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萬韓國國防軍只剩下了三萬五幹人,盧武銷他們在安心的同時也有些愕悵,以目前的局勢來看,雇傭軍恐怕不會在給他們組建軍隊的機會,最多充其量把金擇明那兩萬人給他們,也就是說。恐怕以後整個韓國自己能控制的武裝力量也就兩萬人了。

這樣一來,韓國將徹底的成為雇傭軍的愧儡,這比美國要狠的多了,對這個結果盧武鎖他們把也不知道該怎麼去說,用整個國家換取了他們的性命,恐怕未來韓國重新獨立之後他們的名字都會被加以賣國賊的名號。

7月舊號,世界再次爆發一個重大新聞,美國國會。參議院聯合安布,暫停在之前被揭露醜聞的所有官員職務,將他們每個人都立案調查,這也意味著小布希是美國歷史上第一個沒有被彈劾就被直接撤職的總統。

這個決定讓美國國內日益加深的怨氣總算平復了一些,這兩天,美國人已經把這幾次戰爭的失利和目前不好的狀態都歸罪於共和黨,共和黨在十年之內恐怕都無法翻身。

民主黨上位已經是肯定的事,柯林頓在位的時候弄的再不好,也沒有出現這麼大的砒漏。不過作為同樣因為吳庸而下台的美國總統,柯林頓對小布希有著深深的同情。

紐約,洛克菲勒大本營。

艾倫站在老族長的面前低著頭,一句話也沒敢說,在拿出賀的美聯儲股份之後,索文居然還沒有答應洛克菲勒的要求,這讓艾倫的心裡對索文也有了濃厚的怨氣。

「算了,這肯定是那個老傢伙的主意,想糊弄過去他真的很不容易,艾倫,你再去找索文,告訴他,美聯儲的股份依然給他們,這次和吳庸家族的爭鬥還是以我們為主力,他們只要在幕後該支持的時候支持我們就行了!」

「父親大人。這。這是不是太便宜他們了」。

艾倫猛然抬起頭。張著大嘴巴瞪著大眼睛,一臉不敢相信的樣子。

「以後你就會明白,去吧,就這麼做!」

老族長搖了搖頭。艾倫看著老族長,想說什麼最後沒有說出來,無奈的離開了房間。

摩根家族只是表個態,必要的時候出面支持一下就可以獲得出美聯儲的股份以及洛克菲勒不在金融上和他們競爭的承諾,這對艾倫來說幾乎無法承受,這樣做太便宜摩根家族了,摩根家族等於不費任何的力氣就獲得了這巨大的財富以及地位。

不過艾倫還沒有做上族長的位置,老族長的話他不能不聽,儘管艾倫心裡有十二分的不願,可他還是親自把這件事告訴了索文,在對索文說這些的時候,艾倫掩藏的眼中的怨氣偶爾會露出那麼一點。

對艾倫的這些怨氣索文倒沒有發現,索文被艾倫所說的這些再次驚呆了,他沒想到洛克菲勒家族居然還會讓步,正如艾倫所想的一樣,索文也被眼前這個大餡餅給砸呆了,不費任何力氣就能獲得這麼大的收益,簡直是太值得了。

送走艾倫之後。索文立即去求見了老族長。要是依索文的性子上次就該答應了,不過索文也沒想到洛克菲勒家族居然到了如此的窘狀,寧可做出巨大的犧牲也要儘快拉攏他們的支持。

「哎,那老傢伙還是老樣子,非常的果斷,現在並不是我們出手的最佳時機,不過既然那老傢伙已經做出了這樣的讓步。那就算了!」

摩根老族長聽完索文的訴說,重重的嘆了口氣,索文則是驚訝的看著老族長,都這個程度了,老族長居然還不想答應。

「桑文,這次的事情你來負責,記住一點,只在形勢上幫助洛克菲勒,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動用我們的實力,還有。要防止華夏吳庸對我們的進攻!」

考慮了足足十分鐘,老族蔓慢的對索文說道。索文心中猛然凜。嚴肅的查了點喚。…才想起華夏吳庸的進攻手段簡直是防不勝防,惹上華夏吳庸確實是個大麻

「您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的做好這次的事情!」

索文嚴肅的點了點頭。敵人不一般,從老族長一直到現在才肯答應洛克菲勒家族的請求就可以看出來,老族長非常重視的敵人。他沒有理由不去重視。

「好,我相信你的能力,去吧!」

老族長點了點頭,等索文離開之後,老族長才再次嘆了口氣,隨後回到後面的休息室。

艾倫總算鬆了口氣。摩根家族終於答應了他們的請求,不過一想起所付出的代價艾倫就有種心痛的感覺,恐怕在未來他索文一直都能高自己一頭。擁有了美聯儲5防的股份,加上目前洛克菲勒政治勢力的大萎縮,未來有相當一段長的時間由摩根家族來統治美國。

「可惡,這一切,我終有一天會重新奪回來,華夏吳庸,你死定

艾倫重重的將拳頭砸在桌子上,眼睛變成了血紅色,整張臉也帶著一股無比的猙獰。

對摩根家族和洛克菲勒家族之間的事情吳庸並不知道,即使知道了也沒什麼,吳庸早就防著這一點,從目前的狀況來看,摩根家族遲早會出手,他們不會眼睜睜看著洛克菲勒到下去。

現在對吳庸來說最重要的問題則是韓國和日本,和洛克菲勒的鬥爭不是一天兩天的事,6號行動馬上就要啟動。啟動了6號行動還可以在給洛克菲勒家族一個重創,不過只依靠前面這些行動想要消滅掉洛克菲勒也根本不可能,這種傳承百年的頂級家族沒有那麼好消滅。

在韓國,對於韓國國防軍剩餘的三萬多人來說這艱難的一天總算熬過去了,普通士兵輪流休息。很多士兵還要守著雷達和防空炮。防止隨時可以來襲擊他們的雇傭軍空軍。

不過即使休息的士兵也不敢睡死,雇傭軍的導彈威力他們已經嘗到了,隨時都有雇傭軍的導彈可能落在他們的頭頂,這些普通士兵可沒有具有防導彈的防空洞用來休息。

那些可以防止導彈又能防空的地方現在都被軍官們佔據。在其中一個這樣的防空洞內,正圍坐著十幾個韓國將官,他們的臉色都很嚴肅,同時還帶有一絲絕望和擔憂。

「李朴閑將軍,美國還沒有給回話嗎?」

一名少將首先打破沉默。對著坐在首位上的一位上將問道。這名上將就是目前這三萬多韓軍的最高指揮官,也是韓國陸軍總司令,目前被韓國政府列為頭號軍閥的叛國賊。

「暫時還沒有!」

李朴閑眼神有些暗淡,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段時間他和美國方面聯繫了不下十幾次,不過現在的洛克菲勒明顯沒時間來管他們,每次都是敷衍幾句。

「耳惡,我們被當猴耍了,我現在感覺,這本來就是一場陰謀!」

那名少將憤憤的叫了一聲,這名少將級別太低,並不知道一些內幕,不像李朴閑,本身知道他們就是兩大家族對弈的棋子,只不過李朴閑對洛克菲勒非常的有信心,相信他們能戰勝雇傭軍,這才站出來的。

「現在說這些都沒用的了,李將軍,您能不能直接和日美聯軍聯繫,務必請他們出兵幫助我們,不然,恐怕我們頂不了幾天了!」一名中將小聲的問了一句。

李朴閑苦笑了一聲。再次搖了搖頭:「我已經聯繫過了,他們說沒有上頭的命令根本不會動兵。現在美國國內的情況你們也知道。恐怕想依靠外力已經不可能,能不能逃過這一劫還是要靠我們自己!」

李朴閑的話讓會議室再次變的沉默,每個人心中都感覺有些沉重,靠他們自己逃過這一劫。恐怕就是李朴閑自己也沒有信心,若不是已經打了這麼久,擔心落在雇傭軍的手裡自己會沒有好下場。恐怕想要投降的人都有了。

「聽天由命吧,不管怎麼說我們反抗過,即使雇傭軍能佔住我們韓國,我相信他們也佔據不了太久,遲早有一天我們韓國人會趕走那些可惡的雇傭兵,到時候在史書上我們則是英雄,盧武銷他們會變成人人唾棄的賣國賊,就如同華夏的汪精衛一樣!」

一名年紀大一些的中將重重的嘆了口氣,語氣中充斥著一股絕望。

「史書,還不知道是什麼年月的事了?到時候他們還知道不知道我們的名字恐怕都是未知數!」

一名將軍冷笑了一聲,還搖了搖頭,其他人心中都是一樣的想法,他們連幾天都沒頂住,即使有史書也不會怎麼寫他們的好,而且,恐怕就算留下個名聲,也只會留下李朴閑的名字,等以後誰會記得他

「話不能這麼說,其實我感覺我們還沒有完全失敗,雇傭軍是強大。可他們畢竟是外人,這次軍管只是以抓捕幕後黑手的名義來進行,他們維持不了多少時間,即使戰敗,山可以秘密安插此種子出夫。等以後鬆懈!下!后秘密敵佩做地下鬥爭,遲早有一天我們會把國家重新奪回來!」

「這個建議我們可以考慮一下,華夏有句古話,未雨綢繆,早做些準備也好!」李朴閑嘆了口氣,慢慢的說道,不過現在想把人派出去也不容易。

「這件事我來辦吧,另外還有三大政黨,我們的人到時候可以和他們合作,說不定因會重組之後他們會重新掌握政權,到時候我們隱藏的這些人就有大用場了!」

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將抬頭說道,其他一些人有搖頭的,也有點頭的。不過很明顯誰都沒有看好這件事情。

「難啊,三大政黨的黨首現在都在漢城,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他們的情形也不樂觀,他們低估了軍管的威力,現在他們任何話都傳不出去,所傳出去的沒一個對他們有好處。即使雇傭軍找不到那幕後的人,到時候也可以栽贓在三大政黨的身上,即使重組國會也不會有用,恐怕只會讓盧武銷他們權利更大!」

在座的另外一名上將重重的嘆了口氣,十幾個將軍裡面就他和李朴閑兩個是上將,從年齡上來說這個人比李朴閑還要大一些,只不過沒有李朴閑那麼高的威望。

「可惡的盧武鎖,甘心做韓奸,他必定成為韓國歷史上人人唾罵的一個人!」最開始發話的那名少將重重的錘擊了一下桌子,絕望的情緒再次散發出來。

一名士兵突然匆匆跑了過來,趴在李朴閑的耳朵上小聲的說著什麼。大家都認出了這個匆匆跑來的人,他是李朴閑的貼身警衛,這個。時候有權不經過允許進來的人可不多。

不過對柚的進來沒人有什麼樂觀的情緒,這幾天他也不是沒這樣在開會的時候跑進來過,可是每一次來都帶來一個壞消息,久而久之有些將軍反而很討厭見到他。

不過這一次有些不一樣,一些注意著李朴閑的將軍敏銳的發現,李朴閑一開始是皺眉,可隨後露出了驚訝,最後又變成了狂喜,還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李將軍,發生什麼事了?」

那警衛網一說完,李朴閑身邊不遠的那名老上將就急切的問道,網才這名老上將一直在關注著他。

「好消息,大好消息啊」。

李朴閑哈哈大笑了一聲,所有的人目光立即對準了他,這些天可從沒見李朴閑這樣過。

「美國方面傳來話了,他要我們不用擔心,馬上他們就會支援我們。日美聯軍在十二個小時之內就會派出空軍支援我們,他們在外海的聯軍也準備進行登陸,從正面支援我們。登陸的地點他們都已經選好了,由於我們不能對他們做出接應。登陸地點暫時沒有告訴我們,不過他們說了,登陸之後會馬上和我們聯繫,讓我們和他們匯合!」

李樣閑滿臉喜悅的說道,那些將軍也都是先驚訝后狂喜,這個消息對於絕望中的他們來說無疑於是最大的好消息。

「太好了,華夏有句古話,天無絕人之路,這說的還真不錯,美國總算沒有忘了我們,有了日美聯軍的牽制,我們就能等到國際維和部隊進來,到時候雇傭軍就算在厲害。恐怕也不是那麼多國家聯手的對手,遲早我們能將雇傭軍徹底的趕出去!」

先前已經絕望的那名少將現在興奮的大叫著,其他將領也都微笑著。這些將領們沒有在意,他們每個人在說話的時候好像都喜歡引用華夏的古話。

舊號,凌晨,在外海的日美聯軍突然向著韓國方向開進,同時還有部分戰鬥機和轟炸機從日本起飛。目標也是韓國,日美聯軍終於得到了上面的最新命令。

共和冤不竹,引赴用民王黨。美國國內的民主黨已經組建了臨時政府,參議院院長臨時兼任代總統。等一周之後黨內會選出一個代表。這個代表在通過美國人民的選舉就可以正式接任總統。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只要黨內選出代表出來。這個代表肯定可以接任總統,共和黨已經沒有任何能力和他們競爭。

代總統是摩根家族的人,摩根家族已經答應了洛克菲勒的合作請求。自然不會沒有任何的表示,同意日美聯軍對韓國國防軍進行武力幫助就是他們的第一個。命令,這件工作本就是洛克菲勒之前做的,現在摩根只不過幫他們完成而已。

自美聯軍一動,雇傭軍那邊就的到了消息,這些天雇傭軍也一直盯著這支部隊,對任何對自己有威脅的力量雇傭軍都不會放鬆警慢,這是他們的一個,優點。

日美的戰鬥機還沒有抵達韓國。在華夏的吳庸就得到了這個消息,日美聯軍會這麼快突然行動吳庸也感覺到驚訝,不過對此吳庸並沒有在意。他正愁著自己沒有和日本開戰的理由,現在這個理由自己送上來了。華夏要打日本,無論從哪方面來講對吳庸都有利,吳庸可以想象得到,以華夏和日本世仇的關係,一旦開戰日本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悲慘。

讓雇傭軍和日本先開火,然後華夏以雇傭軍軍事同盟的關係正式對日本宣戰,這個理由不得不說確實很勉強。不過國際上的事情往往就是這樣,首先看的是你的實力,你若沒有實力,我以任何一個莫須有的理由都可以打你。吳庸上輩子美國打伊拉克不就是一個鮮明的例子,打下去一年,最終也沒發現任何一點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華夏也明白這點,不過有個牽強的理由也比沒有強,沒有任何理由開戰那才是大大的忌諱,會讓全世界的國家都對你起戒心,甚至聯合起來對付你。 秀水閣位於玉林街尾,臨水的舊式建築,風格古郁,富麗堂皇。

「先到後院休息一會兒,晚宴在三樓的小宴會廳。」郭德全在前面領路,帶著大家進入風格別異的後院。

後院都是臨水軒榭的小閣子,縷空木窗四開,修竹茂竹,沙沙作響,不用空調,卻一點都感覺不到暑氣。

「這裡環境不錯,秀水閣,好像沒聽說過?」顧曉玲看了林泉一眼。

「入得了顧姐耳的酒店,我怎麼請得起?顧姐不要嫌我小氣啊。」

「在小柳面前裝嫩,卻敢跟我開玩笑?這酒樓新開的?」

郭德全掏出燙金名片,遞到顧曉玲嬌嫩無骨的手裡:「老店新開,還請顧主任多多光臨。」

林泉拆開一條軟中華,給行政科的人每人分了一包,塞到秦明手裡的卻是兩包大熊貓。秦明這時才曉到晚宴得上茅台,不然配不上大熊貓啊。心裡清楚行政科今天是配角,讓兩名副科長招呼大家打牌,他和楊昆、顧曉玲、林泉湊一桌,林泉推辭說要招呼大家,將位置讓給趙坤義,趙坤義等的就是這個機會,自然不推讓。

柳致也不打牌,安靜的站在顧曉玲後面看牌。

趙坤義八面玲瓏,有他在場,絕對不會冷落顧小玲、楊昆、秦明、柳致中的任何一位,林泉到其他房間走了一圈,回到前廳,郭德全正站在打足冷氣的大廳里抹鼻子上的汗。

「郭叔叔,郭子呢,他總不能比趙秘書長晚到吧?」

「在家裡洗澡換衣服,一會就跟趙靜過來。」

林泉轉過頭才笑出來,郭保林跟趙靜到家裡洗澡換衣服,怎麼著也得整半個小時才能出來。林泉走進小宴會廳,給建行濱江道分理處的吳國新掛了電話,聽得出,吳國新正在辦公室等他的電話,「嘟嘟……」才響了兩聲,電話就讓吳國新迅速的提起來。

「我馬上就到,濱江道到玉林路很近的,我有車,二十分鐘就到。」

濱江道在開發區,走西外環過來,堵車情況不會太嚴重。在等吳國新的二十分鐘里,林泉不由擔心吳國新是不是跟趙增的關係很密切,如果是趙增看重的人,貸款的事還是不找吳國新為好,免得將趙增也拉入漩渦之中。等看到他對秦明、楊昆、顧曉玲等人也是一臉諂媚,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吳國新真能巴結上趙增,在秦明等人面前的心態就會平和許多。

林泉不敢站在顧曉玲的後頭看牌,站在那裡目光會忍不住往她衣領子里鑽。

這一桌是玩「三打一鬥地主」,由於顧曉玲、楊昆、秦明都不是今天的主要人物,趙坤義也就玩的不大,這會兒工夫才輸掉一千多塊錢。看著楊昆面前的錢疊得比顧小玲還厚,就知道他是一個性格強勢的人,至少不會在顧曉玲面前收斂。秦明站起來要給吳國新讓座,吳國新連忙將他擋住:「秦科長打得比我好。」

「銀行不就是給大夥發錢的嗎?」顧曉玲媚眼拋飛,「秦科,讓吳主任給我們發發錢。」

吳國新只得頂上秦明的位置,秦明走到林泉的身邊,小聲跟他解釋:「趙秘書長負責協調的外經委、外貿委,跟建行有合作關係,吳國新是想讓濱江道分理處在靜海各分理處當中一枝獨秀,經常過來做趙秘書長的工作。」

這是吳國新跟中心支行的內部競爭,大概他在建行上層里有支持,不然外經委、外貿委所需要的資金,不是一個小小分理處能夠解決的。

三打一鬥地主,以二十元起點,吳國新掏出一疊百元大鈔,林泉接過來,說道:「我給吳主任換零錢去。」走到前廳,從自己包里點出一千元來,讓郭德全換成零鈔,放在百元大鈔上面,剛回到後面,就聽見楊昆嚷著讓吳國新付錢。

吳國新接過林泉手裡的錢,捻了一下,發現底下的百元鈔沒有少,不動聲色將零錢點給楊昆。秦明站在吳國新的身後,看出其中微妙,心裡詫異,林泉完全沒必要討好吳國新,轉念一想又釋然了:楊昆、顧曉玲擺明了要贏吳國新的錢,硬讓吳國新坐上去輸錢的話,他的心裡一定不會太好受。林泉是主人,這麼做是為了不會讓來賓心裡添堵;對於吳國新而言,有一種受到重視的感覺,就算牌局過後會將錢還給林泉,內心卻沒有一點不痛快了。

秦明對林泉年紀輕輕為人處事卻這麼老到相當佩服,認為他緊跟著趙增的步伐進入仕途,一定會有大發展。 漢城。雇傭軍指揮基地,日美聯軍的大批戰鬥機起飛瞞有一里,在他們起飛之後雇傭軍空軍指揮部就得到了戰鬥指令,起飛迎敵。

地面上,雇傭軍對韓**方的進攻又加大了不少,各種火炮、導彈輪番轟向韓軍陣營,原本是因為後勤補給不足車侯羅他們才省著用,網網他們得到了消息,大老闆吳庸已經從俄羅斯又為他們採購了一批俄式裝備,雇傭軍自主生產的導彈也會通過秘密渠道源源不斷的為他們運送而來,讓他們不要為後勤補給擔憂。

「一次飛來三百架戰鬥機,哼,手筆倒挺大!」

車侯羅把一支筆丟在面前的地圖上,日美聯軍的戰鬥機已經進入韓國境內,雇倪軍也查出了這批戰鬥機的具體數量,三百架戰鬥機,沒有轟炸機,看來這批戰鬥機只是支援奉化的韓軍。

「是不小的手筆,不過三百架戰鬥機對我們來說還不算問題,只是被這批空軍牽制之後,對他們的後手想要預防就有些難了!」

保羅也點了點頭,看著地圖低著頭說道。

「你的意思是,他們是耍登陸?」

車侯羅心中一動,急忙問道。在打仗上車侯羅可沒有平日顯得那麼笨拙。

「十有**!」保羅點了點頭:「單靠空軍是不可能打敗我們,他們既然已經動手,前提條件就是和韓軍匯合,要是沒有了那些韓軍,他們的行戰只會變成侵略,也會給他人口舌!」

「沒錯,應該是這樣!」車侯聳看著地圖,眼中閃爍著點點精此,,剛才他一直在考慮著奉化的韓軍怎麼儘快消滅,忘記了這一點。

「哈哈,沒錯,你們猜的很對。他們就是要登陸!」

指揮部外面,突然傳來一道濃厚的笑聲,車侯羅和保羅猛然一驚,兩人急忙回頭,驚訝的看著大步走進來的一個公

進來的一個人典型的俄羅斯人的樣子,高大威武,正微笑看著他

「副總司令!」

兩人驚訝之後急忙站直了身子走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安德

「別這麼驚訝,坐吧!」

安德烈自己徑自找了個椅子坐了下來,車侯羅和保羅急忙都走上前去,不過並沒有坐下,兩人獃獃的看著安德烈,根據報告安德烈現在還應該在大海上帶著海軍來支援他們。怎麼突然就出現在了他們的指揮部里,而且,都到了他們這裡兩人才知道。

「不要奇怪。其實我一開始就沒有跟著海軍,之所以傳出那樣的話是為了迷惑別人,兩天前我就到了華夏,這兩天我一直在華夏,今天才從華夏趕到這裡來!」

安德烈似乎看出了兩人的疑惑。微笑著解釋了一遍,隨後笑笑說道:「不要這麼緊張,是我命令外面的人不要告訴你們的,坐下來說話

兩人答應了一聲,這才坐下來。安德烈的突然到訪讓兩人驚訝的同時也敲響了一個警鐘,指揮部外面有很多的警衛,還有他們的貼身警衛,安德烈來居然沒一個人向他們彙報,不管安德烈用的什麼方法,足以看出雇傭軍對手下將領的控制力還是非常強的。

車侯羅想想也就過了,對他來說倒沒什麼,反正他都已經打算這輩子死跟著雇傭軍,不會有別的想法。

保羅驚訝的同時就有些后怕了,保羅是有野心的人,曾經不是沒有過其他想法,若不是他的野心表露的太突出,朱奇他們恐怕也不會對他有所提防,能力有我會用你,但是該敲打的時候絕對要敲打敲打你,安德烈這麼直直的出現在他們的面前,未嘗沒有敲打一下他的意

「副總司令,您從大老闆那裡來,是不是帶來了什麼新的指示

保羅首先小聲的問了一句。壓下心中的驚駭,一些其他的心思保羅倒是減少了許多。

「沒錯,是有一些新的指示!」安德烈輕聲笑了笑:「這次我從老闆那裡獲愕了一個好消息,日美聯軍方面我們不用在擔心日本了,華夏會以我們軍事同盟的名義在三天之內必然和日本開戰,到時候我們只要對付一個美國就行,不過以美國目前的形勢來看,他們能派來的兵力也不多,空怕用不了多久他們也會退兵!」

「華夏會出兵!」車侯羅和保羅互相看了一眼,兩人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驚訝。

一直以來,華夏給人的印象就是韜光養晦、積厚待發,即使南海事件華夏的強硬也沒人改變這個看法。畢竟南海一事對華夏來說是一個。絕佳的機會,其他國家遇到這種情況自認也不會放過這種機會,更何況南海本來就是華夏的領土,南海事件也是華夏收回自己領土的做

可主動以軍事同盟的關係出兵那就不一樣了,雇傭軍和華夏的關係全殊皆知,可雇傭軍兩次和美國作戰,一次和日本作戰華夏也沒有過任何的表示,這次只不過在韓國和日美產生了摩擦,華夏就要直接出兵,難免有些讓人無法理解。

「不用想了,這」滅是你們目前所要關心的事情。好好的把韓國的事情解喉。幾斤

安德烈輕聲說了一句,兩人立即點了點頭,身為雇傭軍副總司令,安德烈自然知道華夏攻打日本的最主要原因,若是短期之內華夏打不下日本或者沒起到作用,恐怕雇傭軍也會參戰,日本絕對不可能讓他們擁有核武器。

「轟轟轟!」

日美聯軍的空軍和雇傭軍空軍終於交上了火。於此同時日美聯軍的戰艦也開始向預先定下的登陸地點前進,他們要趕在雇傭軍支援的海軍來到之前在韓國搶先登陸,佔據一個港口。

日美聯軍的行動給奉化的弗軍帶來了無限的希望和激情,在雇傭軍停止進攻的時間裡,他們居然進行了反攻,一些原本不在說的大話也被他們重新放了出來,這些弗國人好像不吹上那麼兩句就顯不出他們的能耐似的。

華夏,中南海。雇仍軍和日美聯軍交上火的第一時間這裡就得到了消息,軍委,政治局常委都在進行著緊急會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