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一個戰台上,一襲黑色武衣的方少城,負手而立,全身有驚人的淡銀色光束在流轉,氣質桀驁,嘴角噙著一抹譏誚的表情。

「你們去找一個包間,好好觀戰。」黃小龍隔空看了方少城一眼,然後對棠夫人和芋沫沫吩咐道。

「一定要多加小心。」芋沫沫道。

「要贏啊!」棠夫人也是粉拳緊握。

黃小龍點了點頭,而後徑直朝下方戰台走去。

此時,直播間人氣,已經飆到1500w!

————(未完待續。) 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無法搜索到本站,請各位書友牢記本站域名(書海閣全拼)找到回家的路!

本來見到來的是人而不是喪屍之後表現得漫不經心的人都不由自主地板直了身體,盯著凌蓁看。

因為黑子下車之後一直亦步亦趨地跟在她的旁邊。

大概是末世之前很少見過變異動物與人類和平共處的情形。

但是凌蓁知道不是沒有的,有一些本來就是家養的寵物,在變異之後還是對主人不離不棄,只是黑子與她不屬於這種情況而已。

她本來以為這裡的人應該也多少見過這種情形,以為黑子本來就是她養的寵物的。她這個隊伍的人一開始反應有些大是因為知道黑子是從野外跟著她回來的,但是沒想到這些不知道這種情況的人也一副對黑子很是避諱的表現。

但是管他呢。凌蓁轉頭聽著圍著詹騫的人討論著晚飯——

「他們的伙食好像也不錯啊,我們照常吃也沒什麼吧。」

「還是吃簡單點吧,盡量低調……」

「這裡也不方便做別的,要不就燜個飯吃?」

「也行吧,換換口味,就吃燜飯。」

「用普通的食材,今晚所有人都吃一樣的飯。知人口面不知心,先看一下那些人的品性,如果人還可以的話,明天早上可以考慮告訴他們一下關於變異動物的事。」詹騫說著看向了凌蓁,「裴玥你覺得呢?」

凌蓁:「好。」

當下就分工合作,有人從後備箱取鍋碗瓢盆,江新泉則是登上凌蓁的車,取了大米,提前預料到方便收拾情況下切好的臘肉、臘腸,以及脫水蔬菜碎等等,一行人陸續進門。

本來對於眾人的行動,裡面的兩支隊伍都是持觀望態度的,一行人進門也沒有遭受任何的阻滯,但是等到了後面凌蓁要進門時卻有人出聲了:「等等!你可以進去,但是它不行。」

指的是黑子。

黑子可能對於人話還不是很能聽明白,卻能感受到人的惡意和善意,一聽這話就朝說話的人威脅地呲起了牙。

「憑什麼?這地方又不是你的!」跟在凌蓁後面的韓謙面色馬上變了。

對方也很理直氣壯:「誰知道這東西會不會突然發狂傷人?我們在過來的路上還遭遇過變異動物的集體圍攻呢!你們是不是了不同意?」

這話問的是另一個隊伍。

「不同意!」那個隊伍的人紛紛表態。

韓謙還想說什麼,凌蓁拉住了他。

「不要緊。」凌蓁笑得和和善善,「正好外面不是也需要有人看著車嗎?我和黑子在外面看著好了。」

進去又沒有什麼好吃的,看著江新泉幾人只拿了米以及大大小小几個盒子,沒有去那輛車拿上它最愛的肉骨頭,黑子本來就都不願意進門的。

正好留在外面,她還可以給它開小灶,偷偷烤些排骨投喂。

這時先進去選擇位置的詹騫轉身走了回來:「怎麼了?」

「他們不讓黑子進去!」韓謙馬上告狀。

「我也打算帶黑子留在外面守夜的。」凌蓁沖他眨眨眼。

詹騫一看凌蓁的表現像是別有內情,他也就不再繼續追究下去。經過他的觀察,發現門口右側也就是最先開口不讓黑子進入的那個隊伍里的人數雖然不多只有六個人,但是似乎每個人都是異能者——具體表現在都吃得很多!

這麼有實力的隊伍,能不對上還是別對上的好。

反正又不用相處多長時間,湊合著在這裡過一晚,第二天就分道揚鑣了。

只不過讓裴玥留在外面守夜這事他要再跟她商量一下,因為昨晚她已經守過一次夜了,照說今晚應該輪到別人的,總不能天天都讓她守夜,雖然是她主動提出來的,但他作為隊長,安排要既公平又合理才行。

這樣想著,詹騫就讓韓謙他們都先進去,而他則是出門來,拉著凌蓁到一邊:「今晚我帶著黑子值班吧?」

他口中的黑子對著門裡瞪著它的人又呲了呲牙,才噠噠噠地跟在凌蓁的後面離開。

「你排骨烤得怎樣?」凌蓁答非所問。

詹騫:「啊?」

「黑子不太愛吃燜飯。」凌蓁拍拍黑子的頭。

「你打算在哪裡烤排骨?」詹騫看了看小超市那邊,「避著點人。這些人什麼都不知道就不讓黑子進去,我覺得別把變異動物可以吃告訴他們算了。」

「嗯,我打算在車的另一面烤。」不過就算隔絕了視線,烤排骨的香氣可能是隔絕不了的,但那又怎樣呢,「其實也不用那麼緊張,問起來就說是我們找到了一個用發電機的冷庫,在裡面找到了不少肉不就行了嗎?」

詹騫想了想:這樣說好像也沒什麼毛病?

「那就這樣吧。」詹騫把貨廂車的鑰匙拿出來給凌蓁,「那燜飯要不要給你送整份的?」還是留點肚子吃排骨?

「送吧。」凌蓁拍拍黑子的狗頭,「半份給黑子吃,總不能一直遷就它,萬一改天伙食條件沒有這麼好呢?」她不打算讓它養成挑食的習慣。

「也好。」詹騫點了點頭,「那我先去了。」

凌蓁擺擺手,帶著黑子走到加油站的外圍,打算撿些枯枝之類的晚點用來生火。

其實他們車裡也有準備一些木柴的,不過那是為了在野外出現撿不到生火東西的情況而備用的,就像方才到小超市煮燜飯時已經拿走了一些,剩下的能不動用還是不動用了。

畢竟已經是開小灶用了隊伍的食材了,這個到時可以讓黑子自己去逮只變異兔還是什麼給補充回來,但是黑子應該不會撿柴。

實際是系統掃描到了一個角落裡有一棵小樹不知道被什麼撞斷了,已經晒乾水分了,不僅足夠用來烤排骨,還能有些盈餘補充木柴的存貨。

這一天晚上依然沒有月亮,星星也只有寥寥幾顆,貨廂里沒有燈光,不過不管是她還是黑子在視野這方面受的影響都不算大。

凌蓁準備好了木柴,就打開貨廂車的門,拎著黑子一起上去讓它自己挑想吃什麼。

挑挑揀揀、討價還價一番,凌蓁地用一個乾淨的筐把要吃的肉骨頭裝了,下車之後就隱隱約約聞到了一股香味從小超市裡面傳了出來。

「飯差不多好了。」凌蓁看了看。

黑子則是瘋狂地晃著尾巴,用頭把凌蓁輕輕往放木柴那裡推,那意思:快點快點!別人都要開吃啦!

凌蓁這裡當然沒這麼快,她把火生起來之後,又慢吞吞地用鐵釺子把排骨一根根穿好,再放到用木架固定的金屬網上烤。

黑子在一旁干著急,恨不得自己能上手幫忙。 終於,黃小龍踏上了方少城所在的戰台,兩人面面相對,間隔二十步。

四面環形看台上,觀眾們發出的嘈雜之音,頓時寂然,所有人都一瞬不瞬的盯著戰台上的二人。

這是青雲榜武者之間的碰撞,在中級戰台這層面,含金量要遠超一般的對決,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一個是連勝十場,擊敗斷刀,強勢入榜的面具刀客『丑老』;

而另一個,是青雲榜排名第四十二的高手,其大哥,還是青雲榜霸主。

「你,丑老?」方少城用一種居高臨下的目光看著黃小龍,就好像是在俯瞰一隻微不足道的螻蟻!語氣極端冷漠,充滿了不屑與嘲諷。

當然,方少城自然無法將眼前這位連帽大氅,頭戴面具,氣質陰邪的對手,同弦月宗的黃小龍聯繫起來。畢竟兩者的氣質,有著天壤雲泥之別。

而在黃小龍腦中,也不由浮現起,幾日之前,方少城氣勢洶洶,飛揚跋扈,闖入自己房中,喊打喊殺的情形。

『我說過會親手教訓你的…』黃小龍雙眸中,掠過一抹戰意。

「如你這種故弄玄虛之人,是最沒有出息的。」方少城雙手背負,慢條斯理的道。「看來你很想出名,所以特立獨行,還妄圖挑戰我…你知不知道,在青雲榜上,你排名多少,我排名多少?罷了…跪下吧,我來提點你幾句,教你如何做一個低調內斂之人。今天我不想傷你,否則,你連跪下的機會都沒有…」

方少城說話,囂張跋扈,旁若無人,將黃小龍視如無物。

而他的話,也是清晰傳入了看台上,觀眾們的耳中,絕大多數觀眾,都被方少城的霸氣所折服。

不過這並不妨礙黃小龍的直播間里,書友們發出的各種逗逼彈幕——

「本diao認為,這個方少城,無論是長相還是氣質,都輸給慕容夜太多,因此得出慕容夜》方少城,然而丑哥》慕容夜,因此得出最終結論丑哥》方少城。開盤,丑哥五招內解決方少城,賭10部大橋未久的下馬片。誰敢接?」

「那個…丑哥貌似還沒和慕容夜打過吧?丑哥》慕容夜這個結論是咋來的?自動腦補么?」

「方少城,跪下,不要說話,張開嘴,好好感受一番!」

「這傢伙的腦殘表現還真是讓本diao耳目一新,不錯,本diao有點欣賞這個方少城了!」

「平心而論,青雲榜排名第四十二,或許還是有點實力的。」

……

「呵…方少城,作為武者來說,輕敵乃是大忌…你我同為先天鍊氣士,皆打通任督二脈,修為伯仲之間,你有看過我的戰鬥么?如此藐視於我,依仗無非便是你的大哥方少國。」黃小龍用嘶啞的聲音皮笑肉不笑道。

「哦…你的意思是說,我靠我大哥,才能在青雲榜上,排名第四十二?」方少城眸子發冷,殺氣凜冽。他最恨的,便是有人當面,說他是靠他大哥方少國,才得以立足青雲榜。

「既然你嘴巴如此臭,那本人就撕爛你這張嘴!」方少城全身氣勢展開,左手背負,右手成拳,拳頭上浮現一層朦朧半透明氣團,甩手一拳,一尊水缸大的真氣拳頭,就朝黃小龍當頭轟至!

沉重的氣息壓迫,宛如一座小山,朝黃小龍鎮壓而來。

這一拳,竟然讓得直播間的書友們,都莫名感覺到了一種心驚肉跳的悸然!

兩人交上手了!

看台上,一個包間內,棠夫人和芋沫沫,憑窗站立,都略顯一些緊張不安。

芋沫沫低聲道。「不愧為青雲榜武者,對於武技的運用,堪稱爐火純青,一招一式,絕對沒有花哨拖沓之處,走的是純殺戮的路子。論戰鬥力,我們這一批弦月宗新弟子,包括我,安三笑,韓冬,伊雄,盡皆不是這方少城的隨手…」心念及此,芋沫沫想到自己竟然被仇恨蒙了雙眼,魯莽行刺方少國,能夠僥倖逃脫性命,真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戰台上,黃小龍也沒有戲耍的心態,儲物戒幽光一閃,圓月彎刀在手,瞬間拔刀出鞘!動過快如鬼魅!

黃小龍並未取出血刀,與方少城之戰,血刀經幾乎派不上用場,不是方少城之敵。索性直接便祭出圓月彎刀。

一刀在手,黃小龍氣勢瘋漲,眼神中有凌厲刀光閃過,隨手一揮,一道彎月刀光飛斬而出,切開空氣如剖豆腐,噗嗤一聲,將迎面轟來的真氣拳頭砍碎。

真氣拳頭頓時化為亂流,龍捲風一般四散呼嘯吹飛,強大的風力幾乎可吹起千斤大石。

黃小龍得勢不饒人,一步踏出,腳下宛如踩了一個風眼,疾風騰升,手中圓月彎刀已隔空斬出一道彎彎的,春水般的刀光,直取方少城的大好頭顱,這一刀附著著某種魔性,魔刀一出,當者必死,這一刀威力無儔,神鬼皆愁,這是無堅不摧,至威至利的一刀,石破天驚的一刀。

最為關鍵的一點是,這一刀極快!快得讓人反應不過來!

刀光未至,方少城只覺得全身如有電流通過,雞皮疙瘩都暴了起來。

說時遲那時快,方少城展開急速身法,足不點地,面朝黃小龍,身形卻是縮地成寸似的往後暴退,在退後的過程中,雙拳落石般連續打出,每一拳都附著了渾厚的真氣,每一拳都滋生出電光,雷鳴隆隆,聲勢駭人。

玄階上品拳法——驚雷電光拳!

砰!砰!砰!砰!砰!

數十拳打出去,方少城不斷後退,雙足在戰台之上,都生生犁出兩道溝壑,塵煙四起。

不過好歹,是將這一道刀芒,轟至爆碎。

「呼~~~呼~~~呼~~~~」方少城連連喘息,目光如餓狼般瞪視黃小龍,眼角肌肉瘋狂抽搐。

他萬萬沒有想到,這面具刀客,竟然強橫如斯! 血鳳書驚世灼華 手中的彎刀,快到不可思議!

四面看台,觀眾們亦是一片嘩然。

青雲榜上,排名第四十二位的方少城,竟然一上來就大落下風,眼看就要敗下陣來!

「你…好!很好!不過,你不要認為,能夠擊敗本人,取代本人的排名…」方少城獰笑起來,突然,以他的身體為中心,戰台之上,四面八方的空氣,都是朝他聚攏。他的雙手,呈鷹爪狀,十指如鉤。

下一刻,一片片由真氣凝聚而成的青色鱗片,懸浮在空氣之中,一股蠻荒蒼涼的氣息,布滿了戰台。

「哦?這是?」黃小龍大感好奇。「這就是地階武技?一招一式,勾動天地靈氣,以勢壓人?」

「面具人,你令本人動了真怒!」方少城殺氣滾滾,今日在眾目睽睽之下,被黃小龍逼迫到了這種地步,讓他大感顏面無光。「沒有錯,這就是一招地階武技,你能夠死在這一招之下,死得其所!」

「死?你要殺我?」黃小龍心中一沉,握刀之手,微微一緊,隱忍住欲如孽龍般噴薄而出的殺機。「素聞青雲榜武者之間的對決,禁止殺戮,你想破壞規則?」

「哈哈哈哈哈~~~」方少城狂笑不已,「怎麼,怕了?規則是死的,或者說,規則是為強者制定的…我大哥是方少國,今日,本人宰了你,只要我大哥和大皇子殿下出面,武塔方面,亦不會責罰我…你明白么?」

「哦…我明白了,這就是強勢壓迫我了。」黃小龍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悔恨已經來不及了!下輩子眼睛放亮點,有些人不是你可以隨意得罪的!」方少城雙眸大亮,如一對燈籠,這是全身功力運行到極致的徵兆,旋即雙爪如瘋魔般朝黃小龍抓去!

「青鱗煞鷹爪!」

無數青色鱗片,聚集成兩尊巨大的猛禽鷹爪,凌空下撲,擊殺黃小龍!四面八方,鷹鳴聲絡繹不絕,無窮氣流都附著到了這一對真氣鷹爪之上,形成一股『勢』,一般武者在面對這種『勢』之時,都會感覺到自身渺小,無力抗拒。

地階武技,果然非同小可,哪怕只是殘缺不全的一招,亦能爆發出排山倒海的威力。

可以說地階武技與玄階武技之間,有著難以逾越的鴻溝。

直播畫面上,書友們的彈幕瞬間如煙花般爆開——

「天啦嚕,這一招厲害,從直播畫面上看,就好像有一片空間,直接朝丑哥鎮壓下去,要把丑哥碾成齏粉!」

「這尼瑪就是大力出奇迹吧?丑哥的優勢喪失殆盡啊!」

「沒關係,丑哥手裡拿的是圓月彎刀,無物不斬,估計方少城最後還得跪。」

「我靈光一閃,想到一個破解方少城此招的辦法,破不了的話,我就吞糞自盡。」

「樓上機智,委婉的表達出他想吃-屎的**。」

Leave A Comment