出聲。

他們自從跟了聞人飛之後,冷麵書生教了他們不少本事。

所以,哪怕是冷麵的屍首失去了腦袋,他們也能即刻辨認出來。

「何方狂徒,敢殺我聞人飛的人!」

聞人費愣神過後暴怒不已,猛然站了起來,兩隻眼睛幾乎欲要噴出怒火。

他不可置信地盯著冷麵的屍首。

「義父,冷爺死了!」

年輕男子森冷地說道。

很明顯,失去腦袋的冷麵贖身,此時已經死透了。

旁邊的小慧則是捂著嘴巴,滿臉震驚和悲傷。

不只是他,就連男子也非常難受。

他們的一身本事,很大部分是冷麵教的。

所以,見到自己亦師亦友的冷麵死去,他們自然內心不好受。

而且,冷麵身為逆亂之海前三的殺手之王,一身實力無比恐怖。

可是,就是這麼一位強者,他此時竟然被人殺死了,連個囫圇屍首都沒有,這怎麼能讓他們不感到恐懼呢。

「殺了我聞人飛的人,還把屍首仍在我面前,這是在跟我宣戰嗎?」

聞人飛示意身邊的手下將冷麵的屍體收起來。

隨後,他抬起頭,眼中充滿殺意地看向莫宇辰所在的那個附屬島。

他能猜得到,對方這是在試圖急怒他。

不然的話,為什麼對方要將冷麵的屍體扔在他面前?

「好好好,真的是好極了。」

躁動的青春 「看來我聞人飛多年來的隱藏,已經讓人忘記我了。」

聞人飛笑聲中,充滿了殺氣。

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基本上很少親自出手。

在逆亂之海中,除了另外那十二位同為十三太保的海盜王之外,已經很少有人敢如此明目張胆的挑釁他的底線了。

旁邊不遠處的年輕男女,此時他們聽到聞人飛的笑聲后,渾身打了一個冷顫。

他們知道,曾經那個六爺,又回來了,而且是在盛怒的情況下回來。

恐怕今日之後,青澳島上將不會存在著任何一個活人了吧。

因為,放眼聞人飛的以往,那都是充滿血腥的。

此時,如此盛怒的他,怎麼可能會不殺人呢。

「小慧小輝,你們兩個人跟我來,其他人在原地待命!」

聞人飛的聲音冷厲到了極點,交代完之後,他頭也不回地朝著莫宇辰所在的附屬島飛去。

小慧和小輝兩人相互之間,對視了一眼。

他們都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到了無奈與恐懼。

最後,他們也只能是微微嘆了一息之後,老老實實地跟在聞人飛的屁股後面,衝天而起。

……

天穹之上,莫宇辰解決了冷麵的屍首后,緩步地朝著張慕白走去。

「莫大哥,你到底還有多少我不知道的本事,能不能教一教我!」

「特別是像剛才你施展的雷電之力,看起來真威風。」

張慕白一見到莫宇辰回來,嘴巴立即像是連環弩一樣,噼里啪啦的說道。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

畢竟剛剛莫宇辰施展出奔雷咒的時候,那兩條雷龍看起來實在是太威風了。

就連張慕白這個太一劍宗少主,見到那一幕,內心都久久不能平靜。

…… 「你啊你,把你們太一劍宗的劍訣修鍊好就行了。」

「千萬不可高騖遠了。」

「畢竟你的心性還不成熟,學太多反而不好。」

莫宇辰瞪了張慕白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切,不教就不教,我還不稀罕!」

張慕白聞言,不屑地鄙視了莫宇辰一眼。

不過,他雖然臉上表現得非常的不屑,但是事實上,他內心對莫宇辰的話,還是深信不疑的。

「莫公子,我們還是趕緊走吧。」

「不然的話,等聞人飛那個海盜頭子來了,我們就走不了了。」

杜小蘭走出地窟,焦急地說道。

雖然剛剛莫宇辰表現出來的實力,讓她很是震撼。

但是相比起聞人飛這個凶名遠播的海盜頭子,她更相信莫宇辰不會是對方的對手。

「是啊,莫大哥,現在我們目的也達到了,沒必要跟聞人飛發生正面衝突。」

「反正我們很快就能離開逆亂之海,等以後我們修鍊有成再來滅了他。」

張慕白聞言,也是連聲勸道。

他也覺得,莫宇辰能殺了冷麵書生已經算是萬幸了。

至於聞人飛,張慕白想想還是算了,畢竟現在他們的修為境界還太弱了。

還是等到以後修為高一些再來殺他也不晚。

因為不管是莫宇辰還是他,只要他們突破到出竅境五重以上,想殺聞人飛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根本不用等到渡劫境。

到了那個時候,管他什麼十三太保,誰敢出來嘰嘰歪歪,通通一拳錘死。

「不嘛不嘛,我還想要看哥哥打妖獸,小遠還沒看夠。」

小男孩將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撒嬌般說道。

莫宇辰見狀,開懷一笑。

不過,他剛剛想要開口接過話茬,卻被一旁的杜小蘭打斷了。

她在小男孩的胳膊上擰了一下,嚴厲地呵斥道:「小遠,你若是不聽話,娘親以後都不要你了。」

「不要……嗚嗚……我要看哥哥打妖獸,小遠不走,嗚嗚嗚!」

小男子躲在莫宇辰的懷中,倔強地說道。

「你走不走,不走以後都別想吃肉了。」

杜小蘭被小男孩氣得沒辦法,最後無奈之下,只能使出這個殺手鐧。

畢竟對於小遠來說,吃肉肉就是頭等大事,至於別的都不重要。

「杜小姐,你別嚇到小遠了,他還只是個孩子。」

莫宇辰拍著小遠的後背,慈愛地說道:「再說了,現在就算是我們想走,也晚了。」

「什麼……晚了?」張慕白聞言,雙眸一瞪。

一旁的杜小蘭也是臉上布滿了慌張。

她焦急地說道:「莫公子,您是說聞人飛來了嗎?」

說完之後,杜小蘭緊張得渾身直哆嗦。

看得出來,聞人飛在這片海域的凶名到底有多廣,就像是平常人聽見有鬼一樣。

「沒錯,他來了!」

莫宇辰點了點頭,說道:「剛剛,我殺了冷麵之後,將他的屍首朝著聞人飛所在的位置扔了過去。」

「倘若我如此挑釁,他都能忍住的話,那他也只是一個浪得虛名的海盜頭子而已。」

張慕白和杜小蘭兩人聞言,瞬間愣住了。

他們沒想到,敢情他們在這裡提心弔膽的祈禱著聞人飛別來,但是莫宇辰卻主動去挑釁人家。

這不是廁所裡面點燈——找死嗎?

張慕白他用膝蓋想都能想到,此時的聞人飛肯定是暴跳如雷的趕來。

因為以對方殘暴的性格,不可能說受到莫宇辰的挑釁后,還能若無其事的視若無物。

嘩啦!

此時,不等張慕白想完,不遠處的一股恐怖且又浩瀚的狂暴之氣洶湧而來。

就連天穹之上的白雲都被染成了火紅色,襯托著聞人飛此時此刻的心情。

「呵呵,終於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