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無雙目光一瞥,落在了那個盒子之上,冷笑道:「你倒是挺識時務的,這麼早就把骨灰盒準備好了。」

「這個盒子肯定當不成骨灰盒,盒子裡面的東西,倒是可以要你的命!」

范浪開啟盒子,霎時間能量洶湧,如同火山爆發,瞬間席捲整座擂台。一小塊黑色的晶體從中飛出,體積雖然不大,卻令人為之膽寒。

「這難道……『負能源晶』?」公孫無雙笑不出來了。

「沒錯,就是這東西。」范浪伸出右手,抓住了黑色晶體,皮膚被生生燙傷,黑色晶體順勢融入到了血肉當中。

這塊所謂的負能源晶,算是公孫無雙的一大剋星,同時也是范浪的後手。

這一戰太過關鍵,不容有失,所以范浪做了兩手準備,第一手準備是讓雪月神帝偷襲宇宙根,第二手準備就是負能源晶。

要是第一方案成功了,第二方案就不需要了,可以把負能源晶留下來以備後用。只可惜,范浪被人擺了一道,不得不將這張底牌亮了出來。 事物往往都是相對應的,有陽就有陰。

宇宙本源是大千宇宙的核心,維持著各種法則的運轉,蘊含著無窮無盡的能量,而這種能量屬於「正能」,與之相對的,是一種「負能」。

負能早在混沌初開之時就誕生了,在混沌初開之前,到處都充斥著負能,這是一種禁忌的力量。

在負能存在的地方,不允許其他任何事物存在,無論是法則、空間、時間、以及風火雷電等等,統統不許存在。

負能抹殺一切,拒絕一切,比虛無還要極端,是真正的「無」,或者說「零」。

混沌初開,從零變成了一,再從一變成二,一步步演化萬物。

那場奇迹般的大爆炸,消除了大量的負能,為世間萬物搶奪了存在的空間。

在那以後,負能就變得少之又少了。

而負能源晶,就是由負能所凝聚而成的晶體,是在混沌初開的爆炸中所形成的,只有那種極端的碰撞,才能產生出負能源晶。

原本負能源晶有很多塊,後來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不斷減少,直到幾近絕跡。

此時此刻,范浪的手上融合了一塊稀有的負能源晶,獲得了負能的力量。

負能剛好跟宇宙本源相對立,會對正能產生克制。

既然能剋制宇宙本源,當然就會克制公孫無雙!

看著融合了負能源晶的范浪,公孫無雙第一次產生了本能的恐慌,覺得對方威脅到了自己的生命,這種感覺之前從未有過。

「你倒是笑啊,你以前不是很喜歡笑么,怎麼現在笑不出來了?」范浪催動負能,彷彿帶來了宇宙的末日,拒絕一切存在。無論是好的壞的,宏觀的微觀的,統統都將走向歸無的終焉。

負能就好像是壓抑著燭光的黑暗,令公孫無雙的力量暗淡了下去,雙方此消彼長,勝利的天平填上了新的砝碼,出現了傾斜。

「負能源晶又如何,宇宙本源的能量無窮無盡,都可以為我所用,我就不信你手上這一塊小小的石頭能反敗為勝!」

公孫無雙不信這個邪,重整旗鼓,捲土重來,釋放出第二宇宙,將范浪籠罩在內。

另一個嶄新的宇宙出現了,裡面有億萬星辰,有世間萬物,公孫無雙揮舞魃刃,無數的星辰隨之飛出,統統轟向了范浪。

負能覺醒!

范浪催動負能,整個人能量爆發,形成了一種死寂的灰色,摧毀除了負能以外的一切。

那種死寂的灰色擴散開來,所過之處,萬物不留。

無數的星辰從四面八方轟擊而來,撞在了負能之上,直接消失不見,連個影子都沒剩下。

像是這種跟整個宇宙相對立的恐怖力量,連武神都難以掌握,就算是范浪也只能通過負能源晶來間接操控,而且時間十分緊迫。

負能源晶會不斷消耗,一旦耗盡就會導致負能失控,對范浪產生反噬,後果不堪設想。

范浪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分出勝負,這個時間甚至比狂暴程序的維持時間還要短!

時間寶貴,不能浪費,范浪手腕一晃,釋放出除了魂主分身之外的所有分身。

五個分身一起出動,聯手布置陣法,配合非常默契,將公孫無雙這個前所未有的強敵包圍其中。

這個陣法原本是用神力來催動的,現在卻換成了負能,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負能構成的陣法將公孫無雙困在裡面,切斷了他與外在的種種聯繫,甚至連宇宙本源的力量都受到了阻礙。

以前的宇宙本源,為公孫無雙提供的能量如同大海一般用之不竭,而現在縮水成為了一條斷斷續續的小河溝,差別實在是太大了。

在這樣的力量面前,就算是宇宙第一天才也要甘拜下風!

公孫無雙發現,不光是自己的能量受到了壓制,就連各種法則效果都變得不穩定了,就跟耗子見了貓似的,天然的畏懼著負能。

「可惡!范浪你這個卑鄙小人,凈是用一些卑鄙手段,挖空心思走這些歪門邪道,不敢跟我正面交鋒!」公孫無雙氣急敗壞道。

「先想想我們之間的境界差距,然後再來說這種話。從一開始,這場戰鬥就是不公平的,也不需要所謂的公平。甭管我用什麼手段,借用什麼力量,只要能贏你就夠了!」范浪出言反駁。

「贏我? 期待在地下城相遇 就憑你也配!」

「配不配,很快就知道了。」

范浪催動負能,化作一頭龍形,對著公孫無雙飛撲過去。

別看公孫無雙嘴硬,真正動起手來的時候,卻不敢跟負能硬碰硬。負能幾近絕跡,他對於這種力量知之甚少,根本不知道應該怎麼應付。

「吼!」

灰色的負能之龍上下翻飛,連連撲擊,逼得公孫無雙狼狽不堪。有一次龍爪沾了他的邊,被觸碰到的位置,立即消失不見。

公孫無雙之前那一次的大驚失色是故意裝出來的,而現在的表現是真的。自從他被譽為宇宙第一天才以來,還是第一次這般狼狽,完全落入了下風。

「不,不行!堂堂的宇宙第一天才,豈能讓范浪這種小人物騎在頭上?宇宙本源終究是外力,就算沒有它幫忙,我也一樣是宇宙第一天才!」

公孫無雙心有不甘,乾脆捨棄了宇宙本源的幫助,改為施展別的絕世神功。像他這樣的天才,身上的手段層出不窮,絕不會在一棵樹上弔死。

時空雙絕!

公孫無雙同時操控時間與空間,對於兩種法則的控制,都達到了登峰造極的水準。

在時間方面,他將效果對準了負能源晶本身,要將這塊石頭打回原形,使其退化成為最初的狀態。

在空間方面,他在壓縮空間,要把范浪活活擠壓致死。

就算沒了宇宙本源,公孫無雙的實力仍然強的離譜。

時空法則同時發揮作用,試圖扭轉局面,卻只是徒勞無功。負能拒絕一切存在,就算是法則也撼動不了負能。

法則是宇宙本身的法則,而負能壓根就不屬於宇宙,自然不受法則的影響。

這就好比是兩個不同的國家,一個國家的法律,管不著另一個國家的人,兩者是全然不同的體系。

范浪操控負能之龍,再一次猛攻公孫無雙,狠狠咬向了對方的腦袋! 面對氣勢洶洶的負能之龍,公孫無雙急忙閃避,扇動背後的神翼,摺疊空間維度,身影變得飄忽不定。

可惜在負能面前,這些手段統統無用,負能之龍撕破空間維度,一口咬在了公孫無雙的身上,扯下了小半邊的身體。

公孫無雙深受重創,傷到了神軀要害,臉上的驚慌之色變得更加明顯。

時光倒流!

公孫無雙身懷一種特殊的絕世神功,是專門用來保命的,一旦他受了重傷,危及生命,自身就會進入時光倒流,倒退回到受傷之前的狀態,藉此來快速療傷。他曾經依靠這個有點「賴皮」的能力,擊敗過許多強大的對手,尤其是在消耗戰中最為顯著,甚至可以讓他立於不敗之地。

能把公孫無雙逼到使用這招保命絕技,已經很不容易了。

公孫無雙身上閃耀著時間之道的光輝,受傷的神軀急速變化,剎那間恢復如初。

凡事都有極限,公孫無雙能讓自身時光倒流回從前,已經是逆天行徑,要是讓他把范浪也一併送回過去,就辦不到了。

把一個凡人送入時間隧道很容易,把一個強者送入時間隧道就難了。

很多時候,時間比空間更加難以干涉,會受到宇宙意志的限制。

「范浪!你所仰仗的,不過是手裡那點負能源晶而已,等它耗光之後,你還拿什麼來對付我?我可以無數次的時光倒流,你永遠都殺不了我,我能耗得起,你卻耗不起!想要打敗宇宙第一天才這個傳奇,你還沒那個資格!」

公孫無雙氣急敗壞的大喊著,選擇了暫避鋒芒,盡量採取守勢以及東躲西閃,不敢與負能正面抗衡。

「真以為時光倒流是萬能的?」范浪冷哼一聲,命令幾個分身收縮包圍圈,讓公孫無雙變得寸步難行。

范浪本尊也加緊攻勢,利用所剩不多的負能源晶窮追猛打,施展出各種攻擊手段。

在負能的加持之下,哪怕隨便一種武學,都會變得無比致命。范浪的各種攻擊手段,都得到了翻倍的提升。

負能幾近絕跡,了解的人不多,見過的人就更少了。

周圍那人山人海的觀眾,大多都只看了個熱鬧,卻看不出其中的門道。就算是門外漢,也能看出范浪佔據了上風,現在的局勢完全是范浪在壓著公孫無雙打。

這個結果,實在是出乎了絕大多數人的預料。

不是大家小看范浪,而是公孫無雙實力太強,名頭太大。

公孫無雙可是縱橫宇宙的一個傳奇,成名時間比范浪早出太多太多。

還是那句話,能擊敗傳奇的,只有另一個傳奇。

而周圍的所有人,都是這一刻的見證者。

「我沒有看錯吧?堂堂的公孫無雙,竟然落入了下風,被范浪逼得節節敗退。」

「范浪使用的是什麼手段,真是太強大了,以前從未見他用過啊!」

「如果我沒認錯的話,范浪使用的是負能,一種跟宇宙背道而馳的能量。負能不容於世,也不被世間所容,兩者互相排斥,無法共存。早在創世之初,負能就已經絕跡了,後來極少能夠看到。真沒想到,范浪竟然掌握了負能,也難怪公孫無雙不是對手。就算是一方神祖,在面對負能的時候,也會很頭痛的。」

「用這種身外之物來取勝,未免有點勝之不武了吧。」

「不見得。一來,誰都免不了要用身外之物,能拿出負能這種殺手鐧,本身就是一種本事。二來,現在論輸贏還言之過早,公孫無雙不是那麼容易擊敗的,否則他就不是宇宙第一天才了。」

觀眾們各自交流,不乏一些有見地之人。

毫不誇張的講,全宇宙各處都有人在關注著這場天才對決。

眾目睽睽之下,戰況也在不斷變化。

隨著包圍圈的收縮,公孫無雙就好比是被困在淺灘上的魚,處境愈加糟糕。在此期間,他曾經數次受傷,全都靠著時光倒流恢復到了受傷之前的狀態。要不是有這個保命絕技,他恐怕早就堅持不住了。

公孫無雙幾乎被逼上絕境,連躲閃的空間都沒多少了,向四周望去,到處都充斥著負能。

他目露凶光,決定放手一搏。

「范浪,這是你逼我的!」

公孫無雙怒嘯一聲,使出極端手段,催動身上佩戴的一塊寶物玉佩,創造出新的時空維度。

豪門小夫人 在這個全新的時空維度當中,出現了另外一個公孫無雙,兩人都是貨真價實的。只不過,一個是身處過去的某個時間點上的公孫無雙,一個是現在的公孫無雙。

緊接著,又出現了第二個時空維度,裡面有著第三個公孫無雙,他來自於未來的時間點。

三個不同的公孫無雙重疊到了一起,過去、現在、未來三點交織,融合成為了同一個公孫無雙!

這個融合之後的公孫無雙,獲得了過去與未來的力量,實力翻倍增加!

這算是另外一種形式的作弊了,翻倍提升的幅度雖然不如系統,但也堪稱恐怖,畢竟公孫無雙原本的實力就遠遠凌駕在范浪之上了。

公孫無雙的外觀發生巨大的變化,難以抑制的神力從身上宣洩而出,表情變得扭曲猙獰,雙眼斗射神光,身材膨脹一圈,體表浮現出複雜的時空法則紋路,鎖定住這種逆天的融合狀態。

這種狀態註定不能長久,而且會有後遺症,公孫無雙不願意輕易動用,現在完全是迫不得已。

連帶著他手上的魃刃都發生變化,變得更加張牙舞爪,延伸出一根根雪亮的利刃。

「就算是負能又如何,現在的我強如仙人,無所不能,至高無上!」

公孫無雙聲音轟隆,揮舞手上的魃刃,對著腳下用力刺出,以他自身為中心點,擴散出一圈無差別的全方位攻擊。

女學霸在古代 轟隆隆!!!

衝擊波橫掃四面八方,這種極致的力量,已經達到了一力破萬法的程度,打破了力量的定義。

兩股力量互相碰撞,是天才的對決,也是傳奇的碰撞,孰勝孰負,即將分曉。 普通的力量,根本撼動不了負能分毫。

公孫無雙三點合一,過去與未來交織在一起,從不同的時空借來力量,打破了負能的鐵律。

之前一直勢如破竹的負能,竟然被公孫無雙的力量硬生生的抵擋下來,先是頓了頓,接著向後逼退。

碰撞所產生的餘波橫掃八方,負責布陣的五大分身同時受創,一個個口吐鮮血,差點支撐不住。

要不是范浪之前強化過這幾個分身,現在就是另外一個局面了。

「堅持住!他這是在狗急跳牆,只要撐過了這一波,勝利就是我們的!」范浪大喝一聲,身先士卒,擔當主力,催動四十倍狂暴,加強負能源晶的力量,化作了一圈負能光幕,將公孫無雙籠罩其中。

這一下就好比是大網撈魚,先是罩住,接著收網。

負能迅速收縮,壓制著公孫無雙的力量,後者當然不會坐以待斃,公孫無雙劇烈反抗,連連爆發,導致負能的包圍圈膨脹了幾下。

到頭來,還是負能更勝一籌,包圍圈膨脹了幾下之後,就開始一路收縮,逼得公孫無雙也跟著收縮。

時光倒流並不是萬能的,這個倒流本身,需要一個時間,如果在極短的時間內將公孫無雙殺死,那他就失去了時光倒流的機會。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弊端。

枕上婚約,老公入列請立正 只要掌握了這些,就有殺死公孫無雙的機會!

「你錯就錯在跑來參加這次比武招親,現在後悔也晚了,就算你是宇宙第一天才,也別想碰洛神一根頭髮!」

范浪催動負能,縮小成為了巴掌大的灰色光球,將光球連同裡面的公孫無雙一起抓在了手中。

光球裡面不允許任何事物存在,瘋狂的抹殺一切,公孫無雙抗衡不過,先是護體手段被破,接著身體受傷,情況岌岌可危。

絕境之下,他只能動用老本行,再一次時光倒流。

在時光倒流的過程中,負能持續對他造成傷害,他一邊倒流一邊受傷,根本不給他恢復到全盛狀態的機會。

另外,負能會對時空法則造成破壞,這也是個致命的關鍵。

向來無往不利的時光倒流,這一次不管用了,演變成了一種入不敷出的狀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