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一人道:「你看著不像是武靈院的弟子。你怎麼進來的?還敢質問我們?」

「回答我!」半魔魔葉的聲音,透著股魔氣。

她抬起頭,雙眼猩紅如染血。她一字一頓,「說!羅海秘境和月千歡他們有什麼關係。」

在她的注視下。三人活像是變成了傀儡,開口就將羅海秘境的事全部告訴了半魔魔葉。

「什麼?」半魔魔葉瞪大眼,「那山谷里的人,是她!」 名額敲定。天榜前十,還有層層選拔出來的兩個替補名額。一個是浮蹤客,順利拿到手。一個是被踢出天榜的百里云爾。

靈船出發。載著這代表武靈院新生一代的十二個人,前往北方盟與核心之地的交接點。到了那裡,會有人來迎接他們進入通天路。

武靈院長老秋問道嚴肅的看著面前十二人。「你們都是我武靈院新一代最優秀的弟子!」

「此番四院大比。我武靈院並不求你們去爭那十個王者之位。我們只願你們記得初心,記得武靈院的教導。」

「四院大比是你們的機會。但同時,也很有可能是你們的葬身之地。所以,你們務必要小心。你們既然同出武靈院,到了武元島,就要屏棄往日恩仇,此刻聯盟緊緊的抱成一團。不要給別人機會,趁虛而入!」

「秋長老,我們明白。」沁玉秀點頭。

她秀麗的容貌,目光如水溫和掃過眾人。「我們會同仇敵愾,互相幫助的。」

「好!此去通天路,登上武元島。爾等切記小心啊!」

秋問道遲疑了一下。 權貴夫人 還是開口:「雖然老夫不想掃興。但還是要說,哪怕被淘汰,也不要心灰意冷。武靈院永遠是你們的港灣,也永遠庇護你們。」

真摯的話語,真心的態度。

秋問道極其擅長掌控情緒。幾句話間,就將武靈院塑造的無比美好。

月千歡明白他打的主意。無非是,勝者不要忘了提點武靈院。敗者,也要牢記武靈院恩情。免得受了打擊,人跑了。

就算是四院大比失敗的人,也遠遠不是其他所謂的天才能比的!能入四院大比,都是妖孽。

「月千歡。」秋問道含笑看向月千歡。

抬頭,月千歡淡淡點頭。「秋長老有什麼話儘管說。」

「哈哈哈,不。老夫只是恭祝你們。順便祝霽華小友,取得個好成績!」秋問道看向霽華,眼睛那是閃亮亮的。

霽華滿6歲了。

小公子眉目精緻,容貌更是絕色。可見將來長大了,得引得多少少女春心萌動?

更何況霽華的天賦!要是整個武元界,都找不到第二個人能和霽華相比的。秋問道有時都忍不住想問,月千歡這是上輩子積攢了多大的福氣,生了這麼個兒子?

小小年紀就是五階武尊。這麼變態妖孽。就是到了武元學院,那也是沒幾個能比的。

霽華可是從他們武靈院走出去的。想到此,秋問道就覺得美滋滋的,十分光榮!如果讓他知道霽華實則是六階武尊,不知道會不會驚呆笑瘋了。

秋問道取出一個儲物袋給月千歡。「月千歡,這是院長賜給你和霽華的。你們可要好好加油!」

「有勞秋長老替我轉達謝意。」

「客氣了!哈哈哈。」秋問道一直盯著月千歡和霽華看,怎麼看怎麼滿意,怎麼歡喜。

眾人見此,也沒誰有不滿的情緒。

因為月千歡和霽華理該如此。她們母子就是妖孽,變態。他們不服也不行!

同時,也不由幸災樂禍起來。到了四院大比,誰撞上他們母子。到時候可就有好戲看了。 靈船走的是四大學院前往武元學院的專用通道。這裡四周遍布禁陣,一路通行。從靈船上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在天空中的隧道一樣。

站在甲板上,透過透明的屏障。可以俯瞰下面壯闊的山河。

半魔魔葉此刻站在甲板上。看見風景,卻不覺得壯闊大氣。反倒一張臉扭曲,掌心指甲扎進肉里。

「月千歡!原來你就是魔后。 腹黑男神的呆萌甜妻 你就是墨九卿的魔后!」

半魔魔葉自那天意外聽見議論后。逼問一番,立馬自己又去調查。

頓時證實了。那日在羅海秘境山谷里和她鬥爭的就是月千歡!霽華就是墨九卿的兒子!

「我真是蠢! 男神來襲:昏到盡頭就是婚 怎麼就沒發現呢?月千歡,霽華突然冒出來的一對母子。而且那霽華眉目還有幾分像墨九卿。我怎麼就沒發現?」

「就算神老把你們保護的好好的又怎麼樣。現在我知道你們是誰了!我不會放過你們的。哈哈哈。」

半魔魔葉低低笑起來。笑聲詭異陰毒,聽的人毛骨悚然。

她雙眼猩紅透著殺意。因為過分激動,少女芸兒的殼子也擋不住臉上浮現的魔紋。還有她臉上猙獰的燒傷。

半魔魔葉:「這次四院大比,就是你們的葬身之地!」

刺婚時代 「殺了你們母子,就再也沒人能跟我爭魔族。月千歡啊月千歡,我算是明白了。你處心積慮去武元學院,不就是為了救墨九卿嗎?」

「可惜啊!你只會死在那裡。誰也救不了墨九卿。我的計劃是無敵的!沒有人能破壞!」

張狂的大笑聲。半魔魔葉抬起頭來,露出猙獰可怖的一張臉。

……

屋中,京玉堂嘴角抽了抽。

他和沁玉秀對視一眼。又看了眼水鏡里猙獰的『少女芸兒』,然後看向月千歡等待吩咐。

月千歡:「你們現在知道了。」

「月姑娘,她是誰?」

「半魔魔葉。一個活了幾百年,實力跟黑袍長老差不多的女人。」

嘶!

半魔?實力跟黑袍長老差不多?

兩人面色齊齊一變。尤其是京玉堂。他可是成天把半魔魔葉放在身邊的。但之前他不知道半魔魔葉的身份。現在知道了。

京玉堂深吸口氣,收斂情緒。他看向月千歡,「她要殺你。你想怎麼做?」

月千歡轉身看向兩人。

傾國傾城的盛世容顏,絕色,清冷,美艷無雙。

嘴角微微上挑,噙著冰冷的輕蔑。月千歡開口:「既然知道了半魔魔葉的陰謀。我又怎麼會中計呢?怎麼做你們不需要知道。你們只用準備好,隨時聽從我的差遣。」

「是!」

「此外。到了武元島上后。你我少些走動,以免被人覺察出關係。」

京玉堂和沁玉秀齊齊點頭,對此都沒有意見。

四院大比,他們都有一場硬仗要打。現在不僅是四院大比,還多了個半魔魔葉的麻煩。他們必須要小心翼翼,絕不能功虧一簣。

靈船又如此走了半個月,終於到達北方盟和中心之地的界限。

「娘親我們到了。」霽華抬頭看向月千歡。「我們離爹爹很近了。娘親,我感覺到爹爹了!」 「看來武元島,就在武元學院附近。」月千歡眸光沉了沉。

墨九卿站在他們身後。心魂狀態下,只有擁有血脈相連,和真心相印的兩人才能看到他。

月千歡看向他,「你感覺到了嗎?」

「嗯。」墨九卿點頭。他不僅感覺到了自己的身軀,也感覺到了此刻逐漸的虛弱。

月千歡是煉藥師。很快就發現了墨九卿的不對勁。她掐訣,時間縈繞在墨九卿身周,再落下次元空間。將這種聯繫斷開。

眉頭緊皺,月千歡開口:「你離身體近了。封印會時刻影響到你的心魂。墨九卿,你必須答應我在這裡你不會出手!」

一出手,他必會被黑袍長老發現。

一出手,他的心魂不穩。也將遇到危險!

緊緊抓住墨九卿的手,月千歡目光堅定。「你可以在九重空間塔里,時刻陪著我和霽華。但你不許出手!」

「歡歡。」墨九卿嘆息。

「爹爹,娘親就交給我來保護吧。」霽華晃了晃手中的弓夭,抬頭挺胸。「我可以保護好娘親的!」

這一年的歷練。霽華又找到了其他兩朵神花。現在他一共有四朵。如虎添翼。

看著娘倆都嚴肅的盯著他。他不妥協,就絕不讓他出來的樣子。墨九卿無奈的點頭。

「不過!這是你們都沒有遇到危險的情況下,我不插手。若你們有危險。歡歡,就是要我逆了這天,毀滅這世界,我也要出手。」

「那我就好好保護娘親,讓爹爹你沒有機會出手!」霽華噘嘴,神色驕傲。

月千歡勾唇看著這一大一小。淡淡一笑,伸手抱住了兩人。

「你們呀~我是那麼嬌弱的人嗎?半魔魔葉在我面前也沒討到好。四院大比,可沒有能比肩他們實力的人。而且,雲夜和哥哥他們也在其中。」

在出發時,他們收到了月瀾星的信。

他代表東方盟的學院,參加四院大比。將在通天路上和他們會合。

「通天路到了!」不知是誰高喊一聲。

人們紛紛從船艙里走出來。站在甲板上,興奮好奇的看向下方。他們在界限邊緣被武元學院的使者接過手后,又走了十來天才到這通天路。

此時,有傀儡奴來傳遞消息。「使者請諸位準備好。靈船即將停靠通天路的港灣上。」

「到了!」

「終於到了!」

「聽說通天路上,是所有人到齊了才能一起走。不知道其他三個學院,都有誰到了?」

「我倒是希望他們都到了。這樣我們濃重出場,也不用等別人。多好?」

嘰嘰喳喳的議論聲,透著股興奮和激動。

月千歡牽著霽華走出來。雲夜在甲板上等他們。「來了。」

「月姑娘!霽華!」浮蹤客嘴角咧開燦爛的笑,朝兩人揮了揮手。

他清醒后並不記得鳳主曾經附身在他身上過。只當是自己當時睡了一覺,特別沉。什麼都記不清了。不過睡一覺也有好處,實力修為蹭蹭的漲。

浮蹤客雀躍看著兩人,「走過通天路,咱們就到武元島了!古往今來,能走上這一條路的,都是無上的榮耀!」 通天路,意為通天。

在武元界,最終能入武元界,可不就是象徵通天之意?只要能加入進去,等同登天。從此便是遊走在武元界上層的人。

登頂巔峰,就要看弱肉強食你能否廝殺出去!

靈船降落在通天路碼頭上。眾人走下靈船,遠方白色石台上,已經有幾十人在等候。

此刻見他們過來,齊齊盯著他們打量,低頭和身邊的人議論紛紛。浮蹤客咧嘴笑道:「月姑娘你們看,那藍色衣服的是東方盟帝聽學院的人。」

「紅色衣服的,是南方盟天澤學院的。玄靈院則穿墨畫白衣。咱們武靈院就是白衣縉雲袍。」

「我們是最後一個來的。」沁玉秀在邊上說到。

抬頭看去。可不是。其他三大學院的人都在這兒了。他們是來的最後面。真應了浮蹤客那句詞,閃亮登場。

看了看,霽華皺眉問月千歡。「娘親,為什麼他們的人數不一樣?」

「人數?」月千歡眸光暗了暗。

她看向對面三個學院。人數各有區別。其中最多的就是帝聽學院和天澤學院。其次是玄靈院,而他們武靈院十二人最少。

這是什麼原因?

浮蹤客撇了撇嘴,壓低聲音說:「雖然四大學院表面上是平等的。但實際實力各有差異。而且在武元學院眼底的地位不同。所以給的名額也就不同。」

「那這麼說,武靈院最不受歡迎?」月千歡挑眉看向他。

浮蹤客搖頭。「並不是。咱們武靈院雖然普遍實力比其他三大學院弱一點。但咱們學院出來的人,可是走的最遠的!」

「比如武元學會的神宮澤,就是從武靈院出來的。再比如武元學院有名的洛神仙子,也是武靈院出身。這證明武靈院出來的,天賦好啊!」

現在的實力算不了什麼。

要最後誰走的遠,站的高,那才是大贏家!

浮蹤客:「月姐姐你看,那個穿千重紗灰袍的,是武元學院的執事長老。估計他就是來領我們走通天路的。」

月千歡他們齊齊看去。千重紗,灰袍。

一男一女。

男的鬚髮皆白。女子則花容月貌,青春靚麗。但沒有誰會因此而看低女子一分。

眼睛不瞎的人,都能看出來。女子是領頭的,那個老者退後半步,明顯做恭順的姿態。再看實力,也是女子更強幾分。

「她是誰,你知道嗎?」月千歡問浮蹤客。

「當然知道。她就是武元學院,外院副院長的徒弟,紫陌雲。她還有個姐姐叫紫秋,在玄靈院排名靠前,十分厲害。」

「紫秋?」月千歡挑眉。那不是玄靈秘境里遇見的那個女人嗎?

霽華說:「再厲害,也比不得她妹妹。」

「沒錯。她妹妹十歲就入武元學院。天姿優異!紫秋是比不得紫陌雲的。不過霽華你才是更厲害的。六歲就入武元學院。這可是武元學院從未有過的!」

「哼!小屁孩能不能入武元學院還不一定呢。現在就恭喜,是不是太早了?」陰陽怪氣的嘲諷聲。

月千歡冷冷抬眸。冰冷的目光,凍得男人身體一僵。 好冷的一雙眼睛!

就像萬年寒潭下的極冰,冷的刺骨,冷的讓人無法呼吸。身體僵直,連血液都被凍僵了。

月千歡低頭,摸了摸霽華的頭。「走吧。」

面對霽華時,月千歡化去冰霜,嘴角微勾的淡笑。懾人的寒意褪去,才讓人發現月千歡美的無雙,傾城禍國。眾人直勾勾看著月千歡,一時看的痴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