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承之塔如是說,他顯然對心魔鏡非常了解。

「除了這個還有什麼?」

「心魔鏡可以將神靈的心魔照出來,同樣任何被心魔鏡照到的生物都會產生心魔,很難被消除。」

這個比較厲害啊。

葉凡對心魔鏡能夠讓人產生心魔的能力非常感興趣,用這東西偷襲最好不過了,尤其是最關鍵時刻,被心魔鏡照一下,絕對能夠讓對手崩潰。

葉凡很想找人試一試,不過暫時沒有對象,也就算了。將女神們都召喚出來,葉凡開始繼續上路,這次當然是去找界主令,一個令牌而已,不會像心魔鏡這樣擁有特殊的能力,所以他覺得一定不會有奪取心魔鏡這樣的危險。

真武之眼給葉凡指明了方向,他沒有動用戰艦跟神艦,而是腳踩神劍趕路。 總統爹地滾邊去 女神們有樣學樣,她們就算不是用劍,也可以踩著飛行,當初很多都學過。

當然了,女神們踩著的都是神劍,這是葉凡的打造的道劍,全都可以由他來操控,這樣諸女只要踩在上邊,就能跟上他的速度。

諸神黃昏之地絕對可怕,不過如果一片區域有主宰這個級別的生物,那麼很大一片區域內肯定不會有太強的生物。 接下來的路程沒有葉凡想象中的輕鬆,剛開始還好,感覺輕鬆,但是一個月後,他發現遇到的東西越來越恐怖,他們的行進速度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艱難不是說葉凡一行遇到了可怕的強者,真正困難的是他們遇到的環境,看上去很不起眼的力量卻能給他們帶來非常可怕的傷害,如果是真正的戰鬥還好說,可是一路上真正遇到的戰鬥沒有,都是在跟大自然作鬥爭。

原本在葉凡的眼中世間任何一種東西都可以用能量來解釋,可是現在他發現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兒,哪怕是非常混亂的力量,在特定的環境下也能給他帶來致命的傷害,好多次都束手無策。

一行人跌跌撞撞,終於跨越混亂的區域,他們出現在一片死地,打出都是陰冷的死亡氣息,感覺進入了陰森的地域中。

重生之超級銀行系統 天空的太陽完全消失,放眼望去都是鬼氣森森的,讓葉凡感覺很不舒服。這片死敵是真正的死地,葉凡沒有感到一個能夠活動的生物,當然也沒有發現死物,似乎眼中看到的就是陰森森的死氣。

真武之眼在指明方向,葉凡一行走著走著感覺越來越不安,他們有種穿梭過時空,正在向著過去走去的感覺。

難道是錯覺?

心似小小城 葉凡真的感覺自己一行走上了回到過去的路程,尤其是當回頭去看時,來的路已經完全消失,這讓他們感到非常的不安。

回不去了。

這就是葉凡的發現,這片死敵似乎連接了遙遠的過去,而真武之眼正將他們指引過去。森冷的氛圍越來越濃,空氣中瀰漫著的死亡變得沉重,彷彿壓在葉凡的心頭,這彷彿是一條通往死亡的不歸路。

忽然!

有東西出現在葉凡一行遠處,那是搖曳的燈火,在陰森而漆黑的死地中彷彿就是那風中的燭火,雖說都能熄滅,可又沒有熄滅,似乎有什麼力量讓他始終保持在這一狀態。

近了!

葉凡一行沒有畏懼不前,而是大著膽子去看到底是什麼東西,很快阻擋他們的迷霧消失,他們看到密密麻麻的身披甲胄的武士正在沉默的前行,每一個氣息都非常強大,絕對都是至神尊的極致,放眼看去,甚至有很多都接近了半步主宰的程度。

葉凡一顆心都快從嗓子眼跳出來,這支沉默中行軍的恐怖大軍數量實在是太驚人了,如果當初在屍海看到百萬的石人大軍很震撼的話,那麼現在看到的這種沉默的大軍根本不值一提。

有多少數量?

葉凡的眼中根本看不到盡頭,他們從迷霧中走出來,然後又消失在迷霧中,一種氣息將他們聯繫在一起,是那樣的浩瀚,彷彿一個宇宙神國的所有大軍匯聚在一起一樣。

葉凡一行徹底懵逼了,這麼一隻數量驚人的恐怖大軍似乎在遠征,他們沉默行軍,給他們一種悲壯的感覺,似乎這是一條不歸路。

怎麼可能?

要知道這些最弱的都是至神尊,也許在他們這種會有主宰的存在,如此強橫的大軍絕對能夠踏平任何宇宙神國,或許就是御天大帝時代也不會有一支遠征軍能有這樣恐怖的實力。

難道這是上一個大於神宇時代?

葉凡回想傳承之塔告訴自己的那些,在上個大神宇時代誕生了一種恐怖的十重主宰,他欲統一大神宇,成為無上霸主,難道這支大軍是無數宇宙神國的強者聚集在一起,向著這位無上存在開戰?

可是這位無上存在不是被鎮壓了嘛,要不是將自身跟大神宇融合,怕是會被徹底磨滅。既然大神宇中有這麼一尊恐怖存在,這位十重主宰才是真正的挑戰這才是,那麼這支大軍是他的部下,他們的目的不是一統大神宇,而是在抗爭?

沒有答案,葉凡現在不可能得到答案,或許他該去眼前這支遠征大軍中尋找答案。有了這樣的想法,葉凡不由腳踩飛劍朝著最近的遠征大軍衝過去。

然而讓葉凡吃驚的事情發生了,他雖然能夠看到這支大軍,但是不管他將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何種地步,似乎都無法靠近。大軍始終跟葉凡保持著一個固定的距離,不管他如何努力,他們始終都在沉默中行軍,一直向著那迷霧的深處挺近。

這是怎麼回事兒?

葉凡不由放棄了靠近的打算,這個地方充滿詭異,似乎不是簡單的讓他們走向過去,他們並沒有走向過去,而是在看著過去,也許他們始終都存在於現在的時空。

這當然只是葉凡的一種判斷,具體是什麼暫時很難說,他們走著,他們看著,似乎已經成為一個見證者。

真是這樣?

葉凡感覺不是這樣,他們雖然是旁觀,但是他感覺這條路似乎真的是通往過去,只不過有一股力量將他們跟這支軍隊隔開了,讓他們無法真正靠攏。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自己一行就真的回到了過去,難道會跨越一個大神宇時代,進入那遙遠的過去?

這種想法讓葉凡感覺非常震撼,如果真的會到過去,那他們到底要如何才能回去?

葉凡雖然好奇上個大神宇時代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他絕對不想永遠留在那個時代。只是現在一切都不由葉凡掌控了,這條路沒有回去的可能,他們只能一步步向著過去走去,最終會碰到什麼,也許在這條道路的盡頭。

這種不確定的感覺讓葉凡的心始終是忐忑的,身邊的女神們同樣如此,大家的面色都非常凝重,根本沒有往日那種談笑的輕鬆。

「親愛的,我們真的回到了過去嗎?」

花玉仙抓著葉凡的手,她的臉上儘是憂慮之色,越往深處走,感覺越是恐怖,不說其他的時時清,僅僅那些沉默前行的大軍就讓她壓力山大。葉凡一行已經行走很久了,似乎有一個月,可是恐怖的大軍還在往最深處行進,他們百分百肯定,這絕對不是重複。這真的時一支非常恐怖的大軍啊,他們這是要進入最終的戰場那裡絕對有主宰,而且絕對不是一兩個,而是無數實力強大的主宰。

葉凡只要想到能夠見到無數的主宰一顆心就忍不住狂跳,內心肯定是驚懼的,可好奇同樣前強烈,他很想看到真正的主宰,尤其在聽到傳承之塔說十重主宰境界只剩下三大境界,所以他很想去看一看真正的十重主宰境到底是什麼。

這其中肯定是有風險的,可不管做什麼都是有風險的,如果能夠真正看到完整的十重主宰境,也許一輩子都要受用。

拼了!

葉凡的心最終堅定下來,與其惶惶不安,還不如一頭走到黑,自己一路走來運氣始終不壞,這次沒道理倒霉不是。

當然了,葉凡還是跟諸女交流,對於他的決定她們都表示支持,反正大家也回不去,只能一條路走到黑,有了這樣的決定,大家的心態也能輕鬆不少。

不知何時迷霧開始消失了,原本距離葉凡一行始終沒有靠近的大軍這一刻好像離的更近了。葉凡的臉色變得凝重,他感覺出來了,空氣中充滿了恐怖的法規波動,讓他感覺似乎頭頂上始終有一座大山,讓它有些氣喘,似乎無法呼吸一樣。

這是主宰的氣息。

葉凡的臉色變得凝重,他知道真正的主宰要出現了,這可不是他所見到的處於水晶棺中的少女,也不是奄奄一息的巨人,這應當是全盛時期,沒有任何傷勢的恐怖主宰。

忽然,一座雄渾為惡的建築出現在葉凡一行的眼中,遠遠看去,就像一頭恐怖的怪獸,那讓他們要窒息的氣息似乎穿透了一直無形封鎖他們的屏障,直接作用於他的身上。

「轟!」

突然,似乎有一道視線穿透了迷霧,看穿了那阻隔一切的屏障,直接看向葉凡一行所在的地方。

被發現了!

葉凡一顆心跳到嗓子眼,恐怖的目光在他們所在區域橫掃,那恐怖的威壓讓他的神魂都被震散,要不是有如意神甲在,絕對已經肉身跟神魂同時崩解。

不好!

葉凡很快醒悟過來,他是這樣的感覺,諸女豈能好,扭頭看去,立時驚駭的發現諸女的肉身跟神魂都被震散,這讓他異常驚恐。

葉凡這時候哪裡敢讓諸女在外邊,他直接動用傳承之塔,將諸女被震散的肉身跟神魂收進去。不管會面對什麼,還是有葉凡自己來面對,諸女身上可沒有如意神甲這樣的東西,所以躲在傳承之塔內才是最安全的。

目光很開收了回去,似乎並未看到葉凡,這讓他又驚又恐,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種狀態。葉凡這會兒真的有些懵逼了,如果他們沒有正正好回到過去,沒道理那尊恐怖的主宰會發現他們。

可主宰明明發現了他們,為何還無法將他們找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葉凡感覺自己根本看不懂,到底有沒有回到過去了?似乎回去了,又似乎沒有回去,讓他真的一臉懵逼。 主宰的目光收回去了,葉凡在原地呆了一段時間,發現目光沒有再度看來不由鬆了口氣,雖然不明白主宰為何沒有發現自己,但是沒有真正暴露還是好的,他現在可無法真正面對一尊恐怖的主宰。

葉凡遠遠的看著巨大的建築,這裡的光線比較暗淡,隱約只能看到模糊的輪廓,從他的角度去看很想一座要塞,只不過又有些跟尋常的要塞不同。葉凡很是疑惑,這地方到底是誰什麼地方,如果真的是上個大神宇時代,肯定就會有無數的宇宙神國存在,這支大軍不應當是進入星空中戰鬥嗎?這樣在陸地上是怎麼回事兒?難道在上個大神宇時代所有的宇宙神國都是相連,形成一塊巨大無邊的大陸?

不可能!

葉凡想象不出這樣的大陸需要多大才能將所有的宇宙神國囊括進去,所以他任務內這種事情是根本不可能的。

接下來怎麼辦?

葉凡看著巨大的建築,既然都已經到了這裡,肯定要進入要塞,看一看這場浩瀚的遠徵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這是葉凡還是有些猶豫,他不是害怕那尊恐怖的主宰,而是擔心一旦自己真正介入,會不會徹底的回到過去,再也無法回到這個時代。葉凡可不敢肯定自己一定能夠回去,在上個大神宇時代中主宰非常多,就連十重主宰似乎都不止一個,他這樣連半步主宰實力都達不到的小蝦米要是去了上個大神宇時代,豈不是要成為渺小的人物。

雖說現在的葉凡不算真正的大人物,但是起碼他距離大人物應當不會太遠。可是如果換成是上個大神宇時代,神尊這是小兵罷了,或許連小兵都不夠資格,畢竟眼前這支大軍最弱的都是頂級至神尊。

柏舟不思今 腦中無數思緒閃過,葉凡最終還是朝著巨大的建築走過去。先前葉凡不管如何靠近,都無法接近這支大軍,可是這一次他發現自己離這支大軍越來越近了,甚至他可以看清楚每一名至神尊的樣子。

葉凡一顆心狂跳,那可怕的悸動讓他有些不敢真正去靠近。不過葉凡終歸不是那種膽小之人,他還是選擇靠近了,打算看一看這支大軍到底有什麼秘密。

忽然!

葉凡嚇了一跳的事情發生,當他靠近之時,原本沉默前行的幾個至神尊看向他,其中一個看著他點頭道:「既然來了,就不要猶豫,跟我一道吧。」

葉凡頓時呆住,他沒想到這些至神尊居然能夠看到他。

這是什麼情況?

葉凡的呆愣並未持續太久,當回過神來時他毅然加入了這支向著巨大建筑前行的大軍。直到現在葉凡才發現自己身上的甲胄跟這些遠征軍一模一樣,也許是這樣才讓這支遠征軍的人將他當成是自己人的緣故。

如意神甲有時候還是靠得住的,不想面對饑渴的美女時,那樣沒有底線。

當葉凡融進這支遠征軍時,他的感觸立時不同了,所有的武者都沒有說話,可是一股難以言喻的情緒貫穿所有人,身處其中,他也能感受到那種蒼涼與沉重,似乎這場戰爭就是踏上不歸路,所有的武者都無法再回到故地。

葉凡的腦中無數的念頭閃過,他很想探明白,可惜他並沒有任何關於這些的信息,所以他只能選擇沉默,跟隨整支大軍前行。

沉默似乎就是主旋律,看上去非常近的要塞其實距離葉凡非常的遙遠,他感覺自己走了差不多有一個月之久,如此漫長的時間,這樣緩慢的行軍,讓他感覺很是壓抑。葉凡知道自己已經成為遠征軍一員,不就的將來有一場非常恐怖的大戰在等著自己,他需要讓自己變得更強,不然絕對又死無生。

這是一種簡單的思考,一個月的行走,其他事情都不敢,葉凡無法壓制住自己內心深處的強烈渴望,自己需要更強,沒有任何道理,這完全就是一種饑渴的本能。為了生存,人都能迸發出恐怖的能量,何況是強大的神靈。

可要如何提升自己的實力?

葉凡修鍊的是劍道,理所當然的他要磨練的自然也是自己的劍道,如今的他已經達到道劍的層次,他認為自己僅僅剛剛邁入這一步,一切才剛剛開始,他應當不斷的磨練自己的道劍,讓自己的道劍達到無堅不摧的程度。

至於如何磨練,葉凡很快琢磨出方法,那就是將自己的劍道跟整支大軍共鳴,這些武者每一個都是恐怖的強者,他們的武道絕對非常可怕,此時大家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練習,而他就可以利用這種聯繫磨練自己的劍道。

這是一種非常奇特的磨練,一個月的時間,葉凡彷彿經歷了無數個時代,似乎每一個武者畢生經歷的東西,都會在他每一個念頭間重溫。

這種感覺絕不是錯覺,葉凡發現自己的剎那永恆天賦似乎有在不知不覺間升級了,每一個剎那都能體悟一個武者璀璨的一生,他不明白這種狀態是如何出現的,不過絕對肯定這不僅僅是剎那永恆帶來的,應當還有一種力量。

心魔鏡!

葉凡很快醒悟過來,他有領悟了心魔鏡的一種妙用,這東西真的非常給力,能夠在這樣特殊的環境中讓他的劍道得到難以想象的錘鍊。

一個月對於這些武者來說只是在走路而已,或許有各自的磨練,但葉凡認為沒有誰的收穫能有他大。

億萬道劍的鋒芒已經完全內斂,可是真正接觸,卻會發現它們的恐怖,此時此刻,它們已經蛻變為真正的劍道神劍,而不再是簡單的劍道法。

或許葉凡的修為沒有出現膨脹,還是原來一個量,可是質絕對已經買上了一個台階,原先的自己如果碰上,一個念頭就能將之震碎。

終於看到了要塞,這東西並不是要塞,其實是一首戰艦,他的構造跟葉凡所見完全不同,這種技術就算是達到了九重鍛造師境界的他也完全陌生。 這是一種葉凡從未見過的戰艦風格,甚至就連戰艦本身蘊含的武器都是他無法理解的。可是葉凡看到戰艦的瞬間心中卻已生出一股寒意,這東西的威力非常恐怖,或許大主宰也能一擊重創。

在這樣恐怖的戰艦面前,葉凡敬畏之心油然而生,不過同時他的心底湧現一股迫切來,他的鍛造與煉製已到了一個極限,也許眼前的戰艦能夠帶給他難以想象的好處。

大軍在源源不斷進入戰艦,到了這一刻葉凡已經不可能退出,隨著至神尊大軍一道進入戰艦。

從外面看戰艦就能感受到它的與眾不同,而當葉凡走進戰艦時,這種不同越來越多,一種全新的戰艦設計理念不斷衝擊著他的認知。眼前戰艦的設計風格給葉凡的感覺非常怪異,沒有繁複的陣紋結構,一切看上去都散發出簡潔乾淨的風格,那些陣紋起到的作用應當都融進了戰艦本身。

這種風格是葉凡第一次看到,可卻帶給他一種難以言喻的美感。葉凡發現自己其實蠻喜歡這種內斂的設計風格,看上去很普通,可是實質上卻一點都不普通,今後他打造裝備也應當將一切陣紋這些東西內斂。

葉凡清楚這種變革是艱難的,繁瑣的,需要付出的東西太多,可是他願意去嘗試,去學習,也許會有不一樣的收穫也說不定。

戰艦應當是那種世界級戰艦,看上去只有那麼大,可是內部空間能夠將一個宇宙神國的最強武力都裝載進去。現在葉凡的實力絕對強大,在至神尊中數一數二都可以這樣自豪的宣稱。可是在這樣數量只能用恐怖來形容的至神尊大軍中,他也只是最不起眼的一個。

葉凡想要如同海綿一樣去學習戰艦的煉製方法,可是他根本沒有時間,此時他加入了一場遠征,從踏上戰艦的那一刻開始,他唯一要做的任務就是為了戰爭做準備。所有人都非常的沉默,壓抑的氣氛讓葉凡很不適應,似乎每一個武者都沒有彼此商談的打算,他們沉默的做著自己的事情。

到底是怎樣一場戰爭,會讓所有至神尊如此沉默,那赴死的決心搶的可怕,整艘戰艦內都被這股強絕的意志充斥。處在這樣一個環境中,葉凡不得不變得沉默,漸漸的也失去東張西望的慾望,他在拚命的修鍊,想要讓自己的劍道變得更強。

沉默終於還是被打破,這不是葉凡,這時候的他正在瘋狂的修鍊自己的劍道,每一個人的經歷都將成為他最大的修鍊財富,億萬萬至神尊,這樣的機會何等難得。

半步主宰!

氣息非常恐怖,葉凡吃驚的發現這個金髮女子的氣息要比龍一還強大十多倍,這絕對是不可思議的。葉凡一直以為龍一這樣的存在已經是半步主宰中的頂尖強者了,可是限制在他或許明白真正的恐怖應當是金髮女子這種。

「這是生存之戰,萬惡的神之主欲用眾生之血構建他的神之國度,也許我們這一戰只是成為用血與火成就神之主的野心,但我願意用手中之劍發出我們最強的吶喊。」

金髮女子的聲音在回蕩,沒有激情澎湃的情緒宣洩,從她的嘴中說出來,一切似乎都很普通。然而這種普通,卻讓葉凡感到一種沉重,他突然間明白自己要面對的敵人是誰了。

十重主宰!

這是一個僅僅想到名字就能讓靈魂顫慄的存在。

葉凡明白所有的至神尊為何沉默了,這是一場看不到勝利希望的抗爭,所有的武者都只是想要用這種態度向這位無上存在表明自己的抗爭。

哪怕是必死的結局,我們也要讓你看到我們抗爭的決心。

葉凡的心變得沉重,無邊的壓力蜂擁而至,讓他無法呼吸了。在主宰的面前,他只是最微不足道的螻蟻,拼盡一切只是為了讓那位漠視生命的主宰看到自己不甘的抗爭。這種情緒讓葉凡快要窒息,不過很快他意識到,這位神之主最終還是被鎮壓了,會有一尊恐怖存在出現,以最強勢的姿態結束這一場浩劫。

必須活下去!

葉凡知道戰爭是有希望的,前提就是你能夠活下去,只有能夠活到最後,才能看到神力的曙光。

一定要活下去!

葉凡如此告誡自己,這讓他的心頭燃起熊熊火焰。

突然!

一道目光落在葉凡的身上,只將他從自己的情緒中拉回來。

「你的境界是所有人最低的,可是你的實力確實所有人中最強的,努力的活下去,未來你一定能夠成為傳奇。」

金髮女子看著葉凡,她居然看出了他的虛實,這讓他非常震驚。

「從現在開始,你就是這支隊伍的首領,你不僅要自己活下去,還要讓所有人都活下去。」

金髮女子的聲音在葉凡的耳邊回蕩,當他回過神來時她已經消失不見。葉凡沒想到自己居然會成為首領,這讓他感到壓力山大。

葉凡是一個外來者,意外闖入這場神戰,他只想要活下去而已,哪想過去承當責任而已。可是當金髮女子消失時,數萬至神尊的視線都集中到葉凡到葉凡的身上,那是一種非常平靜的目光,生死早已經被他們置之度外,又豈會在乎他這個所謂首領。

戰艦終於起航,很快出現在宇宙星空中,葉凡這時發現宇宙中這樣的戰艦數量非常多,看上去密密麻麻的,這讓他非常震驚,如果每一艘戰艦上擁有的都是至神尊級別的士兵,完全可以想象這場戰爭的規模跟恐怖。

戰艦投入戰鬥要比想象中快上很多,直接動用空間跳躍,戰艦剛剛才出現在宇宙中,下一刻就已經抵達戰場。

這裡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