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科學怪人對於他低劣的吐槽置之不理。

「身體狀況如何?」鄭教授問道。

「我吃得香,睡得著。」李東回答道。

鄭教授眉一皺,博古紋隨即做了一個要關上金屬盒的小窗戶的動作,李東立馬投降了。

「好好,我不說話了,不說話了,你千萬不要關上這東西。上帝已經關上了我一扇門,你不要再把我好不容易開著的窗戶也關了。」

博古紋回到操作台,看著屏幕上的數據說道:「血液情況正常,身體機能評分65分左右,屬於一般人範疇。」

鄭教授皺了皺眉頭:「你們東帝國留在首都圈的貴族,果然都是些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傢伙,從小嬌生慣養,接受最先進的教育體系,想用最先進的藥物,身體機能卻還停留在一般民眾的基礎上,連接受了准軍事訓練的軍人都不如。」說著失望的搖了搖頭。

李東默默無語兩行淚。其實俺就是接受了軍事訓練的平民而已,只是從小接受流氓教育,忍飢挨餓、營養不良的長大了。

「但是,奇怪的是細胞活性異常,數據顯示,他最近左臂和右腳受到過一次嚴重的傷害,但是現在你來看,恢復情況異常的好,能跑能跳,根本看不出之前受過傷。」對於這些數據,博古紋顯然十分的疑惑。鄭教授也皺著眉頭看著顯示屏。 博古紋詢問了李東,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而且時間確實在這幾天,更加的困擾了,轉頭看鄭教授,希望他能夠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掃描基因序列試試看。」鄭教授皺著眉頭,語氣淡淡的說道。

結果片刻之後就出來了。

「一切正常,沒有人工加入基因序列或者突變的痕迹。」

這下,連鄭教授也面露疑色了。

忽然,他好像想到了什麼一樣,急切的說道:「掃描他的大腦。」

雖然博古紋不知道對方想到了什麼,但是鄭教授是聯邦首屈一指的科學家,在業界享譽盛名,據說就是連星盟的業界同仁都對他讚不絕口。他馬上按照鄭教授的指示,開始運轉儀器,掃描李東的大腦。

「腦核正常,腦緣系統正常,咦,他的大腦皮層有萎縮的跡象。」博古紋說道。

「你想說我有老年痴獃還是小兒麻痹啊,喂!」李東聽了之後,忍不住不滿的說道。

鄭教授聽了反而一臉的興奮,好像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急聲說道:「測試他的腦域!」

「這……」這次博教授猶豫了。要知道,腦域,其實不是大腦的一部分,而是一種能力的總稱,只有通過一定的測試,才能夠得出一個大概的值。而目前對於腦域的測試,還存在著一定的風險,有部分腦域貧乏的人,測試時臨床表現出了巨大的痛苦,而且伴隨著一些不小的後遺症。如果眼前這個叫做雷克雅的貴族學生,屬於以上的人群,那麼後果不堪設想,他可不想因為一個貴族子弟在沒有填寫實驗志願書的情況下,鬧出什麼事情來,自己來付相關的法律責任。

鄭教授則不同。他看出了博古紋的猶豫,直接說道:「有什麼事情,你可以都推到我的頭上,我想有外交豁免權。」

博古紋一聽有人會來背這個黑鍋,表情馬上有點鬆懈下來。

以上這些話,李東自然是聽得清清楚楚的,雖然有些專業名詞他聽不懂,但是不妨礙他察言觀色的能力,他立刻大聲抗議道:「喂喂,你們兩個科學怪人,當我是死人啊,你們每句話每個字,我可都是聽得清清楚楚的,這個測試老子不做了,快放老子出去。」

這時候,他感到了巨大的危機感,連假扮雷克雅?未克貴族的身份也不顧了,用帶著粗俗字眼的話語大叫大嚷道。

顯然,抗議無效。

博古紋走過來關上了金屬盒子得窗戶,把李東徹底的關裡面了。

李東頓時服軟了,求饒聲從金屬盒子中沉悶的傳出來:「喂喂,你不是看上我的機修技術才讓我來這裡的嗎?我願意免費為你維修機甲一年……不,五年,十年也行,只要你放了我……啊,我有幽閉恐懼症的啊!救命啊……」

鄭教授毫不猶豫的按下了按鈕,金屬盒子中僅有的空隙被一種浩藍色的液體注滿。

「真的要這樣嗎?我們這麼做有點不合規矩。」博古紋說道。顯然這位大鬍子叔叔還是有點猶豫。

「他機體表現出來的種種現象,在X教授的筆記中曾經出現過,幾乎是完全符合,我從來沒有碰到過這樣的案例。」鄭教授激動的說道,這無疑是投下了一顆重磅炸彈。

博古紋驚訝的張大了嘴巴:「你居然接觸過X教授的筆記?」

X教授,人如其名,是一個如同未知數X一樣,謎一般的人物,沒有人知道他真正的姓名,極少數人知道他的長相模樣,但是他在科學上的成就,絕對沒有人可以否定,他創造了一系列的科學奇迹,到現在還有許多是世人無法理解和效法的。他是等同於機甲之父卡文?狄旭一般的存在,是整個科學界得神話。

「這些,以後再說,先掃描這小子的腦域吧。」顯然,鄭教授不欲多說。

「好!」只見博古紋重重的點了點頭,眼中呈現出堅定的光芒。只要是和X教授扯上關係的,無一不是科學史上的奇迹。現在,就算是國王站在他面前,勒令他放人,他也會置之不理。

這就是科學的力量。博古紋一臉狂熱的按下了腦域測試的最終確認按鈕。李東可不知道什麼科學的力量,他只知道自己最近一直走背字,今天絕對是他的黑道白日(和上古傳說末汗族的「黃道吉日」相對,當然是李東瞎掰出來的),被兩個瘋子關在了這個大鐵籠子裡面,還被丟在了不知名的液體中。

當那浩藍色的液體灌入的時候,他的小心肝很不爭氣的一陣狂跳,以為就要這麼淹死了。

「可惡,我還是一個處男啊!」李東淚滿盈眶,不甘心的想到。

還好,兩位科學狂人顯然沒有要淹死他的打算,當金屬盒內注滿了液體的時候,李東驚奇的發現,他在這些不知名的液體中依然可以呼吸,沒有任何嗆水的現象。

他又開始胡思亂想道:「如果游泳池裡面都是這種液體,那沒準我能學會游泳了。」當然,他不知道,這麼一滴液體,絕對比一架桃瘴機甲還要昂貴,就算是博古紋這樣有國家在身後支持的教授,也不能夠把這種浩藍色的液體注滿一整個金屬盒,只能在其中放入少許。

突然,大腦一陣突如其來的刺痛打斷了他的白日夢。彷彿有無數的畫面在李東的大腦中閃過,許多看不懂的文字在其中飛速的流竄,又好像有無數個聲音同時在他意識的深處響起。

「好痛啊,好痛啊!把它關掉,混蛋……」李東不斷的用腳大力的踹著金屬盒子,瘋狂的撕扯著身上的衣服,恨不得把皮都撕下來,也好把那些無處不在的疼痛挖出來。指甲劃破他的皮膚,留下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血痕,而他的血液溫度極高,彷彿沸騰了一樣,瞬間融入了體外的那些液體中。

「腦域測試進入預備階段……」金屬盒外,響起了博古紋的聲音。

「你妹的,現在還沒開始,你是要按下暫停鍵,去上個廁所逛個街生個孩子什麼的嗎?」李東心頭想到,但是現在他已經沒有心情管這些了。

忽然他渾身一僵,雙腳一挺,雙眼一翻,成功的暈死了過去。

「腦域測試正式開始。」

博古紋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呼,花了這麼長時間才進入腦域測試,真的很少見!」如果再不能夠進入測試階段,那麼就危險了。要知道,腦域測試,必須在測試對象處於潛意識的情況下,也就是類似於夢境中,才得以順利進行,而剛剛李東大腦受到大量圖文聲音信號的衝擊,卻遲遲沒有暈過去,其實是十分危險的現象,大腦像是一個熟透的西瓜一樣自行爆裂都是有可能的。所以,腦域的測試才歸屬於危險範疇,因為什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誰也預料不到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

「那是因為他細胞異常活躍的緣故。」鄭教授頭也不抬的隨口說道,這時候他一直盯著屏幕上的那些不斷跳躍的數字和變化的曲線,一刻也不願意放過。

……

李東說是暈死過去了並不是十分的正確,他現在正在做夢。

說是在做夢,他卻能夠清楚的意識到自己身處夢境。這種感覺,非常的奇異,就像是霧裡看花,雖然隔了一層,但是你依舊知道是它,也能清楚的感覺到,但是要正確的看清或者描述出來,卻又不能夠。

他感覺現在自己變成了一個玩具小人,直愣愣的坐在一個方形的玩具屋裡面。環顧四周,他看清了整個玩具屋。這裡是一個很大的方格中被隔出了數個大小不一的小方格,而他看到最頂上的方格存在著亮光。這本來在物理上是不可能實現的,但是他就是做到了,而且感覺是那麼的自然,自己一點也不驚訝,好像1+1=2一樣,事情本該如此。

通向上一層的格子的方向上有一扇門,門上缺了一塊,露出一個正方形的洞。

李東站起身來,看了看自己身處的整個格子。這裡什麼都沒有,除了他面前地上放著的一塊立方體。他走過去,用自己只有大拇指和一整個手掌的手撿起了那個立方體,放入到門上的缺口處。

正好能夠放入,門開了。

李東抬頭看了看門后的黑暗的未知,毫不猶豫的沿著梯子爬了上去。

他再次來到一個方格形的房間中。這裡有著無數形象詭異的樹木,樹上的葉子就好像人的手掌一般,一陣風吹過,那些翠綠的手掌隨風搖擺,好像是在沖著他招手。

還是有一扇門,門上依舊缺少一塊正方形。

這次的正方形被高高的放在樹林中最高聳的那顆樹的枝椏上。

他向那些樹微微鞠了個躬,然後伸出了他的手。 那些樹葉果然如同手掌一般,壓低了樹枝,輕輕的握住了他的手,然後慢慢的把他托起來。樹葉隨風搖擺,那些翠綠的手掌搖晃著,把李東如同一個嬰兒一般傳遞著,他也沒有反抗,就把自己當成是躺在一個傳送帶上,安靜的等,等到樹木把他帶到了那顆最高的樹上。他輕輕的摘下掛著的小方塊,凝視良久,然後從樹上跳下來,把小方塊放入了門中的缺口處。

門再次被打開了。

這次李東進入了一個漆黑的屋子。他摸索著前進,摸到了一根倒掛的繩子,他用力一拉。

整個屋子都亮了。

李東看清了這個方格的小屋。這裡於其說是玩具小屋,倒不如說是機甲室,但是明顯都是玩具化了的,地上散落的那些機甲零件和屹立在那裡完整的機甲,看起來都十分的Q版。

這次的門上,缺少的部分是一個機甲的形狀,這個機甲的腦袋上長著三根倒刺。

李東環視四周,除了地上那些完全不能用的零件之外,還有四個巨大的模型,它們分別是球狀、橢圓立體、圓環狀、和一個立方體。

他站在那裡不知道如何是好。這一個房間的規則明顯有了些許的變化,打開門的契機也不再是簡單的小方塊了。

「去看看那個球狀物。」心中有一個聲音在對他說道。

李東沒有猶疑,走到了球狀物前,用力把那個球狀物抬起來。結果沒有抬起來,但是上面一個半球被他掀了起來。

裡面依然是另一個略小的球狀物。

他不斷的掀起上面的半球,知道最後不能夠掀起為止。他得到了一顆圓圓的小球。

他把小球拿了出來,放在地上。一邊的那個橢圓立體發出機械轉動的聲音,外形也開始發生了變化,隨著一些部分的收縮和另一些部分的突出,它最終成了一個長條狀的東西。李東把它擺在球狀物下面。沒想到,球狀物下面忽然凹陷了進去,而那個長條狀的東西跟著和它連接在了一起,中間裂開了一條縫,裡面顯現出一個個扁扁的圓片的凹槽,而長條狀物體的外部從前後兩端伸出了四個長方體一樣的東西。

李東開始擺弄那個圓環,結果它從中間裂開了一個大口子,裡面飛出了無數扁扁的七彩圓片,「嗡嗡嗡」的飛著,像是一群螢火蟲,被長條狀的縫隙所吸引,紛紛鑽進去,吸附在那些凹槽處,大小數量剛剛好。

這時候,眼前這些如同積木拼湊出來的東西,外形發生了些許的變化,僵硬的菱角被柔化,整個東西都圓潤起來,最後化成了一架機甲的模型。

這時候,李東有些明白了,來到立方體前,摸索著找到了一絲縫隙,打開一看是一個類似發條的東西。他拿起發條,轉到機甲模型的身後,果然,那裡有一個孔洞。他插入發條,旋轉數圈,機甲的前面傳來了卡拉卡拉聲。他轉到前面,看到機甲上出現了一個人形的凹陷,明顯在指示他,這座機甲的內部,還缺少一個操作人員。

他很自然的走了進去,躺下。

機甲變化,外層緊緊的包裹住了他。耳邊傳來「噌噌噌」三聲,應該是機甲的腦袋上彈出了三根倒刺吧。沒有等他研究出要怎麼操作,機甲就自動的走了起來,整個機身陷入了門裡面。

這次門沒有開,而是慢慢的沉了下去。而隨著門的下沉,另一邊,一個環狀的物體緩緩的升起,越來越高。

李東這個時候,好像出現了靈魂出竅的現象。他明明覺得他作為玩具小人的身體還在隨著機甲慢慢的沉下去,但是有一種類似靈魂的東西,卻闖了出來。所以,他能夠漂浮在空中,看著一圈圈,類似於盤山公路的東西緩慢從地上升了起來,看起來熟悉而陌生。

最終,大門徹底的沉到了地底,而那個類盤山公路也終於顯現出了完整的形狀。原來是與帝國理工大學的競技場有些相像的建築物。

這時候,一架頭上有三根倒刺的機甲出現在了盤旋道路的最低端。

李東的意識再次被拉回到了玩具小人當中去。他看到眼前果然是一條環狀轉彎的道路。步履蹣跚的向前走,一步一步盤旋著上升,最終走到了最高點,前面已經沒有路了。

李東向下看,下面是空曠而又渺小的廣場。他抬頭,看著天空,時間剎那間飛逝,從艷陽當空,一眨眼,變換到了星辰的浮現。

眼前的星空,是他從來沒有看到過的。他無意識的伸出手指,機甲隨即也伸出了機械臂,在夜空中輕點。點到第七顆星星的時候,他停了一停,天空中那些星星之前出現了銀色的直線,把它們相互之間連起來,最後組成一個勺子的形狀。

真有趣!李東心中想到。

再次伸手輕輕點擊,這次數目要比之前多得多,等到他點的不想再點,停下手的時候,那些銀線再次出現,紛繁複雜的線條劃過,優美自然,最後在空中繪成了一隻小狐狸的形狀。

伸手,在無盡的夜空中不斷的重複再重複,黑色蒼茫的夜空出現了各種各樣有趣的圖形,有著獅子、射手,也有雙魚、蠍子,最終李東累了,畫了一個正方形。

四條銀線出現,並且變得越來越亮,如同太陽一樣,最後正方形變成了一扇窗戶的模樣。

這就是他一開始看到的光亮,李東心中那個聲音告訴他。

機械臂抓住了窗戶的邊緣,一躍跳出了這茫茫的夜空,跳入了窗戶外那光明的世界。博古紋和鄭教授通過顯示屏幕,看到金屬盒中的李東眼球快速的旋轉著,而那些數據在不斷的升高,顯示條上的顏色也從最初的紅色快速的掠過紅橙黃綠青,到達藍色的時候,才停頓下來。數值的增加,從一開始的幾千到現在的個位數,雖然還在攀升,但是速度明顯慢了下來。

「太驚人了!」博古紋讚歎道,「沒想到雷克雅的腦域如此的大,簡直可以用寬廣來形容。」

腦域的大小,側面反應了一個人機甲水平的極限。機甲可不是來個人就能夠駕馭的,除了強健的體魄之外,還需要與之匹配的腦域。腦域並非是天生而一成不變的,隨著機甲術的提升,它也會適量的提升,兩者之間彷彿是相互追逐的兔子,不斷的進行著匹配和被匹配的關係。所以,腦域的水準,能夠側面的反應一個機師的水準。像一個A級機甲師,一般來說,都會擁有藍色甚至是紫色的腦域水準。而像李東這種,B級機甲水平不到,卻擁有A級腦域的人,絕對是萬中無一的。

「可惜了一棵好苗子,如果從小努力培養的話,帝國就會又多了一名A級甚至是超A級機甲師。」博古紋嘆息道。他這個潛科學研究室的主要目的,就是利用未知或者極端甚至是一些偽科學的技術,來設計機甲,開發人類的潛能,提高和發揮出機甲的性能。對於像眼前這名叫雷克雅這樣的好苗子,身在一個沒落的貴族中,明顯沒有接受系統培養的人才,不禁扼腕嘆息。

鄭教授則對他的態度嗤之以鼻,老頭子鮮有的傲然說道:「如果我們的新型機甲設計成功的話,就需要大量這種腦域發達的好苗子了。」

「可惜,那種機甲光是在計算出的理論值上,就對於腦域的要求過於苛刻,甚至是殘酷,這個機甲,至少需要超A級機甲師的協助。」博古紋嘆氣道。

鄭教授也不勝唏噓,他在出訪東方神武帝國之前,已經去過許多其他的國家,見過許多同行,就是想要集思廣益,研究完成他設計出的新一代機甲。他不介意被別人知道,甚至是抄襲,僅僅是想要完成可能成為他一身傑作的機甲。但是,結果都統統不理想。在星盟中,得到一名超A級機甲師的協助,但是結果是讓對方因腦域爆破而變成了一個白痴,之後再也沒有相應水準的機師願意參與他的實驗了。這一度讓他很沮喪,最後也只好把目光轉向了東方神武這個實行帝制,同時與聯邦關係良好的國家了。博古紋曾經向他保證,只要鄭教授幫助他攻克一些項目上的技術瓶頸之後,就立刻負責引薦,讓鄭教授和國王會面,商討出借超A級機甲師用於實驗的事宜。

現在,也只剩下封建專制的國家,才能夠在最高統治者的命令之下,強行派出超A級機甲師來參與他的實驗了。鄭教授心中嘆道。

忽然,他覺得有點不對勁了,看了看身邊的博古紋,只見他也是滿臉疑惑的看著眼前的金屬盒。

「奇怪,照數據來說,這小子的腦域大小已經完整的評測出來了,評分165分,相當於普通人的兩倍腦域大小。怎麼儀器還在運行啊?」博古紋低聲嘀咕道。

是的,現在數據已經停滯不前超過10分鐘了,照理說,這時候,這個測試就結束了,那台盒子狀的儀器早就應該自動斷電停下來了,但是現在顯示屏幕上還是顯示通電運行狀態。

這,太詭異了!

更加詭異的一幕在這一刻發生了。只見顯示屏上,顯示條從藍色噌一下變成了紫色,甚至在向著黑色變化,腦域評分數字上的分值也變成了205。

腦域大小,居然相當於接受專業訓練人員的兩倍!

鄭教授和博古紋面面相覷,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

李東現在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本來照著剛剛的情況看來,他一躍出窗戶之後,測試就應該結束了,他的人也應該清醒了。但是,事實上卻不是這樣的。

他來到了一片遼闊的草原上,藍天、白雲,充足的陽光,綠油油的牧草,一派生機勃勃,春意盎然的景象。

「卧槽,糟老頭子,無良大叔,快放老子出去,我來這裡可不是陪你們來玩益智遊戲的!」李東沖著天空高喊道,同時高高豎起了中指。

沒有回答,或者說,回答是無聲的。

李東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只見天空中浮現出了一行文字:「你好,請稍安勿躁!」

這怎麼能夠「稍安勿躁」來解決的呢。

「喂,你是那個鄭老頭,還是那個博大叔?」李東再次高喊道。

「你不用高喊,只要你心中所想,我都能夠知道。」天空中之前的那些字消失了,繼續出現新的字,「我不是你說的那些人。我是雷克雅,我的兄弟!」

這次,李東把眼睛都瞪出來了。卧槽,老子是不是在做夢啊,演的太入戲了,居然夢到了自己扮演的角色,沒落貴族後裔雷克雅?未克。

「不,你的名字不是雷克雅?未克,至少我知道你不是,我的名字才是。」空中的那個文字的書寫者果然知道李東心中的所想,「而你,是我的弟弟,真名雷克夏?未克。我們從一開始就被分開了。但是在一定程度上來說,我們從未真正離開過彼此。」

李東環顧四周,苦笑道:「喂喂,姑且不說你我是不是兄弟關係,就算是,我想這種環境下,也不是和一堆天空中的文字認親的好時機。」

「我不是天空中的文字,我是你靈魂深處的靈魂,意識底層的意識。我們如同雙生子一般存在,你執掌光明,控制肉體,我徘徊黑暗,專註精神。」

「先不說這些了,我想剛剛我的測試應該已經結束了吧,現在還在這裡,應該是你搞的鬼吧?」李東也不再大喊大叫了,省點力氣,只是在心中想到。

「你的測試確實結束了,但是你還不能夠出去。因為,我的測試才剛剛開始。這種情況的發生,我的存在只是一小部分的原因,這個腦域的測試程序,本來就是X先生,特地為了我們這種人而專門設計出來的。」

「別廢話了,那你就趕緊開始測試吧!」李東想到。

「我說了,你執掌肉體,我專註精神。在這個測試中,我只能給你一定的提示,而實際行動卻依舊要你來實施,我們必須合作,才能通過測試。」

卧槽,說到底,還是要老子再進行一場鬼測試。李東無奈的拖拉著腦袋:「開始吧!」

說完,他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變成了一套花里胡哨的小丑服,根據臉上的感覺,就算不照鏡子也可以想象的到,臉上被畫上了濃濃的油彩妝,李東現在的形象,是一個馬戲團小丑的造型。

「喂喂,你這麼玩我就不對了!」李東心中想到。

「這只是你心中對於自己最深處的想法。這個世界,將會引發你最內心深處的東西。」

李東翻了翻白眼。這麼說來,敢情他居然覺得自己是一個小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