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天王想了想,試著提了兩樣寶物出來,結果洛神公主很痛快的答應了,真是為了輪迴聖典下了血本。

「連這等寶物都捨得拱手相讓,看來你的父皇是真的寵愛你,父愛如山啊!既然你求到了我這位長輩身上,那我就破例幫你一次好了。」六道天王微笑道。

「多謝院長成全!」洛神公主大喜。

「你先別高興的太早,我的本尊並不在這裡,而是在另外一處地方闖蕩,暫時不方便回來。這次我只能用化身來幫你參悟,效果可能會很有限。」

「只用化身的話,有幾分成功的把握?」

「單靠我的這個化身,只怕有點不夠,我倒是想到了另外一個人能幫上忙,他同樣學成了輪迴聖典,可以與我的化身一起發功幫你。」

「你指的人是……」

「沒錯,正是范浪。整個極光學院,只有他跟我練成了輪迴聖典,也只有他跟我能幫你。」

「怎麼又是他!」

洛神公主有些惱火,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總是擺脫不掉范浪,總是會跟范浪糾纏到一起。她的前身是如此,她自己也是如此。

真是一段剪不斷的孽緣!

「看來你跟他淵源很深,你們之間應該有過一些磕磕碰碰。眼下以大局為重,為了學成輪迴聖典,還請公主暫時放下你跟他的芥蒂。」六道天王笑吟吟道。

「我跟他沒什麼淵源,也沒什麼芥蒂,就是兩個形同陌路的人。」洛神公主惱道。

「既然這樣,那就更沒什麼好遲疑的了。」

「這……好吧。」

「公主想開就好。我這就去安排,把范浪給叫過來。你求我幫忙,給了我好處,我讓范浪過來幫忙,自然也不會虧待他。」

六道天王當即下令傳召,把范浪給叫了過來。

院長大人發話,范浪當然要來。

洛神公主偏過頭,故意不去看范浪,就好像飄過來的是一團空氣,壓根就沒人。

六道天王把事情說了一下,范浪很快就聽明白了,他是個現實的人,當場就談到了報酬問題。

六道天王伸出了兩根手指頭,說道:「事成之後,兩萬學分。」

「少了點,這可是幫了洛神公主的大忙,以堂堂洛神公主的身份,那麼的牛逼哄哄,就值兩萬學分?這不是埋汰人嗎?」范浪討價還價,給洛神公主扣了一頂高帽子。

「你小子還真是貪心,給你這麼多學分還不滿足。好吧。看在你是學院重點的栽培對象,給你提高到兩萬四。」

「湊個整,三萬好了。」

激情似火,腹黑顧少強索歡 「你當這是買菜呢?來回討價還價?」

「院長,我忽然覺得自己有點不舒服,這幾天可能施展不出輪迴聖典了。」

「……」

六道天王又好氣又好笑,搖搖頭道:「算我怕了你這小子了,三萬就三萬,這是指成功之後的報酬,如果沒能成功,那就只有五千學分的補償。你想得到三萬學分,那就賣賣力氣,別出工不出力。」

「院長放心,錢到位了,我的力氣也肯定到位。」范浪笑的那叫一個燦爛。

旁邊的洛神公主聽到了全部的對話,流露一臉嫌棄的表情,很看不慣范浪這種討價還價的貪婪表現。不過反過來想想,她想學會輪迴聖典,同樣是一種貪婪。

「好,事情談妥了,什麼時候開工?」范浪問道。

「公主很心急,乾脆現在就開始吧。走,我們三個一起去傳功塔。」六道天王一揮手,直接撕開空間,帶著身邊兩人瞬移到了傳功塔頂層。能在極光學院里這樣來去自如的人,也就只有他了。 眾人到了傳功塔頂層,這裡還跟之前一樣,有著大型陣法,還有六面帶有壁畫的牆壁,畫的是六道景象。

六道輪迴,囊括在同一個宇宙當中,彼此互相連接,互相滲透,比如六道中的鬼道,就隱藏在黑洞的盡頭,那是死亡的世界。

其他的天道、妖道、修羅道等等,也各有各的區域。

極光神國所在的區域,當然是典型的人道領地,所以是人族最為強盛。換成其他的區域,就是其他種族稱王稱霸了。

當然,只要有實力,上窮碧落下黃泉,哪裡都能去得。

「公主殿下,這次多了我們兩個,情況有所變化,你要按我的吩咐去做,萬不可大意。參悟輪迴聖典是有風險的,一個不小心,就可能讓靈魂迷失在輪迴當中,從此永不超生,比死亡還要可怕。你先進入陣法,將種種設施啟動,進行初步的參悟,隨後我再跟范浪見機行事。」六道天王吩咐道。

「有勞院長了。」洛神公主道。

「怎麼只對院長說有勞,還有我這個幫手呢。」范浪在旁邊插話道。

「也有勞你了。」洛神公主的眼角抽了抽,但是沒轉頭去看范浪,就好像看一眼范浪就會中毒似的。

范浪倒是在看著洛神公主,那優美的側臉曲線映入眼帘,恍惚之間讓他回想起了昭曉曼,兩個女人重疊在了一起。這個感覺一閃而過,彷彿風吹水面,接著蕩漾起來的是一種悵然若失的情緒波動。

隨後,洛神公主走進了陣法,整個陣法啟動,構造極其複雜,堪稱鬼斧神工。對面的六面牆壁也產生了神奇變化,浮現出立體的六道影像,勾勒出六道輪迴的宏偉圖景。

洛神公主自行參悟,捕捉著那捉摸不透的輪迴法則。

過了一會兒,六道天王轉頭望向了范浪,說道:「該輪到我們出手了,接下來我們兩個要施展輪迴聖典,把洛神公主的魂魄送入到輪迴法則當中,讓她經歷一場模擬的輪迴,進而感悟到輪迴法則的奧妙。你的輪迴聖典初學乍練,還有生澀之處,這次主要以輔佐我為主,聽從我的安排。洛神公主身份特殊,寧可參悟失敗,也決不能有半點閃失,你明白嗎?」

「明白了,寧可無功,不可有過。」范浪微笑道。

「恩,我先出手,你聽我安排。」

六道天王走進陣法當中,盤坐在了洛神公主的右側,動手施展出輪迴聖典,與此地的陣法結合在了一起。

原本虛無縹緲的輪迴法則,一下子變得清晰明朗,呈現出了清晰的形象,是立體的發光圖案,面積難以衡量,從這裡一直延伸向四面八方,就好像伸展枝杈的參天大樹。

「范浪,該你了,先這樣做……再……」

六道天王出言指導。

范浪依言而行,盤坐在了洛神公主的左側,與六道天王兩人就好像是左右護法,一起施展輪迴聖典。

多了他的力量,這裡的輪迴法則變得更加清晰了,幾乎化作了實質,大大強化了陣法原有的效果。

這個待遇絕對是普通人得不到的。一般人來到這裡,能利用現有的設施參悟就算是很奢侈了。

「公主,我接著就要把你的一部分魂魄送進輪迴了,你做好準備,千萬穩定住你的心神,不要被輪迴迷惑。輪迴百世,千變萬化,一切不過是過眼雲煙,你永遠是你。」

六道天王說罷,調整輪迴聖典的效果,周圍的法則形象頓生變化,一道道線條劇烈閃爍。

范浪也在一旁運功,給六道天王打下手。

其實他剛學會輪迴聖典沒多少時間,因為系統的學習功能幫助,所以進步神速,難以用常理揣度。

六道天王發現范浪的表現比自己想象的要好得多,誇讚道:「看來你真的很適合學習輪迴聖典,才短短時間,就有了這樣的成就,真是出乎我的預料。而且這段時間你都是自行參悟學習,並沒有來請教我,更是難能可貴。這門輪迴聖典,算是後繼有人了,再給你一些時間,將來必有大成。」

「院長過獎了。」范浪謙虛了一句。

現在不是閑聊的時候,六道天王沒有再說閑話,繼續催動輪迴聖典。

接著就見洛神公主的身體飄出了一道意念體,或者說是她的魂魄,只是叫法不同而已。

這只是她全部意念的一部分,僅僅是將這一部分送進輪迴就已經很危險了,如果全部送進去,那就更危險了,等於鋌而走險,九死一生。

洛神公主的意念體脫殼而出,融入到了輪迴法則當中,在那發光的線條中遊走飛舞。

「公主,我與范浪會發功幫你進入輪迴,追溯你的前生今世,還會讓你轉世投胎,真真假假,虛虛實實,就看你的造化了。」六道天王交代道。

洛神公主就好像投入了大海的一葉扁舟,隨著大風大浪而沉浮,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走向。

輪迴法則先是將她送回到了前世,投影出了她前世的景象。

那時候她仍是公主,只不過跟現在的身體不同,這是輪迴轉世的特點之一,每一次的轉世,都會換成不同的軀殼,而內在的靈魂是永恆不變的。

她前世的人生進度被大大加快了,人生經歷的種種飛掠而過,快到目不暇接,漫長的光陰壓縮成了彈指一揮間。

范浪作為外人,以置身事外的角度,看到了洛神公主前世的一些人生片段,有小時候的蹣跚學步,有長大之後的鳳儀天下。

最後一個畫面,是洛神公主前世被殺時的景象,她死在了敵人的手中,連魂魄都被打散了。

這段人生結束,洛神公主投身於了下一次的輪迴,她的意念體被輪迴法則送進了一條魚的身體里,轉世成為了一條魚,在水中遊盪覓食,一生都在重複這些事情,而且非常短暫。

一次次輪迴,在六道的滾滾紅塵當中起伏,身份不斷變化,可能高高在上,也可能卑微至極。

洛神公主在此過程中,親身體驗到了輪迴聖典的奧妙,終於大徹大悟,邁過了那道門檻。

「紅塵滾滾入輪迴,夢裡尋香彼岸花!」

洛神公主聲音洪亮,自行施展出輪迴聖典,扭轉了輪迴法則,讓意念體跳出了六道,回到了本體所在之處。

「恭喜。」六道天王收了功,笑吟吟道。 「應該是我向院長大人道謝才是,多虧了你出手相助,我才能窺破輪迴聖典的玄機。」洛神公主開心道。

讓我們將友誼升華一下 「萬事開頭難,走出這第一步,接下來就好辦了。以公主的天賦才智,將來一定能將這門功法發揚光大。」六道天王鼓勵道。

「借院長吉言。」

洛神公主如願以償,非常高興,但張嘴閉嘴都是感謝六道天王,對范浪連一句謝謝都沒有,彷彿把范浪當成了空氣。

對此,范浪只能一笑置之,也懶得計較,反正他為的是那三萬學分,有這個就夠了。

六道天王跟洛神公主聊了聊,言盡之後,轉頭望向了范浪,冒出了一個心血來潮的想法。

「范浪,你有沒有興趣藉此機會看一看你的前世是誰?」六道天王提議道。

「我的前世?」范浪露出了感興趣的表情。

「將輪迴聖典修鍊到高深的境界,可以窺破輪迴,看到前生今世,甚至可以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以你現在的修為,肯定是辦不到的,我倒是可以幫你一把。現在剛好我們都在,所以我才有此提議,過了這村兒可就沒這店兒了,你自己決定。」

「是免費幫忙嗎?」

「……」

「咳咳,堂堂的院長大人,豈會跟我一個小小的院生收費,我這話問的多此一舉了。」

「范浪,我之所以有此提議,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因為我感覺到你是一名覺醒者,體內有前世的力量在蠢蠢欲動。每個人都有前生今世,但只有極少數人,體內會殘留前一世的意志跟力量。」

「我是覺醒者?」

「怎麼,你自己還不知道?」

「確實不知道。」

范浪流露意外的表情,這個表情並不是裝出來的。

雖然他自己跟很多位覺醒者打過交道,但是從沒有發現自己是覺醒者,系統界面沒有這方面的標註,相關寶物也沒有任何提醒。

換成別人說他是覺醒者,他八成不會當回事,但是六道天王的話,應該不會錯,畢竟六道天王是這方面的專家。

「范浪,你體內沉睡著前世的力量,藏的非常深,只是一種朦朧的感覺。只有上位神才有可能感覺得到,上位神以下是根本探查不到的。你這一世驚才艷絕,脫穎而出,很可能是受到了前世的恩澤。我對你的前世,還是有點興趣的。只要你願意,我這就幫你探究。」六道天王道。

「這算是我的私人秘密,不想讓第二個人看到,如果院長能夠保證避而不看,那我就試一試。反之的話,那就算了。我不想覺醒,感覺現在就挺好的。」范浪道。

「不看就不看,本院長將輪迴聖典修鍊到大圓滿境界,早就看過了無數人的前生今世,對這方面早就麻木了,你大可放心。」

王爺,別崩人設 「好,那就有勞院長了。」范浪賣乖道。

這次輪到了范浪坐在陣法當中,洛神公主退了出去。

六道天王出手施展功法,扭轉輪迴法則,一手點在范浪的額頭,一手虛畫圓圈,那圓圈好似一面鏡子,連接上了范浪的前世。

「范浪,這是『輪迴之鏡』,很快會呈現出你前世的樣子,只有你自己能看見,我是不會偷看的。」六道天王道。

范浪的心懸了起來。

他屬於穿越者,情況特殊,其實連他自己都不能肯定,自己的前世到底是怎麼劃分的。

在地球上的經歷算作前世,還是更早之前?

那面輪迴之鏡可以給出這個答案。

如果鏡中呈現出來的是地球上經歷的種種,也就沒什麼看頭了,那些事范浪自己都記得。

范浪瞪大了眼睛,死死盯住輪迴之鏡,鏡面上暫時空無一物,只有白茫茫的混沌。

六道天王繼續發功,加強功法效果,令輪迴之鏡的面積有所增加,還隱隱約約的出現了一些影像輪廓。

過了片刻,輪迴之鏡中的影像依然很模糊,幾乎看不到什麼。

六道天王察覺有異,輕咦了一聲,疑惑道:「怪事,冥冥之中竟然有一股力量在阻礙我的功法,讓我難以追溯到你的前世,就好像是有人切斷了這條路。」

「還有這事?要不要我也施展輪迴聖典幫忙?」 我才不是中二病呢 范浪問道。

「不必,這件事你插不上手,我自己再試試看。」

六道天王說話之間,再度增強功法,要強行突破那道阻礙。

他這種舉動,觸碰到了不該觸碰的禁忌。

就算是上位神出手,也無法掌握世間的一切,有一些領域,是非常危險的。

有一股神秘的力量,穿越了時間長河,跨過了無數的空間維度,打亂了世間的各種法則,驟然降臨在了此地,以一種摧枯拉朽的神聖威能,轟擊在了六道天王的身上。

事情來的太突然,六道天王的胸口被瞬間洞穿,攻擊餘威不止,接著洞穿了傳功塔的牆壁,整個傳功塔從上到下受到衝擊,轟然崩裂開來!

六道天王瞪大眼睛,露出極度驚訝的表情,低頭看著自己的胸口,感受著轟在自己身上的力量。

這股力量之強,簡直可以用神聖偉岸來形容,連上位神都難以承受。

雖然這只是六道天王的一道化身,並非他的本體,但也絕不是誰都能傷到他的。

那力量繼續發揮毀滅萬物的破壞力,將六道天王身上的傷口擴大,彷彿烈火燎原,難以阻擋。

「怎麼會這樣?」

六道天王目瞪口呆,眼睜睜的看著傷口擴大,感覺這一切就像個夢,太離奇,太夢幻。

眨眼之間,六道天王的化身就被從裡到外吞噬了,殘軀碰的一聲爆開,化作了四散的碎片。

傳功塔受到了牽連,轟然崩塌碎裂,上上下下的陣法也都報廢了,失去了作用。還有一些倒霉蛋稀里糊塗的送掉了性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