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時空之力的靜止,卻還是能夠動用的。

只是時間不長,又回到了剛學會這一招時的限制。

不過雖然如此,但一兩秒的限制時間,也足夠用了。

趁著那些虛影被瞬間定在半空中,從鳳羽龍鱗槍中沸騰咆哮而出的龍鳳呈祥,銜珠帶玉,直接朝著那一群虛影直衝了過去。

與此同時,天魔七罪琴所彈奏形成的大五行音殺陣,也在這時轟隆隆的齊掠而下!

五行元素,彷彿勾動著這一片天地。

尤其是其中的水系法則,更是壯大精純無比,所形成的大五行音殺陣,比君雲卿之前所施展的,強悍了不知道多少倍!

君雲卿這會所增幅的實力,頂多也就是地元境。

但這一招大五行音殺陣施展出來,卻是有了堪比天元境強者的實力!

紫魘示警之後也急忙趕來救援。

見君雲卿竟然將那群虛影定在了半空中,殺招頻出,它也跟著沖了上去。

身體瞬間從虛幻回到現實。

紫魘周身變成紫黑色,暗黑系的力量猛然從它體內爆發出來,配合著君雲卿的攻擊,朝著那些虛影轟了過去。

轟轟轟!

劇烈的爆炸聲從那群虛影之中爆發出來。

只是瞬間,狂暴的力量陡然飆升其上,將那些虛影的身形全部覆蓋!

一道道湛藍色的光芒從那些虛影之中爆發而出,似乎是什麼力量。

君雲卿還來不及驚異,這些力量便在空中驀然轉了一個圈,而後一下就衝進了君雲卿的體內。

嘩啦啦!

猶如水流進入大海一般。

2008造星記 君雲卿體內本來因為小傢伙的吸取,力量不足,始終無法衝破神主和元尊之間屏障的情況,在這些湛藍色的力量衝擊下,一下就猶如水漲船高,充滿了她的整個身體。

那其中充裕的力量,瞬間衝破了屏障。

君雲卿體內驀然亮起一道道的符文,整個人的氣勢,在瞬間就發生了變化。

「元境?」君雲卿震撼的看著自己體內發生的變化。

剛剛那些力量暴衝過來之時,君雲卿還以為是什麼暗算,想要躲開。

沒想到,竟然是可以讓她突破的力量?

君雲卿自己的情況自己清楚。

她來天聖王圖世界這麼久,要突破早就突破了。

然而她本身的玄力自懷孕就一直在流失。

天聖王圖世界中的元氣雖然充沛,但是畢竟她還沒到達那個境界。

這種情況下,就是有再多的元氣擺在她面前,都沒有一點的作用。

她只能靠自己修鍊的玄力來突破元境。

偏偏肚子里那個小傢伙,一直都在吸收君雲卿的力量。

她修鍊的那些玄力,被它這麼一吸收,根本所剩無幾。

所以君雲卿一直到現在,都還是巔峰神主的實力。

要不是有借靈之法,她不知道在這個世界過得有多蛋疼!

可以說,所有進入到天聖王圖世界的人中,就屬她實力最差!

現在還是巔峰神主境!

像萬花天宮宮主他們,就是倒霉被抓到了角斗場,那實力境界也妥妥的碾壓她。

要不是有借靈之法,君雲卿在這個世界別說過得有多蛋疼了!

而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她突破了!

君雲卿還以為,她必須得肚子里的那個小傢伙出生后,才能蓄滿玄力突破呢!

實在是意外之喜!

同時,君雲卿也敏銳的感覺,這些湧入自己體內的力量十分的溫和,含有一種大道法則的氣息,卻比她知道的那些大道法則的氣息,更加的濃郁精粹。

是更高一層的力量!

君雲卿雙眸微湛。

她想到北冥影之前和她提到過的,祖境的力量。

會是那樣的力量嗎?

君雲卿忽然想到,自己之前剛剛掉落到這個世界時,遭遇到的陰尊陽尊合擊失控的那一團力量,和現在自己感覺到的這氣息,有一種若有若無的相似感。

陰尊陽尊合擊的力量,連他們兩個都束手無策,毫無抵抗之力!會不會也和祖境的力量有關係?

畢竟他們兩個,那可都是頂級至尊王境強者啊!

而且他們兩個合擊,是能夠讓八大勢力掌權至尊都要為之忌憚的。

君雲卿想著,頓時心中就有了確定。

這天聖玄女遴選之中的力量,只怕就是祖境的力量!

難怪就是可能有生命危險,這麼多年來,想要成為天聖玄女的人從來就沒有缺過。

君雲卿也是有聽說過參加過天聖玄女遴選的人,或多或少的實力都有增加,還以為是她們在互相爭奪比斗之中,有了領悟,所以實力才會有提升。

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方式。

感受到自己體內截然不同了的力量,君雲卿的一雙星眸,陡然綻放出了驚喜的光芒。

她終於要重新擁有力量了!憋屈了這麼久,實在是太讓人沒勁了!

偏偏這是肚子里那小傢伙鬧的,君雲卿想責怪都沒辦法!只能認了!

然而君雲卿驚喜的情緒才起,就發現自己體內,那剛剛才充盈的力量,迅速的在被人吸收和消失著。

「哎,你這小破孩子!」君雲卿一陣的哭笑不得,看著自己剛剛才突破到引元境的力量,唰唰唰的幾下,就被肚子里的那小傢伙兩三下的吸取了大半,瞬間一陣的心塞。

剛剛才擁有的力量感,一下又衰弱了下去,實在是讓人十分惆悵啊!

然而自己的孩子,又還是一個在肚子里什麼也不動的小包子,君雲卿能說什麼?

「……」

默默的收起自己手中的鳳羽龍鱗槍和天空上懸浮著的天魔七罪琴,君雲卿上前去查看那一群虛影的真身。

後者等人的身形雖然虛幻,速度又快,但防禦卻著實不堪一擊。

被君雲卿用時空之力定住后,再被她和天魔七罪琴以及紫魘的一陣攻擊,瞬間就被擊成了碎片。

只是,當君雲卿看清那些破碎的虛影殘骸的模樣后,她面上的表情,陡然變得凝重起來。 第1495章也許,去玉門關……

「香囊。」

「……!」

南煙的呼吸窒了一下,但她還是立刻說道:「皇上要那個……做什麼?」

祝烽貼著她的耳朵輕笑了一聲。

「還能做什麼?」

「……」

「你又不是不知道,朕一直在尋找什麼。這,大概是朕唯一的線索,母后留給朕的線索。」

「……」

「既然你已經配出來的,朕當然想要知道裡面的真相。」

說完這些話,見南煙仍然沉默不語,他環著她纖細腰肢的手微微的用了一點力,晃了她一下。

「嗯?」

「……!」

南煙的呼吸都亂了一下。

她咬著下唇,沉默了許久,才慢慢的在他的雙臂中轉過身,面對著眼前這個高大壯碩的男人,他的雙手擁著自己,那種溫暖又堅實的感覺,好像能完全的依靠他,什麼都不用擔心似得。

可南煙的心,還是亂的。

她說道:「皇上要那個香囊……要去做什麼呢?」

「……」

祝烽看著她。

過了許久,臉上浮起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南煙,你怎麼了?」

「……」

「天下人都可以不知道,但你,怎麼會問朕這個問題呢?」

「……」

聽到他這麼說,南煙自己也怔忪了一下。

是啊,司南煙怎麼會不知道祝烽呢?

她只是,害怕去面對罷了。

而現在這樣,祝烽目光灼灼的看著她,兩個人這樣近在咫尺的距離,連眼中一絲一毫的波動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南煙生怕自己心中的忐忑被他看穿,只能低下頭,輕輕的「嗯」了一聲。

「妾,去為皇上拿那個香囊。」

祝烽的雙手這才鬆開。

兩個人一前一後進了翊坤宮,祝烽坐到卧榻上,看著南煙走到她的梳妝台前,仔細的打開了一個精緻的盒子,在裡面又拿出了一方手帕包裹起來的東西,然後轉身朝他走了過來。

祝烽看著她的掌心。

手帕攤開,上面放著兩個香囊。

「這是——」

等到南煙走近了,他才看清楚,那是新舊兩個香囊。

舊的那個自然是自己給她的。

而新的那個,顯然,是她自己重新做的,手工和剪裁,包括用料,也都是他看到過的。

祝烽拿起兩個香囊來,分別聞了一下。

雖然舊的那個香囊已經用了至少十幾年了,香味很淡,新的香囊香味濃郁一些,但仔細辨認過就會發現,兩種香囊的味道是一模一樣的。

她果然複製出了這個香囊。

祝烽抬頭看著她:「這裡面,有些什麼香料?」

南煙低著頭,慢慢的說道:「有香櫞、艾葉、辛夷,還有一些冰片和川芎,還有——」

說到這裡,她的喉嚨下意識的噎住了。

而祝烽自然而然的介面道:「還有就是,安息香?」

「……」

彷彿是無能為力一般,南煙輕嘆了口氣:「是的。」

「……」

「還有安息香。」

「安息香……」

祝烽輕輕的點了點頭,一隻手撐著下巴,手上捻著的香囊也正好湊到了自己的鼻尖下面,輕輕的嗅著那些香味。

他慢慢的說道:「安息香,你已經能在金陵的集市上買到安息香,也就是說,現在關西七衛的設置是有用的。」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