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此。

白起靈看向林浩的目光,不再慢視;

而是凝重,前所未有的凝重!

毫無疑問,林浩,是一位實力派演員!

如此程度的演技,就算是當年的自己,都辦不到!

「怎麼會…這樣?」

張妍玉這邊,身旁的張蜀獃獃地望著眼前的一幕,滿臉慘白!

即使他再怎麼不想相信,但事實擺在面前。

林浩,確實將這部劇演繹到了極致!

即使在台詞忘卻的情況下,臨場發揮,竟然比原劇還要精彩數倍!

神級演技,這才是神級演技!

同樣吊打他十八條街的神級演技!

張妍玉面色複雜地看著台上,幽幽地嘆了口氣。

「小蜀,這次不是姐不幫你,而是,你一絲機會都沒有!」

「以後,你不要再針對他!」

「同時,小涵,也不是你能追求得了的!」

張妍玉鄭重告誡張蜀道!

「我不信!我不信這籍籍無名的窮小子,他真的能和我相比?」

「我是絕對不會放棄詩涵的!」

雙眸通紅,張蜀瘋狂道:「我得不到的東西,別人也休想得到!」

帶著濃濃的怨恨,張蜀不甘心地扭頭跑出了劇組!

「咳咳,詩涵小姐,你要趴到什麼時候?」

飾演結束了,許詩涵還趴在林浩的胸口。

這是最終一幕。

「哼!誰稀罕呢!」

「變態,誰讓你演的這麼好的?差點讓我真哭了!」

許詩涵瞪了林浩一眼,抹了把俏臉上的道具水滴道!

林浩訕笑,隨後望向張毅道:「張導,我們這臨場發揮不錯吧?」

「何止不錯,用驚喜已經不足以形容了,你們這是賦予了這部劇生命!」

張毅深吸了一口氣,鄭重地朝著林浩一拜道:「我得謝謝你們!」

「哎!張導!」

「張導您言重了!」

林浩和許詩涵紛紛受寵若驚。

而劇組中的眾人,此時也響起了一陣雷鳴般的掌聲!

在這盛大的掌聲中,林浩腦海中的系統也終於有了回應!

「叮!恭喜宿主,得到全組人員認可,外科醫生角色飾演成功,特殊技能:嫻熟的外科聖手,獲得永久使用權!」

呼——!終於又喜提一個技能!

林浩長呼出一口氣,心中振奮不已!

「這樣,這部劇,算是正式殺青了!我們就等正式上檔了!不過,得先拍一部宣傳片,好好宣傳宣傳!」

張導笑道:「宣傳片就以林老師開場白的那一幕剪輯一下,林老師您看怎麼樣?」

「還有片酬,五十萬,我一會兒讓人直接打到林老師的卡上!」

很罕見的,張毅現在開始徵求林浩的意見了!

「我全聽張導的。」林浩笑呵呵地道!

「好!那就決定了!」

張導大手一拍,立馬就著手讓手下的人開始去忙活。

「林浩!」

這時,一道微冷的聲音傳來。

穿著幹練,高跟鞋「蹬蹬」響的張妍玉走了過來!

「妍玉姐。」許詩涵笑著叫了一聲,語氣里還帶著一絲尊敬。

「嗯。」

張妍玉微微點頭,隨後盯著林浩,讓林浩頭皮一陣發麻!

「額,妍玉姐,您有什麼事?」

林浩有些緊張。

這位,可是兩度拿過影后的女人,氣場不是一般的強大。

更重要的是,自己搶了她弟弟張蜀的角色,她…該不會是來算賬的吧?

【作者題外話】:打劫,哼,把銀票都麻溜兒交出來!【一臉傲嬌】 即便喬介燃一點經驗也沒有,可他還是可以看得出,古遙之後背上的傷,根本就沒處理過。

沒有消過毒,更沒上過葯,傷口的邊緣發紅,很明顯是已經發炎的跡象。

他又氣又心疼,攥緊了雙拳,難以置信的質問白燕蘭:「你確定你真的是遙之的親媽嗎?你確定遙之是你的親生兒子,而不是你不共戴天的仇人?你怎麼可以這麼狠?」

白燕蘭冷冷說:「喬介燃,請你注意你的語氣和用詞!我是古遙之的親生母親,他做錯了事,我懲罰他,天經地義,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好!」

「你說遙之做錯了事?」喬介燃瞪著他,憤怒的質問:「好,那你告訴我,遙之做了什麼人神共憤的錯事,讓你這樣懲罰他?」

白燕蘭冷冷說:「這是我們古家的私事,和你這個外人無關!你是來看望遙之的,現在,人你已經見到了,你可以走了!」

「你讓我走?」喬介燃指著床上不省人事的古遙之說:「遙之重傷在床,昏迷不醒,你現在讓我走?」

白燕蘭說:「他是我兒子,不管他是重傷還是重病,自然有我這個親媽照顧,不勞喬少你這個外人費心!」

「你照顧?」喬介燃呵笑,「你要是會照顧他,他現在也不會昏迷不醒的躺在床上,無人問津!如果不是我們來看他,他就是死在這裡都沒人知道!」

「喬少言重了!」白燕蘭冷冷說:「我自己的兒子,我心裡有數,我還會害他不成?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好,你這個外人是不會明白的,現在,我要照顧我的兒子,你們待在這裡不方便,請你們離開!」

她看了喬介燃一眼,又去看顧君逐和寧淮景,擺明了想讓顧君逐、寧淮景還有喬介燃一起離開。

顧君逐看都沒看他,吩咐和顧清潤一起上樓來的顧馳:「拍照、錄像。」

顧馳不明白顧君逐是什麼用意,但他不管明白不明白,只要是顧君逐說的話,他都會百分之百完美執行。

他讓他的手下打開手機的錄像功能,對準古遙之。

他則拿著手機走近古遙之,在各個角度對準古遙之和古遙之後背的傷口拍照。

白燕蘭的臉色十分難看:「顧少,你這是幹什麼?」

「拍照,錄像,留存證據,」顧君逐看向她,淡淡說:「這麼簡單明了的事,古二嫂看不懂嗎?」

「為什麼要拍照錄像留存證據?」白燕蘭鐵青著臉色問:「這是我們母子之間的私事,顧少一定要插手嗎?」

「你說,這是你們母子之間的私事?」顧君逐挑眉看她,上下打量她幾眼:「如果古遙之是你兒子,那這的確是你們母子之間的私事,可是……如果古遙之不是你兒子呢?」

白燕蘭的心臟急跳了下,倏地攥緊了拳頭,「顧少,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遙之當然是我的兒子,他是我十月懷胎生下來的,我有遙之的出生證明可以作證!顧少,不管你的身份有多尊貴,這種話可不能亂說!」 ?雷冰心念電轉,她又怎麼甘心把到手的寶貝交出去呢?

可是眼下不交出去,只怕後果更不堪設想,雷光飛和太子雷方是一路人,不僅如此,他們的脾性都很相近,搞不好就要出手搶了。

這兩個人的目光不時的往真武劍上瞅,顯然是懷疑元候後人被封鎮在這寶劍之中。

如果是的話,此時此刻元候的後人會不會化成飛灰呢?

想想剛才那幾記狂雷的猛襲,連雷光飛也有點後悔莽撞了,所以他的濃眉微微蹙了一下。

雷方也在擔心這個問題,眸中的異色一閃即逝。

冰公主雷冰是何等的聰明,她就明白這二人心中想什麼了,其實這也正是她擔心的問題,於是,就分出一縷神念進入到劍的空間去。

「元錚,元錚……」

神念幻出雷冰的虛形,在真武劍的空間中以神魂的方式出現,她開始呼喚元錚了,不是真的被雷電殛死了吧?

元錚沒有回應他,他比他們幾個更聰明,就讓他們以為自己『死』了吧。某個恰當的時刻來臨,自己出其不意的再出現,說不定能收到奇兵之效,那雷方和雷光飛擺明了不會善罷甘休,說不定要奪去雷冰的真武劍親自搜查一番呢,雷冰肯定會激烈的反抗,等他們打的熱火朝天的時候,自己的機會就來了。

很明顯,真武劍一但分出能量去應付外襲,就沒有足夠的力量鎮壓雲天鏈了。

其實剛才真武劍與天雷對抗時,也有一線良機出現,但是閃電雷暴的速度太快了,一閃即逝。

況且在剛才那種情況下,元錚也不會衝出去,強敵環伺,倒不如躲在這劍中安全,換個說法,雷冰倒成了自己的擋箭牌。

果然,這太子雷方和太武副掌教雷光飛是沖著自己來的,剛才若衝出去,只怕沒有好結果。

尤其這個雷光飛,居然是個能操控天雷的高手,簡直變態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雖說他是藉助『神雷四煞劍』施為的,可縱觀當世,只怕也是獨一無二的存在吧?

天雷啊,那是人力能操控的嗎?根本不可能。

那四柄『神雷四煞劍』果斷就是當世奇寶,它的威力明顯要強過雷冰手裡的『真武離水劍』。

為什麼呢?

道理很簡單,真武劍是仙物,凡人根本催動不出它多少威力,可靈品級的『神雷四煞劍』還歸在凡品內,那雷光飛又是先天頂級強者,正能發揮出靈品級寶器80%的威能,所以他一出手,就把雷冰打的無還手之力了,若是『胎藏武王』的話,能催發靈品寶器90%的威力,真武半神就能百分之百的把靈品寶器的威力催發的淋漓盡致。

個人修為境界的不同,在寶器的催動方面也受到極大的影響。

擁有者的境界越低,而寶器的品質越高,兩者間的巨大反差,就產生了催發出的威力極小這樣一個令人想抱頭痛哭的結果。

元錚不回應雷冰的呼喚,也抬手做了讓元昌和二婢噤聲的手式。

他的目光卻盯著雷光飛背負的那四柄劍,流露出了充滿興趣的熱切,秘蘊雷力的劍,這是寶貝啊,如果能拿過來研究一番,說不準更能給我一些重要的啟示。

雷冰又喚了幾聲,沒有得到元錚的回應,心下不由黯然,難道這少年真的雷殞了?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自己也要為他的死承擔一些責任。

我雖不殺伯仁,但伯仁卻因我而死。

那一瞬間,雷冰腦海中浮現出了元錚異常英逸的臉孔。

下一刻,她的神念退出了真武劍。

太子雷方和雷光飛對視了一眼,見雷冰怔神沒有答覆,神情中更顯出一絲憤怒,就知道壞了。

雷冰這時道:「副掌教,你是什麼意思?你明知道我把元候後人封困在真武劍中,為什麼還動用『四煞神雷法』轟擊真武劍?就是想讓他死嗎?」

汗……雷光飛不由就氣悶了。

「冰公主,你不會真的把元候後人扔在真武劍中吧?」

「你們既知我擒拿了元候後人,當知那個過程,我祭出了三盤絕鎖,為什麼呢?因為元候後人有一件秘寶,竟能在催動之後穿越虛空,而且這寶貝異常堅硬,真武劍一時之間也奈何不了它,但是遭受雷轟之後,我不認為躲在那寶貝內的元候後人還能活下來,閃雷瞬間暴發的威能,就是百精精母也要融成一灘水,血肉之軀怎麼受得了?」

這話是很有說服力的,雷方和雷光飛自然也是清楚的。

「那寶貝真的鎮封在你劍體內?」

大該這是唯一疑慮的地方了吧?

雷冰也不回答,直接催動真武劍,下一刻一團劍氣包裹著耀眼光華的寶鏈出現,但僅一現又收回了劍內。

「看到了吧?以為我騙你們?」

這下雷方和雷光飛沒得說了,元候後人真就這麼完蛋了?

「咦……也未必啊,之前發生在黃沙口的事件也沒瞞誰的眼,元候後人不是從『絕塵黃沙暴』中餘生的嗎?說不准他們還好生生的活在那寶鏈中。」

太子雷方這麼道,他的狡猾果然不是假的。

「不錯,冰公主,那寶鏈讓本座帶回太武宮去好好研究一下,事後自然還給你,這玩意兒即便是個寶,也入不得本座的法眼。」

雷光飛又打著宗門副掌教身份提出這麼一個無恥的要求。

不過雷冰也不會就犯,她道:「我也自有探測的辦法,不勞副掌教你費心!」

她才不會交出寶鏈呢。

萬般無奈之下,她說話也沒了底氣,打又打不過人家,這倆人聯手一起,在蠻雄境內除了雄主沒人能讓他們產生忌憚的,連太武宮主都管不了他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