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隻鬼眼疊加,鬼域之中開啟了第二層鬼域。

兩層鬼域形成了一條紅色的道路,一隻在往外延伸著,但很快就被遠處的黑暗給吞沒了,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條紅色的路無法穿過黑暗,帶著眼睛離開。

這種情況在楊間的估算範圍之內,他再次舉起了一隻手掌,第三隻鬼眼出現了。

同時也開起了第三層鬼域。

當初他就是靠著三層鬼域凝聚成一條直線,穿過了餓死鬼的鬼域,並且將其鎖定關押。

這第三層的鬼域開啟有著某種質變。

一道紅色的道路以楊間為起點,穿過了遠處的黑暗延伸到了視線之外的地方。

然而,他的視線並未打開。

第三層鬼域的視野之中,楊間沒有看到外面的景色,他只看到了一堵黑色的牆壁攔在自己鬼域的面前。

「三層鬼域也不行么?」他的心沉了下來。

最擔心的事情正在發生。

「試試看第四層鬼域。」楊間頓時有些緊張起來。

因為這種疊加使用鬼域的方式雖然強大,但後果就是非常刺激厲鬼復甦,而自己的鬼眼已經有九隻了,已經在復甦的邊緣了,當初他是靠著無頭鬼影才硬生生的壓制了下去。

可若是鬼眼徹底復甦。

同樣級別的話,無頭鬼影是壓不住鬼眼的。

他有這種預感。

正是因為如此,楊間才很少去肆無忌憚的挖掘鬼眼的力量,因為那太危險了。

不過眼下,沒有了選擇。

鬼在成長,恐怖在繼續,如果自己走不出去的話,自己將會比當初在黃崗村的時候更加的無力。

第四隻鬼眼出現了。

在楊間的腦後。

腦後的那隻鬼眼在皮肉之中翻滾了一下,眼珠滾進了皮肉里,通過他的大腦對準了額頭上的鬼眼。

血肉阻礙不了鬼域的能力。

第四層鬼域打開了。

這是楊間第一次將鬼域開啟到這種層數。

果然。

糟糕的事情發生了。

楊間渾身都彷彿要撕裂一般疼痛萬分,鬼眼的開始不受自己控制一般開始躁動起來。

「不能持續太久,必須立刻搞定。」

他咬著牙,覺得自己無頭鬼影還能壓制一會兒,當即趁著這段時間打開了第四層鬼域。

周圍一切的黑暗在他的視野里都消失了。

沒有房子,沒有地面,沒有了建築,只有一片昏暗。

而在鬼域的盡頭,那攔著楊間離開的黑色牆壁也失去了原先的顏色,露出了本來面目。

軍長難過前妻關 那是……一塊陳舊的木板。

這塊老舊的木板擋住了楊間第四層鬼域,讓他無法穿過。

而且這木板有些熟悉。

像是棺材板。

「怎麼會這樣?」楊間立刻閉上了鬼眼,渾身有點無力,險些癱坐在了地上,他一臉難以置信。

「我在……鬼棺里?」

這就是他舉著鬼燭也一直無法走出去的真相。

(本章完) 滅生劍,古之大能留下的絕學,威力根本不用質疑,一旦修成,將是可怕的存在。

然而想要將滅生劍修成,卻並非易事,想要發揮出滅生劍的真正威力,更是難上加難,所需的那規則力量,就並不是好領悟的。

凌凡倒也不著急,強者之路並非一朝一夕之事,但他相信,總會有那一天。

「滅生劍乃主人生前最強絕學,希望你能將其發揚光大,另外,其中蘊含的規則力量並非是唯一,他日若你領悟到了更強的規則力量,同樣可融入滅生劍中,一旦融入,滅生劍威力將更強。」見凌凡睜開眼,劍靈開口道,凌凡點了點頭,雖然還沒有修成滅生劍,但他同樣能感受到滅生劍的強大。

嗡!

劍靈身形一閃,虛幻的影子扭曲,再度變回了一把利劍,懸浮在了凌凡跟前。

紫色光華閃耀,眼前的劍靈彷彿具備著滅世之威。

「我可助你領悟劍之意境,至於能領悟到什麼層次,便看你自己造化。」一道聲音從劍靈上飄蕩而出,而後凌凡眼前一花,便感覺像是進入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這是一片冰雪世界,天空飄落著一片片潔白的雪花,大地被積雪覆蓋,白茫茫的一片,放眼望去,一切彷彿都已被冰封。

刺骨寒風在天地間肆虐,凌凡環抱著雙手,即便他體質不弱,然而依然被凍得瑟瑟發抖。

前方不遠處,那是一片被冰凍的湖泊,而在那湖泊中間,一把重劍卻是豎插在冰面之上,白茫茫的視野之中,那豎插的重劍顯得極為顯眼。

凌凡搓了搓手,隨後抬腳向那豎插的重劍走了過去。

刺骨的寒風瘋狂的肆虐,猶如是鋒利的刀鋒一般,一道道迎面刮在凌凡臉龐,每邁出一步,都是那麼的艱難。

看似僅有百米之遠,然而凌凡卻足足走了半個時辰,才走到重劍之前,湖泊中間,溫度似乎更低了,凌凡的髮絲竟都蒙上了一層冰霜。

「湖中重劍,此劍在此孤寂了無數年,除了寒冰和積雪,無以為伴,若有靈,不知又是何感受。」凌凡盯著眼前的重劍,心生感慨,若是他生活在這樣的孤寂世界里,不知能堅持多久。

「你我既相遇,便是緣,我便幫你重見天日。」凌凡對著重劍輕道一聲,隨後伸出手,握在了重劍劍柄之上。

剛準備將重劍拔出,凌凡眼眸卻是微微眯了一下,視線中,那是一隻血色蝙蝠,它被重劍的劍尖釘在了寒冰之上,雖未死,卻不能掙脫。

血色蝙蝠在重劍的劍尖下蠕動著,彷彿是在做著垂死的掙扎,它尖銳的嘶叫了一聲,那聲音中,凌凡竟是能夠聽到一絲悲涼之意。

「我是該讓你繼續活下去,還是讓劍重見天日。」凌凡眼眸閃爍,內心在猶豫,血色蝙蝠被釘在冰面,一旦他將重劍拔起,血色蝙蝠將必死無疑。

這是在這片無盡冰雪世界凌凡見到的唯一生靈,它若死了,或許這片冰雪世界就失去了色彩。

「萬物皆有靈,我既要讓劍重見天日,也不會讓你死去。」凌凡握著劍柄,眼眸中閃過一絲決絕之色,猛地向上一拔,將重劍從寒冰中拔了出來。

一聲凄慘的嘶鳴,血色蝙蝠周身顫抖,它的生命,眼看著流逝。

重劍握在凌凡手中,凌凡手腕一璇,鋒利的劍刃從掌心劃過,血液從指縫間流淌了下來。

殷紅的血液滴落在血色蝙蝠跟前,或許是聞到了血液的氣息,血色蝙蝠掙扎著趴進了血液之中,張開嘴大口的將血液吸進嘴裡。

而隨著血液被它吞噬,那流逝的生命氣息竟是在逐漸的恢復起來,身上的傷口,竟也在神奇的癒合。

血液不停的在流淌,血色蝙蝠彷彿永遠也吸噬不夠,凌凡的面色,卻是越發蒼白,然而凌凡的唇邊,卻帶著笑意,做這一切,他似乎並不後悔。

萬物皆有源,萬法皆為道。

劍,也有劍的道,劍道真諦,或許並非只是一往無前的殺戮,它還包含著對生靈的一絲憐憫。

凌凡的血液讓血色蝙蝠生命恢復,傷口癒合,待血色蝙蝠完全恢復之時,只見其雙翅一震,騰飛了起來。

血色蝙蝠圍繞著凌凡旋轉幾圈,似乎是在記著凌凡的氣息,片刻后,它展翅一震,直接飛向了遠處。

看著血色蝙蝠遠去,凌凡才握緊帶著傷口的手掌,血液不再滴下。

嗡!

手中的重劍忽然顫了起來,重劍掙脫凌凡的手掌,自行飛掠到天際之上,三尺長的重劍迎風暴漲,頃刻之間便化為了百丈巨劍。

巨劍綻放著刺眼光華,一股恐怖氣息在劍身強烈的波動著,在冰雪中沉寂了無數年,它彷彿是獲得了重生,正在向世人展現它的風采和威能。

凌凡站在冰凍的湖泊中間,他凝視著天際那百丈巨劍,這一刻,整片天際彷彿都充滿了劍意。

狂暴的劍意在虛空肆意席捲,將虛空都是切割出了一道道裂縫,那劍意霸道而又鋒銳,無堅不摧。

天地間的一切彷彿都變成了劍,冰為劍,飄落的雪花為劍,一切,都帶著凌厲劍意。

雪花落在凌凡身上,竟是在凌凡身上切割出了一道道口子,空氣中的劍意,在凌凡身上肆意的切割著,一絲絲殷紅血液,將凌凡周身衣衫都已是染紅。

凌凡沒有閃躲,也沒有地方可以閃躲,鑽心的痛並沒有讓他心生恐懼,眼眸中的神色反而更加堅毅。

凌凡閉上了雙眼,任由劍意和雪花在身上斬落,這一刻,他腦海中有的並非是身上的痛,而是天際上那百丈巨劍的情感。

從巨劍散發的劍意中,凌凡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巨劍的喜怒哀樂,它的一切情感,時而狂喜,時而激動,時而悲涼。

劍,竟也有自己的情感。

凌凡緊閉雙眼,靜靜的站在寒冰湖面上,身上的傷口沒有讓他有任何異動,這一刻,他已是完全融入了劍意的情感之中。

雪白的世界中,一人,一劍,還有漫天的雪花,就這樣彷彿成為了永恆。

大浮屠塔內,凌凡緊閉著雙眼,而此刻,他周身竟是繚繞著一層白色輝芒,那輝芒之內,有著絲絲劍意盤繞,隨著輝芒的璀璨,劍意也變得愈發濃郁起來。

劍靈已是幻化成為了人形,懸浮在凌凡跟前,瞧著這一幕,劍靈眸子中一抹異芒閃過,「如此短的時間便感悟到了劍意真諦,和劍意融為了一體,此子天賦倒是不弱。」

感悟武之意境,並非是一朝一夕之事,需要一種機緣,還有一份天賦,在至尊劍冢感悟劍之意境,因為有劍靈的幫助,所以這種機緣具備,只要天賦足夠,便能領悟到劍之意境。

然而想要領悟到劍之意境,即便是青凌郡數一數二的天才,也需要最少兩天時間,而此刻的凌凡,進入到這種狀態卻只用了數個時辰。

雖然他現在領悟到的層次還只是白色,但隨著對劍意領悟的加深,層次也將逐漸發生變化。

時間,在不知不覺間悄然流逝,日起日落,三日便這樣過去。

房間中,凌凡靜靜盤坐,沒有任何異動,這幾日凌雲天也寸步不離的守在凌凡屋子外,他倒是很詫異,凌凡三日前用了一天時間便突破到了靈武境初期,為何這幾天又沒了動靜。

按理來說,即便是鞏固也該鞏固得差不多了吧!若不是凌凡呼吸還保持著平穩,凌雲天恐怕都忍不住衝進去了。

「這小子究竟在搞些什麼鬼,在屋子裡坐了這麼久。」凌雲天顯得有些急切,磅礴的精神力籠罩著凌凡的房間,時刻注意著凌凡的動靜。

而就在這一剎那,凌雲天豁然站了起來,眼眸死死的盯向了凌凡的房間。

房間內,只見凌凡周身此刻狂暴氣息縈繞,頭頂的虛空中,竟出現了一把劍的影子,正由虛幻逐漸變得凝實,僅僅是數個呼吸時間,那劍影便幻化得宛若實質一般懸在了凌凡頭頂之上。

讓凌雲天震驚的不單單是凌凡頭頂的劍,更重要是劍影散發出來的霸道、凌厲劍意,和劍影所綻放出來的顏色。

「紫色劍之意境!」凌雲天雙目睜大,雖然靠精神力就能查探到所有,但他仍舊瞪大雙眼,彷彿要將房間看穿。

這一幕,他顯然有些難以置信,紫色的武之意境,那是存在於傳說中的存在,凌雲天此生從未見過,斷然是沒想到這樣的傳說會出現在自己兒子身上。

白色、藍色、金色、綠色、紫色,武之意境從弱至強共分為五個層次。

頂級的紫色武之意境,那將是凌凡通往至強之路的一張重要門票。

僅此一樣,便註定凌凡往後的路將不會平凡。

屋子中,狂暴劍意席捲,在那劍意掃蕩下,房間內一切都成為了碎末,就連整個房屋,都隱隱有著要坍塌的趨勢,好在凌雲天在屋子外布置了一層結界,房屋才免遭被摧毀的慘狀。

刺眼的紫金光華在整個屋子內綻放,紫金劍影散發著霸道、恐怖氣息,猶如是王者,在這裡,無任何東西能與其比肩。

這片天地,由劍主宰。

劍鋒之下,無可阻擋。

劍,為王。 紫金色光華猶如是烈日一般在屋子中綻放,霸道的劍影傲然懸在凌凡頭頂,這一刻,那劍影彷彿具備了智慧一般,所有的一切,彷彿都未被它放在眼裡。

它,為王者。

任何東西在它面前都只有被摧毀、斬滅的命運。

「頂級的紫色劍之意境,未到御境之前,凡兒絕對不可以展現出來,否則必將有生命之險。」短暫的震驚之後,凌雲天也是清醒過來,紫色的武之意境固然能讓凌凡走向強者之路,但也將給他帶來致命危機。

天妒英才,人也妒英才,一旦讓人發現凌凡具備著紫色的武之意境,如果不能收歸為門下,那麼很可能就會將其剷除,任何一個勢力都不願意這樣的人為別人所用,成為自己敵人。

如果讓覃傳峰和嚴隍知道,恐怕他們將不惜任何代價也要將凌凡剷除,有這樣的敵人存在,他們寢食難安。

狂暴的劍意和紫金光華持續了有半個時辰,隨著光華逐漸變淡,那狂暴的劍意也開始消散,片刻后,屋子中再度歸為了平靜,只是原本所有的陳設,此刻都已經化為了碎屑。

凌凡沒有起身,也沒有睜眼,依舊靜靜的盤坐在地上,而心神在大浮屠塔中卻已是醒了過來。

大浮屠塔中,凌凡睜開眼,沖著劍靈恭敬的一拜,他知道,能領悟到頂級的紫色劍之意境,全在劍靈的相助之上,雖然凌凡天賦不弱,但想要在尋常情況下領悟到紫色武之意境,難如登天。

「悟性不錯,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竟然領悟到了紫色劍之意境的層次。」劍靈站在凌凡跟前,臉龐上帶著讚賞之意,對凌凡,他還是比較滿意的。

「全在前輩相助,若沒有前輩,我也不可能領悟到紫色的劍之意境。」凌凡客氣的道了一聲,到了這時候,他對劍靈已經沒有了戒備之意,反而有著一種尊敬,猶如是對老前輩的尊敬。

「我不過是為你指引了一些而已,你的悟性不可否認,這些,都是你自己的造化。」劍靈背著手,道:「我倒是期待,紫色的劍之意境配合上滅生劍,究竟你能發揮出何種威能。」

「定不會讓前輩失望。」凌凡道,那眸子中,有著不容置疑的堅毅。

「好了,滅生劍和劍之意境你都已經得到,我已沒什麼能夠幫你,往後的路,需要你自己走。」劍靈輕道一聲,隨後身形一閃,再度變幻為一把虛幻的劍影,懸浮在了塔中空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