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這挑選寶物,看的是機緣和眼力吧?

難道她隨便看一眼,就知道這寶物山中最好的一部分寶物在哪?

他們知道君雲卿能夠得到這寶物山的位置,必然是有總庫的人領路。

而不遠處正在寶物山裡翻找東西的總管,也證明了他們的猜想。

但是總庫的人再神通廣大,也不可能記得清清楚楚,這一大座寶物山中,什麼地方的東西最好吧?

畢竟寶物山經常有人光顧,這其中埋藏著的寶物,是會隨著人們的翻找,而挪動地方的。

「嗯。」就在眾人還對君雲卿的話表示懷疑時,達亞卻是毫不猶豫的直接走了過去。

「謝了。」他對君雲卿道。

「……」

君雲卿看著毫不猶豫就相信了自己話的達亞,心中對他倒是有了不少好感。

孺子可教啊!

可惜,她馬上就要離開這裡了!

不然,把他收為自己的小弟,也挺不錯!

君雲卿就喜歡聽話不質疑的人!

「下方三百米距離!左側六千米!」

她給達亞稍微提點了一下。

那兩樣東西,是這寶物山中最珍貴的兩件的達爾一族的至寶。

她不介意指出來,給達亞一個便利!

相信她的人,她從來都不會讓對方吃虧!

何況她還等著讓達亞給她當活廣告招牌呢!

君雲卿說完這些,就直接上了代步工具。

這座寶物山的位置她已經賣出去了,該找的幾件頂級至寶也已經到手了,沒必要再呆下去了!

還有其他的寶物山等著她發掘呢!

君雲卿可不會把自己定死在這裡,和一大群人搶機緣!

雖然她要的那些東西,這些達爾一族的人未必會要。

但太吵了!她不喜歡!

那名總管見君雲卿回了代步工具,也連忙起身回去。

琨還想極力掙扎一下,「君……」

他可憐兮兮的看向君雲卿。

「我還沒找到幾件好東西!」

因為君雲卿不需要他幫忙找人類陣營的寶貝,琨淘換的,都是達爾一族的寶貝!

然而他在寶物山中磨嘰了半天,竟然只勉強找到一件君雲卿都看不上的東西。

看著他拿上來的那一件東西,君雲卿唇角抽了抽。

「不要了!待會換一座寶物山,我給你找最好的。」

這裡最好的兩樣東西,已經被她指給達亞了,已經沒什麼意思了。

琨委委屈屈的還想說些什麼,寶物山下方,陡然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嘩然之聲!

原來達亞根據君雲卿的指示直接深入到下方三百米的地方,果然拉上來一件達爾一族的至寶!

是曾經達爾一族歷史上,一名極其強悍的祖王所煉製的權杖!

那些本來只是想看熱鬧的人看見這一幕,頓時眼睛都發直了!

君雲卿說的,竟然是真的?

她隨口指出的一個地方,竟然就埋藏著這麼一件至寶!

我曹!

眾人心中各種震撼時,忽然,有人大叫了一聲。

「還有一個地方!君說了兩個地方!」

「快!看看那地方到底是什麼東西!」

一群人心中說不出的迫不及待。

而達亞比他們更迫不及待。

他本來也就是抱著試一試的想法!

一直以來,君雲卿所做的眾多事情,每個人都覺得不可思議,都覺得不可能成功!

但偏偏,她一次又一次的打臉,硬是把那些質疑的人的臉給踩到了泥底下!

這會,也不例外!

達亞很快拿出了六百米左右的那樣東西!竟然又是一件不遜色於之前那件至寶的寶貝,眾人已經是徹底的服氣了!

原來君雲卿真的不是隨口亂說!

她真的能夠看出這寶物山中的寶物哪種最好!

想到這一點,在場的人俱都瘋狂了!

就連那名總管,也沒想到君雲卿竟然有這樣的本事! 第175章指婚給童夫人的弟弟?

簡若丞。

他一聽見門開的聲音,回頭一看,急忙走上前來:「微臣拜見皇上。」

祝烽只「嗯」了一聲,便走進去坐到了桌邊,簡若丞一抬頭,看見南煙一臉蒼白的也走了進來,也對著她點點頭:「司女官。」

南煙看著他,想起在南城見到的那個背影,想要說什麼,但祝烽已經冷冷的開口:「若丞,讓你查的事,查得怎麼樣了?」

簡若丞看見司南煙自覺地關上了門,急忙走上前來,低聲說道:「皇上,微臣這幾日在南城查問了許多人,也見到了一些從越國逃往回來的流民。靖王——監守自盜!」

祝烽道:「哦?他做了些什麼?」

簡若丞道:「早在一年多前,靖王就在邕州城內遷民,不過,並不是遷出遷入,而是將窮困的百姓全都趕到南城,而讓富人居住到北城。」

「每一次大戰,先打開的,都是南城門。」

「越國的士兵攻進城中,只在南城燒殺搶掠,劫掠百姓。」

「因為南城已經是窮困不堪,所以不管怎麼打,損失也就只是如此,幾乎不會影響到北城,但是——南城的百姓,實在苦不堪言。」

「甚至有一些,只能擺脫戶籍,逃到越國去。」

他每說一句,祝烽的臉色就更陰沉一分。

等簡若丞說完,他冷笑道:「然後,他還向朝廷報戰功,讓朕獎賞他的這些『功勞』。」

簡若丞沉默了一下,道:「可能,還不止如此。」

「哦?」

「據臣查知,越國的軍隊闖入南城,燒殺搶掠,卻對北城秋毫無犯,甚至稱得上軍紀嚴明,只要一聲令下,就會立刻撤出邕州。」

「……」

「越國的大將軍,叫夏侯糾,聽說因為數次戰功,在國內威望很高。」

「……」

「微臣懷疑,他們——暗中有勾結。」

祝烽的目光微微一閃:「你是說,靖王他,私通敵國?」

私通敵國。

這四個字一手出來,連桌上的燭火都撲閃了一下。

而南煙一直在一旁聽著,全身都在發寒。

世上,竟然有這樣的人,有這樣將百姓視若草芥,甚至幫著敵國來壓榨,欺凌他們的人!

她忍不住,顫抖著道:「太過分了……」

祝烽和簡若丞都抬頭看了她一眼。

看到她眼中閃著淚光,祝烽的眉頭微微一皺,但沒說什麼,倒是簡若丞的呼吸都沉了一下,他轉過頭來對著祝烽,輕聲說道:「皇上,微臣剛剛進府的時候,聽說——聽說皇上要將司女官,指婚給童夫人的弟弟?」

一聽到這話,南煙的心都沉了一下。

而祝烽原本就陰沉的臉色這個時候在燭光下,更顯得陰鷙了起來。

他冷冷的說道:「她連人家的定情信物都收了,朕若不答應,倒顯得朕不通情理。」

南煙嚇得臉都白了,急忙跪在地上:「皇上,奴婢沒有那個意思,那也不是什麼定情信物,只是他硬送到奴婢那裡的。」

祝烽一掌拍在桌上,砰地一聲,震得燭台都顯得跌倒。

「那你這兩天跟他形影不離,又是怎麼回事?!」

(本章完) 「君大人,您……」他目光驚訝的看著君雲卿。

不知道她怎麼會把這麼大的便宜拱手送給達亞。

他卻是不知道,君雲卿根本就對達爾一族的資源沒興趣!

她又不是真的異族人,根本用不了。

不如拿來做順水人情!

當然,明面上,君雲卿還是需要理由的。

「達亞是第一個付軍功的人,所以有這樣的獎勵!不過下次想要得到我的親自指點,就看誰付的諮詢費最多了!你們懂的哦?那麼我們下一個寶物山地點見!」

君雲卿笑意盈盈的看著一群餓狼一樣瞪著她,恨不能用軍功值和她換寶物具體埋藏地點的人們,朝他們揮了揮手。

「咱們走吧。」她轉頭看向那名總管道。

「……」

那名總管無語了。

敢情這位主是在用達亞打廣告啊!

不過不得不說,這一波廣告,打得不知道到底有多好!

簡直絕了!

那名總管已經能夠想象得出,那些人在君雲卿公布下一個寶物山地點時,那種瘋狂競價的模樣!

原本一萬的徵詢費,這會完全變得是上不封頂了!

希望這些人,別把自己的褲襠都給競價給君大人了!

那名總管目露同情的看著下方的眾人!

他對君雲卿已經是徹底沒脾氣了!

人家都是走一步看三步,這位倒好,走一步都看了一百步了!

這賺取軍功的辦法,當真是花樣百出!

自己只是幫她帶了一次路,她用這一點,圈了多少軍功啊!

那名總管都沒眼看了!

和這位主比起來,自己那點心思和頭腦,壓根就不夠看!

萌妻討喜:老公太高冷 君雲卿輕易的就和那名總管還有琨飛離了那一處寶物山。

沒人敢攔總庫的人的代步工具。

眾人只能羨慕的看著君雲卿就這麼愜意的離開!

真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啊!

這個君怎麼就這麼妖孽……這麼**呢!

他們還在這撅著屁股尋找寶物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