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迪亞波羅卻並未有絲毫驚慌之色,反而加快手中魔力匯聚的速度,不多時一顆燃燒著熊熊火焰的漆黑光球便已出現在迪亞波羅雙手之間,漆黑色的火焰無需迪亞波羅親自操控,便已在極招近身之時自發化為一道火焰屏障阻擋在外,那一道道閃爍著各色光華的極招便如飛蛾撲火一般射入火焰,而後……卻是沒能掀起絲毫浪花!

此時的局面雖然與當日在東瀛大世界之時,玄幻眾人圍攻天之御中的場景十分相似,但無奈此刻玄幻並無道德經以壓制迪亞波羅,而且卡夏等人的實力比之當日那一眾洪荒與東瀛的頂尖強者也有些差距,再加上三大陣法疊加所帶來的地利之便,這一切的一切都註定當日與今日必將會是兩個結局,也將准聖與至聖之間真實的實力差距表露無遺!

「弱,真是太弱了!魔焰焚天!」冷笑一聲,迪亞波羅凝聚已久的極招陡然爆發,蘊含著無盡毀滅之力的狂暴魔焰瞬間席捲而出,範圍之廣,速度之快,竟是令眾人難以躲閃!

「啊……」只聽一聲凄厲慘叫,站在最前方的十餘位人族強者竟是連抵擋都來不及,便被淹沒在這恐怖的烈焰之中,他們的聲音僅僅持續了一瞬間便消失不見,而他們的下場卻也可想而知!

「劍九,輪迴!」面對凶勢逼人的魔焰,玄幻故技重施,再次以輪迴劍氣凝成劍網,欲擋熊熊魔威。

魔焰衝撞到輪迴劍網的瞬間,輪迴劍網猛的內凹,無數劍氣瞬間崩碎,就彷彿前一次交鋒的重演一般。

但就在眾人以為輪迴劍網會再次限而又限的擋住迪亞波羅的攻擊之時,已經內凹到極限的輪迴劍網竟是轟然破碎,劍網爆炸的余勁抵消了部分魔焰的威力,同時也將眾人震飛出去,落地之時眾人雖然皆已重傷,但至少都保住了一條性命。

「噗……」吐出一口金色血液,艾納利尤斯無比震驚的說道:「可惡,為什麼會這麼強!」

「等等,他身後那是……」忽而卡夏一聲驚呼,令眾人的目光再次匯聚到迪亞波羅的身上,也發現了此時在迪亞波羅身上所顯現的異狀。

便見迪亞波羅身上所爆發出的遮天蔽日的漆黑魔氣之中,一條通體漆黑的七首巨龍隱約可見,其身上的黑色甚至比迪亞波羅的魔氣更加黑暗,因此那黑色的魔氣非但無法遮掩它的身形,反倒將他襯托的越發顯眼。

看著這條七首巨龍的外貌,艾納利尤斯臉上頓時露出驚駭之色,無比震驚的說道:「那是七首魔龍,塔薩梅特的虛影!」 七首魔龍塔薩梅特,自暗黑大世界唯一的先天神靈阿努身上分出的負面意識所化的毀滅之龍,其實力即便沒有達到至聖境巔峰,也有至聖境後期的程度。

此時塔薩梅特的虛影突然浮現在迪亞波羅的身後,哪怕眾人心中知曉塔薩梅特早已死了不知多少萬年,但仍是不禁心中一顫,心中剛剛提起的戰意竟是憑空消了三成。

忽而泰瑞爾指著迪亞波羅驚呼道:「你們看,迪亞波羅的身體正在發生變化!」

眾人聞言仔細一看,卻見迪亞波羅的雙手之上長出漆黑的鱗片,手上的骨骼也開始向著龍的爪子轉變,他的身後一雙翅膀緩緩長出,不過片刻便已緩緩扇動起來,更重要的是迪亞波羅的肩膀之上竟是長出六個肉芽,而他的脖子也在慢慢的伸長,上面也被漆黑的鱗片保護著,這一切的變化都令迪亞波羅越來越脫離原本的樣子,轉而向著一條七首魔龍靠攏!

「原來如此!」略一思索,艾納利尤斯便恍然道:「地獄七魔王皆是魔龍塔薩梅特的龍頭所化,如今迪亞波羅合七魔王本源於己身,那沉睡在七魔王本源之中的塔薩梅特氣息因而得到凝聚加強,從而對迪亞波羅的身體進行潛移默化的改造,加之塔薩梅特的氣息蒙蔽了迪亞波羅的意識,令他自己都無法察覺到自身異狀,若是放任不管的話,恐怕不久之後與我們交戰的就不再是迪亞波羅,而是那條曾與阿努同歸於盡的魔龍了!」

修為達到塔薩梅特這種層次的存在,死亡對他們而言往往並非生命的終結,隕落幾萬、幾十萬乃至幾百萬年之後,因為某種機緣巧合而再次復活的至聖可謂比比皆是。

特別是像塔薩梅特這種身亡之後,身體或是靈魂化為一些實力強悍的生靈,更是至聖復活最容易成功的一類,畢竟用自己的氣息潛移默化的去影響一個人讓他復活自己,比死在某個渺無人煙的地方等人發現要更實際的多。

便如塔薩梅特身死之後七個龍頭化為地獄七魔王,但七魔王之間的猜疑與提防卻是自誕生之日起就沒有停止過,這種猜疑一部分是源自惡魔的天性,但也有很大一分是因為潛藏在七魔王血脈之中屬於塔薩梅特的氣息作怪,若非七魔王互相提防反倒形成一種詭異的平衡,恐怕塔薩梅特早就已經復活多時了!

既然塔薩梅特留下了後手,那位與他同歸於盡的阿努自然也留下後手,也就是日後統帥至高天億萬天使,並且組建起安格里斯議會的六大天使。

只不過心地善良的阿努並沒有如塔薩梅特這般暗自挑起內鬥,反倒是將相關的信息以傳承的方式告知了六大天使,將合六大天使本源復活他作為天使的最終底牌。

不過恐怕阿努自己也沒能想到,他雖然沒有對六大天使動手,但六大天使卻因理念不合而產生了分裂,在這場天使之亂中,希望天使奧利爾和英勇天使伊姆帕里斯先後死亡,命運天使伊斯瑞爾和智慧天使馬薩伊爾不知所蹤,阿努的復活早已成為了奢望。

而且即便阿努匯聚了剩餘的本源強行復活,本源缺失的他的修為也最多只能恢復到至聖境初期,遠遠不是一步步重新邁向巔峰的七首魔龍塔薩梅特的對手,更別提解決眼前的困局了!

想到這裡,艾納利尤斯的目光不由得看向玄幻,期待著這位憑藉一己之力擊退光明軍團的大賢者再次力挽狂瀾。

但當艾納利尤斯看到玄幻此時神情的時候卻是微微一怔,只因此時玄幻的臉上非但沒有絲毫強敵在前的緊張,反倒露出一抹難以抑制的欣喜之色,便見玄幻右手一合一張,一團散發著無法言喻的玄妙氣息,但以神識探去卻是什麼都感覺不到的光球出現在他的手中。

「大道的劇本果然不會毫無生路,而這破局的關鍵竟是一直都在我手中!」玄幻緩緩將這團光球握在手中,隨著玄幻念頭一動,光球瞬間拉伸成一道無形的光劍,緩緩舉起手中的光劍,玄幻輕笑道:「就讓我試一試……這以造化玉牒本源核心所化之劍的威力吧!」

不錯,玄幻手中所握住的光劍,便是當日在凱爾特大世界面見世界意識之時,盤古大神托世界意識轉交的造化玉牒的本源核心,這顆本源核心落入玄幻手中多時,但玄幻卻一直沒有想好究竟該如何使用它,其中原因有二。

一來造化玉牒的本源核心是何等重要之物,單以價值而論甚至還在開天三寶與誅仙劍陣之上,但正是因為本源核心如此重要,本著財不露白的想法,玄幻反倒不敢輕易將之拿出,因為他仍然摸不準那位隱居在紫霄宮的鴻鈞道祖的想法,萬一鴻鈞道祖想要真正的重聚造化玉牒,以玄幻如今的修為他絕對保不住本源核心。

二來玄幻也並未想好究竟該如何使用本源核心,只因這顆本源核心可以說是造化玉牒的精華所在,若是有著合適的材料以及煉器之物,當玄幻修為足夠之時,他甚至能夠憑藉這顆本源核心重新煉製出一件混沌靈寶,但是因為這種煉製的機會只有一次,卻是令最近對於自身武道之路有了新的想法的玄幻有所猶豫。

不過此時的玄幻忽而想通了一個問題,造化玉牒乃是與盤古開天斧同一等級的混沌靈寶,其本源核心又凝聚了造化玉牒七成以上的威能,哪怕不給它一個外在的軀殼,本源核心也是無比堅韌之物,若是以本源核心幻化為劍,便是開天三寶與誅仙四劍都無法傷其分毫,既然如此……在將其重鑄之前用一用也是無妨。

至於這是否會引起鴻鈞道祖的關注,以玄幻如今的狀況卻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畢竟若是顧忌未來鴻鈞道祖可能帶來的威脅而不使用本源核心,只憑玄幻如今的狀態恐怕應對不了實力正在不斷攀升的迪亞波羅,哪怕早死晚死都要死,但能活一天是一天呀!

因為生命的威脅,玄幻終於捨棄了心中的顧慮,他感受了一下體內的傷勢,在確定自己只能動用區區一成法力之後,玄幻卻是毫不猶豫驟然揮劍!

「劍一,破!」隨著光劍揮下,源自任飄渺《飄渺絕式》的第一招瞬間出手,但是威力卻是強大的難以想象。

造化玉牒的本源核心在這一刻終於展現出屬於混沌靈寶的威能,玄幻以自身一成法力發出的劍招,竟是在本源核心的增幅之下威力暴增上百倍,其所蘊含的恐怖威能竟是比之玄幻巔峰時期全力出手還要恐怖數倍有餘!

「無謂的掙扎! 兩世人 龍魔滅世!」就在玄幻出招瞬間,迪亞波羅厲聲大喝,環繞周身的狂暴魔氣竟是當空凝聚為一條七首魔龍,看其模樣竟是與那條七首魔龍塔薩梅特一般無二。

只見那條七首魔龍七顆頭顱高高昂起,七張嘴巴同時發出驚天咆哮,他身後那一雙覆滿了漆黑鱗片的肉翼猛的一扇,七首魔龍便正對著玄幻飛衝過來,下一瞬間便已與玄幻所發劍招發生正面碰撞!

一方是玄幻藉助本源核心以自身僅剩的一成法力催發的劍招,而另一方則是迪亞波羅匯聚全身無上魔氣以及塔薩梅特的氣息所幻化而成的七首魔龍,這兩者的噴樁本應是驚天動地,但實際的結果卻是出乎所有人的預料!

只見那最最簡單的劍招,卻是蘊含著最最強悍的威能,竟是在接觸的一瞬間便將那條魔力匯聚而成的七首魔龍生生震散,而後在迪亞波羅根本無法反應之際,便已正面轟在他的身上!

「轟!」只聽一聲巨響震徹天地,劍氣之中所蘊含的威能瞬間爆發,迪亞波羅甚至連一聲慘叫都來不及發出,便已經被劍氣打飛數百萬里,黑色的血液飄灑空中,竟是燃起熊熊魔焰,令整個至高天都燃燒起來!

迪亞波羅猛地一振身後那對剛剛長出的肉翼企圖穩住身形,但不想他身後那對稚嫩的肉翼竟是被玄幻一劍重創而無法使用,重重摔落在地的迪亞波羅一時之間竟是無法重新起身,只能趴在地上無比憤恨的怒道:「可……可惡……」

「真是廢物!」一個莫名邪惡的聲音忽而自迪亞波羅身上響起,緊接著迪亞波羅身上的魔力竟是自行湧出,在天空中重現七首魔龍塔薩梅特的虛影,而那本應只是虛影的七首魔龍竟是緩緩張開當中的龍口說道:「既然你已經死到臨頭,那麼你的身體,我就收下了!」

「啊!!!」迪亞波羅頓時發出一聲無比凄厲的慘叫,緊接著七首魔龍的虛影便緩緩融入迪亞波羅的體內,迪亞波羅那原本就已經發生轉變的身體受此刺激,竟是在頃刻之間變換為七首魔龍的模樣!

「昂!!!」伴隨著一聲高亢龍吟,一股股漆黑的波動自七個龍口之中擴散而出,波動所過之處光明熄滅、空間崩裂、萬物寂滅,暗黑大世界光暗兩極之一的至高天竟是在頃刻之間便有覆滅之危!

而這一聲長吟也彷彿是在向這個世界宣告,滅世的魔龍塔薩梅特,就此……復活! 七首魔龍塔薩梅特借迪亞波羅魔神之軀重現於世,咆哮的衝擊竟是令整個至高天陷入崩潰的邊緣!

只見原本應該永世光明的至高天,如今竟是空間崩碎,魔火縱橫,地水火風憑空肆虐,當真一副末日之象,若是不能儘快離開至高天,一旦至高天徹底崩毀,以在場眾人皆已重傷的狀態,恐怕將有一大半人挺不過世界崩壞之時所爆發的威能!

身處於這末世一般的毀滅之中,玄幻的臉上卻是十分的平靜,他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這四周不斷崩毀的景象,又一一掃過眾人臉上或驚駭、或絕望、或無奈的各色神情。

當他的目光重新落回塔薩梅特身上之時,那因為無力而指向地面的造化之劍再次緩緩舉起,最終毫無畏懼的指向塔薩梅特!

「阻礙在我眼前的敵人一個又一個冒出來,這當真是……令人厭煩呀!」隨著一聲不耐的冷喝,本應耗盡的法力再次在玄幻身上涌動起來,化為層層波瀾席捲方圓百萬里。

法力所過之處空間彌合、魔火熄滅、地水火風瞬間盪盡,便如末世之中的最後一片凈土一般,令人在無盡的絕望之中誕生出新的希望!

「世界將毀,我便救世,強敵阻路,盡數誅滅!絕對沒有人能夠阻擋住我前進的腳步,若有……也只能是我自己!」手舉長劍,殺意凜然的玄幻冷聲說道:「一劍,將你再次打回死亡的深淵!」

雖然驚訝於本應法力耗盡的玄幻竟然還能爆發出如此強悍的法力波動,但自覺一切早已盡在掌握的塔薩梅特卻是高聲大笑道:「你做不到,沒有人能讓偉大的塔薩梅特死亡!」

「不,當然有!這個人……就是我!」玄幻手中造化之劍微微轉動,一股玄而又玄的力量自玄幻手中不斷湧出。

隨著這股力量的灌注,無形無質卻又蘊含無盡鋒芒的造化之劍頓時綻放無上光華,這股光華竟是穿透空間的阻攔,瞬間照耀暗黑大世界神人魔三界的每一個角落!

這光華照耀在至高天中,令本已呈現出末日之象的至高天瞬間恢復寧靜,崩毀的空間自行彌合復原,肆虐的魔焰轉眼熄滅無蹤,原本不斷破壞著一切的地水火風更是變為造化的執行者,將勃勃生機灑遍這個廣闊的光明世界,相信在不久之後,這個因為天使之亂而華為死寂的世界便能重新復甦。

光華照耀在人界之中,令這飽受惡魔與天使肆虐的世界重新華髮生機,那一片片因為戰爭而化為灰白色的大地之上逐漸泛起一抹綠意,便見無數的綠草鮮花自地下生長而出,頃刻之間鋪滿整座大陸,人族百姓見狀無不激動萬分,許多人甚至當場流下了眼淚,只為慶祝大劫之後將要迎來的新生。

光華照耀在地獄之中,令無數惡魔在哀嚎之中化為飛灰,哪怕是那些實力僅在地獄七魔王之下的惡魔領主,也無法抵擋這光華哪怕一秒鐘的照射,曾經與天使並稱為光暗兩極,自天使覆滅之後本應一枝獨秀的地獄惡魔,竟是在這光華之下盡數化作飛灰,人界危機就此解除!

劍光透三界,生死一念間,這等哪怕玄幻仍在巔峰時期也無法辦到的事情,如今竟是藉助造化之劍的威能輕鬆達成!

感受著手中長劍所帶來的無盡增幅,憧憬著若是有朝一日能夠將這本源核心重新鍛造,卻不知將會成就怎樣強大的絕世神兵,決心徹底結束此戰的玄幻當即心念一動,那股玄妙無端的力量在他的身上再次爆發!

「這是……法則……」感受著這股本應耗盡的力量重新在玄幻身上顯現,七首魔龍塔薩梅特頓時大吃一驚。

面對塔薩梅特的驚駭,玄幻卻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說道:「沒錯,這就是我所使用的法則之力,幻想法則!」

「不可能!」塔薩梅特無比震驚的驚呼道:「你的法則之力,應該早已在與斯拉歐加的戰鬥之中耗盡,這麼短的時間,你怎麼可能恢復如此多的法則之力!」

「因為我的法則是幻想法則呀!」玄幻淡笑道:「其實自從與斯拉歐加一戰令我耗盡法則之力后,我便已經意識到我已經在無意之中走入一個誤區,既然幻想法則乃是構築在幻想之上的法則,那麼若是我幻想我的法則之力無窮無盡……那麼會出現怎樣的結果呢!」

法則之力無窮無盡,這等境界恐怕也唯有盤古那等混沌境的存在才能做到,絕不相信玄幻口中之言的塔薩梅特當即反駁道:「這怎麼可能……」

「現在的我,當然做不到!」玄幻打斷道:「但若是以同樣的原理加快我自身的法則之力恢復速度卻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所以僅僅用了不到一天的時間,我的法則之力便已恢復到巔峰狀態,甚至就連我身上的傷勢,也早已被幻想之力恢復了!」

塔薩梅特忽然想到方才玄幻與迪亞波羅交手之時,他所布下的輪迴劍網竟然會被迪亞波羅的魔焰轟碎,自以為抓住玄幻謊言破綻的塔薩梅特連忙說道:「那你怎麼會接不下迪亞波羅的魔焰!」

玄幻理所當然的說道:「那當然是在演戲,為了能夠一直隱藏在迪亞波羅血脈之中的你引誘出來從而永絕後患,我演的當真很吃力呢!」

看了遠方觀戰的眾人一眼,塔薩梅特忽而詭笑道:「將這種秘密如此堂而皇之的說了出來真的好嗎?畢竟那些死在迪亞波羅魔焰之下的人族強者,你的藏拙可是要付主要責任呀!」

「你難道沒有感覺到嗎?」玄幻緩緩抬起那一直背在身後的左手,一抹法則的光華在他指尖不斷閃爍,隨即一股股無形無相更是毫無氣息的波動擴散開來,塔薩梅特這才發現,不知何時竟然已有一座無形的結界籠罩在兩人之外!

無視塔薩梅特的震驚,玄幻仍是那樣淡然的說道:「我早已用幻想法則之力隔絕了我們與外界的交流,他們只會看到我是如何奮力一戰最終取得勝利,但你我如今所說的內容,他們卻不會知道哪怕一句!」

這一個個出乎意料的打擊接連而來,令塔薩梅特一時方寸大失,無比驚慌的嘶吼道:「你這麼做對你有什麼好處,總有一天你會離開暗黑大世界,又何必如此費心費力!」

玄幻解釋道:「受人之託,自當忠人之事,我既然收了艾納利尤斯的好處,自然應該幫他解決一切後顧之憂,至於更深一層的原因嘛……那就不是你應該知道的問題了!現在……結束一切吧!」

「不……我不會失敗,更不會再次死亡!我是滅世的魔龍,塔薩梅特!」無法接受自己即將迎來失敗的命運,在怒吼之中塔薩梅特的再次爆發更加狂暴的魔力。

在死亡威脅的驅使之下,塔薩梅特絲毫不顧後果的瘋狂壓榨著這具肉身的一切潛力,源源不斷的魔力從身體的細胞之中奔涌而出,狂暴的威能甚至堪比塔薩梅特巔峰時期!

「我舍劍入武的第一招,就請你好好體會吧!」忽見玄幻右手一握,本已化為劍狀的本源核心再次變化形狀,化為一隻露指拳套穿在玄幻右手之上。

緊接著那拳套之上光華再次綻放,至剛至陽至純至正,宛若太陽一般足以令諸邪辟易的陽剛之力在玄幻的右手之中不斷匯聚,更是帶給塔薩梅特以無盡的壓力!

獨孤求敗曾經說過,玄幻的劍道乃是海納百川的包容之道,但在獨孤求敗的判斷之上,玄幻卻是有著更深一層的考量。

既然他的劍道足可海納百川,那麼為何他的武道不能如劍道一般,如果說劍道只是武道的一部分,那麼有著海納百川資質的玄幻為何不能以劍入武,以劍之一道為起點,進而演變為包羅萬象的極致武道!

「我盡納九大化身武道感悟於己身,再與自身武道相合,最終化作三攻三守三劍法,總共九式極致之招,而今……」玄幻目光一凝,宛若擁有無上威嚴的法官,對塔薩梅特最終宣判道:「就讓我以雲州大儒俠史艷文的純陽正氣,送你上路吧!」

「焚天……滅世!」塔薩梅特七個龍口同時張開,狂暴到極致的魔力化為七道漆黑的魔焰衝擊,攜焚天毀地之威直逼玄幻而去!

「純陽……無極!」同一瞬間,玄幻右掌猛的打出,至剛至陽至純至正的純陽正氣便如降臨人間的太陽一般,與滾滾而來的焚天魔焰正面衝撞在了一起!

魔焰焚天,卻難敵凜然正氣,只見純陽掌勁與魔焰接觸的瞬間,魔焰之中所蘊含的魔力以及一切負面能量盡數被至剛至正的純陽正氣所凈化。

而後純陽掌勁竟是逆著塔薩梅特口中不斷噴射而出的焚天魔焰逆流而上,在塔薩梅特那七顆龍頭十四隻眼睛無比震驚的目光之中,將他那龐大的身軀瞬間貫穿! 極招貫體,至剛至正的純陽正氣瞬間擴散至塔薩梅特全身,與他體內邪惡的魔力展開了最為殘酷的陣地爭奪。

塔薩梅特原本以為那純陽正氣雖然對他極為克制,但它畢竟是無根無源的外來力量,在與魔力的碰撞之中總有被磨滅的一刻。

但沒想到這股純陽正氣在凈化魔力的同時,竟然也在吸收那被凈化之後的魔力,從而源源不斷的為自身提供補充。

片刻之後這股純陽正氣非但沒有絲毫衰竭的徵兆,反倒呈現星火燎原之勢,一點一點的侵佔塔薩梅特體內各處要害之地。

而隨著純陽正氣在塔薩梅特體內的不斷壯大,塔薩梅特的身上也燃起了熊熊金色烈焰,正是純陽正氣凈化吸收之後的焚天烈焰。

昔日塔薩梅特憑此魔焰與阿努爭鋒,如今卻被純陽正氣吸收之後成為塔薩梅特的催命符,不得不讓人感嘆風水輪轉,命運無常!

便見塔薩梅特的身體在這金色的烈焰之中一點一點化為飛灰,在烈焰之中不斷翻滾掙扎的塔薩梅特並未發出任何的慘叫,竟是十分迷茫而又無奈的嘆息道:「我……我歷經千萬年的歲月……好不容易才重新復活……如今……又要死了么……」

緩緩將那套在手掌上的造化本源收起來,玄幻淡淡的說道:「放棄吧,我這一招『純陽無極』乃是世間至剛至陽至純至正之招,乃是世間一切陰邪之物的剋星,再加上我以幻想之力與造化拳套進行雙重增幅,更是將這一招的威力推至前所未有的至高境界,即便你是擁有至聖境修為的魔龍,中了我這一招也斷然沒有活命的可能!」

「我……不服……我不服啊……」伴隨著一聲不甘的長嘯,就在眾人的注視之下,歷經千萬年方才復活的滅世魔龍塔薩梅特,終是再次……灰飛煙滅!

眼見塔薩梅特的身體徹底在那金色的火焰之中消散,眾人仍然沉浸在玄幻那一招之威當中,澎湃的情緒久久無法重新平靜。

良久之後,最先回過神來的大修女阿卡拉長嘆道:「這一次……徹底結束了!」

阿卡拉的長嘆喚醒了艾納利尤斯,艾納利尤斯看了一眼那空中飄散的金焰餘光,而後飛身來到玄幻面前,無比鄭重的行了一禮說道:「大賢者除掉這頭滅世的魔龍,為我暗黑大世界消除一大隱患,我們實在是無以為報……。」

玄幻十分安然的受了艾納利尤斯這一禮,因為這是他應得的感激,當艾納利尤斯行完禮之後,玄幻這才說道:「雖有施恩圖報之嫌,但如果你們真心感謝我,便請答應我一個不情之請!」

此時眾人也已經圍了過來,艾納利尤斯轉頭與眾人對視一眼,而後便點頭說道:「大賢者請說,只要是我等力所能及之事,我等斷無推辭之理!」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玄幻臉上泛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緩緩說道:「我想讓暗黑大世界與洪荒世界結為同盟,一同面對那即將到來的無量量劫!」

……

羅格營地,艾納利尤斯居住的帳篷之中,一場激烈的爭辯正在爆發,而這場爭辯的源頭,便是玄幻在至高天中提出的結盟提議。

以艾納利尤斯為首的羅格營地眾人自是願意促成結盟,畢竟算上至高天那一次,玄幻已經先後救了他們兩次性命,而且就連再次復生的滅世魔龍塔薩梅特都在玄幻手中再次死亡,艾納利尤斯等人認為若是拒絕結盟,不但有忘恩負義之嫌,更是有可能會引起玄幻的敵視,如此做飯實屬不智。

而另一派則是以不朽之王布凱索爾以及亞馬遜女王馬維娜為首,由於需要坐鎮恐懼之地和庫拉斯特,他們並未參與至高天一戰,對於玄幻的強大除了那照耀三界的造化之光外,其餘都是來自眾人的訴說,這也使得兩人對於玄幻仍舊心存疑慮。

他們倒不是懷疑玄幻的實力與描述不符,而是懷疑玄幻這位艾納利尤斯口中的『救世大賢者』乃是別有用心之徒!

至於赫拉迪克一族的族長,同時也是暗黑大世界最強法師的塔拉夏則是表達了自己中立的立場,他既不贊同貿然與洪荒世界結盟,但卻也沒有提出明確的反對意見,自然而然他的意見也就被人們忽視掉了。

就在帳篷之中吵得不可開交之時,作為此次爭吵源頭的玄幻卻是抱著婉靈坐在帳篷外不遠處的一個山坡之上,抬頭仰望著這與洪荒截然不同的星空,玄幻和婉靈心中格外的寧靜,十分珍惜這安靜獨處時間的兩人誰都沒有主動開口,因為他們都不願意打破這難得的寧靜與溫馨。

良久之後,當天邊逐漸浮現出太陽的光輝,寂靜的一夜即將過去之時,婉靈轉頭看了那座帳篷一眼,而後說道:「裡面爭吵的很兇呀!」

「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早有所料的玄幻淡淡的說道:「那正在逐漸逼近的無量量劫的可怕程度,只要是達到一定程度都能有所感應,若是一個不慎暗黑大世界便有覆滅之危,哪怕我對他們有著救命除魔之恩,他們也定會有所猶豫。」

婉靈氣鼓鼓的說道:「哼,早知道當日幻就不該答應艾納利尤斯的請求,否則幻你也不會傷上加傷,有哪裡來的這麼多事!」

「靈,話不能這麼說呀!」玄幻微微一笑說道:「若非我傷上加傷,我也無法進一步領悟幻想之力的用法,更無法藉機以劍入道,將自身武道推至更為廣闊的天地,與這些收穫相比,如今這點小麻煩根本不算什麼,而且……也該結束了!」

果然一切正如玄幻所料,就在他話音剛剛落下的瞬間,忽而有一人掀開布簾從帳篷之中走了出來,正是大天使長艾納利尤斯。

艾納利尤斯目光隨意一掃便看到了兩人,只見他身形一閃便已來到兩人面前,而後說道:「讓大賢者久等了。」

玄幻淡淡的問道:「如何,商議出一個結果了嗎?」

「是的。」艾納利尤斯點了點頭說道:「我們經過商議之後,最終一致決定與洪荒世界結為同盟,共同面對那即將到來的無量量劫!」

事實上結盟這個提議早在爭論開始之後不久便已經通過,畢竟以玄幻所展現出的實力來看,若是他們貿然拒絕惹惱了玄幻,玄幻一怒之下還真沒有人能夠抵擋他的威能,因此答應玄幻的結盟提議不僅僅是因為玄幻對他們有莫大恩情,更是因為玄幻實力強悍令他們不敢拒絕。

既然聯盟之議早已通過,帳篷之中又在爭吵什麼呢?答案其實很簡單,概括起來一共就只有兩個字,利益!

既然決定要與洪荒結盟,那麼在這次結盟之中他們究竟能夠得到多大的利益就是重中之重,特別是暗黑大世界剛剛經歷了惡魔入侵和天使之亂,正處於百廢待興的關鍵時刻,若是能夠從這結盟之中多撈取一點利益,不就能省了許多的功夫嗎?

由於帳篷之中的眾人分別代表了羅格營地、庫拉斯特、魯高因、野蠻人一族、亞馬遜一族、德魯伊一族、赫拉迪克一族等各方勢力,而他們對於資源的需求也各有不同,這也使得本應前半夜就能夠結束的爭論,硬是持續到天亮才有了結果。

早已猜到這其中彎彎繞的玄幻並未點破,只是點頭笑道:「哈,明智的選擇!」

艾納利尤斯繼而說到:「具體的結盟細節,我們還需要與大賢者商談一二……」

「具體細節無需與我商談!」玄幻揮手打斷了艾納利尤斯的話,搖了搖頭說道:「我只負責說服你們與洪荒世界達成聯盟,至於結盟之事的具體細節,到時自會有人來與你們商議,你們安心等待便可。」

「這……也好。」猶豫片刻,艾納利尤斯忽而問道:「卻不知大賢者接下來有何打算?」

察覺到艾納利尤斯話中隱隱的送客之意,玄幻微微一笑,卻是沒有絲毫惱怒之意。

對於玄幻而言,此次暗黑大世界的意外之行可以算是完美告終,既然他自己都已經心生去意,那麼究竟是自己離去還是他人恭送離開差別不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