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無論答案如何,他知道,總有一天,都會水落石出。

“沒錯,這也是我之前,爲什麼會想要得到你的心,最大的原因了。”葉括道。

“我的心?”

楊九天不解問道:“什麼意思。”

“難道你看不出來,在我說要你的心的時候,他們每個人看起來都很興奮麼。”葉括道。

“嗯,看得出來。”

迷愛的森林 提及此事,楊九天當然早就注意到了。

不僅如此,他還知道,這些人,對他有些隱隱的畏懼。

葉括解釋道:“因爲他們體內有大量的火蟲,而你的體內有死亡血鴉的血脈,你就他們的天敵。”

“噢?”

在葉括提及死亡血鴉就是火蟲的天敵之時,楊九天已然有過這樣的閃念。

只是這句話從葉括的口中說出來,令他有些不敢相信。

但聞葉括繼續說道:“但我改變了主意,我已經不想找任何人復仇,那麼他們就不會有任何機會得到你的心,也就無法剷除你這個心腹大患了。”

說到這裏,葉括刻意頓住了語氣。他在審視楊九天的神情變化。

但楊九天的神情向來平靜,鮮有太大的變化。

“箇中細節我不需要知道,你只要告訴我,如何才能完全掌控他們便可。”

楊九天的目的不是要真正掌控這些人,只是短暫的利用便可。

葉括聞言,一陣思索,似乎也大致瞭解了楊九天內心的想法,便是呵呵笑道: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其實,無論他們怎麼改變,劣質的體質永遠都是劣質的,只要你得到更多的火蟲,以火蟲當誘餌,要掌控他們,就易如反掌了。”

“可是短短三天的時間….”

楊九天擔心三天的時間,無法得到那麼多的火蟲。

然而葉括,已經不再繼續說下去了。

葉括轉過身去,背對着楊九天,道:

“如果你真的有急事,那你就去忙你的事情吧,我可以保證,這些顏國軍人,永遠都不會再出現在戰場上。”

“保證麼?”

楊九天暗暗生笑,他知道,這個世界上,只有一種人可以提出這樣的保證,那就是死人。

如果死人保證活人不會犯錯,也同樣是無稽之談。

但他的思緒沒有集中於此,只是從葉括的話語中,聽出了另一層意思。

這所謂的急事,一則是找到更多的火蟲,二則是將這些可能存在的危險,盡數斬殺。

但楊九天也是呵呵一笑,道:

“對不起,我不相信這些所謂的保證。我不知道你爲什麼會跟我解釋這麼多,但如果除了用火蟲來延續他們的性命之外,再沒有別的方法,那麼,我就先走了。”

語罷,楊九天舉步便走。

那些將他團團圍住的顏國軍人,也不再阻擾他的腳步。

這一次,葉括也同樣沒有出言阻止。

但在楊九天從一個身上沒有穿戴盔甲的顏國軍人身邊經過的時候,卻是突然停下腳步。

目光平靜地側視着那個五官已經扭曲的年輕軍人,道:

“你是秦離,西陵城,秦家寨人,你以前是千夫長,難道,你不想活得更久?”

他看出這些進化不完整的顏國軍人,靈智根本不如葉括那般發達。

便是想要作最後的努力,來拉攏這些連軍刀都砍不死的顏國軍人。

秦離的面部表情是僵硬的,而且他的五官都扭曲成了一團,視線並不那麼正常。

他搖頭晃腦地打量着楊九天,好一會兒,才語氣低沉道:

“你到底是什麼人,你真的有辦法麼。”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如果你想要活得更久,就帶着大家一起,回到火蟲洞窟,等我回來救你們。”

楊九天不敢確定這麼做,到底能否差遣得了這些並不正常的顏國軍人。

但見秦離一陣沉默,道:

“我們只有三天的性命,那火蟲洞窟還在下沉,就我們所看到的火蟲洞窟,裏面的火蟲已經全部進入我們的身體裏面去了…”

“所以,你們應該跟着火蟲洞窟一起下沉,那裏纔是屬於你們的世界。”楊九天冷聲說道。

他想着,如果不能差遣這些顏國軍人,至少要將他們遣散出天羅大陸,最好永遠都不再出現。

秦離一陣思忖,信服道:

“你說得對,但根據裏面的地圖顯示,更下面的火蟲洞窟中,生存着火蟲魔後,只怕是我們進去以後,會被火蟲魔後吞噬。”

“噢?”

聽到“火蟲魔後”這四個字,楊九天立時想起螞蟻羣中的蟻后。

或許是同樣的道理,所有的火蟲,都得聽從火蟲魔後發號施令。

楊九天不知道火蟲魔後到底有多強,但他的靈智比這些非正常的顏國軍人,要高出許多倍,便笑道:

“但你們離開火蟲洞窟,就只有死路一條,而如果你們回到火蟲洞窟,將來有一天,如果你們能夠反噬火蟲魔後,火蟲魔後或許會在你們的體內繁衍出更多的火蟲,這樣一來,你們豈不是可以達到不死不滅的境界了麼。”

秦離聞言,那扭曲的面龐之上,竟是極力的堆起出,一抹其醜無比的笑意。

“啪!”

他拍手叫好。

“咿呀,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啊。少俠能夠得到修羅血脈,果然不是一般的凡人,我秦離佩服你!”

說話間,秦離竟是友好地在楊九天的胸口輕輕擂了一拳頭。

對此,楊九天頗爲意外。

“噢,呵呵,你竟然還記得自己的名字麼。”

但楊九天驚奇的,只是他竟然還記得自己的名字。

發現了這一點,他的嘴角立時浮現出一抹溫柔的笑意,繼續說道:

“既然你還記得自己的名字,那你記得自己曾經是顏國軍人麼。”

秦離聞言,面上那其醜無比的笑意,卻是立時收斂。

他雙手抱頭,像是極力地回憶着過去的事情,看起來極爲痛苦。

“咿呀!”

他深蹲下去,發出痛苦的聲音。

周邊那些顏國軍人,也似乎都爲楊九天的這句話,而開始痛苦地回想。

看到這一幕,楊九天甚至開始懷疑,他們真的是因爲回憶起自己從前的身份麼。

沒道理啊!

之前和葉括的對話中,楊九天分明就已經無數次提及過顏國軍人。

絕不是這樣!

冷然回頭看去,只見原本站在包圍圈中間的葉括,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了去。

而葉括身上的衣服和鞋子,都留在了原地。

“這是怎麼回事。”

他眉頭緊緊蹙在一起,百思不得其解。

正是此間,一個目睹了葉括離開的顏國軍人,面色痛苦道:

“葉括之所以比我們的進化完整,是因爲他吞噬了火蟲公主,他的身體已經變成了十歲小孩那麼大了,剛纔…剛纔他身體變小,已經衝進深山裏去了。” 火蟲公主,同樣具有繁殖能力。

難怪葉括可以不擔心死亡。

原來祕密就在於此。

“可是,你們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你們看起來,好像很痛苦的樣子。”

“我們的身體被火蟲控制,這些火蟲要追隨火蟲公主的腳步,我們一旦強行控制,全身就會爆裂般疼痛……”

“原來是這樣。”

楊九天若有所悟。

看來這葉括之所以會成爲他們的頭,都是因爲葉括體內有火蟲公主的存在。

他們都記得自己的從前的身份,也都一定記得,葉括的爲人。以及在他們死後,陳屍荒野,也沒有等到主帥命人前來替他們收屍。

沉思片刻,又急切說道:

“既然葉括已經走了,你們就應該儘快回到火蟲洞窟裏去尋找火蟲魔後,不管是生是死,總比在這裏坐以待斃要好得多!”

衆人聞言,強行剋制體內火蟲的暴動。急切地起身,潮水般朝着那深陷下去的天坑跑去。

他們每個人的動作都很敏捷,而且他們在跳入天坑的時候,根本不害怕會摔得粉身碎骨。

最後一個離開的,是秦離。

他緩緩站起身來,向楊九天道謝:

“謝謝你告訴我們這些,如果有朝一日,我有幸能夠吞噬火蟲魔後,再次回到天羅大陸,你就是我的主人,無論你要我做任何事,我都一定義不容辭!”

秦離的五官扭曲在一起,乍眼看去,頗有一些嚇人。

但楊九天見秦離如此,卻是突然發現,這些失去正常的顏國軍人,其實也遠比那狡詐奸猾的葉括,要可愛千倍萬倍。

便也欣慰一笑道:“我都明白,你們都儘可能的要活下來。快去吧,別晚了。”

“好!”

秦離滿目感激地衝着楊九天點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