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凡一邊研究進化法,一邊討教三昧真火和九幽魔火,他不得不承認,對於這兩種火焰的了解,這兩位遠在他之上。

邪子剛開始還有點情緒,不願意指點,但時間一長,就習慣了,九幽魔火暫時是拿不回來了,何凡天天問也煩,只好告訴他,反正知道的也不多。

何凡對於兩種火焰的掌握,越發純熟,一刀涼熱威能也越來越大,只是兩種火焰的融合還沒有頭緒。

佛道妖魔人,不同的進化法,何凡已經滾瓜爛熟,有佛子在,他自然不會放過觀自在心經,彌勒經的求教,全都弄懂了。

道門的進化法,何凡也學的差不多了,邪子對於天魔進化法也了解一些,給了他很大幫助。

何凡偶爾瞎改路線,讓佛子和邪子看,兩人有時能看出來,有時看不出來,佛魔融合,已經有思路了,妖魔結合已經完成一大半,可以動用,只是威力比不上道邪和佛道,還需要改進。

何凡身體不夠,但有秘法,可以隱匿道邪,修鍊妖魔,再隱匿佛道,修鍊佛魔。

「真是想再和三位,探討個幾十天。」何凡有些不舍,若是再這麼探討下去,佛魔同修不說完成,至少能夠弄出個雛形,妖魔結合絕對能完成。

可惜,時間不夠,杜懷派人來叫他們了,今天是出發的前一天,要和聯盟那邊認識認識,到時還要互幫互助。

四人前往測試之地,杜懷在那邊等他們。

「四位來了。」

踏入測試場地,杜懷揮手招呼道:「快到這邊來,準備出發。」

「不是明天么?」何凡問道。

「事情有變,待會你們就在戰艦上相互認識,提前出發。」杜懷說道。

「好。」何凡看了眼,有二十六位年輕釋靈,龐塵和孫元也在,還有幾位年輕釋靈。

杜懷帶著他們前去戰艦,戰艦門打開,其中一位聯盟女釋靈率先登上戰艦,何凡看了一眼,有些驚訝,這位女釋靈是釋靈六級進化者,不比他差。

其餘的,聯盟最強者,也只是和道子他們相當,釋靈四級,但無一例外,都很年輕,沒有一個超過三十歲的。

孫元等人算是另一波,這是聯盟給各大勢力,獨行者的名額,一樣十個。

東方總共有三十個名額,聯盟,佛道邪,各大勢力和獨行者,瓜分了這些名額。

至於何凡,嗯,完全是例外,他也不知道自己擠掉了誰的名額,反正沒人有意見,他要實力有實力,論年輕,他是最年輕的,論長相……這個就不說了了。

戰艦裡面空間很大,像是一個客廳,有餐桌,上面擺滿了瓜果酒水。

「大家互相認識下。」杜懷進來了,開口說道:「你們還有半個小時時間,半個小時后,大人到來后,一切由大人告訴你們。」

「孫元,龐塵,認識一下,我叫何凡。」何凡來到兩人身邊,一臉微笑地道。

兩人:「……」

你都認識我們,還來個球啊。

「你好,很高興認識你。」兩人乾笑一聲,孫元問道:「你的烏鴉呢?」

「我的那隻烏鴉走了,走的很安詳,屍體抽搐了三天三夜,按都按不出……」

「等等,你不說,走的很安詳的是邪子么?」孫元一時有些茫然。

「邪子坐在那。」何凡指了指邪子,面色很平靜。

孫元:「……」

我好像說了什麼不該說的?邪子,別用那種眼神看我,我只是隨口問問,我錯了。

「這位就是何凡吧,聽聞你一戰敗道邪佛三子,斬殺釋靈六級,到了龍王秘境,風裡希還請何凡到時多多照拂。」

一道空靈女聲傳來,釋靈六級女子緩步走來,輕聲開口。

「好,沒問題,有我在……等等,你叫什麼?」何凡本能隨口說一句,猛然驚醒,風裡希?這名字,好像是媧祖的?

不是說,媧祖進化者,沒出現逆天的么?這都到了釋靈六級了,這是逆天了吧? 「風裡希,這一代媧祖進化者。」風裡希說道:「媧祖進化者,都是沿用媧祖之名。」

「哦,我這人見識短,見諒。」何凡恍然道:「到時還請你多多照拂。」

媧祖進化者,何凡還是決定不裝了,因為他不確定,自己能不能裝過風裡希,以免被打臉。

「何凡你與道子他們熟悉,陪我一起去見見道字吧?」風裡希微笑道。

「可以。」何凡點點頭,隨著風裡希前去找道子,心中有件事很想和風裡希說,但這事有些難以啟齒,還是等什麼時候無人了,再和風裡希聊聊。

「道子(佛子,邪子),見過風裡希。」道子三人都很客氣,相互施禮。

「見過三位。」風裡希笑著道:「歷來龍王秘境,都是風裡希和佛道邪三子為首,這次又多了一位何凡,也算是我們東方再出天才,這次希望大家能夠聯合,在龍王秘境之中,揚我東方之威,都有大收穫。」

「我等必不會墮了東方威名。」三人連忙保證道,然後集體看向何凡。

何凡看著三人,又看了眼風裡希,他也看著自己,連忙配合道:「放心,打得過的,我絕對往死里打,打不過的,我叫你們。」

四人:「……」

你都打不過,你叫我們斷後,你跑路么?

「咳,你還真是位妙人。」風裡希失笑道:「我們也讓他們相互認識吧,到時互相幫助,不以誰為主。」

「這是自然,至於何凡道友,嗯,你隨意。」道子看了眼何凡,你不添亂就行,我們是管不了你,愛咋玩咋玩去吧。

風裡希也不想約束何凡,能夠打敗佛道邪三子,這種存在,她不認為能夠輕易約束。

五人開始談論龍王秘境,什麼長輩記載,龍王秘境裡面也可能有凶獸,龍王秘境有一個入口,可以讓海中凶獸進入,但對凶獸沒什麼好處,只是殺機。

那個入口,海中凶獸進去了,多半就會被煉化,轉化成運轉龍王秘境的燃料,所以龍王秘境才會長存,不斷積累出神液。

半個小時過去,幾人算是熟悉了,杜懷再次到來,這次來了一位強者,氣息很強,何凡只是看一眼,就知道干不過。

「這位是徐承大人,釋靈九級,這次龍王秘境之行,由徐承大人帶領你們。」杜懷說完,徑直下了戰艦。

「在秘境內,都是每個聯盟的進化天才,都是釋靈級進化者,具體多強,我也不知道,我能做的,就是保你們在秘境外的安全。」徐承開口道。

「多謝徐承大人。」一群人連忙說道。

「我不會約束你們太多,事出有些匆忙,秘境之行非常危險,你們身上有功勛點的,想要購買進化武器,立刻在進化者網站上購買,會有人送來,給你們一刻鐘時間。」徐承沉聲說道。

這次龍王秘境,是四大聯盟,還有罪域共同爭奪,別說什麼規矩,自己有本事,能帶多少帶多少進化武器,這點沒人會管。

「無量天尊。」道子淡淡一語,閉目不動。

「道子實力通天,不用進化武器?」何凡看著道子,出聯盟還守規矩?

「道門早為貧道準備好了。」道子拍了拍空間包,之前的被何凡搶了,這個是新的。

「阿彌陀佛,貧僧也有。」佛子也道。

「看本座作甚?本座正在買,不會給你買的!」邪子冷笑道。

何凡:「……」

「道友不買點么?」 荒誕劇場 道子問道。

「窮。」何凡嘆息,他是真的窮。

累死累活存的不夠一口,何凡沒興趣去弄功勛點,浪費時間,現在也只能看著他們了。

一刻鐘后,都購買了進化武器,杜懷扛著東西到來,分發給他們,一切搞定,已經是兩個小時過去了。

「出發。」徐承下令道。

杜懷離開,他不跟去,有徐承照拂就夠了,當然,除了徐承外,還有兩位釋靈八級的。

戰艦御空而起,化作一道流光,飛出聯盟,向著龍王秘境而去。

「這次變故,是因為海中出現了不少返祖凶獸,觸動了龍王秘境,導致龍王秘境提前出現了。」徐承開口道:「現在,其餘三大聯盟,罪域,都在趕往龍王秘境,我們也不得不抓緊。」

「徐承大人,那些海中凶獸,都是返祖第幾變的?」風裡希問道。

「據了解最強二變後期,不保證之後會不會出現第三變的,闖入龍王秘境,多半都會被煉化,讓龍王秘境能量充足,才會提前顯化,但返祖二變的,堅持時間會久一些,這次龍王秘境之行,比任何時候都危險,你們一定要小心。」徐承沉聲道。

「多謝徐承大人。」風裡希道謝一聲,面色有些凝重。

返祖第二變還沒什麼,但若是出現第三變就難了,凶獸本來就強悍,若是第三變後期,除非幾位釋靈九級圍殺,也就天人能單殺。

「徐承大人,會不會出現天人進化者?」何凡出聲問道。

「你多慮了。」徐承笑著道:「能見到天人進化者,死也是一種榮幸。」

「為何這般說?」何凡不解。

「因為,我從踏入進化之道,數百年來,也未見到天人進化者。」徐承嘆道。

「大人的意思是,這個世界上沒有天人進化者?」何凡驚愕。

「有,只是見不到,好了,說的有些偏了,你們多交流交流,到了秘境之後,互相照拂。」徐承擺手道。

有,但是見不到?那天人都在幹啥?何凡甩了甩頭,看向道子:「你知道天人么?多不?」

我是職業NPC 「聽說過,卻從未見過。」道子搖頭道:「至於多?貧道也不知道,因為聽說過的天人,也不過三位。」

「佛子呢?」何凡看向佛子。

「貧僧也只聽過三位。」

「別看本座,三位,佛道邪。」邪子冷冷地道。

「好吧,你們聽的都是你們的。」何凡明白了,三位天人,對應佛道邪,想了想,又問道:「那媧祖一脈呢?」

「媧祖一脈,從未出過天人。」風裡希走了過來:「要不就是卡死在釋靈九級,要麼在成就天人的時候基因死亡。」

「那你為何會選擇媧祖進化?」何凡感覺這就是條死路啊。

「因為我是媧祖一脈,連我這一脈都放棄,那誰還會堅持?」風裡希笑道:「此生,只想成就天人,打破這個桎梏,讓媧祖的榮光,再次照耀世間。」

何凡明白了,難怪媧祖進化者,沒有逆天的,全卡在釋靈九級,或者天人,不過這個風裡希這麼年輕就釋靈六級了,比道子他們還強,不知結果會如何。 媧祖一脈,都是聯盟秘密培養,在未成就釋靈之前,不會暴露出來,被聯盟藏的很好。

如今風裡希有釋靈六級,龍王秘境又在這時開啟,聯盟就讓她出來帶隊了。

戰艦破空,何凡等人在戰艦中,相互交流,熟悉彼此,到時還要相互照應。

聯盟那位釋靈四級進化者,名為呂安,至於獨行者和各大集團,最強的只是釋靈三級,聽命於聯盟。

東方總共分成了三隊,聯盟一隊,佛道邪一隊,何凡自己一隊,隨他自己浪,沒人管他。

戰艦速度很快,只是半日時間,已經抵達目的地,海中一座小島上。

戰艦打開,一群進化者下去,何凡看著小島,草木茂盛,綠草青蔥,空氣中充斥著一股海腥味。

「他們已經到了。」徐承一揮手,戰艦飛速縮小,收入空間包,目光看向遠方天空,那裡有一艘白色戰艦:「西方聯盟。」

「走吧。」徐承開口,御空而起,飛在最前方:「都跟上我,一起去見見三大聯盟和罪域之人。」

一群人連忙跟上,御空而行,不過片刻,已經到達三大聯盟聚集之地。

都是三十位進化者,四大聯盟都有三十個名額,西方金髮碧眼,北方和東方差不多,黑髮黑瞳,南方都是一群紅毛。

「徐承,沒想到東方會將你派來。」西方一位手持權杖的中年男子笑道,走向徐承。

「卡爾大主教,西方不也將你派出來了么?」徐承笑道:「這次來的都熟人啊,南方炎翎,北方華君。」

「罪域的人,還未到么?」北方聯盟,一名瘦削男子淡淡開口,他就是徐承口中的華君,一位釋靈九級進化者。

「若是再不來,我們直接開啟,給他們十個名額還不珍惜,那就不要來了。」一位身材火辣的女子,滿頭紅髮,正是南方炎翎,同樣是釋靈九級。

「是你們晚到了。」一聲冷哼傳來,遠處虛空,出現十三道人影,同樣是一位釋靈九級,兩位釋靈八級領隊。

何凡面色平靜,藏在人群中,沒有露頭,鬼知道罪域的人會不會認識他,對他下手。

「既然來了,事不宜遲,一起打開入口。」徐承沉聲開口,說著出現一塊金色龍形玉佩。

「好。」

三大聯盟,還有罪域,領頭之人,都有一塊一樣的玉佩,一股純粹的力量灌注,龍形玉佩爆發出璀璨金光。



一聲高亢龍吟響起,五道龍形玉佩脫手而非,在虛空中糾纏,進化之力波動,虛空顯化出一道龍形裂縫。

「拿好這塊令牌,你們有一個月時間,有令牌在身,一個月後會被秘境排斥出來,若是丟失令牌,我們也救不了你們。」徐承手中出現三十塊令牌,分發給他們。

「走。」

分好令牌,徐承一聲令下,風裡希率先縱身而起,越入龍形裂縫之中,其餘聯盟之人,罪域之人,同樣緊隨而去。

何凡跟在道子等人身邊,一同進入秘境。

「希望這次風裡希能夠得到大量神液。」徐承呢喃道。

秘境之中。

一股奇異力量席捲全身,拉扯之力,煉化之力籠罩全身,何凡進化之力運轉全身,穩住身子,其餘進化者都經過聯盟測試,早有準備,都沒有落地。

何凡俯視下方,是一片海水,不知有多深,何凡感應之力,也無法探測到底,超出了兩千米。

「道子,神液在哪?」何凡看向道子。

「任何一地都有可能。」道子說道:「神液這東西,會隨機出現在秘境任何地方,可能一滴,也可能好幾滴。」

「那分開找?」何凡看了一眼,風裡希已經帶人離開了。

「分開吧。」道子點頭,他也不想和何凡待在一起,不然自己很難有收穫,會被這廝給拿走。

「對了,那些釋靈八九級的,確定不會進來?」何凡擔心這個問題,萬一徐承這些人跑進來,還玩個球?

「不會,他們進來只是浪費時間,到了他們那種程度,神液幫助不大,追求的是如何蛻變成天人。」道子淡笑道:「無量天尊,貧道先行一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