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殺氣,乃是一種作用在人內心的一種存在。

殺氣的作用大小,是和人的心理狀態息息相關的。

就像是一個心志堅定的人對於殺氣的抵禦,一定會比心志脆弱之人強。同樣強弱的殺氣可能能夠讓某些人精神崩潰,但對於另一些人來說。卻只是讓他再誣誣四友布,凹肌肌o

而心志這種東西,任何人都不可能一塵不變。

任何人的心志,都會有堅強,有脆弱的時刻。

在不同的時刻遭受同樣的殺氣壓迫,感覺也會完全不同的。

而這硃批五人十分倒霉的,便是在方才那個時刻感受到了伏翔的殺氣!在他們的內心之中,任何血肉之軀都是不可能在那種爆炸之中生存下來的,卻沒想到伏翔居然能夠在如此恐怖的爆炸之中活下來,而且還以那麼充滿震撼的方式出場。

這種震撼,讓他們的心神處於一種幾乎不設防的脆弱狀態。

在那一刻,他們的心防比起普通人都要脆弱上不知多少倍。

而伏翔那種殺氣對於真正修鍊過的人來說並不聳多強,但對於普通人來說,可是絕對足夠在他們的內心留下永遠的恐懼烙印!

這種種巧合,就形成了此時這種看似荒謬,其實是順理成章的情況!

傭兵團這種建制,和黑社會組織一般,並不是政府承認的建制。

這個世界的政府,只承認一種民間建制,那就是開拓者團隊。

但是,要成立一個開拓者團隊,有著不知多少挑剔之極的要求。其中,最重要的要求,就是開拓者團隊之中,團長,至少需要達到養氣層或者煉能者相應層次的強者!而且還需要這名強者至少完成一定數量的重要任務!

這個世界的強者雖多,但顯然。同樣滿足著兩個條件的,又有心思建立開拓者團隊的強者,絕不會太多。

絕大多數想要建立開拓者團隊的強者,要麼無法滿足實力要求,要麼無法滿足任務數量要求!

這種情況,也就造成了開拓者團隊的稀少。

而也正是這種情況,才造成了傭兵團的出現。

事實上,絕大多數理想遠大的傭兵團,都是以組成一個團隊來集合多人力量完成任務,組成一個團隊來集合眾人的力量幫助自己突破實力為目標的!

換句話說,這些傭兵團,事實上就是次級開拓者團隊!是想要建立開拓者團隊,又無法滿足建立開拓者團隊資格的開拓者所建立的一種建制!

他們看似和開拓者團隊差不多。本質上卻有著天大的差距!

先,開拓者團隊乃是政府承認的建制,是在政府註冊過的。

雖然每年需要交納一定的金錢來保持這種建制,但卻也能夠獲取大把大把的政策優惠!大到駐地的安排。小到買東西的優惠,簡直就是無所不包,無所不有!

個開拓者團隊,能夠享用一個城鎮最好的個置充當駐地,能夠獲的這個城鎮獲得的稀有物品的優先選擇。更受到政府的保護!這種好處。絕對是任何一個有理想,有追求的團隊所追求的。

而傭兵團,乃是一個自的組織。自然不可能擁有這種種優惠。

與傭兵團不同的是黑社會組織。

黑社會組織乃是完全不同於開拓者團隊,也不同於傭兵團的一種組織。

他的目標,是利益!是權勢!是控制!

用顏色來分辨的話就能夠很容易的清楚看出他們三者之間的聯繫了。

黑社會組織是黑色。那麼開拓者就是白色。而傭兵冉,就是介於黑白之間的灰色!

硃批,就是一個黑社會組織。而大馬士傭兵團,卻是一咋。在東色鄉駐紮的傭兵團。因此。硃批,和大馬士傭兵團之間。既有對抗,又有合作。

他們之間有著某種默契,但又是互懷鬼胎。

傭兵團恨不得將硃批連根拔起,硃批也恨不得將傭兵團連根除去。這就造成了他們勾心鬥角的情形出現。

因此,在今天。但那傭兵團的中隊長來聯繫硃批,表示願意付出一定代價要對付一個人的時候,這硃批就設下了陰謀!

當然。他的陰謀自然不是想要借伏翔的手除去整個傭兵他們即使再敢想,再敢猜,也絕對不會想到伏翔有擊垮整個傭兵團的實力他們和傭兵團糾纏了這麼久,這就說明他們和傭兵團的實力相差不多了。若是認為伏翔一個人能夠擊垮傭兵團,那豈不是認為伏翔能夠一個人就擊垮他們硃批?。

在他們的想法之中,只是想要讓伏翔滅掉那個中隊,然後在承受大馬士傭兵團報復的過程中,自己以救世主的姿態出現,挽救伏翔於危難之中,讓伏翔能夠感恩戴德,讓伏翔加入他們硃批!

而多了伏翔這麼一個準強者,那麼整個硃批的實力將會大大提升。到時在利用伏翔和硃批的矛盾為借口,一舉滅掉大馬士傭兵團!到時。整咋。東色鄉不就完全落入他們手中了?

這個如意算盤算得挺好的。

但顯然,他們沒有料到伏翔會如此衝動的殺上門去。

當現伏翔單身匹馬殺上門去的時候,他們盡皆搖頭,認為如此衝動之人不要也罷。但因為這是他們所引出來的,所以他們還是來到這裡觀察那大馬士傭兵團那邊的情況展,看看是否會有奇迹出現。

事實的展都在他們的預料之中,直到那董操對伏翔施加熱武器攻擊的時候,方才生一種讓他們驚異莫名的變化。

那種他們被擊中都會馬上化為碎肉的導彈攻擊之下,伏翔居然毫無損!

這讓他們產生了事情恐怕有了轉機的想法,甚至已經計劃打手好在什麼時候帶著多少多少人馬殺上門去的想法。

卻沒想到,他們還沒有計劃完畢,那董操居然已經等不及了,將整個大馬士傭兵團的全部出口入口堵住,自己偷偷離開,打算引爆整個大馬士傭兵團的駐地,讓整個傭兵團和伏翔同歸於盡!

這一現,讓他們在有些遺憾的同時簡直是驚喜得堯以復加。

雖然他們對於伏翔的死去有些遺憾。

但一想到大馬士傭兵團消失,整個東色鄉都會是他們的,他們如何能夠不驚喜得無以復加呢? 他看著翟老爺子,莞爾一笑:「翟伯父,做人要有良心,不能太貪心,您說對嗎?」

翟老爺子被他這話說的有點下不來台。

他話說的還算客氣,但言外之意,翟老爺子聽得出來,一是指責他半路截胡,二是指責聞秋辭忘恩負義。

翟老爺子有些難堪。

他雖比不上顧老爺子位高權重,但在書畫界,他也是德高望重的人物。

已經很久沒人這麼不客氣的和他說過話了。

但顧君逐說的話是實情。

今天這事,的確是他做的不地道。

尤其他不該選今天這個時間,急吼吼的和他老伴兒帶著聞秋辭過來。

今天,聞秋辭弄傷了小樹苗兒,算是闖了禍,自己從顧家跑到他家去的。

他和他老伴兒這麼急吼吼的帶著聞秋辭來向顧君逐要人,很有幾分聞秋辭在顧家受了委屈,他和他老伴兒來找顧家興師問罪,給聞秋辭撐腰的意思。

他和他老伴兒今天的所作所為,明擺著就是說,他和他老伴兒之間和聞秋辭的關係,比聞秋辭和顧家的關係要親近。

聞秋辭一直是養在顧家的,顧君逐和葉星北對他精心撫育,沒有半分對不住他的地方。

他和他老伴兒這樣唐突的帶著聞秋辭找到顧君逐,開口就說以後聞秋辭一周之內,六天養在他們家,一天養在顧家,頗有些嫌棄顧家慢待了聞秋辭,嫌棄顧家沒把聞秋辭照顧好的意味,也難怪顧君逐心裡會不舒服。

顧君逐還能對他這麼客氣,好言好語和他商量,估計是已經看在他和顧老爺子交情的份上了。

不然,以顧五爺的脾氣,絕不會這麼客氣。

他的錯。

他看到聞秋辭哭的可憐,一時心疼,沒好好權衡利弊,就急匆匆帶著聞秋辭過來了。

現在,騎虎難下。

翟老太太是個才女,醉心書畫,不通人情世故,沒翟老爺子想的那麼長遠。

她是很願意撫養聞秋辭的。

聞秋辭長的漂亮可愛,還聰明懂事,天賦又高,可以繼承她和她丈夫的衣缽,她巴不得聞秋辭只歸她和她丈夫所有,一直待在她和她丈夫身邊。

見顧君逐的話越說越不客氣,她搶在她丈夫前面對顧君逐說:「咱們都是為了孩子好,顧家孩子多,這麼多孩子,你和你妻子難免精力不濟,照顧不過來,既然如此,小辭跟了我和你翟伯父,我和你翟伯父一定會全心全意教導他,育他成才。」

顧君逐點頭,「我相信。」

他問翟老爺子:「翟伯父,您中午和伯母在家用飯吧?您和伯母喜歡什麼口味,我吩咐廚房去做。」

翟老爺子頭疼。

他知道,顧君逐話說的客氣,要留飯,實際上,這是在逐客了。

他還是覺得,聞秋辭不要和顧君逐脫離師徒關係,對聞秋辭的未來最好。

可他老伴兒搶先他一步,答應下來,讓聞秋辭和顧君逐脫離師徒關係,一時間,他也不知道該如何挽回了。

他也不知道聞秋辭長大之後會是什麼性格。 ?燉是,接下來的展邊宗倉脫離了他們的想象!,

董操玉石俱焚,居然沒有讓那伏翔只是看起來稍稍狼狽一點而已!那種足以讓他們整個硃批毀滅的爆炸,居然無法對那人造成傷害!這打破了他們內心的心防,在種種巧合之下,造成了如今這種情況的出現。

伏翔懸浮在那廢墟之上,在他身體周圍十米直徑範圍之內的碎石、泥沙完全失去重量,懸浮起來,在他的身體周圍形成了好似隕石帶一般的情景。

在之前,他只感覺到周圍的宴氣快震蕩,這種震蕩產生了一股無比強烈的力量,從四面八方向著他猛壓過來,好在他身體表面那個層重力屏障形成的重力鎧甲妙用無窮。這種無形產生的力量根本無法突破者鎧甲的防禦,在他作用到他身體周圍,即將突破那鎧甲的防禦之時,便好似碰到了泥鰍一般,被卸開一邊。再無法對他造成任何影響。

而接著,一股無窮無盡的熱量忽然出現,席捲了整個大廳!

隨著這一股熱量,似乎有著什麼東西從四面八方爆出來,向著中間。向著四面猛爆開去,一轉眼間,就充滿了伏翔的整咋。視界,充滿了伏翔的整個耳鼓!

隨著這東西的爆,空氣似乎膨脹了無數倍,那產生的壓力比起之前那無數光線的打擊還要強上百倍以上!而且是一種無窮無盡,無有停頓,無有斷絕的打擊!

在這種打擊之下,整個大廳的牆壁,無論是四周的牆壁還是上方的天花板,都是一般無二,沒有任何阻攔力量的被轟成碎片!

連牆壁都是如此,那大廳之中的那些壯漢,哪裡還可能有更好的命運?!

只是一轉眼間,慘叫聳不斷響起。血肉被撕裂的聲響,那巨物壓碎人體的聲響聲聲傳入伏翔的耳中。

不過,這也只是持續了很少的一段時間而已,幾乎不到兩秒時間裡面。整個大廳之中,就只剩下伏翔這麼一個活人!

在此時此刻,伏翔的眼中,只剩下一片火紅。

周圍那比起之前那些光線強上百倍的熱量,那些比起光線實體攻擊還要強上百倍的力量衝擊對他來說,也是一介。極大的問題!

在這種熱量和力量打擊之下,即使是他,也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注意其他!

在這一玄,那種生命處於危險的感覺再度攢住他的內心!

這種感覺,讓他瞬間明白,若是自己沒有什麼舉措來應對此時的狀況,那今日恐怕就是自己命喪之時!

這個認知,讓他瞬間進入了那種思維無比快,看周圍變得無比緩慢的狀態之中!

在這種狀態,他的思維運行度甚至達到了接近光的地步,一轉眼間,他的思想已經閃過不知多少個念頭。

這些念頭組合起來,卻是他此時所碰到的狀態,他所能夠利用的種種能力,他所能夠做到的極限瞬間在他的腦海之中閃現出來!

在這種種能力閃現之後,他瞬間明白,此時能夠救自己的,就是他此時依然在使用當中,的那個卻顯的十分粗糙的能力!控制重力形成重力屏障的能力!

在這種思維無比快的狀態之下,伏翔的境界雖然並沒有提升。但那些雜念對他的干擾卻已經完全消失了!在這種狀態之下,他的思維快至無法想象的地步,每一種雜念的出現,都會被他以最快的度進行分析,都會被他以最深入的姿態進行分析。在這種態度之下,這些雜念的存在還是不存在,哪裡還能夠對他的主念頭造成影響?!

正是因為如此,才讓他現一個最簡單,但也最困難的方式來讓自己逃出生天!

那就是重力屏障!

這十層重力屏障乃是伏翔在之前生死關頭潛力爆所領悟出來的,雖然是成形了,但畢竟只是根據之前的經驗,根據自己一層、兩層、三層重力屏障之時的經驗進行構造。卻沒有將十層重力屏障所應該具有的特性挖掘出來。

可以說,他在這時所使用的重辦屏障,只不過是一種粗糙的,機械的將重力屏障進行疊加,進行壓縮罷了。那重力屏障之中所擁有的空隙。所擁有的破綻,簡直是數不勝數!

以如此粗糙,如此機械的重力屏障。想要來阻擋那比起光線強上百倍的熱量,比起光線強上百倍的力量打擊,這簡直就是做夢!

此時認識到了自己這種弱點。知道了自己那重力屏障還有著無數的潛力可以挖掘出來,伏翔瞬間開動了自己的腦筋,不斷思考著如何改進這種重力屏障的構造!

在這思想過程中,他瞬間想到了自己第一次認識到還有重力屏障這種存在的時候所看到的那重力屏障!

這麼一想,他才現自己一直以來居然都犯下了如此巨大的錯誤!

這重力屏障之中所蘊含的奧秘,比起他之前所想象的還要高深萬倍!自己將重力屏障壓縮包裹住自身。恐怕只是那重力屏障最為粗淺的認知而已!

那山頂的重力屏障根本是分成兩全部位,以某種複雜至此時的伏翔都無法想象的方式結合在一起,在其中形成了一個無重的怪異空間。

在之前,他只是認為這是兩個重力屏障之間的空隙。

但在這時,在這種思維無比快的情況下,他才現,那根本不是兩個重力屏障之間的空隙而是一個重力屏障之中所開闢出來的空間!

那裡看似有著兩個重力屏障。而是只有一個重力屏障!

只是,這種重力屏障的構成比起他以前所想的複雜了無數倍,這介小重力屏障乃是由不知多少層重力屏障交織疊加壓縮在一起的,其中的奧秘無比深邃,產生的效果便是扭曲了空間,在其中形成了一個細小的空間。

正是這層形成的空間。讓那重力屏障的防禦力量達到了一個無法想象的地步,讓那重力屏障達到了任何外力都無法破壞的地步!

那重力屏障的防禦力量,根本是這一個狹小的空間出現所產生的!而並非像伏翔之前所想的那般

「止「,口為重力屏障是扭曲重力形成環形。 三國懶人 而讓這打擊受到重力曳一…好似水流流過礁石一般繞過他,,

有了這種認知,之前在那重力屏障之中對重力屏障構造的認識瞬間從伏翔的腦海深處湧出。

雖然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兩個月之久了。

但在這種狀態下重新回憶起自己當時的感應,伏翔還是感覺到那所有的一切奧秘都是歷歷在目,完全沒有任何遺忘!

將那之前認為是兩個其實是一個的重力屏障結合起來在整體上進行對比,進行觀察,進行分析,伏翔終於現了一點點那重力屏障構成的秘密!

隨著他的現,他的心神微微改變。

那腦海之中十米直徑的空間正中的那個印記忽然爆出一陣無比強烈的光芒!

這些光芒爆之後,瞬間充滿了整個十米直徑的空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